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伦斯奇缘 真善忍美展与美第奇王子

作者:史多华

Aria 画廊主人艾力欧.丹纳与张昆仑教授一起为“真善忍美展”在佛罗伦斯阿丽雅(Aria)画廊开幕剪彩。(Marius Iacob/大纪元)

    人气: 60
【字号】    
   标签: tags: , ,

七月初的佛罗伦斯正处旅游旺季,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顶着艳阳,兴味盎然地穿梭在古老的巷弄间,探寻着几百年来的历史遗迹。在著名的旧桥附近,与亚诺河平行的一条巷道里,人们惊奇地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艺术天地——“真善忍美展”正在阿丽雅(Aria)画廊举行。

穿过中庭花园,一尊庄严慈悲的佛像似在等待着有缘的参观者,进入画廊后,观众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种前所未有的艺术体验中,既熟悉又新奇。熟悉的是写实细腻的西方绘画技法;新奇的是画中的令人震撼的故事与洪大的宇宙观。

Aria画廊主人艾力欧.丹纳(Elio d’Anna)曾是音乐家,也是商人、作家和一个有理念的教育家,他在世界各地创办欧洲经济学校,希望教育出有开阔思想,能够调和对立的经济领域领导者。“真善忍美展”的作品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由于感到“真善忍美展”的价值和他的理念相近,于是邀请画展在他佛罗伦斯的Aria画廊展出,而画廊的对面就是他的欧洲经济学校。Elio有意让学生们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引发对人生价值的深层思考。

阿丽雅(Aria)画廊的中庭花园。(史多华/大纪元)
阿丽雅(Aria)画廊的中庭花园。(史多华/大纪元)

Aria 画廊主人艾力欧.丹纳(Elio d'Anna)曾是音乐家,也是商人、作家和一个有理念的教育家,他在世界各地创办欧洲经济学校,希望教育出有开阔思想,能够调和对立的经济领域的领导者。(Kacey Cox / Ntd)
Aria 画廊主人艾力欧.丹纳(Elio d’Anna)曾是音乐家,也是商人、作家和一个有理念的教育家,他在世界各地创办欧洲经济学校,希望教育出有开阔思想,能够调和对立的经济领域的领导者。(Kacey Cox / Ntd)

“真善忍美展”期间,张昆仑教授接受意大利当地托斯坎纳电视台采访。(史多华/大纪元)
“真善忍美展”期间,张昆仑教授接受意大利当地托斯坎纳电视台采访。(史多华/大纪元)

张昆仑教授和陈肖平、王晶两位画家向公众介绍新作和他们的合作方式。(Marius Iacob/大纪元)
张昆仑教授和陈肖平、王晶两位画家向公众介绍新作和他们的合作方式。(Marius Iacob/大纪元)

Aria 画廊主人艾力欧.丹纳与张昆仑教授一起为“真善忍美展”在佛罗伦斯阿丽雅(Aria)画廊开幕剪彩。(Marius Iacob/大纪元)
Aria 画廊主人艾力欧.丹纳与张昆仑教授一起为“真善忍美展”在佛罗伦斯阿丽雅(Aria)画廊开幕剪彩。(Marius Iacob/大纪元)

佛罗伦斯的“真善忍美展”传单。(史多华/大纪元)
佛罗伦斯的“真善忍美展”传单。(史多华/大纪元)

艾力欧对于法轮功修炼者正在承受的痛苦经历非常震惊,也深表同情。但是他又对此表示乐观,认为“这些磨难会成为使修炼者更坚强的外在因素……这个穿越混乱和暴力而提升的过程,可以帮助人类进歩,让人类变得更好”。

美第奇王子

画展开幕当天云集的贵宾中,还有一位身份独特的人物,即著名的美第奇家族后裔——托斯卡纳的欧塔维亚诺.德.美第奇。

托斯卡纳的欧塔维亚诺.德.美第奇(le Prince Ottaviano de Medici de Toscane)属于“伟大的罗伦左(Lorenzo il Magnifico)”一支的后裔,在画展中接受记者采访。美第奇家族自文艺复兴时期到十八世纪,统治佛罗伦斯达数世纪之久。(Marius Iacob/大纪元)
托斯卡纳的欧塔维亚诺.德.美第奇(le Prince Ottaviano de Medici de Toscane)属于“伟大的罗伦左(Lorenzo il Magnifico)”一支的后裔,在画展中接受记者采访。美第奇家族自文艺复兴时期到十八世纪,统治佛罗伦斯达数世纪之久。(Marius Iacob/大纪元)

美第奇王子的个人脸书上,贴了一幅“真善忍美展”陈肖平的作品《震撼》。(大纪元图片库)
美第奇王子的个人脸书上,贴了一幅“真善忍美展”陈肖平的作品《震撼》。(大纪元图片库)

美第奇家族在欧洲历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特别以文艺复兴艺术的推手和赞助者著称,许多最著名的艺术家在他们的羽翼下发展与创作出伟大的作品。目前这位托斯卡纳的美第奇王子虽然不再统治佛罗伦斯,但他对家乡的传统艺术被大众文化侵蚀、淹没的现象十分忧心,而致力于推动回归传统。于是他成立美第奇基金会,建立佛罗伦斯美第奇学院,要求艺术家必须真正学习古代的绘画。他说,由于当今的美术学院不再教这些,因此了解绘画的基本功、包括解剖学、哲学和隐藏在文艺复兴风格背后的精神内涵,就变得非常重要。

可想而知,当美第奇王子看到“真善忍美展”时,会有什么反应。“我对这个展览感到非常惊奇,”美第奇王子说,“画展表现了人性智慧的根本、普世的原则、一种境界的升华,宇宙与个体的结合,天、地之间的连结。”

美第奇王子当然也看到了画展中他所寻找的高度严格写实的绘画技法。他想这或许是个机会,做为他重建佛罗伦斯文化计划的初步。于是美第奇王子主动要求与画展协调人张昆仑教授和艺术家们家见面,在共同价值与技法上作交流,并探讨未来合作的可能;或许能为佛罗伦斯找到一个重要出路。

原本预计半个小时的会谈,结果进行了三个小时,直到画廊要关门才不得不离开。谈了什么呢?让他们暂时保密吧。当然,美第奇王子更能理解“真善忍美展”的意义和使命,并约定持续的合作与交流。张昆仑鼓励他继续美迪奇家族的良好传统,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王子似有所悟,临别时一再强调:“我一定要做好!”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巡回世界50多个国家的“真善忍”国际美展于2015年7月8日来到芝加哥市的汤姆逊中心(Thompson Center)即州政府大楼举行。众多民众观看了画展,对法轮功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表示震惊及同情,并纷纷在给议员的请愿书上签名,希望帮助制止这场持续十多年的迫害。
  • 跨越欧、亚、美、澳纽四大洲,巡回40多个国家,两百多个城市的“真善忍国际美展”5月30日上午10点在台湾桃园元智大学展开为期3天的展览。桃园市文化局长庄秀美观赏艺术家的画作后沉痛表示,在21世纪里,发生中共对美好的人性与伦理道德的迫害,人类应该做最深沉的反省。
  •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为期十天的“真善忍(Truth, Compassion, Tolerance)国际美展”在乌克兰奥德萨市落下帷幕。美展期间,当地电视台“奥德萨”对美展主办方进行了三十四分钟的直播专访。
  •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乌克兰“真善忍”美展在南部城市尼古拉耶夫市落下帷幕。美展期间该市的五家媒体报导了“真善忍”美展。其中nikvesti网站有关美展的报导还配有相关视频。报导中说:“这些画家是中国邪恶共产主义体制的见证人。他们中有人曾遭受监狱的酷刑和恐怖的迫害。”而另一家媒体niklife网站的关于美展报导中介绍了法轮功的法理和详尽的目前被非法迫害的事实。
  • 法轮功学员反迫害10多年来,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有快乐的、有悲伤的,真善忍国际美展的每幅画,诉说每个学员的故事,看完画展的台南市议员庄玉珠有感而发表示,如此炉火纯青的画工,是被开启心灵升华后,才能有这样的功力,画出令人震撼的画作。
  • 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为期7天的“真善忍国际美展”在加拿大的艺术之都蒙特利尔Ateliers Lozeau隆重开幕。开幕仪式上,艺术家张昆仑教授、凯瑟琳‧洁里丝(Kathy Gillis)女士以及加拿大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的特别助理蒂娜‧杜萨隆(Diane Du Sablon)女士、法轮功受迫害见证者何立志先生等嘉宾到场出席,杜萨隆女士代未能到场的考特勒议员转交了给张教授的贺信。
  • 植物学也是美迪奇长久以来关注的项目。十七世纪美迪奇的法兰西斯一世和波隆纳学者 尤里斯.阿多法兰迪 (Ulisse Aldovrandi)就西印度群岛(美洲)的植物学和动物学方面进行交流,特别是就古代文献的纪录与自然的实际观察之间的对照向他请益。
  • 虽然身处地理大发现的时代,美迪奇家族并没有参与到航海探险或殖民的行动中,然而他们仍然渴望收藏来自海外的异国珍宝。从15世纪开始,美迪奇就收到过埃及苏丹赠送的礼物── 一件相当珍贵的餐具,促使“伟大的罗伦左”到威尼斯采购各种配件以求完整;罗伦左甚至在达伽玛发现好望角之前就对中国的瓷器十分感兴趣。
  • 和其它的古董一样,珍贵石材的花瓶也是美迪奇家族自始的收藏品,老科西莫的儿子“痛风者皮也洛”于1465年从威尼斯获得了一件华贵的红色石瓶,是整块红髓石琢磨雕刻成的。到了1492年—“伟大罗伦佐”逝世那一年,红石瓶价值已高达600弗洛林金币。1494年美迪奇家族被逐出佛罗伦斯的时候,这件珍贵花瓶一度遗失,后来又被教皇克里门七世买回。花瓶上刻的罗伦佐名字的几个金色字母,后来也出现在米开朗基罗为圣罗伦佐教堂设计的圣物讲坛上。
  • 美迪奇家族几个世代的收藏,提供了一个十五到十八世纪独一无二的艺术总览,种类包括绘画、古董、石雕、异国物品、雕刻、手饰甚至科学仪器:足以使美迪奇家族‘在记忆中永恒存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