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亲历抗日及国共战争者徐枕揭中共邪恶本质

人气: 39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在对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之际,曾参与过对日抗战及国共战争诸多战役的国军退役上校徐枕出版新书。一生戎马经历极富传奇色彩的他,曾著有《抗战史话》、《阿毛从军记》等书,揭露中共“假抗日”窃取胜利果实,助世人了解历史史实。

国军对日艰苦八年抗战

1922年出生的浙江镇海人徐枕,早在小学四年级作文题目“我最悲痛的事”中,就写出心声是日本强占东北,立志要去光复台湾,收回东北。1943年徐枕从黄埔军校毕业,分配第一军七十八师二三三团服役,曾参加豫西灵室及西峡口等诸多战役,与暴日周旋。他表示,“那时跟日本人进行接战,打的时候我们伤亡很大。”

日本人曾说中日战争时,日本人不怕死,但中国人却连死是什么都不知道,徐枕回忆国军对付日本的战车,确实在这样的作战精神下,“日本战车来,我们子弹打过去像雨一样的没有用,只有人把手榴弹绑在身上躺在地上,让战车碾过去爆炸,用身体来抵抗。”

1947年8月7日,蒋公飞临延安巡视,亲往指示剿共军事。照片为8月8日蒋公与国军将领胡宗南、盛文、董钊、刘戡等在延安中共盘踞之窑洞前合影。(中正纪念堂)。(钟元翻摄/大纪元)
1947年8月7日,蒋公飞临延安巡视,亲往指示剿共军事。照片为8月8日蒋公与国军将领胡宗南、盛文、董钊、刘戡等在延安中共盘踞之窑洞前合影。(中正纪念堂)。(钟元翻摄/大纪元)

共产党包藏祸心夺取政权

共产党自1935年经国民政府五次围剿后,困踞陕北。徐枕表示,1937年1月时,苏联第三国际派主席毕特洛斯偕陈绍禹飞抵延安,带有密令,成为共产党策略运用的方针,也是在抗战发生后,共产党对国民政府低姿态的根本原因,表面上高喊抗日,内部则大行其叛国阴谋。

徐枕表示,当国军正策划着第六次剿共时,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接着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爆发后,使共产党有起死回生之机。他提到,8月12日共产党内部颁发了“关于抗战中地方工作原则”:

一、利用一切旧政权的武装形式为民团、保安队、壮丁队、义勇军等,实行组织民众,武装民众,并取得其中的指导地位。

二、共产党员以积极抗日分子之面目,参加政府与军队,并取得其中的领导地位。三、共产党员在任何时候,任何场所,都不能放弃与各党各派的斗争。四、用一切方法争取党的公开或半公开,但同时应该巩固和扩大党的秘密组织。

他表示,1937年9月20日共产党遵照共产国际指示,发表共赴国难宣言,但共产党以欺骗人民起家,这种宣言都明知其实是冠冕堂皇美丽的谎言,但人们都存在一种宁信其真不信其假的心理,寄以厚望。共产党置抗日神圣使命于不顾,其执行手段,假藉服从三民主义、抗日、民主、进步、团结、国共合作、革命、反内战、反对分裂、统一战线等等口号以为宣传,制造谣言,眩惑人心。

曾参与过对日抗战及国共战争诸多战役的国军退役上校徐枕,一生戎马经历极富传奇色彩,他曾著有《抗战史话》、《阿毛从军记》等书.(希望之声)
曾参与过对日抗战及国共战争诸多战役的国军退役上校徐枕,一生戎马经历极富传奇色彩,他曾著有《抗战史话》、《阿毛从军记》等书.(希望之声)

“以各个击破的方式”,他表示,共产党迫害国民政府威信,暗袭国军,并灭地方游击队,摧毁地方政府,减弱国军战力。自秘密变为公开后,其宣传活动大肆扩展,如新华日报、群众杂志、解放周刊,以及生活书店的出版物,风行各地,社会上一般文艺作家,为其吸引利用,极力宣扬共产主义的毒素。

徐枕表示,第八路军以参加抗战为名,由陕西进入山西,对战区长官的命令从不遵守,所经之地,金银粮食全被搜刮一空,一年之内仅山西一省的劫掠,便在银元一亿元以上。强迫陕甘宁区农民普种鸦片,统收统销,推销毒品所得暴利及国民政府拨发的八路军经费,悉数充作扩军及宣传之用。

1945年,日本要求维持天皇最高统治权的体制下,接受波茨坦宣言而投降,国军历经八年的苦难岁月,最后胜利终于到来,也让徐枕完成了从军的心愿。当时蒋委员长透过中央广播电台向全国广播,声调颤抖,抑不住内心的欢悦。这篇演说稿是他自己亲手所拟,由于“不念旧恶”、“与人为善”,儒家仁义文化,后人称之为“以德报怨”的宣言,也为尔后处理受降的基本信念。

蒋中正与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时的合影。(网路图片)
蒋中正与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时的合影。(网路图片)

共产党蛇蝎本质

徐枕强调:“中共政权来自日本侵华战争,中共统治大陆,是人类最不幸的事。”大陆有政治宣传,称八年抗日战争为共军所打,国民党军队并未抗日,并云国民党军队一部逃往重庆,一部由汪兆铭率领向日本投降,且将今日留在大陆将领所统率之部队,谎称皆受共产党所指挥对日作战。他忧心,“共产党以政治宣传捏造抗战史实,大陆人被误导对抗战历史的真实认知。”

徐枕表示:“共产党以唯物主义为中心,不把人当人没有人性,样样都要讲我好,我怎么样,一切要欺骗,讲过的话不算。”这与中国人民族性不一样,我们讲对别人要谦虚一点,讲伦理道德、讲菩萨报应。“中共不相信神,也不相信鬼,挑动人与人之间斗争,这是共产党最基本的思想。”

他在《阿毛从军记》中提到,共产党使用的是苏联辞典字义,不是中华民族传下来的文化,例如:国家是暴力使人民屈服的团体;人民是共产党的简称,共产党的决定叫做人民的决定;民主实际是由共产党作主;自由是共产党拥有绝对的权力不必顾虑法律;敌人是违反共产党思想的人;斗争是杀死敌人的方法,它的宣传口号具备十足的欺骗性。

《阿毛从军记》中他写到,国共抗战时回家过新年,他对所有来访的亲戚故旧,声嘶力竭舌枯唇烂的讲,共产党丧心病狂的残暴手段,但引来的总是别人的反感,每次总是争辩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不了解共产党的他们认为:“总是人吗?怎么能说他们没有人性”。但等他们大彻大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

《九评共产党》十周年纪念版 。(博大出版社提供)
《九评共产党》十周年纪念版 。(博大出版社提供)
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给为祸世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九评共产党》发表至今已经10年,造成中国人的退党大潮,目前已有超过2亿零963万人退出共产党团队组织。(大纪元图库)
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给为祸世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九评共产党》发表至今已经10年,造成中国人的退党大潮,目前已有超过2亿零963万人退出共产党团队组织。(大纪元图库)

共产党罪恶滔天

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给为祸世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九评共产党》发表至今已经10年,造成中国人的退党大潮,目前已有超过2亿零963万人退出共产党团队组织。

徐枕曾阅读过《九评共产党》所有内容,他见证内容的真实性。他谈到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中,大饥荒一节提到的人吃人事件。他说:“共产党这东西你不是亲身经过,你要靠自己讲出来,讲不出来的,从六四逃出来的人到美国都在写东西,尤其是写大饥荒时人吃人的事情,共产党否认不了这些东西,这书他们都有送给我。”

徐枕随国军来台湾后,于1984年在香港与他哥哥见了面,他哥哥谈到好几次有机会逃离大陆,但担心亲老、妻弱、子幼,难以生存而留了下来,这个选择使他历经了斗争资本家被关进监狱、变私营为公营、思想改造、劳动改造、大跃进炼钢、文化大革命、抄家的悲惨遭遇。

“共产党把我哥哥总经理、董事长摔到地板上,要叫学徒不识字的去领总经理薪水”,徐枕说,到了最后资本家商人有钱的都死光、斗争光了,这一批人来领导这个社会,那这个社会怎么不乱,当然穷了,最后是一清二白没有饭吃,所以那时没有狗,没有猫,没有牛通通都吃掉了。

他提到,共产党有严密组织,其内部纪律是绝对服从,对自己同志的残酷,超过了对敌人的处置,因此一进入其圈圈范围之内,如同进入了魔域,很难有机会能够反省脱离。在1947年蒋介石命令夺取延安时,他率先攻入延安追杀毛泽东,但至今徐枕仍然一直感慨未能活捉毛泽东,使共产党持续祸害人类。

“事实上共产党是完全听命于苏联共产国际马克斯主义思想下的一个支部。”徐枕强调,共产党实施阶级斗争、专制集权,使用空前残酷的手段,与中国之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的固有道德,完全脱离了关连。他说,“共产党思想是根据马克斯来的,其哲学思想完成是一个恨”,共产党人他绝不会相信别人,他们只相信自己。他慨叹知识分子,不研究共产党的本质,还替毛泽东举旗呐喊,结果下场都很惨。

徐枕说,那批自称为共产主义先锋的知识分子:如老舍、田汉、吴晗等人都死得很惨,毛泽东夺取政权后说,革命时期必须利用知识分子摇旗呐喊,现在要长治久安,必需要杀死知识分子才能太平。知识分子都被骂成臭老九,是最低的下等人物,“那时候知识分子看不清楚,当年看清楚聪明的人,都跑到台湾来了”。

2015年7月20日台湾法轮功反迫害活动在总统府前凯道举行,部分法轮功学员约5千人参加活动,其中3千人集体炼功,2千人则在热闹的台北市区参加诉江大游行。﹝王嘉益/大纪元﹞
2015年7月20日台湾法轮功反迫害活动在总统府前凯道举行,部分法轮功学员约5千人参加活动,其中3千人集体炼功,2千人则在热闹的台北市区参加诉江大游行。﹝王嘉益/大纪元﹞

共产党打压不了 法轮功只会在世界愈传愈广

对于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问题,徐枕认为,法轮功是安定身心的好功法,在政治上不干涉,而且中共打压不了法轮功的传播,“法轮功只会在世界愈传愈广”。他说:“共产党也有很多干部参加法轮功的,这个实在是一个最好安定身心的功法”。他说,法轮功讲神性,但中共害怕民心会变,民心一变得雪亮了的话,共产党就不能存在,民心只能够变得兽性,“共产党是野兽一样的”。

台湾部分法轮功学员2015年7月18日晚间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举行烛光悼念会─悼念被中共迫 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唐宾/大纪元)
台湾部分法轮功学员2015年7月18日晚间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举行烛光悼念会─悼念被中共迫 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唐宾/大纪元)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1999年发起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活摘器官、酷刑虐杀,伤亡人数达百万。这场堪称“21世纪规模最大的人权灾难”,遭到国际上不断谴责。台湾民众也大力声援这场诉江大潮。短短半个月,全台已有65,612名民众联署“举报”江泽民罪行,人数不断增加并将要寄往中国两高(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揭露江泽民罪行,要求将江送上审判台。

7月18日晚间,台湾部分法轮功学员约5千人,齐聚在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举办记者会和烛光悼念会,呼吁台湾民众刑事举报江泽民,将其绳之以法,立即结束中共长达16年之久的迫害。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