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历程系列(中):蒙难中原

据中共国家计委专家私下透露,中共用于镇压、迫害法轮功民众的所谓维稳费用早已超过国防军费开支,最高动用相当于四分之三国民生产总值的资源。图为2000年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遭到员警及便衣的殴打。(明慧网)

人气: 158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综合报导) 接上文:法轮功历程系列(上):大陆洪传盛况

“在陈子秀去世前一天,绑架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的电棍电击后,这位58岁几乎失去了知觉的老人还是顽强地摇了摇头。”

“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瘀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黏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000年2月21日去世”。

2000年4月20日,《华尔街日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Practicing Falun Gong Was a Right, Ms. Chen Said, up to Her Last Day)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省潍坊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获得该年度美国新闻最高奖──普利策大奖。

法轮功学员陈子秀(中)。(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陈子秀(中)。(明慧网)

1999年7月20日这一天,一场全国性的疯狂镇压开始,从全面性的谎言宣传报导,到大规模的抓捕、劳教、酷刑迫害,以及后来在国际上被曝光的活摘人体器官,法轮功修炼群体承受着至今十八年来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残暴虐杀。陈子秀是首个被国际媒体曝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该报导使外界了解到被中共媒体刻意封锁的真相。

“山雨欲来风满楼”

从1992年到1999年的七年中,法轮功在社会所受欢迎的程度使其快速发展,1999年初,来自中共公安部的调查发现,中国大陆至少有7,000万人学炼法轮功,国内也有媒体在报导健身运动的时候提到法轮功的炼功人数已达到了1亿。法轮大法目前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不少西方人甚至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学习中文,只希望能像中国法轮功学员一样能够读懂《转法轮》的中文原著。

“一天前,来自瑞典、丹麦、芬兰和美国的10多位西方法轮功学员利用圣诞节休假的机会,到大连与中国的学员们交流修炼体会。这已经是近几年来他们中不少人的惯例了。1999年1月1日这一天,这些学员和中国学员们在曙光中以集体炼功的方式开始了这大法(法轮大法)传出后的第七个年头。” 这是新唐人电视台《我们告诉未来》节目中的一段情景。

节目说,此刻,这些来自自由国度的人们还不太了解大法洪传七年这个概念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所包涵的分量。

从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以来,任何形式和目的的群众组织或团体都被当作是对政权稳固的威胁而予以严格控制或禁止。中共建政初期,首先取缔了被称作“反动会、道、门”的所有民间组织。宗教团体被当作“精神鸦片”和“封建迷信”进行批判。在此后三十年的生活中,人们能够参加的集体活动始终局限在由官方动员和组织的各种群众运动。

1998年2月上海电视台新闻报导:全世界约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

1999年4月11日,被外界称为科痞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科技期刊上又一次发表诋毁法轮功的文章。文章深深刺痛著在法轮功中受益良多人们的心灵。法轮功学员开始自发地去天津教育学院跟编辑们反映真实情况。编辑部异常的表现,使人们感到了一股显然来自中共高层的压力。困惑和不解使越来越多的群众来到编辑部的门外和平表达意愿。4月23日,三百多名警察被调来,殴打、驱赶人群,并逮捕了45位法轮功学员。

1999年4月21日,法轮功学员去天津教育学院和平反映情况。没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殴打学员,并于23日开始驱逐与抓人。(明慧网)
1999年4月21日,法轮功学员去天津教育学院和平反映情况。没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殴打学员,并于23日开始驱逐与抓人。(明慧网)

天津市公安局非法抓人、打人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国各地的炼功点。而向北京最高当局反映真实情况,成了法轮功学员认为能够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相继出现在北京,他们最终聚集到了中南海国务院信访办门外。

当天,前中共总理朱镕基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并重申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10点,法轮功学员们悄然离去。整个过程平静祥和、秩序井然。上万人离开后,地上没有留下一片纸屑。

4·25万人上访事件震动了全世界。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个由最基本群众组成的修炼群体是如此的不同反响。

4·25事件开创了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官方和平民间通过和平对话解决矛盾的先例,被世界舆论视为中国当局日渐成熟的里程碑。不少海外华人由此对中国产生了新的希望。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万人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的学员以及拥有合法的炼功环境(大纪元资料库)。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万人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的学员以及拥有合法的炼功环境 。(大纪元资料库)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向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发生。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的人们此刻已经察觉到,又一场来自高层的镇压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妒忌让江泽民一意孤行

在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有部长级及以上的高官、军队实力派人物,还有教授、专家、学者、名人、富商及社会各界民众,时任中共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家属都有人炼过法轮功,而众多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中共党员数目。这让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极为妒忌。

在江泽民看来,法轮功的人数之多是在和党争夺群众,“4·25”上访方式之和平理性是因为组织严密,来到中南海就是公开和他叫板,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几十位肩上有军衔的军人。于是,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在4月25日当晚就在江的心目中确定下来了。

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朱镕基、李瑞环认为,对于一种“气功”完全没有必要大动干戈,更没必要搞成巨大的运动。但江的理由是,在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不能容忍一个不受共产党控制的组织发展到如此规模,否则,他们终有一天会取代共产党。

朱镕基引用调查数据说,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为国家节约了很多医药费,炼的人很多是中老年人和妇女,他们想炼就炼呗。哪知江一听咆哮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灭掉!灭掉!坚决灭掉!”

为了让政治局六个常委同意镇压,江泽民还让曾庆红命令在纽约的特工送回一份假情报,谎称:法轮功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每年数千万元的资助,法轮功有海外背景等等。于是在谎言加高压下,1999年7月19日晚,江泽民一意孤行,不顾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反对,在中共高层会议上亲自拍板做出全面镇压的决定,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取缔法轮功。

于是一夜之间,中共及其控制的国家政权和暴力机器开足了马力,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疯狂镇压无辜的法轮功民众,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制造仇恨宣传,并抛出“4·25”围攻中南海、污蔑法轮功的所谓“1,400例”的谎言。

在镇压不下去时江又抛出“天安门自焚”伪案,后被多方及联合国教育发展署证实是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构陷法轮功团体的伪案。在江泽民的掌控下,政府变成最大的专职对主流民众进行造假、造谣、栽赃陷害的工具。

据中共国家计委专家私下透露,中共用于镇压、迫害法轮功民众的所谓维稳费用早已超过国防军费开支,最高动用相当于四分之三国民生产总值的资源。图为2000年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遭到员警及便衣的殴打。(明慧网)
据中共国家计委专家私下透露,中共用于镇压、迫害法轮功民众的所谓维稳费用早已超过国防军费开支,最高动用相当于四分之三国民生产总值的资源。图为2000年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遭到员警及便衣的殴打。(明慧网)

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残暴

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之上,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下达了一系列对法轮功修炼者“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迫害政策,更下达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令;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被打死打残、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朋友、同事和单位受到株连,整个中国的老百姓受到谎言诬陷的“洗脑”。

江泽民一方面向世界承诺在中国减少酷刑折磨,效仿希特勒提供假相,让部分海外主流媒体记者参观劳教所的“文明环境”,一方面中国的酷刑个案却越来越多,尤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不择手段。

酷刑的刑具多种多样:地牢,水牢,高压电棍,抻死人床,老虎凳,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嘴、胸部、腋下、乳房、生殖器等等),烟头、开水烫,灌浓盐水,灌大粪水,往口中塞带血的卫生巾,冬天在户外脱光衣服往头上浇凉水,注射和强迫服用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硬毛刷插入阴道刮搔的凌虐,女法轮功学员赤身裸体被丢入男牢房里、被强暴轮奸,对孕妇强迫堕胎等等。

高压电棍插入肛门 电击内脏

2002年3月11日,长春市绿园区医院CT科医生、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夫妇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局刑警队绑架,在宽城区公安局刑警队里被酷刑逼供,恶警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将刘海波全身衣服扒光,把其铐在老虎凳上,用高压电棍从他的肛门插入体内,电击内脏,使刘在极度的痛苦中离世。宽城区分局没有通知刘的家属就将其尸体秘密火化,对外谎称其死于心脏病。

刘海波的妻子被打得口歪眼斜,送去抢救,数日后被送到长春市双阳看守所关押,后来又转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劳教3年,只留下一个当时只有2岁的儿子由亲属抚养。

刘海波和妻子侯艳杰的合影 (明慧网)
刘海波和妻子侯艳杰的合影 (明慧网)

野蛮灌食 胶皮管插入肺部

2004年2月5日,法轮功学员赵旭东在兰州市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致死,年仅36岁,死亡时七窍流血,原先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在61天内,白了一大半,160斤体重只剩皮包骨……在兰州市公安局的高压下,赵旭东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近期,赵旭东的母亲,甘肃“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公司”退休职工白金玉在给中共高检控告江泽民状书的内容说:“管子一下子插到肺部(用胶皮管或塑料管强行从鼻孔、喉咙插入野蛮灌食),赵旭东当时发出很大的惨叫声……这时只见赵旭东喉咙里一直发出响声,看着极其难受的样子,可是手脚被捆在一起无法活动。快晚上了,有犯人发现没动静时,人已经死了。”当时在场的一个犯人说:“赵旭东每次家属来探视送的衣物、洗衣粉、食物等,饭菜全都是给我们大家吃了,衣物分给大家用了,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么给迫害死了,想起都心惊。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坏的人,可没想到这里的人更坏,简直是杀人不眨眼,对这么好的一个人都能下得去手,经常想起那一幕,永远也忘不了,太触目惊心了。”

约束衣酷刑 背骨全部断裂

近日,原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法轮功学员耿飒博士向中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揭露其本人被迫害以及妻子管戈(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情况。他说:“我看到妻子尸体上伤痕累累,头上有几个拳头大的肿包,她的头顶上有一个能放下手指头的横沟,很明显是用硬的棍棒暴力殴打所致。嘴里有血,胸部有一大针孔。我悲愤万分。”

“2003年6月份,她被约束衣酷刑折磨致死。据目击者描述:坏人及狱警将此衣给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穿上,将法轮功学员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之词,嘴里再用布塞住。一用此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被活活痛死。”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0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3,86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明慧网报导,这远远不是实际发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因中共竭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盖,尤其是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因为中共焚尸灭迹,仍然没有被揭露出来。

2001年,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诉说法轮大法好。面对邪恶至极的打压迫害,16年来法轮功学员不曾停止过对世人诉说事实真相。(明慧网)
2001年,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诉说法轮大法好。面对邪恶至极的打压迫害,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不停地对世人诉说事实真相。(明慧网)

从酷刑折磨到直接杀人

江泽民在1999年镇压初期,就叫嚣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且在这一计划失败后,明确提出“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学员)”,镇压手段也从开始的酷刑折磨发展到直接杀人。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党魁胡锦涛赴白宫会晤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之时,一名化名为安妮的女子在白宫附近的麦佛森广场举行新闻发布会,使人们首次知道了“活摘”这个词。

安妮在集会上说她的前夫亲手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了约两千人的眼角膜,他们的内脏器官随后也被摘取,“他们中一些人在被摘除器官后被秘密火化时还是活着的”。她和她的前夫在2000年到2003年之间曾经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血栓中心结合医院工作过,“我作证,(这家)医院犯下从法轮功修炼者活体摘取肝脏和眼角膜的残暴罪行。”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党魁胡锦涛赴白宫会晤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之时,法轮功学员在白宫附近的麦佛森广场举行新闻发布会,披露苏家屯集中营惨案的安妮(左二)和皮特(左三)首次公开现身。(大纪元)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党魁胡锦涛赴白宫会晤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之时,法轮功学员在白宫附近的麦佛森广场举行新闻发布会,披露苏家屯集中营惨案的安妮(左二)和皮特(左三)首次公开现身。(大纪元)

她的指证立刻震惊了国际社会。随后,一位沈阳军区后勤部的老军医多次投书海外媒体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三十六个”,而其中一个就“关押了超过十二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 ;并说“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军车运载肢缺残尸 不经登记秘密火化

大约2003年间,江苏镇江某焚尸工透露:经常有军车送来整车肢体不全的尸体火化,军车每次都有几个军人押送。这些尸体直接送火化间火化,不登记、不让外人知道,只有殡仪馆的负责人和当班的火化工知道,但向知情的火化工宣布所谓“纪律”:不许对外说。(明慧网2006年9月11日《调查线索:江苏军车送整车肢体不全尸体到殡仪馆火化》)

肝、胰、肾联合移植手术

生命科技协会2004年10月报导:2004年9月24日,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实施亚洲首例 肝、胰、肾联合移植手术。

接受手术的林姓患者来自福建省连江,36岁。2004年6月24日,患者被家人送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急救。9月24日,医院肝胆外科、泌尿外科、麻醉科等多学科医生开始进行这一高难度手术,手术全程历时12个小时。

据悉,在器官供体保存鲜活的时间内,同时找到肝、胰、肾三种器官难上加难,然而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做到了,这无疑证明只有在中国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和中共全国器官供体调配,政府协同犯罪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而只有在对法轮功学员几年来大规模虐杀,并“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的前提下才能达到。

国际调查:法轮功学员被实施群体灭绝

2006年,总部设在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国际追查) 及加拿大资深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也着手开始调查。

调查员以患者、政府工作人员、熟人等各种身份对相关人员进行了电话调查。一名调查人员在与广西民族医院医生鲁国平的通话中,称需要器官移植并讯问器官是否来自法轮功修炼者时,这位医生明确回答说“一部分来自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湖北武汉同济医院的医生对患者提出的希望供体为“法轮功学员的活体”这一要求时也回答说“可以”。锦州人民法院第一刑事审判庭则告诉致电者,要凭“资格”才能拿到法轮功(学员)的肾脏。

麦塔斯和乔高的调查报告也于2006年7月发布。报告书指出,“在1994年到1999年的六年中进行的有确定器官的来源的18,500个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六年中会产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数量。这意味着2000年至2005年这六年间进行的41,500个器官移植,无法解释这些供体源自何处。”

综合各方面的调查结果,中共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和器官黑中介配合,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军事化活摘贩卖器官的一条龙“按需杀人”产业,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大量的取证和知情人的爆料都将这个罪行的幕后指向了前中共党魁,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他已经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王斌在劳教所被警察残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明慧网)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王斌在劳教所被警察残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明慧网)

江泽民亲自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13年8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曝光的2006年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录音相印证,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泽民直接下令的。

2013年11月5日,凤凰周刊发表了一篇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披露,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体器官库——事先验好血型和做好相关资料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在市场上获得器官“需求”之后,这些活体器官供应者就被送入“医院”(屠宰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器官市场上“随叫随到”的超短的等候时间。

2014年10月21日,国际追查发布调查报告,前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梁光烈于2012年5月4日至10日访美期间在电话调查录音中承认,中共中央军委开会讨论过军队关押法轮功学员及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由总后勤部负责此事。

2014年9月,国际追查公布报告,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一事回答调查员的问话时,白书忠承认是江泽民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2015年两会期间,黄洁夫揭露“死囚器官”移植形成利益链变得肮脏,并表示这里面的秘密说不清道不明,周永康落马才打破这种利益链。也从侧面证实了活摘的指控。

中共迫害政策延伸到普通民众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性决定了其必定要撕开中国法律的口子,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是要以摧毁中国法制为代价,否则迫害一天也执行不下去。

一位前中共官员曾经做过这样的描述:“中国共产党八十年来形成了一套严密的制度,通过五十年的专政,早已转化和融化成为‘依法治国’的得心应手的工具。”“世界上没有一个政权能够像它那样在使用国家机器控制和镇压自己的人民方面不受任何约束。”

很多法官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抗辩竟公开在法庭上宣称“不要跟我讲法律”。司法部门阻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遭遇打压,中国法律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践踏,政府变成了公开的对善良民众的国家恐怖主义犯罪实施者,这种针对法轮功学员公权大肆扩张、胡作非为的风气也蔓延和变成了欺压其他维权人士、律师、上访民众、异见人士和社会大众的迫害,一发不可收拾。

其中包括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产业链,也蔓延到了其他民众,武汉地下“贩肾”产业链、江西南昌“圈养活人”卖肾案、山西6岁孩童小斌斌被掳并被挖眼、抢角膜等,都是迫害法轮功后的延伸。这些案例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对法轮功的迫害让更多中国人成为迫害的受害者。

2013年8月,山西六岁男童小斌斌被残忍挖去双眼,眼角膜被盗,引爆巨大的社会反响,他在医院醒来的第一句话“天怎么还不亮”被大陆民众称为“2013年最心酸的一句话”。此案引发民众开始关注中国盗卖人体器官的黑幕(网络图片)
2013年8月,山西6岁男童小斌斌被残忍挖去双眼、眼角膜被盗,引爆巨大的社会反响。他在医院醒来的第一句话“天怎么还不亮”被大陆民众称为“2013年最心酸的一句话”。此案引发民众开始关注中国盗卖人体器官的黑幕。(网络图片)

迫害直接波及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数亿人,这是一个数量庞大的人群,使得整个社会处于不安稳状态,对“真、善、忍”的打压也使社会道德走向堕落。

大纪元特稿《依法治国 绕不过法轮功受迫害问题》一文中说,中共绑架了整部国家机器,把国家的重心都压在了镇压法轮功上,平均每年动用相当于中国国民经济四分之一的社会综合资源,直接迫害了几亿中国主流民众,波及到了各行各业。迫害把法律变成了一纸空文,把法官和检察官变成了法律的破坏者,法律被糟蹋的现象无处不在,甚至法律的守护者——律师,也成了被迫害的对象。高智晟律师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法治的涵盖面是全方位的,它要求公平公正保护每一个团体的合法权益。当一亿法轮功学员的正信被镇压,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还在遭受惨烈的肉体和精神的摧残时,中共一切所谓“法治”的口号都被砸得粉碎。只要这场迫害还存在,中国的法律就不会有任何的尊严与诚信。想不解决法轮功问题来谈法治,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空谈。#

点击法轮功历程系列(下)反迫害诉江大潮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0-25 3: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