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神游】大忍于胸落拓行

作者:宋紫凤

(fotolia)

    人气: 81
【字号】    
   标签: tags: ,

秦汉之世,盛行佩剑之风。君子佩剑,服之象德。匹夫佩剑,拔之相斗。韩信方为布衣之时,也常常腰悬三尺之剑,落拓而行于淮阴的乡亭、城下的溪滨、熙攘的市井。而他高大挺拔的身形,沉毅慷慨的奇节,无论走到哪里都透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如玉在璞,无华其表,涵彩其中。

在淮阴人的眼中,韩信是个异人。他家贫如洗,无业谋生,却好剑术,喜读兵书。他既不务农,亦不从商,有时寄食他人门下,有时垂钓淮水之滨。

这一日,韩信仗剑过于淮阴街头,却被几个市井无赖拦住去路,为首的是当地的一个屠侩。那人上前挑衅道:“你虽身形高大,好带刀剑,实则怯懦胆小。”韩信按剑而立,一众泼皮围上前来,啰噪附和。屠侩愈加气壮,高声道“你若不怕死,就来杀我;不能死,就出我胯下。”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没有人知道韩信将在日后横扫三秦,志吞六合,没有人预见他将破赵下齐,气盖万夫,没有人想到这会是一位千古名将,而他斩目下之屠侩如灭蝼蚁,所有人都在引颈观瞧他将如何行事。

太史公为淮阴侯作传,到此一节,写下了四个字,不是“怒发冲冠”,不是“嗔目裂眦”,而是“信孰视之”。我却不禁谔然——那一刻,韩信在想些什么,而当他这样熟视对方的时候,左手是否依然紧紧握住那把佩剑?

剑者是武人的尊严,宝剑出鞘,谁与争锋。君不见鸿门宴上,樊哙拔剑,割彘而啖,气慑项羽。邯郸道左,李良见辱,挥剑起兵,王庭喋血。而此刻淮阴县内,韩信仗剑,路遇顽徒,却藏锋刃于宝鞘,出胯下而受辱,围观之人一哄而散,韩信从此背负怯名。

公元前208年的暮春,杨花翻飞如雪,项梁大军渡淮而西,韩信孑然一身仗剑投之,自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韩信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也必然对忍有一番洞见。他初投项梁,后随项羽,在项氏军中,从定陶之败,到钜鹿之捷,韩信亲见了项羽破釜沉舟的过人胆气,亲见他钜鹿一战的英武奋发,亲见他为项梁复仇时眼中的怒火,亲见他坑杀秦军降卒的残忍无道,而在上至义帝下至诸侯都对项羽唯唯喏喏不敢仰视之时,韩信却对项羽刚愎不忍的致命弱点洞彻无遗。

因为忍不只是一种度量,更是一种见识。不能忍于爱,是为妇人之仁;不能忍于忿, 则为匹夫之勇,此虽小不忍,却终可乱大谋。韩信看到,项羽恭敬有礼,常施小善,却不舍得封赏功臣,正是妇人之仁。项羽喑噁叱咤,千人皆废,却心胸狭窄,不能任用贤将,正是匹夫之勇。心怀妇人之仁,气负匹夫之勇。小忍无有,何谈大忍,大忍不忍,霸业何成!

公元前206年的初夏,汇集咸阳的各路诸侯分途就国,西楚霸王项羽也在天下霸主的酣梦中率大军起程,载着秦宫的重宝与佳丽,浩浩荡荡衣锦还乡。韩信却在这个时候悄然离开,往投刘邦入蜀的大军,向着那自古不与中原通的荒蛮流配之地从容而去。而在以后的故事中,心怀大忍的韩信成为号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项羽一生中遇到的唯一劲敌,而五年后韩信兵围垓下,项羽乌江自刎的结局令人唏嘘,却也再次证明大忍无敌。

忍之为字,上为刃,下为心。小忍者,是加刃于心,故而痛入心髓,这样的忍注定只是一时之忍,强忍而忍。大忍者,则是以刃去心,达到无心而忍,这样的忍是智者的割舍,达人的超脱,平淡的如风过无痕,却坚如磐石,不随世情变迁而有所转移——韩信的忍就是如此。

在淮阴县时,韩信忍辱负众,在日后的戎马生涯中,虽然时移境迁,韩信依然本色不改,心怀大忍,以至项羽帐下一众虎狼之将往往小视韩信,以为其怯。

当韩信的大将旗鼓席卷齐地的时侯,与他对阵的楚将龙且,竟然自以为“平生素知韩信容易对付”,直到龙且步步陷入韩信的潍水阵中祸在眉睫时,还在得意大言“我早就知道韩信怯懦胆小”,却不知话音未落,潍河之水天上来,冲得楚军落花流水,汉军乘胜追北,龙且身死阵前。而韩信,因为大忍,所以大勇,他的天纵神武只在战场之上,他的大将风度只在敌军阵前。

金戈铁马的生涯中,地北天南的岁月里,惟有故园的淮水涛声依旧,除了城头变换大王旗。

公元前202年,又是杨花如雪的时节,楚地迎来了一位新王,他身材高大,奇节慷慨,所到之处陈兵出入,气度非凡。消息传到隶属楚地的淮阴县,人们奔走相告,韩信被封为楚王,威加海内,荣归故乡。

没过多久,当年令韩信受胯下之辱的屠侩被军士带走,人们窃窃议论他此去凶多吉少。屠侩被带到韩信的面前,心中只求速死,却听到贵为楚王的韩信指著自己对诸将释然说道:“这是一位壮士。当年辱我时,我难道不能杀死他吗,但是死的无名无意,所以才忍到今天。”屠侩回来了,不是披枷带锁,而是戎装加身,官至中尉!

人生天地之间,而顶天立地的胸襟却不是人人有得。读史到此,才知为何韩信的忍辱胯下不同于张耳、陈余的忍志穷途,虽然都是情有所迫,势不得已,然而,韩信之忍是为大忍,张陈之忍,仍属常情。因为忍之大小,不以承负之多少,不在时日之短长,全在境界之不同。

韩信的忍辱负重,从内到外,自始至终没有一丝的愤怒与仇恨,虽然在俯出胯下的一刻,他也曾熟识屠侩,但那不是怒目而视,更不是蓄志复仇,他只是需要确认人生在世终有一死,但是要死得其所,于他于己都是如此。正因为有如此大忍的境界,所以才有这段以德报怨的佳话传谈千古。

战场之外,韩信永远是那个如玉在璞的韩信。因为他的志向太高太远,非有三千里的疆场,无以驰骋他不世的雄心,非有九万仞的扶摇,无以托起他垂天的云翼。

赞曰:

淮阴街头一市笑,拜将坛前三军惊。
汉岳崔嵬楚江阔,大忍于胸落拓行。@*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韩信从小就很聪明。有一天,他在街上,看见两个人在争吵。原来,这两人合伙做贩油生意,为一点小事闹翻了,嚷着要散伙。
  • 太史公为二子做传时却对陈余受笞的经历要特笔一书,足见平常之中却有非常之处。因为张耳、陈余既非闾左役夫,亦非骊山刑徒,倘若大魏不亡,此时他们或许在庙堂之上从容揖让,或许在公卿之府高谈剧饮,或许硃轮华毂驰南骋北,或许燕服微行探贤访幽。而眼下,他们却亡命它乡,屈膝里胥——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其中的悲哀又有几人能坦然受之。
  • 汉朝的大功臣韩信将军,在中华历史上熠熠闪光,这是因为精熟兵法韬略的他,在助刘邦夺取天下的征战中,竟然没有打过一次败仗。按照刘邦的说法是,韩信“统率百万大军,战则必胜,攻则必取”。而韩信在楚汉相争中的六次神奇的用兵一直为后世兵家所称道,一些甚至成为了军事教学的经典案例。
  • 这一次,夜半未过,张良披星前往,候于桥上。片刻,果见老者扶杖而来,面露喜色道:“这就对了。”于是袖出一书,交与张良,又告诉他:“读此书可为王者师。十年后,汝将大有为,十三年后汝过济北,见到谷城山下的黄石,即是我。”说罢即去,不复再见。
  • 张良洞彻天机而能清识独流,也必然深谙成事在天的道理,故而从不敢据功自傲。天下初定,汉高祖大封功臣,诸将争功不下,张良却旁观静侯,冷眼时事。
  • 张良,字子房,其先五世相韩。后来韩国为秦国所灭,一时间君臣授首,百姓屏息。张良自谓世受君恩,久叨荣禄,一朝国破,无以为家,一心想为韩国报仇。于是散尽家财,学礼淮阳,远游东方,终于仓海君处得一力士,愿为刺秦。二人私著铁椎,遂有博浪沙惊天动地的一椎之击。
  • 中华传统文化讲究相生相克之理,对应于具体事物,也就体现为同一事物善恶同在,利弊同存,有正有负,亦幻亦真。而中华五千年历史中正的、美的、真的、善的那一面也就构成了中华传统文化之主体。换言之,中华传统文化旨在阐发一切事物之正义,也就是存在于一切事物中的道德性。
  • 韩信(公元前230年-前196年),是西汉开国名将。他由受胯下之辱到被拜为大将军、率领汉军暗渡陈仓、收复关中、拿下魏国、代国、赵国、燕国、齐国,最后灭楚兴汉。他身兼“王侯将相”之才,被楚汉人评价为“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出世”。韩信在中国历史上以其卓绝的用兵才能著称,后世评价为“言兵莫过孙武,用兵莫过韩信”,也被称为“兵仙”、“战神”。
  • 少有奇志习武艺, 宝剑随身不使气。 忍辱负重堪大器, 统帅万军真国士。
  • 【中华人物】“功高无二”的兵仙韩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