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剑:绞灭江蛙倒计时

九天剑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目前在国内被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起诉或控告,诉江潮涌现。(大纪元)

人气: 2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6月04日讯】2015注定是江泽民这只坏得流汤的癞蛤蟆随时背过气去的一年。对江蛙来说,眼下就有两件晦气的事。一是16年前它努力生出来的蛤蟆崽“610”被习王悄悄窒息了,而且没和打虎挂钩,直接下架!这不耐人寻味么?

有较劲的可能会说:你说早了吧,610架子还在,只是悬空了刘金国的主任椅子。我不和你争啊,咱往下看戏,看那把烧屁股的椅子哪个还敢上去坐。再说了,好位子打出脑仁儿来都会有人抢,能空半年还虚着么?符合中共帮规么?1999年610一坠地,江蛙就按盖世太保模式山寨了它,椅子镀金,权力没边儿。当时那位子可比正部级都炫。

早几年我就说610名字大凶——六妖陵。这些小蛤蟆按老蛤蟆旨意疯狂刮了16年血雨阴风,害了多少良善!这下要挂了,我们可以看看最终哪几个孽妖被装进这骨灰盒。

人们多年积攒的怒气如今也迸发出来。这不,连中共军事学院前出版社长辛子陵大校都站出来怒斥,“这个机构,可以说是没有干一件好事,这些年常干的事情,就是镇压一些个炼功的群众,没做什么好事情,名声也很坏。”

另一件让蛤蟆胆战心惊的事,是全球掀起诉江高潮,特别是中共治下遭受蛤蟆16年残酷迫害的大陆法轮功学员,最近群起而诉,将蛤蟆告上中共最高检、最高法和各地检察院、法院,要求以刑事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诸多罪行公审蛤蟆。

有个信号让人们看到不同以往:中共法院5月1日后实行的“有案必立,有诉必应”原则,基本上就是给起诉蛤蟆准备的。而且已有控告江鬼的法轮功学员收到中共高检、高法回执。这在蛤蟆时代是无法想像的!正像海外媒体评论的:在法轮功团体被中共迫害十多年中,这样的举动绝不寻常。

不用说,这两大动向——灭顶610和全民“诉江”对蛤蟆是大大的不利。按照党媒和外媒破天荒高度一致的报导,要我看,这简直就是:网抄蛤蟆下油锅,掐住秒表倒计时!

这是蛤蟆打死也料不到的局面。早几年,哪个敢碰法轮功问题,那就如同踩了蛤蟆的气囊,非指使它的马仔周泡面、徐国妖之类的置你于死地不可。比如第一个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的英雄律师高智晟,被六妖陵一群小妖残害到何种地步!但大小蛤蟆行恶,近年并没有挡住大批正义律师前仆后继为法轮功辩护。

世事难料。如今,作恶的610公检法打手成千上万的遭到天谴恶报,没死的也一串串进了秦城,连祖英、瑞英、丽满、至立几个倚仗蛤蟆的都灰头土脸的,再也无法红颜祸水,只有老老实实回家去了。这真让蛤蟆晕眩气馁。

时间就是神奇。想想16年前,这只癞蛤蟆面对上亿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那个狂劲儿,什么“我就不相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什么“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什么“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那时,毒霾笼罩全国,漫向世界,人人过关,个个表态,要与蛤蟆保持一致,精神控制、组织控制、社会控制超过了“文革”。一声蛙鸣,不管你是老红军、老干部、科学家还是工人、农民,教师、学生,亿万好人一夜变成“阶级敌人”。

就像辛大校今天说的,“江泽民是很不得人心的。像这个镇压法轮功,他的一些作为,是人心丧尽!人心丧尽!”

历史无情,正义长存。当年那个聒噪不停、阴险毒辣的蛤蟆,如今再也鼓不起毒气囊发飙,有今天没明天的捱日子,只剩下躲在上海行宫里哀嚎倒气了。等待它的,将是全人类的无情清算。

今年正好是二战胜利70周年。全世界反法西斯的那次大战给人类留下无尽的反思。当盟军坦克开进奥斯维辛集中营,发现骨瘦如柴的犹太幸存者时,纳粹大屠杀罪恶始昭然天下。然后,纽伦堡审判庄严举行,所有在战争中犯下反人类罪行的坏人,都被逐一宣判,之后处以绞刑、终生监禁等严刑。侥幸逃脱的纳粹,被幸存的犹太人协同国际社会一个个追到了天涯海角,至今几乎无一漏网!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国际军事法庭还宣判纳粹党、盖世太保、党卫军为犯罪组织。我想,610这个蛤蟆山寨的盗版纳粹,一样会被宣布为犯罪组织,那些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蛤蟆追随者,无疑会得到法律的制裁!

难道蛤蟆当年冒天下之大不韪,策动镇压法轮功时,没想到有朝一日是什么下场么?我们不能拿正常人的思维揣度魔性大发时的蛤蟆,那厮以为能一手遮天,借助魔党能玩弄中国、世界于股掌,事情永远会按它的旨意发展,于是才不断升级镇压,劳教、洗脑、判刑、奴工、酷刑,直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本次人类超过纳粹的群体屠杀!

蛤蟆这种低灵永远无法明白,人间由神佛掌控,真相终将大显。最近刚获得权威国际大奖皮博迪奖的记录片《活摘》所揭露的蛤蟆大罪令全世界人民发指。

如今,中国各地起诉蛤蟆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时提醒各地听命江泽民的非法执行者赶紧悬崖勒马:你们违反了中共国宪法33条、35条、36条、37条、39条,违反刑法397条、399条。你们违反了《宪法》、《刑法》、《警察法》、《检察官法》、《法官法》、《公务员法》、《监狱法》,构成绑架罪、抢劫罪、侵占罪、非法拘禁罪、伪证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剥夺公民信仰罪,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继续行恶必将罪无可赦。

想起1999年在单位上班时,7月20号上级通知传达文件,本以为又是什么进一步贯彻“五讲四美三热爱”,“只生一个好”之类的催睡八股,懒洋洋去听会,谁曾想竟是蛤蟆杀气腾腾的宣布 “取缔法轮功”的命令。震惊之余,还是忍着听完,想搞明白它到底有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不听还好,蛤蟆式的色厉内荏文风,汉奸体的镇压民众语词,到底让我走出会议室没忍住,对着本单位党支书直言“江泽民错了”!吓得支书赶紧捂我嘴:“你怎么敢……不要命了?”当时义愤难耐,我不管不顾顶他,“它就是错了,完全是胡说八道,神经病!”支书赶紧岔开话,拉着我跑出大楼,躲开其他耳朵。

当时生出的,已经不再是对的哥的姐广播蛤蟆淫乱故事撇嘴,而是彻底鄙夷。虽然对他的几个前任也认证为匪类,但至少还会心里划分个高、中匪职称,对蛤蟆,以后只要听其恶名,看到蛙脸,最想做的,就是呕吐。我奇怪的发现,对蛤蟆,我已经从理智厌恶发展到生理厌恶而无法控制,就像终生不吃肥肉、一吃就吐那种。还好,对别人吃肥肉我没啥感觉,看超市卖肥膘也过得去,但对蛤蟆,我既不能看,也不能想,抑制不住一边呕吐还必须挣扎著拔剑劈刺那种强烈渴望。有时我也问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没错——那厮就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蠢货!

后来随着厌恶群友剧增,正义清醒的国人将蛤蟆丑行大揭于天下。它仇恨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崇尚真善忍,太正,而这货太邪,邪不容正;它仇恨六四学生和爱国知识份子,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个日伪汉奸,父子两代汉奸;它仇恨、玩弄中国人民,是因为这货是俄国KGB特务,晚清以来中国历届政府(包括前期中共伪政府)都不敢出卖的领土,它敢,媚笑着送了老毛子150多万平方公里沃土,总面积超过40个台湾!

我说罪不容赦,必须绞杀,最好就地正法,也是因为这货坏得离谱,超出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捆一块。那几个大战犯再坏,起码是借发动战争杀人,蛤蟆呢,和平时期杀人,特别爱杀本国民众、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而且越不反抗越杀得肆无忌惮,手段越毒辣,最后竟发展到人活着就剖肝挖心,再焚尸灭迹……所以了解真相的人都说,蛤蟆这个魔,是个最低级下流的魔。

如今,大清算时期已到。二战纽伦堡大审判即将重演。审判对像同样是犯下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的要犯,蛤蟆首当其冲,最大的罪例是迫害法轮功!当然其祸国殃民的其他罪恶也同样罄竹难书,汉奸、卖国、侵吞国有资产、镇压异议人士、贪腐、通奸……这样的坏种,留下会让全民呕吐不止!

恶心到家之后,我又生联想:不久后习总王总拿下蛤蟆,会怎么处置呢?如果只是按律斩首,肯定百姓不够过瘾。很多人知道中国文化里有个非主流的“示众”文化。不常用到,但特定时刻用一下,还是蛮拼的。古时,示众有“示威于众”(《左传•昭公十三年》言)之意,特别有“当众惩罚有罪者以示儆戒”用途,如“其十五人在赦前大恶仍重,当伏显戮以示众。” (《汉书•广川王刘去传》)

我想蛤蟆作恶多年,与其匹配的“示众”戏一定不能俗了。神韵舞剧团在中南美洲上演的大型舞剧《西游记》里,有一出“金猴除蟾妖”很是经典。场景是蛤蟆逃到天安门指挥恶警行恶,孙悟空追来,轰然地裂,恶警掉进深渊,天现神佛,绳拴蛤蟆,悬吊于半空,众神立掌,天打雷霹,蛤蟆化为乌有……

我有时很令某些特别人群讨厌,比如腰里别着盒子炮的、每天扒开眼就晕那五毛钱的,因为我总是乱想不停——蛤蟆吊起与幻灭之间,大概有万分之一秒的机会,请教广场钉子户毛前辈:为何晚辈混的如此下场?我猜毛尸定会铆足一口饱含福尔马林的口水啐向蛙脸:你这个混入我党承袭我位的蹩脚蠢货!敢住比我还奢的行宫,敢甩我都不敢甩的领土,敢杀没招你惹你的平民?真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我死后还有毛左粉丝等我转世,你一只癞蛤蟆精就啥也别想了。快滚,丢脸的东西!

我想,此时,一生作秀不止的蛤蟆一定万念俱灰,会超级妒忌被判处绞刑、之后风光的吊在绞架上晃荡的日本主子东条英机,或者被乱枪打成筛子、又吊起来示众的罗共党魁齐奥塞斯库同志,至少他们做死鬼还能秀上一把。自己身魂全灭,还怎么秀啊?

--转自《新纪元周刊》

责任编辑:唐青

评论
2015-06-06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