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灵魂离体求救 遇难船获救

1828年的一天,在一艘来往于英格兰利物浦和加拿大的商船上,大副罗伯特.布鲁斯看见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坐在船长室里在一块记事板上写字。

突然,那人转过身,带着木然不动的严肃表情盯着他。这使布鲁斯感到惊恐。他赶快冲到甲板上,去向船长报告他所看到的情景。

“你一定在发疯了,布鲁斯先生,”船长说道。“一个陌生人?我们已经出来近六个星期了!下去看看是谁。”

“我从不相信鬼,”布鲁斯说。“但是,说句老实话,先生,我可不愿单独去见它。”

于是,船长和大副一起去了船长室,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然而,当他们检查记事板的时候,发现上面写着“往西北方行驶”。

“先生,你是在戏弄我吧?”船长严厉地说。布鲁斯发誓他所说的全是真话。

船长坐在办公桌前沉思了几分钟。然后,他把记事板翻到背面,让布鲁斯在上面写下“往西北方行驶”。石板两面的字迹完全不同。

他又把二副和其他乘务员依次叫来,让他们写这几个字。用这个办法,他检查了全体船员。没有一个人的笔迹与记事板上的有一丝相像。

于是,他们从船头到船尾,把整条船彻底搜查了一遍,也没找到任何偷乘者的迹象。

船长最后问道,“布鲁斯先生,你到底怎么理解这一切呢?”

“我说不出来,先生。”布鲁斯说道。“我看到那个男人在写字,你看到了他的字,其中必定事有蹊跷。”

由于风向很好,绕道西北方只会多花几个小时,于是船长下令向西北方转航。

大约经过三个小时的航行以后,监察哨报告说前方有冰山,冰山附近有一艘船。当再靠近的时候,船长通过望远镜看到了那艘船,船上有很多人。

实际上那是一艘遇难船,已经被牢牢地冻结在冰上了。他派出一些小船去营救幸存者。

当第三艘救生船返回来,上面的乘客正在登上大船船舷时,布鲁斯惊讶地发现,其中就有他几个小时前在船长室里看到的那个人!

当大副认出了这位新乘客以后,船长说道,“老实说,布鲁斯,这真是越来越离奇了。我们去看看这个人吧。”

在船长的要求下,那个人在记事板的空白面上写了“往西北方行驶”这几个字。

当记事板翻转过来时,他和其他人一样吃惊地发现,在另一面上有着一模一样的词语和一模一样的笔迹。

他把记事板翻过来又翻过去,“我只写了一面,是谁写了另一面?”他完全记不得那件让布鲁斯惊恐的事情。

不过,他记起一件可能与此有关的事。那天中午时分,他因精疲力竭而酣然入睡。

醒来后他说,梦到自己登上了一艘来救他们的船。

遇难船只的船长证实了他的说法,船长说:“他向我们讲述了船的外表和装备。让我们惊奇万分的是,你们的船出现了,与他描述的一模一样。”

这个故事发表于1860年罗伯特.戴尔.欧文的《走在灵界的边缘上》(Footfalls On The Boundary Of Another World, by Robert Dale Owen, Philadelphia: Lippincott 1860),是由罗伯特.布鲁斯的好朋友克拉克船长向上述作者讲述的。

他描述说布鲁斯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真诚、最直爽的一个人。”他跟欧文说,“我用生命来保证他没有说谎。”

这个故事不寻常之处是,灵魂不但离体显形,还到很远的船上留下了带有准确信息的字迹。

这块记事板和上面的字迹可是“硬证据”,谁也无法否认的。

——转载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古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