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有警示意义的梦(52)

作者:照远

(Fotolia)

    人气: 123
【字号】    
   标签: tags:

例证十二:相传唐代有个姓淳于名棼的人,嗜酒任性,不拘小节。一天适逢生日,他在门前大槐树下摆宴和朋友饮酒作乐,喝得烂醉,被友人扶到廊下小睡,迷迷糊糊仿佛有两个紫衣使者请他上车,马车朝大槐树下一个树洞驰去。

但见洞中晴天丽日,另有世界。车行数十里,行人不绝于途,景色繁华,前方朱门悬著金匾,上书“大槐安国”,有丞相出门相迎,告称国君愿将公主许配,招他为驸马。淳于棼十分惶恐,不觉已成婚礼,与金枝公主结亲,并被委任“南柯郡太守”。

淳于棼到任后勤政爱民,把南柯郡治理得井井有条,前后二十年,上获君王器重,下得百姓拥戴。这时他已有五子二女,官位显赫,家庭美满,万分得意。

不料檀萝国突然入侵,淳于棼率兵拒敌,屡战屡败;金枝公主又不幸病故。淳于棼连遭不测,辞去太守职务,扶柩回京,从此失去国君宠信。他心中悒悒不乐,君王准他回故里探亲,仍由两名紫衣使者送行。

车出洞穴,家乡山川依旧。淳于棼返回家中,只见自己身子睡在廊下,不由吓了一跳,惊醒过来,眼前仆人正在打扫院子,两位友人在一旁洗脚,落日余晖还留在墙上,而梦中经历好像已经整整过了一辈子。

淳于棼把梦境告诉众人,大家感到十分惊奇,一齐寻到大槐树下,果然掘出个很大的蚂蚁洞,旁有孔道通向南枝,另有小蚁穴一个。梦中“南柯郡”、“槐安国”,其实原来如此!

例证十三:青年卢生,旅途经过邯郸,住在一家客店里。道士吕翁也住在这家客店里,卢生同吕翁谈话之间,连连怨叹自己穷困的境况。吕翁便从行李中取出一个枕头来,对卢生说:“你枕着这个枕头睡,就可以获得荣华富贵。”这时,店主人正在煮饭(黄色的小米饭),离开饭时间尚早,卢生就枕着这个枕头,先睡一会。不想一躺下去立刻做起梦来。

在梦里,他娶了清河崔府里一位高贵而美丽的小姐,生活阔绰,十分体面。第二年,又考中“进士”,后来步步高升,做官一直做到“节度使”、“御史大夫”,还当了十年“宰相”,后来以受封为“燕国公”。五个儿子,都和名门望族对了亲,而且也都做了大官,一共有十几个孙子,个个都聪明出众。真是子孙满堂,福禄齐全。他一直活到八十多岁才寿终正寝。

卢生从梦中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客店里,又看到吕翁也在自己身边,店主人蒸著的黄粱米饭尚未做熟呢,用手触摸周围的东西时也都依然如故,这才顿然醒悟道:“这不是做了一场梦!”吕翁笑着说:“人世间的事.也跟你梦里的情况一个样呀!”卢生点头称是。他沉思好长时间之后,向吕翁致谢道:“人生在世,宠辱之际遇,得失之道理,生死之感情,通过这场梦,我算全都知道了。这就是先生不让我胡思乱想的原因,晚生岂敢不接受您的教诲!”说罢,再拜而去。

例证十四:章太炎是清末民初思想家、著名学者。章太炎先生去世后,朱镜宙(章太炎女婿,财经学家)在整理章太炎遗著时发现了一封答宗仰上人的信,记录了他每天到冥府做阎王的事情,朱镜宙后来根据此写了一篇文章《袁世凯想做皇帝,章大炎怕做阎王》,文章大意是说,1914年12月初,章太炎出狱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觉,梦见两个小鬼抬着一顶轿子,说东岳大帝请他,他就上了轿。这两个小鬼像飞行一样,没多久就到了东岳大帝哪儿。

中国大陆有五岳,东岳管五个省(江苏的都城隍只管一个省),可见这是大鬼王。东岳大帝聘请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现在的秘书长。但是他是活人,于是请他晚上上班,天亮时就送他回来。每天都去上班,所以他知道很多阴曹地府的事,没事就跟朋友们聊天,谈谈昨天晚上办了些什么事。

他说中国、外国都有阴间,但是阴间的言语相通,没有隔阂,生活状况跟人间差不多。但是不见阳光,天永远是灰濛濛的,好像永远是阴天浓雾的样子。

他当东岳大帝的判官,地位很高,有待遇,也有饮食,但没有用处,因为他是活人。有一次他忽然想到,地狱里的炮烙刑法太残忍,可不可以废除?东岳大帝听了笑笑,就叫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给他看,他却看不到。他是学佛的,于是恍然大悟,地狱乃贪嗔痴变化所现,就如《地藏经》所说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萨,即使地狱在你面前也见不到。他才晓得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而是地狱种种刑罚都是自己业力变现出来的。

明白此理后,恶的习气不能不改,要是不改,将来就变这个境界。人间的牢狱、种种体罚是人造的,地狱里的不是人造的,不是阎罗王造的,是自作自受,自己造的,阎罗王也无可奈何。

除星期天晚上外,其余每晚都夜梦做阎王,后来章先生十分厌烦,曾写请假书焚烧,但还是不起作用,梦还是照作,到写信时,已持续了四个多月。(摘录自网络文章《地狱由心造:国学大师章太炎连续四个月做梦当阎王》,讲述人:章太炎女婿朱镜宙,作者:王圣强)(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洪伟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