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一意孤行镇压法轮功 中国法制大倒退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对上亿法轮功群体的镇压运动,把整个国家和民众拖入灾难。(Getty Images)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对上亿法轮功群体的镇压运动。16年来,中共江泽民集团在迫害法轮功中,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对付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迫害中,江泽民的铁杆周永康统治的中共政法委不仅残酷迫害法轮功,还将迫害延伸到了普通民众身上,造成中国法制大倒退,遍地冤假错案、冤民有冤无处诉、任凭邪恶体制宰割的惨状。这场迫害把整个国家和民众拖入灾难。

为镇压法轮功 江泽民开了全面破坏中国法制的闸门

1999年4月25日,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受到的不公正对待,在时任中共总理朱镕基妥善安排接访下,事件得到圆满解决,上访民众于当晚全部安静祥和地散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4•25”万人和平上访事件真相。

1999年4月25日,超过一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北京中南海,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自身修炼的切身体会。当天这些普通民众沿街而站,井然有序,静静读书者众,与事后中共的造谣宣传形成鲜明对比,孰是孰非,一目了然。(明慧网)
1999年4月25日,超过一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北京中南海,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自身修炼的切身体会。当天这些普通民众沿街而站,井然有序,静静读书者众,与事后中共的造谣宣传形成鲜明对比,孰是孰非,一目了然。(明慧网)

然而心理变态、妒嫉成性的江泽民一意孤行要镇压法轮功,声称不惜一切代价要“消灭”法轮功。中国随后堕入乱法滥权、酷吏恶官遍地的黑暗之狱。有评论认为,“4•25”是中共政法委全面破坏中国法制的起点。

为了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成立了一个听命于他的跨部门领导小组“610办公室”,绕开正常的法律体制,绕过正常的经费和人员编制审批,调动全国的资源和宣传机器诬蔑、迫害法轮功。

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中共政法委和“610办公室”合体,打破了中国法律和制度的约束,胁迫从中央到地方的司法人员执法犯法,彻底破坏了中国的法制。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成千上万无处申诉的法轮功修炼者前仆后继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只为了说一声“法轮大法好”,却遭到中共警察的殴打抓捕。(明慧网)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成千上万无处申诉的法轮功修炼者前仆后继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只为了说一声“法轮大法好”,却遭到中共警察的殴打抓捕。(明慧网)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成千上万无处申诉的法轮功修炼者前仆后继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只为了说一声“法轮大法好”,却遭到中共警察的殴打抓捕。(明慧网)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成千上万无处申诉的法轮功修炼者前仆后继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只为了说一声“法轮大法好”,却遭到中共警察的殴打抓捕。(明慧网)

血债累累的周永康坐大 中国法制大倒退

为维系镇压法轮功而不被清算,构陷法轮功、身负累累血债的罗干,2002年被江泽民塞进中共“十六大”政治局常委会,成为最有实权的中央领导人。而在此之前,常委里从无政法委书记职务。此后,江派争夺政法委的领导权成为高层权斗的中心。

中共政法委权力从此恶性膨胀,罗干、周永康先后把持政法委,将政法委操控成为架空胡锦涛的一个“务实”的“独立王国”,完全改变了乔石任政法委书记时期确立的政法委务虚的性质。

周永康于2002年底从四川被调入北京,担任罗干的副手管政法,并兼任大量职务。周作为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还同时兼任中共公安部长、党委书记、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等职。周永康成为继华国锋之后,中共25年来首个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公安部长。

罗干在2007年“十七大”退下,江泽民因恐惧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被清算,因而拚死将在四川等地疯狂迫害法轮功欠下血债的周永康塞进政治局常委会,接替罗干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因此进入中共决策层。

江泽民的目的就是要不断扩大政法委权力,并扩充武警部队,保证政法委书记由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人物担任。在其担任政治局常委期间,又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而且不设副书记,周掌管了全国的政法大权。

自此政法委的权力走向顶峰,周永康籍以控制中共公安、司法系统,继续维持由江一意孤行推行的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胡锦涛担任总书记的10年,是中央政法委权力和权限恶性膨胀的10年。身为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虽然身兼中央军委主席有直接调动和指挥军队的权力,但如果想指挥公检法时,却因为中间隔着一个身兼政法委书记的政治局常委而受限于所谓的“党内分工”。

中共政法委不断改制扩权,可以直接控制公检司法、国安、武警系统,直至调动外交内政各部门一切资源。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610办公室”的邪恶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江派操控中共政法委,祸乱公检法司,导致中国司法大倒退,司法乱象达到顶峰。

周永康当上政法委书记后,已将政法委系统打造成独立王国,把公检法变成私家工具,践踏法律,激化社会矛盾,导致每年数十万起维权抗暴事件。

江泽民的阴毒手段 政法委独大

外界评论说,江泽民在准备退位的同时制造出了一个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和国务院国务委员身份兼任的公安部长,绝对称得上是极其阴毒的做法。即使站在中共的立场上也称得上是极其恶劣,后患无穷。

2013年的一期《中国新闻周刊》发表的文章中,广东省高院院长郑鄂表示,司法不公大多并非来自司法腐败,而是司法行政化。此言论直指江泽民等人利用政法委的司法行政化来破坏法制的“死穴”。

从制度层面上说,在各级中共党委中均设有政法委这样的机构。在中共诸多机构中,政法委堪称最让外界诟病的一个。而在江泽民执政时期,他不但扩大了政法委的权力,而且在实际的运作中,更是对公检法实行全面的掌控,无法无天。

长期以来,公、检、法、司已成为台前傀儡。甚至法院的院长、审判委员会根本决定不了一个案件,那些要案、敏感案件都是由政法委来定调。

每当遇到涉及政治利益的案件,政法委就会组织召开有法院院长、检察长和公安局长的联合会议来解决。在政法委的统一部署下,公安负责抓人,检察院负责搜集所谓证据,法院则按照政法委的安排起草判决书。

周永康明说:共产党利益高于人民和宪法之上

从1988-1993年担任中共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的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说,先前践踏法治的很大部分可以归咎于前安全主管周永康,他的任期“造成司法制度的一个大倒退”。

周永康将自己负责的机构扩张成为一党专制政府里面最有权力和最有争议的的一个领地。江平说,周永康在他的任期内说,法院应该将共产党的利益放到高于人民和宪法之上。

一位在中共人大立法机关工作的法律学者向《亚洲周刊》阐释,2008年之前,以前任最高法院院长萧扬为代表的一批法律界开明人士推动着中国的司法改革,“司法独立”是当时改革的基本理念;而“07至08年,则是一个分水岭”,他说:“2008年之后,是政治对法律的反扑,到奥运和李庄事件,达到一个顶峰。”

中共政法体系迅速全面瓦解了社会正义,以警匪的姿态“治国”。中共迫害法轮功所使用的暴力、流氓手段也延伸至其他和平上访与抗暴的民众,大陆普通民众也陷入有冤无处诉、任官员宰割的惨状。

外媒曾报导,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第一次工作报告中承认某些官员司法不公和滥用权力。

大小“政法王”作恶 制造无数冤假错案

周永康作为中共“政法王”,以公安部长兼政法委副书记的身份就可以指挥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办案:我让你杀谁,你就得杀谁!我让你放谁一马,你同意也得放,不同意也得放!在各地,大大小小的公安局(厅)长都是“小政法王”,他们可以指挥同级法院和检察院把案件办成“铁案”。公安机关的权力不受任何监督,导致刑讯逼供、冤假错案遍地。

前香港媒体高级记者姜维平曾撰文表示,当年在大连,周永康的死党薄熙来想抓谁,一个电话给他任命的政法委书记成城或秘书车辉,他们召集公安局长或安全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三长会议”,统一思想就行了,随便编一个什么罪名,薄熙来厌恶的人就进了监狱。这样制造了数十起影响较大的冤假错案。比较知名的有律师陈德惠案、“天天渔港”张家兄弟案、刘晓滨案、高姿案、张成家案、韩晓光案等等,但至今无一例真正平反。

文章还表示,在周永康当政的10年里,下面各省市、地区、乡镇村的“小政法王”多如牛毛,制造的冤假错案五花八门、堆积如山,访民、冤民海潮般涌向京城。

周永康落马后,只有一小部分冤假错案被重审。有报导称,中国大陆公开的、在周永康治下的冤假错案只是极其有限的部分,官媒在这个问题上被限制报导。

澎湃新闻根据公开报导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12月15日呼格吉勒图昭雪,十八大后各地纠正了重大冤假错案23起,大部分是杀人案。其中3起是因为“真凶归来”被纠正,包括内蒙古王本余案、浙江萧山五青年案和贵州高如举、谢石勇案。

网络上有文章表示,中国的冤假错案已达一个足以引起社会动荡的临界点。与上世纪70年代底(文革时期)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据悉,大陆有几千万人上访,冤民承受着不公的冤屈,忍受着政府的打压,要秘密进京上访,时时可能因“越级上访”被抓被打。

而大陆千千万万遭到歧视和打压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冤屈在中国至今无处诉说。海外明慧网收集到有身源的至少有3,86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据明慧网报导,2015年上半年至少有2,539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430人被冤判。因为中共消息封锁,实际数字应远不止此。

周永康的“政法十年”被称作是一个大公安的“维稳”时期。中国自2011年起,连续三年维稳费用预算超过军费。维稳被网友比喻是中共“对人民的战争”,但越维越不稳。根据清华大学学者孙立平估计,中国2010年有超过18万宗如示威和骚乱的“群体性事件”,是接近10年前数量的三倍。

政法委降格后 省级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厅长模式结束

2012年初爆发的重庆事件令江派的政变计划流产,江泽民、周永康暗中设计的让薄熙来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接替周永康任政法委书记的阴谋被曝光。结果江派大势已去,薄熙来、周永康先后被判无期徒刑。

中共“十八大”孟建柱以政治局委员身份接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显示在中央高层中,持续十年的“政治局常委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局面被改变,政法委被降格。

中共湖南省委今年6月23日宣布,吉林省副省长、省公安厅长黄关春任湖南省政府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并被提名为湖南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这就意味着,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政协副主席孙建国将不再兼任省公安厅厅长职务,持续多年的由省级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一把手”的人事配置方式已告结束。

据财新记者统计,目前,在大陆31个省级行政单位中已有22个其公安“一把手”由政府副职兼任。目前,绝大部分中共省级党委政法委书记由省级党委中的一名常委兼任。2015年四分之一的省级公安一把手调整。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5-07-17 1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