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百男何愦愦 不如一缇萦

作者:柳笛

缇萦向皇帝递交救父请愿书,着实需要相当勇气和智慧。(素素/大纪元)

  人气: 227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7月31日讯】一缕轻纱,丹黄明艳,你是我缠绕指尖的牵念。

千年流转,幽思成堆,我翻开史册,寻寻觅觅,邂逅你的芳踪。在那个神迹遗落的西汉之始,在“我生之初尚无为”的清平年代,我读到“缇萦”二字,宛如看到一幅错彩镂金的工笔小品,纤巧绵密,正如你花样年华里,那一段传奇的人生。

《左传》有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淳于意,西汉齐地的太仓令,他的一生,成也医道,败也医道。早年,他拜于神医阳庆门下。阳庆医术通天,可惜却无子嗣,就把徒弟当作唯一的传人倾囊相授。三年之后,淳于意学成出山,看诊号脉,立时便能预决生死,药到病除,达到神乎其神的程度。但神医也有致命的缺点,正如才华横溢的书生都有些恃才傲物的狷介气质一样,淳于意也是个性情古怪、逍遥人间的任涎放达之辈。比如齐地某御史请他看病,他诊脉之后却拒绝医治。原因是此人因贪酒导致头痛症,病发于肠胃之间,五日当肿胀,八日便身亡。此乃不治之症,救他何益?果然,此御史在第八天因呕脓而死。再者,他医名动天下,求医问药之徒,日渐增多,而这位神医偏喜欢云游四海,行踪不定,想见他一面,却是难上加难。

求而不得,患者及其家人怨气渐增,他在世人口中亦是诋毁不断。都说“医者父母心”,淳于意动不动见死不救,形迹飘忽,几乎成了行止不断、冷酷无情的恶人。民怨积累久了,终于给淳于意带来祸祟。文帝十三年,有个达官显贵告到官府,说他借医欺人,藐视生命。官官相护,神医就稀里糊涂地被判了肉刑,按西汉律法将被押送到京城长安受刑。

淳于意医术过人,却不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为人处事不懂得低调收敛,最终为自己的任性行为付出代价。可怜他空有一双慧眼,两只妙手,断他人死生,解苍生疾苦,却无法为自己砌一条活路,造一座生门。

肉刑从远古的夏朝就已经出现,到了春秋时期更为普遍,是当时残害肉体的一种极为残忍的刑罚,主要有墨、劓、剕、宫、大辟等。有许多史上知名人士被处以肉刑,以致终身抱憾。押解上京的那一天,淳于意镣铐在身,锁在窄小的囚车里。晨风较平常格外的凛冽,铁索的寒意似乎要沁透淳于意的肌骨。想到前路是身心摧残的无尽痛苦,他只感到无限悲愤。在场的还有他的五个女儿为他送别,女孩们哭得泣涕零如雨,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平日里潇洒人间也就罢了,最起码知道他是四体康健、性命无忧的。而如今,一道诏令颁下,父亲平白无故蒙受冤屈,判以极刑,这不是要拆散原本美满的家庭吗?

“生女不生男,关键时刻没有一个管用的。”看到女儿们梨花带雨的模样,淳于意又是心疼,又是自伤,一跺脚,不经意发出这么一句感慨来。

角落里那个形貌尚小的女孩悄悄止住了哭声,陷入了沉思。原来在父亲心中,五个女孩的份量也比不上一个儿子重要。这也怨不得父亲重男轻女,自古以来无论家事、国事、天下事,哪一桩不是男子在掌控?女儿家都以“三从四德”为典范,时时处处谦卑柔顺,视男子为尊、为天。一旦有谁妄想主一事甚至主一国,就被天下人冠以“牝鸡司晨”的罪名。若家里真有个兄弟,此时定会与父亲出谋划策,商讨怎样减轻刑法、躲过灾祸。可惜自己和姐姐们被感情冲昏了理智,只知道哭泣,实际却帮不上什么忙。

现如今家里无人主持大局,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父亲含冤受苦?她想起父亲为她取的名——缇萦,取其丝帛缭绕之意。绚丽繁复的红黄相间之色,温柔如水,满目缭乱,像一出风情万种的独舞。这般的唯美姿态,也寄予了父亲对她的美好祝愿。他希望自己也像这华丽的锦绣一般,在人间跳出一段震古铄今的舞蹈。

他是把女儿当作儿子看待的。

小小缇萦,不负父亲之望,暗暗萌生一个看似不可为的想法。她向家里的姐姐们辞别,嘱咐她们安心在家,等她和父亲的消息。

于是,她伴随父亲走了一段艰难的囚徒之旅。

这一路,遭尽路人的白眼,听尽衙役的呵斥,还要忍受餐风露宿的苦楚。缇萦庆幸,幸好自己坚持来陪父上京,父亲闲云野鹤、放任不羁惯了,即使愿忍受舟车劳顿的疲劳,只怕也熬不住这莫大的精神压力。淳于意是当世闻名的神医,平素最是骄傲的,只有别人求他的份儿,现在处境倒转,怎么能接受这平白无故的委屈呢?

缇萦小心翼翼服侍老父,端茶递水,跑前跑后,以最大努力尽着为人子女的孝道。在人前,她对押送官差好言告求,请他们多多照拂;面对世人的冷言冷语或幸灾乐祸,她就耐心地告诉他们,父亲如何蒙冤。在人后,她便时刻关注淳于意的情绪变化,乖巧地说些话宽慰他的心。

这一路,父女俩体验了从未有过的患难与共,淳于意看在眼里,对女儿的所作所为又是欣慰,又是愧疚。一想到进了京城,还是免不了酷刑加身,还要让女儿亲眼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白白增加她的负担,这又是何苦?

缇萦看出父亲的心思,一如既往地宽慰他:事情还未发生,一切尚有转机。她当然知道,父亲只当作哄自己的空话,她没有把真正的计划说出来,因为这件事成与不成,只怕也要天意成全,只有凭借自己的赤诚孝心感动神灵,才有可能真正帮到父亲。

父亲收押在监牢时,缇萦借来笔墨绢帛,对着莹莹烛火,写下感人至深的一段话:

“妾父为吏,齐中皆称廉平,今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虽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也。妾愿入身为官婢,以赎父罪,使得自新。”

这是一封上达天听的请愿书,京城官吏有感于缇萦的孝心和淳于意的冤情,都暗中帮助她,让当朝天子——汉文帝及时看到了这封发自肺腑的小女子的心声。在文帝出巡体察民情的路途中,一个瘦小的女孩从两侧跪拜的百姓队伍中跳出来,跪于马前,拦住行进的车队。在皇家车马辚辚的威仪前,缇萦就像纤弱的绸带一般,随时都会被风儿卷走。随行的侍卫可怜她的身世,向文帝转达她求见的意愿。

缇萦匍匐在地,不敢直视天子的尊容,仅把字斟句酌、多次删改的请愿书举过头顶,恭敬地呈交陛下。

她在书上说,父亲淳于意做官时,地方都称赞他廉洁公正,如今却受不白之冤,即将遭受残酷的肉刑。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刑法加身也不能再复原,即使犯人想要洗心革面,也再没有办法了。她愿意一生为婢,抵消父亲的罪过,让他有重新做人的机会。

汉人重孝道,西汉之初就定下了“以孝治天下”的治国理念。汉文帝本身也是仁慈孝顺的明君,每日早晚,他都定时向母后薄太后请安,也从不违逆母亲的话。有一次薄太后卧病在床,浑身动弹不得,文帝除却国事之外,便如普通人家的儿子一般,时刻守在母亲身旁。给薄太后送来的药物,他一定要先尝过,确定不会太烫、太苦、药性不会太强后,才放心给母亲服用。这种孝行持续三年,薄太后的病情终于好转,臣子们皆言是文帝的悉心照料感动上苍。此后,臣民对文帝更加尊重爱戴,一时间,全国上下以孝顺父母为荣。

这样一位孝子,看到这封字字泣血的书信,如何能不感动?

文帝抬手示意,近侍官拜于前,小心记下了天子的旨意:

“盖闻有虞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戮,而民不犯,何其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五,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朕德薄而教之不明欤?吾甚自愧。夫训道不纯,而愚民陷焉。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已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其道无繇。朕甚怜之。夫刑者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痛而不德也!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百善孝为先,这位宽厚的皇帝立即免除淳于意的刑罚,同时下了一道改变后世刑罚制度的诏书——废止肉刑。

从此,在文景之治的重大纪事中,缇萦的名字永远地铭刻于史册。她真的做到了,像儿子一样当家作主,成功救下父亲,还家族一个平安。同时,她的孝行义举改写了汉代历史,为文帝的仁义添上厚重的一笔,推动华夏民族向仁爱的道路迈出举足轻重的一步。她也真正实现了父亲的期许,她的行为福泽苍生,功德无量。她的孝心与善行,小则保其家,大则济天下,成为名副其实的孝女,终于像那五彩斑斓的丝缎一般,舞出一个女子最灿烂的风采!

其实,缇萦本无流芳百世的欲求,她只是遵从内心最朴素的声音,保住父亲的平安,她可以直面强权,忘却生死。

这世上,究竟是丈夫勇武为尊,还是女子巧慧为重?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扭转乾坤、解救天下的英雄,不外乎须眉男儿。然在世人的笔墨深处,却常常发出截然不同的感慨。彼黍离离,征尘不绝,有人说,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之子于归,风光大嫁。有人叹,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这些言论,无一不于家族私情、功名利禄相关,仿佛女儿生来就是换取现世安稳的工具。而这世上,还有几位女子,她们并不看重自身性别与美貌的优势,而是站在普世人性的高度,发声行事,做出了连男子都感佩的成就,巾帼英雄当如是。

幸有史家班固,刀笔如椽,咏史而赞:

“三王德弥薄,惟后用肉刑。太仓令有罪,就递长安城。自恨身无子,困急独茕茕。小女痛父言,死者不可生。上书诣阙下,思古歌《鸡鸣》。忧心摧折裂,晨风扬激声。圣汉孝文帝,恻然感至情。百男何愦愦,不如一缇萦!”

责任编辑:思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探视父亲而被非法抓捕,被誉为当代缇萦的23岁河北唐山女大学生卞晓辉日前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陪同她一起探监的表姨陈英华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卞晓辉的律师蒋援民表示不服判决,“肯定要上诉”,法轮功人权代表陈师众则表示该判决“很荒唐”。
  • 几千年来“缇萦救父”的孝义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公元前167年,缇萦的父亲被有权势之人诬陷告发,地方官吏判他有罪,要处肉刑,当时的肉刑有脸上刺字,割去鼻子,砍去左足或右足等形式。缇萦上书汉文帝,为父亲求情,文章情辞恳切,打动了汉文帝,使其废除了残忍的肉刑,缇萦的父亲因此得救。
  • 对于一个独生女儿来讲,父亲意味着什么,我相信任何人,包括那些冷血的,都可以体验得到。
  • 为要求探视被非法监禁的父亲,今年3月,23岁的河北唐山女大学生卞晓辉和陪同她前往的表姐陈英华(父母为加拿大公民)一起遭到当局的非法抓捕。这期间,该案引起大陆微博网民和加拿大政府的强烈关注。
  • 被誉为当代“缇萦救父”唐山女大学生卞晓辉,因为要求探视被监禁的父亲,今年3月和陪同前往的表姐陈英华一起被捕。案件在8月开庭之后,近期将会再度开庭。有律师表示,当局对卞晓辉等人的指控都是污蔑,不过也有辩护律师表示,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有关开庭的通知。
  • 缇萦,一个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孝女,她的尽孝不但让父亲淳于意免于肉刑也让当时汉朝的子民不再受到这种不人道的刑罚。仓公淳于意,是西汉时期唯一见于正史记载的医家。他回答皇帝的诏问所介绍二十五位患者的详细情况,已经成为现存最早见于文献记载的医案。但他因为拒绝为某些权贵看病而被诬告入狱。
  • 缇萦是淳于意的小女儿,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非常伤心,她不想看到自己的父亲变成残废。
  • 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已加焉,或欲改过为善,而道无繇至,朕甚伶之!夫刑至断肢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痛而不德也!岂为民父母之意哉?
  • 大纪元3月4日讯】(中央社记者张声肇纽约三日专电)辽阳工人领袖姚福信和萧云良两人的女儿姚丹和萧宇前往北京准备拜会律师,却在三月三日当地时间凌晨三点多钟,被一大群国安和公安警察从旅馆带走。根据纽约“中国人权”的消息,这两位现代孝女二月二十八日深夜坐火车,于三月一日早晨六点多抵达北京,希望会见姚福信的律师莫少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