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工艺台湾重现 天目茶碗幽远朴拙

黄玉燕台中

靖翁“木叶天目茶碗”系列,叶片多取自台湾构木,也是原民常用的生活素材;烧制过程是将真实叶子不做任何特殊处理,直接烧制在茶碗里,温度一但没掌握好,叶子就不会成形落碗,反而碳化消失,因此烧制困难度相当高。(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14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木叶天目”自宋代后,工艺技术一度失传。莺歌陶艺家靖翁在台中大墩中心展出系列天目茶碗创作,每件作品在意境幽远中,隐含拙朴妙趣;以台湾的泥土、树叶,重现宋朝工艺精品,多次婉拒大陆延揽,他说,“多年钻研的成果,木叶天目是属于台湾的资产,不愿看到大陆习得技术,反以量产销台。”

陶艺家靖翁本名陈木泉,自小热爱绘画,1975年接触陶瓷后,深深着迷于釉药的变化丰富多样;他曾经历各种陶瓷工厂实地操作,从炼土、拉坏、刻画、釉药配置、烧窑等一系列制程的磨练,打下了深厚的陶瓷制作基本功。

天目釉自宋朝因战乱失传后,60年前日本专家从宋朝文献找到配方,使天目釉再度重现,但是日本方面认为不精致,于是公开配方,想寻得能够重制的创作者。

最初以创作原住民陶艺为主的陈木泉,一次赴日本参展,在观赏茶碗展后,便埋首研究天目釉。经过5个多月研究,50件进窑作品大概只有1、2件可用,成功率低于2%,“失败了就再做,因为我想重现最初天目釉的感觉”。

靖翁“木叶天目茶碗”系列,叶片多取自台湾构木,也是原民常用的生活素材;烧制过程是将真实叶子不做任何特殊处理,直接烧制在茶碗里,温度一但没掌握好,叶子就不会成形落碗,反而碳化消失,因此烧制困难度相当高。

陈木泉烧制素材全取自台湾本土,他走访宜兰,或在台北市区工地中寻宝,也走访屏东泥火山,或到开凿山洞前等待;有趣的是,取自台湾南北各地的泥土,烧制后的色泽,不仅各异其趣,甚至呈现出“北蓝、南绿”的特性,让人不觉莞尔。

成功创作出天目茶碗后,日本随即派人来台洽谈合作,大陆更高薪想延揽陈木泉入籍,但他说,“我是用台湾的泥土、树叶跟枯枝创作,这是台湾的东西。”同时更深谋远虑认为,“我研发多年的技术,一旦大陆方面取得后,就能以量产,反过来销台湾,我不愿看到这样。”并表示,属于台湾的天目茶碗,希望能结合台湾的好茶,推动属于台湾的茶道文化。

责任编辑:罗令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一名孤苦无依的儿童在宋代的州县或都城流浪,或者一个家庭因为贫穷而养不起孩子,那么按照当时的制度安排,他被会送入附近的福利机构收养,由政府提供住宿、衣物、伙食,并安排免费入学;或者由政府向穷困家庭发放养育孩子的生活补贴。这是宋代的一项社会救济制度,名曰“慈幼”。
  • 郭世道请朋友把钱追还给山阴的人,同伴不肯答应只管哈哈大笑。
  • 您见过一大碗面只有一根面条吗?重庆有间名叫“一根面”的面馆,师傅拥有历史悠久的拿手绝活,店内一碗面中只有一根面条,长度达50米,连续不断,令人惊叹,吸引很多老饕前来尝鲜。
  • 英国两个国家级博物馆都在举办以中国明代为主题的艺术展览。英国知名艺术评论家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星期四在《卫报》发表评论,探究西方人迷恋明朝的原因,同时也指出其背后隐藏的对中国艺术的偏见。
  • 亚太创意技术学院,研究柴烧陶艺的办学理念与成效,让企业家、艺术工作者信服;共有玉礼实业、工艺世家---等12个组织团体,以及18位知名艺术家,已与该校签定产学合作及文创育成进驻协议;10日上午举行柴烧园区棚架捐赠仪式,11点举行柴窑建造动土仪式。
  • 香港陶艺家林楚玲,远从香港跨海到台湾体验高温柴烧,她是苗栗县竹南蛇窑第一位驻村艺术家,2个月来在创作中体验了柴烧迷你窑、捡拾漂流木等柴烧陶艺的生活。整个柴烧过程,她体验到要“环保”,要珍惜这大地所有,好好利用地球所供给的资源,作品才有它的属性与感知。
  • 周必大是宋朝时人,字子充,一字洪道,其先祖是郑州管城人。祖父名诜,宣和中年在庐陵去世,所以举家定居庐陵。父利建,曾为太学博士。宋绍兴二十年科举进士及第,首任徽州户曹。在孝宗在位时,官职不断上升,官职至宰相。
  • 英宗和曹太后,历来不和,从此,朝廷常有搬弄是非的事发生。
  • 《水浒传》是一部反映宋朝生活的百科全书,仅书中就写到了元宵节、盂兰盆节、中秋节、重阳节、腊八节等,作者对月圆之日的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八月十五十分偏爱,宋朝这个和平时间长、重视传统文化的时代,对其他节日也发挥到了极致。有宋一代,是一个政治环境相对宽松、民风醇厚的时代。所以,对于节日,也每每过得热烈而张扬。
  • 吃在宋朝 北宋时,南方的烹饪技术传入东京,一时北馔、南食、川菜各显其能,相互竞争,极大地促进了餐饮业的发展。宋室南渡后,大量北方人口南迁,南北饮食再次得到交流,临安城更是“饮食混淆,无南北之分矣”。据《东京梦华录》和《梦粱录》等文献记载,两宋时的烹饪技艺已经相当高超,计有烹、烧、烤、炒、爆、溜、煮、炖、卤、蒸、腊、蜜、葱拔、酒、冻、签、腌、托、兜等几十种,每一种都可做出二十个以上的菜品,可谓丰富多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