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林:两类华人

夏林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7月07日讯】最近的新闻聚焦两位华裔。一位是加拿大黑莓公司CEO程守宗。他在加拿大CEO排行榜中以8,970万收入被列为榜首。西方媒体对他赞不绝口,比如富比士说黑莓聘用他为CEO是黑莓公司6年来的最佳决定。他有IT救火员之称。以前曾经将数家经营不佳的IT大公司扭亏为盈,以高价成功出售。身为著名海外华裔,中共不对他注意是假的,但他对中共是警惕的,他曾说,黑莓不会接受中国公司的收购报价。

为什么黑莓不会这样做?因为中共这个暴力独裁政权是对西方民主和自由的最大威胁。而黑莓的安全性能在同行中是出类拔萃的,不仅许多西方大公司和政府部门都用黑莓,连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都用它,甚至美国总统奥巴马都因为忘了带黑莓手机而让总统专机返回白宫去取一趟。所以无论什么中国公司要是收购了黑莓,后面都会有中共的黑手在掌控。程守宗明确表示黑莓不会被中国公司收购,被西方媒体赞扬他做出了正确决定,保住了黑莓。

另一位引起大新闻的华裔,是安省内阁厅长陈国治。英文主流报纸《环球邮报》最近报导他的亲中共行为和受到加拿大情报局调查,引起西方社会大哗。比如陈国治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接受中共官办媒体采访时,将中共政府称作“祖国母亲”。他与多伦多中领馆总领事朱桃英关系“不同寻常地密切”。陈还支持过多伦多教育局和孔子学院之间的合作,而孔子学院普遍被西方社会认为是输出中共党文化和有间谍行为的中共海外统战机构。他还花纳税人的金钱雇佣了2名有争议的华裔当助手。一名有长期帮助推动中共政策的历史;而另一名则涉嫌删改报纸文章中对中共不利的内容。

面对《环球邮报》对陈国治的评论,陈发表声明说要告《环球邮报》,因为他的名誉受损。他还举例,该报导刊登出来的第二天晚上他乘坐飞机到美国,当他办登机手续时,机场工作人员看见他及他的护照后,冲口而出说:“你就是环球邮报说那个人”。也有一名香港学生误以为他是特务。这些都让他感到不好受,但一个在民主国家任公职的官员,为什么要跟中共走得这么近,以致被情报机构怀疑呢?再说,这个所谓的“祖国母亲”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官职,会如此对你另眼相看吗? 如果当年你身为国民党军官的父亲不从中国大陆逃出,你会在中国内地出生长大,你的“祖国母亲”将会给你的家庭、你的青少年,带来多么可怕的恐怖、磨难和痛苦,你知道吗?即使是现在,所谓的“祖国母亲” 对待中国老百姓,与1949年中共占领大陆那年一样,仍然是没有民主、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仰自由。而且这个“祖国母亲”对西方社会,包括加拿大,虎视眈眈,软硬兼施,加拿大安全部门和主流媒体能不防备吗?

程守宗和陈国治,这两位都是祖籍中国大陆,原有家境很好,但大陆被共产党占领后,父母逃避共产党而逃到香港。他们在香港长大,青少年时到西方求学、定居、发展事业,在西方功成名就。两人对中共态度的截然不同,当然使得西方社会对他们的评价也完全不同。◇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