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温哥华留守妈妈 守候中品味幸福

邱晨、黄薇温哥华

温哥华留守妈妈面对寂寞生活,仍然寻找着希望与幸福。(Fotolia)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邱晨、黄薇温哥华报导) 随着一波波移民潮涌入加拿大,大温哥华在迎来数以万计追逐梦想的个人和家庭的同时,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候鸟家庭落户于此。

候鸟家庭(Migratory family)也称太空人家庭,在中国大陆常被叫做留守家庭;通常指父亲回到原居地工作,而让母亲带着孩子留在国外生活。从最初的香港人、台湾人,到现在源源不断的大陆移民,一群与众不同的妈妈们,孤身携带着儿女,守候在温哥华,品味着留守妈妈的酸甜苦辣。

留守妈妈落差大

留守妈妈往往经济宽裕,按说衣食无忧,生活应当很惬意。不过中侨互助会家庭青少年辅导员陈士弘认为,由于留守妈妈的特殊情况,可能造成一些现实问题,令她们难适应社会。“留守妈妈一人来到温哥华,会感到生活与环境的落差大。”
  
陈士弘分析说,因为留守妈妈通常很有钱,在大陆为中产阶层,经济好,生活品位高。当一下子来到安静的温哥华,妈妈们往往感受到环境与生活上的巨大落差。
  
加拿大有钱的西人有自己的生活和娱乐方式,他们可以休闲度假,或者乘游艇、驾飞机来消遣。而留守妈妈不会如此打发时间,她们一般不会找老外交朋友,也不需要找工作,缺乏融入主流社会的动力,多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生活。她们依赖着微信,保持着与大陆的方方面面联系,不会主动融入加国社会。
  
陈士弘说:“留守妈妈的生活是很寂寞的。她们往往不需工作,社交圈子不大,用购物或去赌场打发时间。如果是情妇,男朋友往往不希望她们露面,保持神秘与低调。”
  
陈士弘表示,居住富人区的留守妈妈的心态是:将孩子们带好,给他们安排很多活动,读书、培训等,攻读Mini班或AP班,为将来读常春藤大学做铺垫。参加这类班级的多数为华人,社交圈子也很受限制,不像那些做义工与打工的学生,他们会主动走入社会,交际面广。
  
陈士弘说:“她们依附于男人,是男人意愿的实现者。” 因为候鸟爸爸们往往也坚持认为,留守妈妈的责任就是带好孩子,不要出问题,将来去美国读常春藤。

陈士弘建议,留守妈妈应该多了解加国社会,接受语言与工作方面的培训,培养自主个性和个人能力。 “了解自己面对的现实与状况,学习如何提升自我价值,打开眼界与胸怀,了解别人是如何性格开朗的。”

留守妈妈未来怎么办

留守妈妈面对的一个状况是:10多年后,孩子长大了,妈妈怎么办?与丈夫分居多年,双方存在众多分歧,夫妻关系如何维持?
  
全家移民加拿大后,父亲为了生计与国内事业,加中两国飞来飞去的,借助着社媒维系着一家人的感情。夫妻俩关系维持得不容易,与子女亲情也日渐淡漠。这种现象在温哥华很常见,陈士弘在做心理辅导时,就遇到不少寻求帮助的候鸟家庭。
  
陈士弘说:“女人应该有能力、有信心,才能有机会发挥自己。其实钱再多,不一定带来真正的价值,如何利用好钱,利用好时间,让生活充实又有价值。”

而“太空爸爸”在猛然发现留守妈妈和孩子们,再不像昔日那么亲密时,心中的感受一定是非常难过与失望,陈士弘建议说:“爸爸要抱着平常心,不勉强老婆与孩子,重新了解,慢慢适应这些变化,可能需要半年多才行。”

守候中品味幸福:tracy温哥华生活实录

初来温哥华时的tracy,恰逢雨季,每天听着哗哗啦啦的雨声,让她本来忐忑的心情又增加了几分落寞。 不过儿子出乎意料的乖,来到这边不哭不闹,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的环境和生活,让她颇感欣慰。
  
对tracy自己来说,除了语言障碍,孤单,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外,她还是非常喜欢大温的。离开了中国大都市的喧哗和人心的冷漠猜忌,tracy感觉终于脱下了带了多年的假面具,品尝到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宁静和快乐。
  
把儿子学校和课外一些活动安排好后,tracy就开始抽时间安排自己的生活。
  
参加ESL学英文,又申请了成人高中的英文课程,为以后找工作做准备。tracy说:“像我们这些投资移民,很多人去念书都是为了去交朋友,打发时间,像我这样准备念好英文,再找份工作的人并不多。”
  
“在我看来,人再有钱,吃穿不愁,那只是物质上的一种满足,但这些代替不了人精神上的空虚。”
  
“人有家庭,有工作,通过劳动得到报酬,这是人的一种真实生活,这样的人生才有滋有味。而且对孩子来讲也是一个很好的榜样,通过实际行为告诉他,自己通过努力创造的财富与成就才有价值。”
  
在这里生活,tracy圈子周围的人大多都是和她一样的留守妈妈,所以照顾和教育小孩就成了她们这群人中最热门也最让人头疼的问题。以前在中国时,儿子的一切生活起居都由保姆安排,tracy不大过问这些事。来到温哥华后,突然发现八岁的儿子竟然连自己洗脸刷牙洗澡都不会,她一下就蒙了。
  
于是,如何教育儿子成为tracy一个全新的教育理念的实践,在同儿子斗智斗勇的拉锯战中,有成功的喜悦,有失败的气恼。不过,儿子每一点的成长和进步,都令tracy特别自豪,尤其是想到在中国,与儿子同岁的侄子吃个饭还得保姆端着饭碗追着跑时,tracy就深感欣慰。
  
来到温哥华,对于tracy这样单独带着孩子生活的留守妈妈们,真是一种全新的生活体验。以前在家基本都有保姆伺候,不做饭,不干活,在这边可是什么都得干。家里灯坏了,马桶堵了,粉刷一下墙壁,什么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而且这些妈妈们的厨艺一个比一个高超,什么川菜,广东菜,东北菜,杭帮菜,五湖四海,应有尽有。tracy几个比较走的近的朋友还经常会组织去露营,爬山,shopping,party,感觉日子天天过的挺快,挺充实。
  
谈到两年多的留守生活,tracy说:“虽然有时也会感到孤单,感叹家的不完整,但更多感受到的,是心的自由,是一种简单和快乐。”  ◇

责任编辑:何坚

评论
2015-07-10 12: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