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查建国:十论民主转型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6月30日讯】

一. 后极权社会论

1. 起始时间。中共49年建国至78年是极权社会,既毛泽东时代。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转折点,进入后极权社会,至今,既邓小平时代。威权时代是民主多少的问题,极权时代是有无民主的问题。极权是专制之顶峰。

2. 极权本质未变。在极权时代,毛泽东指鹿为马、一言九鼎,为“神”。其个人崇拜已危及统治集团,使其人人自危。抛弃个人崇拜是必然。在后极权时代个人崇拜变成党崇拜。党的权力神圣化、全能化、永久化。“反党”依然是高悬中国国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中共从高度意识形态党变成权贵集团利益代表,但万变不离其宗:一党极权本质不变。

3. 统治手段在变化。可高度概括为邓的“两手硬”(一手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一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既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大规模政治运动变为只镇压少数异议维权人士;一言堂变为言论有禁区;枪杆子笔杆子又加了钱袋子;命令经济转为半市场经济;国际外交强硬对抗变为合作与对抗结合。这些变化从历史发展上看是“进步”,从统治者角度讲是“被迫让步”,是维护其“核心利益”的救党之举。江、胡、习都秉承邓“两手都硬”的基本方针,固都是邓接班人。

4. 主要矛盾。执政党专权与广大国民的维权是贯穿后极权社会的主要矛盾。从狭义上讲访民上访,群体事件是维权,广义上讲组党是维结社之权,写破禁区文章是维言论之权,法轮功在维信仰、宗教自由之权。维权与专权的矛盾表现在各行各业、社会、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各领域中。

5. 转型目标。多党制、民主大选、权力制衡、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这五大标准是贯穿多元政治模式(美式、欧式、台式、民主社会主义、伊教民主国家)并存的一条底线。自由、平等、民主、法制、人权是贯穿多元文化并存的一条价值观底线。这政体标准底线和价值观底线是普世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寸步不让的转型目标(民主体制)的特征。当前,转型的瓶颈是政治改革。人性有善恶,扬善抑恶,民众觉悟有高低,仍需启蒙,但当前政治制度变革应先行,是纲举目张之“纲”。

二. 民主转型道路论

中国民主转型有六条路之争:

1. 蒋经国路。盼明君、寄望于朝庭。可惜在大陆产生蒋经国式人物的主客观条件都没有。既使出现救党的戈尔巴乔夫,也会被灭党的叶利钦取代。党的自我革命只有在民间压力大于党内顽固派时才可能出现。

2. 国共第三次合作路。共产党不会同意与国民党合作搞民主、革自己的命。国民党则连台湾执政地位都岌岌可危。台湾民主是对大陆民主转型的支援正能量,但不起决定作用。

3. 暴力转型路。时代不同了,靠暗杀、鼓动军队起义、上山打游击等“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路不通了,此论鼓吹者乃“口水党”或网上愤青。

4. 福音路。宗教是人类重要文化现象,多文化多宗教并存是人类社会自由发展常态。宗教者为信仰自由而战是民主转型正能量,而以神为本来解释一切、推动一切,以传教代替民运则可能成为民主转型负能量。

5. 渐进改良路。可惜上层救党改良的目标、方向与下层求自由民主的目标、方向不同,双方矛盾的积累、激化必葬送改良。清末皇室内阁的改良便是一例。

6. 颜色革命路。非暴力颜色革命是渐进后的突进,是中国民主转型挡不住也躲不过的宿命。

三. 极权无改良,政改无方案论

1. 何为“改良” ?百度搜索:“去掉事物的某些缺点,使之更适合要求”。谷歌搜索:“在现有的基础上修改,不包括推翻重来”。从两个角度讲改良:从目标角度讲,改良是不伤筋动骨,不改变基本政治框架的改革,这是当前中共主流派口中的“政治体制改革”。从路径角度讲,改良派只讲渐变,不讲突变,只求稳妥,害怕动乱。与改良经常对立使用的词是“革命”, 革命是对旧体制根本性的变革。“改革” 是一中性词,革命者和改良者都从自己理解的角度使用它。中共已从过去的“暴力革命派”变为用暴力维持的改良派。其镇压对手的帽子已从“反革命罪”变为名“颠覆政权” 罪,实“革命”罪。

2. 为何“政改无方案”?近几年热衷政改的朋友们积极上书提五花八门的政改方案或称突破口,如下所列:一曰“先党内民主,后党外民主”;二曰“先形成两党局面”。或中共主动分出一党,或中共先容忍另一反对党存在,这以若干时期内不动中共专权为条件;三曰“先实现司法独立”, 共举“82宪法”大旗;四曰“先搞新闻法实现言论自由” ;五曰“先进行教育改革” 实现高校教授治校;六曰“先基层后上层” 逐级实现独立民主选举。有一知名学者讲:“人大代表实现直选,改革就成功了,就这么简单”;七曰“从财政体制改革入手,先实现人大独立拨款权”; 八曰“建立政治特区”,派有志政改人士去主政, 政改先行;九曰“各省逐步推行香港化”。这些都反映出提方案人的焦虑、浮浅之心态,这些方案如视为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挑战、施压、斗争的策略、手段,无可非议。但若是真想实现,成为统治者能接受能实施的改良方案,则统统为书生议政。专政者深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深知真进行政体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其党速亡。故稳定压倒一切,消灭一切不稳定因素于萌芽之中。当然,不进行政体改,只会积累矛盾,引发更大动乱的突变。不少党魁心态是:只要党末亡于我,管它任后洪水滔天。故出现每到交班期,改革反倒退,人权记录现寒流。维权者应知牵一发而动全身,单军突进没有可行性。现实过程是:极权无改良、政改无方案,各尽所能(各领风骚一段时)、全面冲击、积蓄力量、以待突变。

四. 暴力与非暴力论

1. 改良或革命都是暴力和非暴力混杂的。暴力和非暴力都有可能成为历史发展的正能量或负能量。

2. 我是非暴力主张者。我讲的非暴力就是和平革命、颜色革命,就是国民用宪法保障的公民选举、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去推动政治体制变革。

3. 我对暴力的认识是:(1)国民有权利用暴力推翻暴力专制,但视客观条件也可有权不用;(2)专制者怕国民暴力,但却视暴力为自己的护家法宝,靠此夺权保权;(3)对国民和平革命,专制者必用暴力镇压。对此,国民用暴力反暴力的正当防卫不可避免,也合理合法;(4)在民众奋起和平抗争时有少数人过激使用暴力,这或是火山压抑过久的喷发,或是鱼龙混杂的常态。

五. 动乱论

革命必然打乱旧秩序,革命高潮时较大规模的动乱不可避免。动乱有痛,但长痛不如短痛。“稳定压倒一切”是反革命口号,动乱必历史倒退、血流成河,新专制者必上台都是反革命者吓唬百姓的宣传。时代不同了,人心不愿大乱,若乱也是短时的、局部的、低烈度的、可控的,必付的代价。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革命是渐进与突进的镙旋式交替进行的过程,渐变是突变的准备、前提,是长时间的。突变是渐变的结果,是短时间的,突变是大质变、是飞跃、是人民狂欢的盛典。

六. 颜色革命论

1. 颜色革命即是和平非暴力推翻专制的革命。

2. 颜色革命前提有四:一是事件频发、矛盾激化;二是启蒙普及、异见群体迭出;三是经济下行、决策失误;四是上层分化、国际压力。

3. 颜色革命特征有三:一是网络化、扁平化、青年化;二是大规模街头政治,民变、军变、政变;三是突发性、广泛性、深刻性、不可避免性。

4. 一党制是颜色革命的对象,是中国所有问题结症。批一党制理论、一党制历史、一党制代表人物是当前民主转型的重要战场,是划分所有政治派别的标尺。当今中国政治界百家争鸣,毛派、邓派、民主派之争是主流。中国大陆三个“三十年” 本质一脉相承,表现各有特色。现救党理论繁杂、镇压反对派不留情,中国民运进入低潮。但树欲静风不止,我们是乐观派。

七. 多角色合力论

1. 有多少个角色?中国13亿人,人才济济。在这民主转型期,在这中国三千年未有的历史转折的重大关头,争取民主转型的多种角色在表演,真是丰富多彩!从大方面讲:有统治集团主流派中的改革派、有民间的改革派、有毛派(其派在诊断病症上与我们多有相似,但所开药方背道而驰, 但历史不会倒退。)、有独立的宗教人士、有为实现真正的自治而努力的民族人士。从小方面讲:如民间改革派中有执政党中已离休的,主张民主改革的老干部群体、有“57右派”维权群体、有独立自由派知识份子、有体制内的记者、律师、有上访群体、有以“铁窗志士”为核心的民运异见人士群体(分在境内外)等等。

2. 合力作用及互相应有的认识与态度。演员有高低,角色无大小,好戏由多角色合力促成,民运同理。各角色各有自己的“圈子”,难融合但可合作(如《08宪章》就是大合作的典范)。各角色不应从自己立场、理念出发要求别人求同,承认各角色均有各自作用。求统一的大组织、大平台不现实。

八. 有对手无敌人论

1. 从三个层面讲“有无敌人”。刘晓波在法庭上讲:我无敌人。引发争论。何为“敌人”?《现代汉语词典》定义为“有利害冲突不能相容的” 的人。我以为可从三个层面分析:一是精神层面。在宗教层面,在终极对人的认识上,凡生物皆我友,何况人乎?万物因缘生,事事无常,哪有“不能相容”之人之物?二是政治层面。政治斗争对立面可分化、可转化、可交友、可妥协、可合作(如在经济、环保、民生等领域) ,虽斗争可能甚剧,但仍称“对手”更准确。三是战争中的战场上,有你死我活的,不能相容的“敌人”。 所以战争可悲啊!人类终究要实现世界和平,永绝战争!

2. 我们对现执政党的政治态度。在1998年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对时局的五点声明”中明确提出对中共的四字政治态度﹕“承认批评”。并解释为:承认其执政党的现时地位,尽管其是靠暴力或假选举上台。批评其使执政权神圣化、全能化、永久化的言行。这是合法斗争的前提。鉴于历史教训,我们深知改变游戏规则重于改变游戏人。老是有人向我:你们到底主张什么?我答:最简明易懂一句话“老百姓选谁谁干”,若共产党连选连任,好呀,你有合法性继续干,但若有一天选不上呢? 而共产党主张是:选前定好永远我干,谁反对我抓谁。听我讲者无人反对,多数默然。这是游戏规则之争。尽管中共坚持对所谓“敌我矛盾”暴力镇压,在其建党建国过程中罪行累累,但在历史翻开新的一页后,我们仍持对事重批判,对人轻处理方针,终求全民大和解。

九. 台独非战争论

1. 台独既战争论出台。2005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反分裂国家法】。该法”第八条 〈非和平方式的采取〉“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至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该法解释空间过大,发动战争程序门槛过低,其已形成“台独既战争”的法律依据。其法出台后,大陆媒体通俗解读为“台独既战争”。更有军队高级将领公开提出:**年内仍未统一台湾既战争。

2. 台独非战争论的理由。我的观点是台湾既使独立,海峡两岸也不开战,即“台独非战争”论。因为,一是两岸开战必血流成河,死伤无数,中华民族大悲剧矣!人权高于主权,生命重于泰山。所谓正义战争只应发生在两种情况下:反侵略或反恐怖份子,这是用小牺牲、短痛避免大牺牲、长痛,两害相权取其轻。君请看看中外历史,看看外蒙独立,韩德分裂,欧州大陆分分合合之现状,即可理解“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古人之大智慧也!二是两岸开战极可能引起外国军事介入,其后果破坏世界和平,失控局面无法预料。三是既使大陆速胜,也难治理公投独立后的台湾,也是一个极权政府吞并一个民主政府,好事焉?

3. 如何解决台湾问题、及藏疆独立势力问题。对台湾问题,我几年前在狱中提出过“十六字方针”,即“一国两府、平等谈判、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一国两府”是承认现状,“平等谈判”是统一路径手段,“和平民主统一中国”是大原则,是目标。当前大陆极权制度是祖国统一最大障碍,是台独势力发展一大原因。因此我也提出过“两面作战”方针,既一面反台独一面反专制。当然,最有可能的现实是:维持现状,缓和局势,来往发展,在大陆民主转型后,和平民主完成统一大业。比起台湾,我以为更为棘手的是藏疆地区。在实现民主转型后,可能面临更混乱、更困难局面。因为藏疆地区不像台湾地区仅是政治问题,还有民族和宗教问题。解决此类问题,一般不外两种模式:暴力专制或和平博奕。我们当然是自信地走和平博奕之路。(允许达赖及所有流亡者回国,参与和平博奕。)中国领土寸步不让,一个中国不容分裂(包括与外国领土划分之争) ,但若和平博奕失败,天也塌不下来,仍不战争,继续理智地和平博奕,谋事在人,成事在神。

十. 香港真普选论

1.“831”政改方案是假普选方案。选举有三个环节:一是候选人产生,二是选民对候选人投票,三是选举结果确认。“831”方案第一环节候选人在少数人的提名委员会中产生,第三环节中共对选举结果有一票否决权,因这两环节违背了公平、自由普选原则,固为假普选。内地各级政权几十年就是这样的“一人一票”假普选。

2. 否定假普选方案是正确的。普选方案是可讨论的、修改的,不是只能有唯一方案的。假普选方案的实质是香港普选必须在中共可控之中,也正因此,假普选方案通过前不会修改,通过后或未通过也不会修改。

3. 香港争真普选是中国民主转型的一部分。香港因有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等自由而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前沿阵地。香港与内地同呼吸共命运,斗争同漫长艰钜,胜利一起来。

2015年6月29日京南寓中修改毕

责任编辑:方凡

评论
2015-06-30 2: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