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政法委黑幕:“610”秘密机构内幕 (中)

人气: 565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6月10日讯】从2015年5月开始至今,在超过20多万中国民众递交给中共最高法院和检查院,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一个陌生的神秘组织“610”反复走入人们的视线。

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共官员与中共决裂,以及高层博弈中中南海开始将隐秘机构“610”抛出,有关“610”的内幕也在迅速被揭开。

“610”是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尽管中共保密和封锁消息,通过公开的资料也可以看出,被外界认为类似“盖世太保”的从中央到地方严密而独立的非法“610”系统遍及中国所有角落,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对法轮功迫害的广度和系统性。

接上文:中共政法委黑幕:“610”秘密机构内幕(上)

江泽民操控“610”迫害法轮功倾尽国力、人力,从以下几个例子中,可以看到“610”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

一、“610”利用舆论、文化、教育散布谎言制造仇恨

在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之初,江泽民要求,针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迅速搞出一个材料,“包括发生精神分裂、跳楼自杀、有病不吃药而使病情恶化甚至死亡等突出事例”。是给当时全国媒体诬蔑性的宣传导向做出的指令。这些根据需要制造出来的“案例”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媒体宣传的主要内容。

李东生等“610”头目令CCTV和新华社联手于2001年1月23日阴谋策划了一场嫁祸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后,又连续制做嫁祸法轮功的“傅义彬京城杀人案”;“浙江毒杀乞丐案”等系列恶性血案妖魔化法轮功,煽动起整个社会、全民敌视法轮功,引起了极其负面的社会反响。

自焚发生后一个月的2月27日,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负责人刘京首次接受中外记者采访。

在全国“610”机构的操控下,中国2,000多种报纸;9,000多种期刊杂志;1960余家广播电台、电视台、广播电视台跟进铺天盖地的宣传这些污蔑谎言。这些诽谤同时通过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大使馆等机构,迅速传播到全世界所有国家。这些铺天盖地的仇恨宣传也被中共在互联网广泛转载。

仅头半年时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诽谤文章达30多万篇(次)以上。长期以来《焦点访谈》在收视率最高的黄金时段大量播出反法轮功节目,从1999年7月到2005年中,诽谤播出102集反法轮功节目。

中共投入大量资金、人力、物力组织各种影视文艺团体编造上演诋毁法轮功的剧目;拍摄诽谤法轮功的电影、电视剧;编排各类戏曲剧目;其中仅污蔑法轮功的影视片有37部以上。

上海市“文联艺术团和反X教协会合作创编了反X教沪剧《情归中秋》,已演出50场,观众四万余人。南汇区创编一台反×教文艺节目,到乡镇巡演25场。奉贤区举办为期一月的大型广场反X教宣传文艺演出,使五万多观众受谎言宣传。

在全国“610”机构的策动下,全国上下铺天盖地的污蔑法轮功的各类宣传品。“各区县防X办培训基层干部28,000人次,发放反邪教文字宣传材料267万份、宣传画20万张、书籍23,000册、宣讲材料15,000份、各类物品12,000件,同时还在各电视台、报刊以广告形式进行宣传和发布新闻稿。

在迫害的头3年,江泽民指令“610”系统操作全国,下大力气组织全国媒体和文化界、科技界、教育界、宗教界搞反法轮功的所谓战略研究,编写捏造诋毁法轮功的书籍、刊物、漫画各类宣传品等,甚至编写毒害中小学生的教材。

中共还把污蔑法轮功理论、战略研究纳入国家立项,占用国家科研基金或由国家单独拨款运作,进行深层次、多层面的反法轮功理论课题研究。一些反法轮功的论文都是被列入国家科研基金项下的科研规划课题。从2001年起,四川省委省政府每年拨给四川省社会科学院100万元重大课题研究经费,资助该院进行反法轮功课题研究。

同时,“610”办公室剥夺全体国民的知情权,不仅报纸、电台、电视一律封锁法轮功的真实消息,还设置网络警察,封闭国外网站,封锁法轮功洪传世界等所有信息。

二、“610”推动文革式群众运动与邪恶“株连连坐”

江泽民集团通过“610”权力系统,直接把迫害法轮功有计划有系统的一次次推向全国,搞成全国、全民性的文革式的群众运动。

2001年7月15日,由中共中央、国务院“610”办等六部委联合举办的反法轮功大型展览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展出。各地“610”组织全国20多个省市三十五万多名各界人士参观,还向全国推广。

2001年2月6日,在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王茂林、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周强、赵勇等的指挥下,联合全国各地青少年、联合全国一百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开展反对法轮功的宣传活动。他们在街头、社区,展示诽谤诋毁法轮功专题宣传橱窗、张贴挂图、招贴画,发放捏造诽谤宣传资料,播放音、像宣传,进行攻击法轮功的诽谤宣传活动。当天全国各地共张贴宣传画五十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共有八百余万青少年直接参与。

2000年底,“610” 通过“中国邪会”“百万人签名”活动,发起一场大规模的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运动。该活动推入校园,强迫青少年表态参与。天津市23所高校和38所中专,北京师范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上海同济大学、广东、安徽等全国20多个省的各大高校、中小学校都被卷入这场签名运动。

2004年初,“610”在全国范围内又展开了一场所谓“反X教警示教育运动”,在全国各地大规模的培训迫害骨干,实施各种迫害宣传等。这场运动是由中央“610”办公室操控,中组部、中央文明办、教育部、公安部、农业部、团中央和中国科协等八部委共同参与的联合行动。运动涉及范围从城市到农村,从大专院校到中小学校,从机关到街道里弄,从北京上海内地发达地区到偏远的新疆建设兵团。

2007年,由中央至地方“610”办公室统一发起全国范围内逼迫人人表态反对法轮功、胁迫法轮功学员、家属、全国民众签字画押的迫害国民运动,所谓的“家庭拒绝X教承诺卡”运动、简称“承诺卡”运动。全国各政府机关单位、国有垄断企业、大专院校、中小学校等都卷入了“承诺卡”签字运动。

在教育界,针对学生的活动很多,举行反法轮功的系列活动,如发放展板、学校刊出黑板报;组织学生观看电影、录像资料和图片展览;签名、征文比赛、演讲及知识竞赛;图片展、书画展、科普展、宣传专栏以及主题班会;组织学生上街宣传、散发VCD光盘、传单等。

“610”办公室还规定了“株连家庭、单位基层连坐、社会联保制”等,把迫害法轮功“业绩”与法轮功学员所在地区、单位、街道官员、同事的升迁、奖、惩等个人利益挂钩。这种奖、惩挂钩也叫“基层连坐法”,是严酷的株连手段,它广泛的煽动社会仇恨,强制全国党政军各级机关、各级官员、各个行业、社会各领域全面参与迫害,制造仇恨与对立,利诱胁迫全民认同甚至参与迫害,形成了一场全民运动。

上海“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转发市防X办的《关于本市深入开展平安建设的意见》,将反X教纳入平安建设和综合治理,将创建无X教社区列入各级干部的检查考核。

单位基层连坐的政策恐吓用人单位,单位有人坚持炼法轮功或去北京上访,单位领导就要受到处罚,撤职、罚款和影响单位的评选先进、奖金兑现等等;社会采用联保制,凡是派出所管辖区内有法轮功学员上访,派出所干警就要受罚或失去工作,地方政府官员也同样要被罚款甚至被罢免。

2011年7月至12月,“610”办公室又在全国范围内发起第二轮“承诺卡”运动。“610”办公室驱动各地基层官员、党员,公安、政法警察、“中国邪会”会员进入民众家庭骚扰,以利益诱惑、就业、升学、社会福利等许诺手段胁迫民众签字。此次被卷入该运动的家庭达90%以上。

而株连家庭政策以恐吓、煽动家人围剿,父母修炼、子女下岗或中断学业;子女修炼、父母下岗,停发退休工资,以影响升学仕途挑拨父母与子女关系;等等煽动家庭仇恨、亲友施压、拆散无数家庭。无数法轮功学员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孩子失学被歧视、流落街头,老人孤苦无助、衣食无著。

三、“610”操控的、不受任何机构监督的黑监狱

为逼迫法轮功群体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转化”很快成为了“610办公室”业务的主要目标,“610办公室”对洗脑转化从理论到形式、操作方法、实施步骤、手段效果、到暴力转化,都有详尽、严密的组织手段和步骤。其中“洗脑班” 是一个重要迫害场所。

“洗脑班”实际上是由“610”全权管辖操控的超越国家法律程序之外的非法监狱;“洗脑班”全部被美化成“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关爱教育中心”等。“洗脑班”遍布全国的数量和密度远高于监狱、劳教所和精神病院。

“洗脑班”举办单位从中央到地方,全国上下各行各业无所不有。“610”、教转组给各地洗脑班下指标,抓多少人、办多少班次、转化率都有规定;绑架谁、关多久、怎么摧残、用什么酷刑虐杀,完全不受约束。

2001年1月12日,常德市临澧县望城乡宋玉村法轮功学员欧克顺(男,1962年生),被临澧县警察非法劫持到设在常德市戒毒所的洗脑班。 常德市“610办公室”、政法委工作组强迫欧克顺等多名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610”工作组将欧克顺与吸毒犯关押在一起,唆使纵容吸毒犯毒打折磨他。8 天后,2001年元月20日上午,欧克顺被毒打折磨后,口吐鲜血在痛苦中死在常德市戒毒所。为了掩盖迫害致死真相,在死者家属未到齐全的情况下, “610”工作组强令将欧克顺遗体在常德火化。

据知情者透露,迫害初期,洗脑班等机构明目张胆地强行给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很快能将人致疯致死;后来迫于外界舆论压力,这些机构开始采用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饮水里、或借口给治病暗中投放慢性毒药,等到把人放出数天、数月甚至数年后药性发作,将人致疯致死,手段更加隐蔽。

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公安局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是2010年4月建立的,位于同江市境内的建三江青龙山上,这个洗脑班主任是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也是当地“610”头目。2014年3月29日以前,律师与法轮功学员家属曾不止一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进行交涉,要求放人。3月21日,四位 律师与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是建三江政法委“610”下达的命令,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指挥,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具体抓人的。黑龙江省建三江公安局绑架律师及法轮功学员一事在海内外造成巨大影响。

全国洗脑班的共同特征是,被办班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是被抓捕或绑架或欺骗、被强制关进洗脑班;被强制失去人身自由;“洗脑班”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洗脑班”不属于任何政府部门、执法机构、社会团体;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或起码的党政文件确认其性质及合法性;洗脑班都不经登记注册,不受任何机构监督;不管法律内、法律外,任何单位都可以随意传唤、拘禁、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无论是警察、工作人员、包括政府官员、有没有执法者的权力,都可任意虐待和施行各种精神和肉体酷刑迫害,甚至打伤、打残、打死法轮功学员而不负任何责任。

十多年来,被中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数至少在千万人次以上。

在“610”的操控下,从司法部门的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延伸到戒毒所、收容所、精神病院、医院、洗脑班、“610”黑监狱、政府部门各省市驻京办事处都成为迫害法轮功的场所。

四、“610”执行的经济掠夺灭绝政策

对法轮功群体, “610”办公室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

经济上截断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群体的罪恶手段之一,它们有一句话:“就是叫你们家破人亡”。

经济迫害大致包括撤职、开除公职、下岗或提前退休;停发、扣发工资和退休金;非法高额罚款、敲诈勒索;开除学籍、社会拒绝法轮功学员求职;非法高额罚款、敲诈勒索;搞垮学员家族企业、强霸财产和土地;烧、毁房屋、没收住房;入室打、砸、抢、抄光;拒办最低生活保险金、拒办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找不到工作)、拒绝户口迁移等。经济迫害致使数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陷入经济窘况甚至绝境,丧失最起码的生活来源、生存空间,使大范围的法轮功学员住无房、老无所养、幼无所依、流离失所甚至家破人亡。

法轮功学员王纪平,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麻醉系,任佳木斯市驻军224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1999年迫害发生后,他多次被“610”绑架。 2006年12月,王纪平因迫害病重被劳教所放回家。不久,王纪平被部队强制复员,断了经济来源,同时没收了他的住房,2009年2月王纪平含冤离世。

此外,“610”从高额罚款发展到后来的明目张胆直接抄家抢劫。如在明慧网上搜索“河南抄家”法轮功,竟搜索出2800多条,还仅仅是一部分。它们什么都抢、什么都要:现金、存折、电脑、电视、打印机、VCD、DVD、车辆、书籍、鸡鸭牛狗、粮食等等。

从曝光出来的案例看,几乎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被勒索罚款的经历,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掠夺从几千、几万到数十万元,有的被罚百万元以上。

如,郑州市法轮功学员杨金翰从劳教所被放出来后,“610”人员就不断骚扰其家人。2010年,杨的家人被桐柏路派出所扣押,逼其交出杨金翰,否则不放人。最后,桐柏路派出勒索到手50万元,才将杨的家人放回。

(待续)
责任编辑:万青

评论
2016-06-11 2: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