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居芬兰原广州女白领控告江泽民

现旅居芬兰的原广州女白领朱洛新与原广州中国银行广卅市分行职员吴志平在6月29日向大陆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分别寄出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控告书。图为,2013年9月,朱洛新夫妇在瑞士日内瓦人权会议期间参加讲真相活动。(朱洛新提供)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近日,旅居芬兰的原广州女白领、法轮功学员朱洛新与丈夫吴志平分别向大陆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信。朱洛新因为坚持信仰曾在中国广州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夫妻分离十一年才在芬兰重逢。

6个至亲修炼法轮功 2人被迫害离世

“这场持续16年的迫害都是江泽民一手发起的,我们必须要控告他!”现旅居芬兰的原广州女白领朱洛新与原广州中国银行广卅市分行职员吴志平在6月29日向大陆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分别寄出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控告书。

吴志平、朱洛新夫妇的至亲中,吴志平的妈妈、阿姨、哥哥、嫂子都是法轮功学员,在这场迫害中,妈妈吴玉娴被非法判刑7年、阿姨吴玉韫被强制送三水洗脑班三次,分别在2006年、2004年被迫害离世,哥哥吴志均曾被判刑8年、嫂子也曾被劳教。

吴志平本人曾被两次15天拘留和被劳教过2年,劳教期间还被连续吊铐在操场篮球架上暴晒4个多月,还被施行过让人极度痛苦的“扎粽”酷刑。

2014年10月,朱洛新参加美国旧金山法轮功活动。(朱洛新提供)
2014年10月,朱洛新参加美国旧金山法轮功活动。(朱洛新提供)

从患皮肤癌等死 到修炼法轮功重获新生

“我曾经是一个等死的人!”朱洛新女士介绍说,她在九十年代曾在广州任日本著名游戏公司任天堂中国总代理的总经理助理和中国著名网络公司搜狐广州分公司筹建办公室主任。她在1992年身患皮肤癌,花光积蓄求医,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全身失去免疫力,医生嘱咐她回家静度余生。

1994年12月,朱女士有幸参加了法轮功在广州市举办的第五期讲座,听课几天后全身皮肤癌不药而愈,从此朱女士走上修炼法轮功的路。

1997年,朱女士与吴志平先生喜结良缘,拿婚检结果去婚姻登记处登记时,那里的工作人员看到朱女士的婚检结果显示“无免疫力”时,感到非常惊讶。当工作人员了解到朱女士曾身患皮肤癌,修炼法轮功全愈后,纷纷向她表示祝福。

讲真相反迫害被枉判十年

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后,朱洛新夫妇曾先后五次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多次被非法关押。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他们夫妇与广州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转为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向民众讲真相、揭露中共邪恶。

2001年底,曾有数名法轮功学员先后在街上看到公安悬赏十万元人民币通缉朱洛新的通告。当年12月3日,朱洛新被跟踪拿真相资料法轮功学员的公安抓捕。紧接着,公安对朱洛新进行了连续14天24小时的剥夺睡眠刑讯逼供,结果只能以“零口供”告终。

之后,朱洛新被非法关押在广州白云看守所。期间,朱洛新拒绝背监规和强迫劳役,还坚持炼功和讲真相,因而遭到羞辱、殴打及多次被戴15~20公斤的铁脚镣。最后,朱洛新被非法判刑十年,于2003年2月26日送至广东省韶关监狱迫害,后又再转押到广东省女子监狱。

监狱中的迫害与反迫害

◎关禁闭仓迫害

位于广东北部山区的韶关,在2月份平均气温只有9~16℃,而2003年的2月特别寒冷,室外的树枝都挂冰。穿着单衣服的朱洛新被戴上手镣从广州看守所秘密押送至韶关监狱,马上就被关入禁闭仓。

“当时马上感到霉臭、寒冷、黑暗、寂寞包围着人,也不知时间,也无法预计在这种环境中将要关多久……”朱洛新回忆说,一般人如果长期在这种环境中关押一定会疯掉的。

这种禁闭仓大概只有两三平方米,没有窗户,只留一个送饭口,能射进来一点灯光。水泥地板的尽头有一个所谓的“排污口”,晚上才给一床棉被铺在地上睡觉,这时才知道一天将要过去了。每当朱洛新炼功的时候,马上就会有犯人开锁冲进来阻止和殴打。

14天后,狱警将朱洛新带到一个监区,强迫她看污蔑法轮功的内容,意图进行洗脑。朱洛新看到墙壁上贴满污蔑法轮功的墙报时,她马上冲去要撕毁,狱警慌忙指使犯人阻拦。之后,将水泼在朱洛新站立的地面,打算用电棍对朱洛新使用电刑。

“怎么没反应?”狱警一边不断拔弄电棍的开关一边说,多次“失灵”后,只好放弃行恶。朱洛新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应该遭受迫害,我心中是一直否定任何形式的迫害的。”

◎关小屋长时间洗脑

不久,随着广东地区的所有女犯都被移送到位于广州郊区的广东省女子监狱,朱洛新也被转押到该女子监狱的六监区。

在这里,监狱安排两三个犯人24小时对朱洛新贴身包夹。每天一早5点朱洛新就被拉到一个只有三四平方米小屋里,一天十几个小时不停的播放中共编造的污蔑法轮功的内容,直到晚上10点其他犯人都收工睡觉了才拉回去休息几个小时,这种折磨一直持续数年。

朱洛新说:“我在思想中一直在不断坚定自己的正念,不断地否定这种迫害。”很快录像机就失灵了,屏幕只显示雪花。接着,狱警安排对朱洛新读污蔑法轮功内容的犯人喉咙痛,读不出声了。朱洛新劝她们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出卖良知,她们明白真相后,转做其他法轮功学员夹控时,就变得善待法轮功学员了。

◎反迫害电闪雷鸣

朱洛新回忆说,2004年春天的某个晚上,她被几个夹控犯人拖到所在六监区的一楼活动大厅,强迫参加对法轮功的揭批会。当她坐下来时,看到前方挂着“XXX现身说法”等字样的横幅,她知道又有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酷刑迫害而被迫妥协了。

朱洛新让自己冷静片刻后,突然站起来大声地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

“轰……叭喇……”一声巨响,监狱上空突然电闪雷鸣,与此同时,六监区突然断电,活动大厅中的狱警和8百多名女犯人一下就全愣住了,紧接着乱作一团。

“堵住她的嘴!”“按住她!”狱警回过神来,慌忙喊那些做夹控的犯人按倒朱洛新,并找来胶布把朱洛新嘴封起来,然后用手铐将朱洛新铐在活动大厅门外的铁栏上。

这场雷电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电源也一直无法恢复,六监区的这场批斗会也就不了了之。之后,她听狱警说,监狱的610办公室主任事后被撤职。

朱洛新与父亲的合照。(朱洛新提供)
朱洛新与父亲的合照。(朱洛新提供)

◎610拿重病老父要胁

朱洛新隔着玻璃终于看清,身体衰弱、瘫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来的老人原来是自己70岁高龄的父亲。

眼泪一下从朱洛新眼中涌出来了,她心如刀割,她完全没有想到中共竟然这么卑鄙,为了逼她放弃信仰,竟然把她那身患重病的父亲拉到监狱里来要胁她,而平时却不给家人接见。

只见的她父亲老泪纵流,眼光中充满了思念与怜爱,老父只是一直默默地看着数年未见的女儿,无声地支持着女儿。

“父亲非常清楚我以前是一个等死的人,放弃信仰就是等于放弃自己的生命。他非常了解她的女儿是一个好人,信仰无罪。”朱洛新伤心地说,这是2004年中发生的事情。她出狱后才知道,当时她父亲因糖尿病和高血压病情严重已约好见医生诊治,但610不让他去看病而先强拉到监狱要胁她。

朱洛新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只是从肉体上的残害,更残酷的是要摧毁人的精神和灵魂,让人丧失正念,还要倒过来歌颂中共的‘假恶斗’歪理邪说,这比二战中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更为邪恶。”

之后,朱洛新的父亲在女儿逃离中国后去世,去世前他表示,虽然看不到女儿,但是至少知道女儿在外面是安全的。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兰丈夫重逢后,积极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恶、讲真相的活动中。(朱洛新提供)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兰丈夫重逢后,积极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恶、讲真相的活动中。(朱洛新提供)

夫妻分离十一载 历尽艰辛芬兰重逢携手讲真相

朱洛新的丈夫吴志平在2001年5月28日第三次被公安抓捕,之后被非法判两年劳教,等他获释后,才知道妻子朱洛新已被非法判刑十年。之后,吴志平逃离中国,在泰国向联合国申请庇护,被营救到芬兰定居。

朱洛新出狱后不堪公安的不断骚扰,在2010年中国新年前也逃离中国,偷渡到泰国。朱洛新告诉大纪元记者偷渡这个过程充满了艰险,但这也是不得已作出的选择。

◎正念震摄歹徒

朱洛新当时被安排由水路偷渡泰国,她进入缅甸后,一艘机动小快艇接她后沿着湄公河顺河而南下,晚上快艇停靠在河中心的一个沙洲上。

朱洛新回忆说:“当时,河两岸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好像是有边境巡逻的士兵。”

突然,驾艇的男子把朱洛新按倒在船上,开始朱洛新以为是为了防止岸上巡逻的边境军看到他们,但是,朱洛新马上醒觉是这名男子意图对她侵犯行不轨。

朱洛新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一把将这男子推开,高声用中英文斥责他坏了偷渡的规矩,以后不会再有人找他接活了。同时,朱洛新马上盘腿单手立掌抵制。

该男子见状慌忙跳船上岸,不久另外一男子驾驶一条快艇驶来,两个人在岸上交谈和观察朱洛新近一个小时,后来的男子驾艇离开,原来的男子上船用英文向朱洛新道歉,并保证不会再侵害她。

朱洛新说:“泰国是信佛的国家,有很多人都曾出家修行,多多少少都知道有报应,或许这个男的看我盘腿立掌是一个修炼人,他就不敢侵犯我吧。信佛的都知道,伤害修佛的人,是罪业很大的。”

据悉,有不少云南的女子经常从中国来回偷渡去东南亚从事色情业,不排除该男子误以为朱洛新是风尘女子而想占便宜。

2012年1月26日下午4点,朱洛新与丈夫吴志平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万塔机场重逢,相拥而泣。(新唐人视频截图)
2012年1月26日下午4点,朱洛新与丈夫吴志平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万塔机场重逢,相拥而泣。(新唐人视频截图)

◎夫妻分离十一年 机场重逢拥抱而泣

2012年1月26日下午4点,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万塔机场,吴志平手拿鲜花站在国际航班旅客出闸口,紧张地看着每位走出来的旅客。

“出来啦!”只见身穿红色外套、拉着行李、满脸幸福笑容的朱洛新从闸口快步走出来,吴志平见状迎上去,朱洛新走到丈夫面前一把放下手中的行李与丈夫相拥,吴志平也紧紧地拥抱着妻子,朱洛新把头埋在吴志平的肩膀上,忍不住百感交集流出了幸福的眼泪,他们久久没有说话。

“十一年了,我们分离了整整十一年了。”朱洛新说,她在监狱的时候,吴志平寄给她的全部信件都被监狱扣留。她出狱时,吴志平已经到芬兰定居,为了不给她带来麻烦,都不敢直接打电话给她。到了泰国,他们才通上电话。

◎夫妻携手讲真相制止迫害

朱洛新到芬兰后,就跟丈夫一齐去讲真相,揭露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希望正义的人们共同行动起来制止这场人权灾难。

朱洛新说,过去几年中,在天气偏冷的北欧,无论是在风雪中、还是在炎热的夏季,他们都积极参与征签“停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反迫害活动中,夫妻经常互相配合,一边征签一边讲真相。

“现在是时候控告江泽民了,江泽民就是这场迫害的祸首、元凶,不能再让这场迫害持续下去。”朱洛新严肃地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就是江泽民下的命令,江泽民罪恶滔天,控告江泽民就为了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捍卫公民的合法权益,更是为了维护社会公义。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兰丈夫重逢后,积极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恶、讲真相的活动中。(朱洛新提供)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兰丈夫重逢后,积极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恶、讲真相的活动中。(朱洛新提供)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5-07-04 4: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