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晓辉:共产文化的极端邪恶性(一)

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哲学博士

凌晓辉

“共产文化”是以西方马列理论指导的政权形式中形成的文化现象,是以唯物主义和进化论“生存竞争”为基础,以暴力和斗争来毁灭人类世代传承的精神的文化现象。(网路图片)

人气: 1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7月10日讯】

引言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一个民族的魂,其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活、生存和繁衍之中。然而、几乎所有人类文化的起始都是神话与传说,或可说“文化是神传给人类的。 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是半神文化。一个人历尽红尘,会感悟到自身保存的神性和先天本性,这就是生命的“半神”特性,这种特性会让人时常自省并教育下一代,他会以“良心”的形式来约束人的言行,从而使人类社会道德维持在一定高度而不至于被轻易败坏。

共产文化的邪恶性贯穿从它酝酿、产生、到成型的全过程中。这个过程是一个集全人类有史以来之邪恶大成的过程;也是人世邪恶达到极致、顶峰的过程;这就是几千年以前,所有古圣先贤们、先知们、宗教、以及神、佛所预言的使人类走向毁灭(世界末日)的邪恶“幽灵”。

一、共产文化的形成

文化是希腊罗马世界古典时代演说家西塞罗首次使用 的”cultura animi”, 拉丁文原意是灵魂的培养 (cultivation of the soul),由此衍生为生物在其发展过程中,逐步积累起跟自身生活相关的知识或经验,使其适应自然或周围的环境,是共同生活在相同自然环境及经济生产方式所形成的一种约定俗成潜意识的外在表现。

文化在汉语中是“人文教化”的简称。前提是有“人”才有文化,意即文化是讨论人类社会的专属语;“文”是基础和工具,包括语言和/或文字;“教化”是这个词的真正重心所在:作为名词的“教化”是人群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的共同规范,作为动词是共同规范产生、传承、传播及得到认同的过程和手段。一个民族的文化就是他的根,也是这个民族的特征,并是这个民族生生不息、世代繁衍的源泉。

所谓“共产文化”是在以西方马列主义理论指导的政权形式中形成的文化现象,它是共产主义“幽灵” 的外化形式。 而马列理论又是以唯物主义和进化论的“生存竞争”为基础,以暴力和斗争为手段来毁灭一切人类世代传承的文化,以及现存世界的一切文明的所谓共产理论。“共产”文化去掉的就是人的“神性”、“善性”,使人丧失“良心”和“道德”从而成为破坏性的斗争工具。以到达其毁灭人类的最终目的。因此,“共产文化”具有极端的邪恶性。

一)、侵入并“附体”中华民族

1、以俄国共产国际的形式侵入中华民族

这个飘荡在西方的“幽灵”经过俄国传到中国的时候就着手建立其文化。由于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华民族中有着及其深厚的根基,具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半神文化对于西方的共产“幽灵”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从1921年 至1942年期间,这个幽灵的主体一直待在俄国,以俄国共产国际的名义,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族。

1920年4月俄共远东局的代表维经斯基(吴廷康)受命组建中国的共产党。维经斯基在上海劝说陈独秀。于8月,在上海组织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从此、这个幽灵就以“中国共产党”的形式开始祸乱这个东方最古老的民族。

1922年7月,中共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加入共产国际的决议,接受俄国共产党 (布尔甚维克)的指导。作为共产革命政党,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并受共产国际的指挥,依靠共产国际援助(包括美元、金卢布,还有贵重的珠宝、钻石,鸦片)来维持运营。

2、第一次企图通过“附身”民国政府, 控制中华民族

为了一步步侵入中华民族的灵魂,共产幽灵开始选择整体附着在国民政府身上。1923年1月12日,共产国际作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关于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关系问题的决议》 。1923年6月在广州的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全体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中国国民党。共产幽灵首次使用“统战”的手段进入到国民党的中央委员会。次年1月召开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0名中共党员入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或候补执行委员,这就是所谓的第一次国共合作

俄共远东支部表面上是国共合作,暗地里却一直企图掌控民国政府,破坏北伐。1927年起,在苏俄指挥下,中共一直反对北伐。到3月21日中共已发动了三次武装暴动来破坏北伐,阻止国民政府统一中国。3月24日,国民革命军中路军攻下南京。入南京时,鲁涤平、程潜、贺耀组等部杀害、抢劫外侨。英、美、日领事分别以大量事例证明,抢劫领事馆是由中国共产党主导。

4月6日,得到公使团同意,张作霖派遣在北京的军警搜查了苏俄大使馆、远东银行、中东铁路办公处,逮捕藏身其内多时的58名中国人,包括中共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在搜出的秘密文件中,竟发现了莫斯科苏联共产党给当时尚是革命政府顾问的鲍罗廷的指示:不能让国民革命军统一中国;还清查出苏联企图赤化中国之千余文件 ,查获并向外界公开了共产国际发来的大量指示、训令、颠覆材料(与冯玉祥合作颠覆文件、红枪会及煽动农民记录、中国共产党文件等,“苏联阴谋文证汇编”),其中一份训令内称“必须设定一切办法,激动(激怒)国民群众排斥外国人”,“不惜任何办法,甚至抢劫及多数惨杀亦可实行” ,证实了苏联全面指挥颠覆中国政府的暴力运动、排外运动。详载苏联涉入中共之地下渗透活动,“及近来之街头群众运动的状况”……。这是幽灵在苏联全面指挥下企图取代中国政府的运动。

在民国政府陷入危机之时。1927年4月,蒋中正在上海发起清党,捕杀一批被幽灵“附体”的共产党员及亲共国民。7月12日,中共遵照共产国际的指示改组中央并退出国共合作统一战线 。7月15日,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宣布停止与中国共产党的合作。这就是第一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的真相,也是中共党史反复宣传的“国民党、蒋介石在北伐即将取得胜利时,突然掉转枪口杀自己人”。

3、暴力夺取政权

马克思自己笔下的这个幽灵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它的首要目的就是夺取政权和控制人民。阴谋通过附着于民国政府篡夺政权失败后,共产幽灵开始了它的暴力革命,实行暴力夺取政权。

1927年8月,中共在江西发动南昌起义,建立军队。8月7日中共召开八七会议,确定武力夺取政权的方针。8月13日中共发出第44号通告,发起反托派斗争,开始按照苏俄的模式建立政权。9月毛泽东在湖南、江西发动秋收起义,建立工农革命军。12月11日,共产党发动广州起义,宣布成立苏维埃政府。

1928年4月28日,朱德与毛泽东在江西井冈山会合,并于1928年5月组成工农红军。中共建军后于势力范围内展开土地改革,并与中华民国政府军队在1930-1934年间发生5次反围剿战争。

4、比土匪更恶劣

即使是土匪,当外族武装侵略和屠杀自己的民族时,也很难与外族联合屠杀自己的民族,因为土匪都知道,他们赖以生存的是自己的民族。可是中共选择了比土匪更恶劣 的行为。

1929年时值中国和苏联因中东路事件正在中国东北开战,共产国际远东局从一开始就明确要求中共要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并组织大规模的反对国民党和拥护苏联的示威。对此,中共毫不犹豫地做出了积极的响应。他们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并在8月1日“反帝日”举行示威,而且争取发动上海工人总罢工。

对于中共的做法,陈独秀专门致信提出批评,主张在这个时候片面宣传“拥护苏联”“于我们不利”,绝不能简单地认为“广大群众都认同苏联是中国的朋友”。针对苏联在边境对中国的大肆侵略行为。中国共产党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而陈独秀因为反对中共“武装保卫苏联”,导致被开除党籍。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共在苏联支援下于11月7日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定都江西瑞金,颁布了宪法,发行了货币。这是第一次,在中国境内成立了一个以外国名字命名的政府,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汉奸的政府,也是苏俄的傀儡政府。

1932年10月毛泽东在宁都会议上被解除军权。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主力被迫自瑞金撤退开始长征,期间与国民政府军多次交火,损失惨重。1935毛泽东重获军事上的领导权,但在党的方面依然由共产国际掌控。同年10月红一方面军到达陕西延安,与陕北红军会合。1936年10月,红军三支队伍在甘肃会宁会合,这就是后来宣称的“长征”。

5、比汉奸更无耻

1936年5月中共遵照苏联“联蒋抗日”的明确指示,在陕北提出“逼蒋抗日”,呼吁国民党中央“集中国力,一致对外”。同年12月,西安事变,蒋中正被迫接受“停止剿共、一同抗日”。1937年7月日本制造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月22日陕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10月南方的红军游击队整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陆军第四军,开始第二次国共合作。

抗战之初,毛泽东对八路军要求“七分发展,二分应付(国民政府),一分抗日。”这样一来,红军从抗战开始的5万兵力,发展到抗战结束时的120多万人,印证了“七分发展”之说。而蒋介石在抗战前约有30个德式装备步兵师,这些国军精锐,几乎就在抗战的第一年就已经耗损殆尽,也是国军浴血抗战的铁证。
  
共产党高举抗日大旗,却只在后方收编地方军和游击队,除了平型关、百团大战等几个屈指可数的对日战斗外,共产党无抗日战绩可言,只是在忙于扩大地盘。在日本投降时抢著受降日军,把自己扩充成号称拥有九十余万正规军和两百万民兵的“强大力量”。抗日的正面战场则全留给了国民党军队,国民党战死疆场的将军二百多人,共产党的指挥官几乎毫无损失。

1941年4月,苏联与日本签署《日苏中立条约》、《共同宣言》,其宣言内有:“……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中国共产党表态全力支持 。为此,《新华日报》发表社论。中共这时的卖国表现应该说是比汉奸更无耻。

国民政府外交部王宠惠部长发表声明,强调东北四省及外蒙均为中华民国之领土,《苏日共同宣言》对中国绝对无效。

在中华民族这场最惨烈的战争中,共产党从国难中扩大自己的势力并随后窃取了政权。所以,1964年,毛泽东接见日本社会党访华代表团时,日本代表团负责人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对日本侵华战争向中国人民道歉。毛泽东说,不需要道歉,因为你们日军侵略中国,日本皇军到中国来帮助共产党推翻了国民党政权。没有你们侵略中国,共产党当时就不可能壮大,就不可能把国民党推翻了。
  
1972年中日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时,再次讲要跟中国道歉。毛泽东又同样跟他说,不需要道歉,要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二)、幽灵用“共产文化”进行全民洗脑、将“人”变成“兽”

从1942年开始,共产“幽灵”基本完成了对中华民族的“附体”,中国大陆即进入由共产“幽灵”完全控制的毛泽东时代。

从毛泽东在1942年发表《在延安座谈会上的讲话》开始,建立了一套共产文化的指导思想和方向。这一时期的文学、艺术和所有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所有的学校教育、政治运动都要以马克思的共产意识形态和观念为指导,形成了一套完全抛弃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共产文化”,生产了许多具有共产独特形象,让现代人都贻笑大方的诡异作品。在邪恶的共产文化环境下,潜移默化的又堂而皇之的将“人”变成“兽”。

共产党的邪恶性贯穿在从它被酝酿、产生、到成型的全过程中。这个过程是一个集全人类有史以来邪恶大成的过程;也是世间邪恶达到极致、顶峰的过程;这就是几千年以前就有的:所有古圣先贤们、先知们、所有宗教、以及神、佛陀所预言的使人类走向毁灭(世界末日)的邪恶“幽灵”。

(未完待续)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劳拉

评论
2015-07-10 4: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