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伦多“唐人餐”北美第一 纽约中餐馆急需摆脱“外卖”形象

纽约时代广场竞技 加拿大厨师队全胜凯归 业界:美加中餐业格局不同

餐馆林立的纽约曼哈顿唐人街。(蔡溶/大纪元)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7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上周末,新唐人电视台在纽约时代广场举办的“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总决赛上,远道而来的加拿大多伦多团队大放光彩,粤菜、川菜、淮阳菜、鲁菜和东北菜五大菜系中,多伦多厨师在前三个菜系都拔得头筹,粤菜师傅更是把金银铜奖全部抱回家。

如此整体实力,也难怪大赛评委得出结论:“加拿大选手比美国选手更强。”

多伦多中国菜地道 “一辈子忘不了”

北美中餐馆水准最高的地方不是纽约,不是旧金山,而是刚刚超越芝加哥成为北美第四大城市的多伦多!“对,你没说错,多伦多的中餐是全北美第一,在那里吃到的唐人餐,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纽约华埠共同发展机构、华埠商业改进区行政总监陈作舟亦深有同感地说,“下了飞机,有人请我们去吃馄饨,我以为开玩笑,为什么大老远要跑多伦多吃馄饨?可事实证明,那店里的馄饨很有水平,一口咬下去,那种皮薄馅香的质感,那种满口饱满的感觉——鲜汤的渗透,让人陶醉!”

陈作舟说,他这么多年在海外,走南闯北,品中餐无数,感觉在多伦多才吃着真真正正的中国菜。

纽约中餐外卖形象“深入人心”

“纽约中餐业懂技术厨师太少,在目前是最大的困扰”,陈作舟今年想努力将大陆专业厨师引入纽约中餐业,希望唐人街能开出一些有品味、能够产生品牌效应、代表中餐水平的高档餐厅。因为目前纽约唐人街的中餐便宜、油腻、外卖的形象已“深入人心”,但是与传统中餐的口味相去甚远,概念和真正传统的中餐对不上。

“很多在唐人街开餐馆的同胞,在国内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烹饪培训,大都是跳船(偷渡)半路出家的。放下农具拿厨具的后果,就是将中餐做成了快餐和低档餐饮的代名词。蚝油、大量的Sauce(酱料),往往是味道非常奇怪,油炸的一大堆,消费者看到这些东西都怕,外卖把我们的招牌都打坏了”,陈作舟说,这种中餐消费便宜,且吸引到的也是购买力有限的老外。

多伦多、纽约两地格局不同

好厨师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其对地区餐饮的影响。陈作舟说:“九七(香港回归)时候,香港很多富豪移民加拿大,都把(私人)厨子带过去。当年来美国投资移民签证要100万,加拿大才20万,所有香港的技术厨师都跑到加拿大,温哥华、多伦多就这样旺起来。”

6月27日,第七届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决赛在纽约时代广场落幕,多伦多厨师一举夺得粤菜的金银铜奖。图为新唐人电视台总裁唐忠(左二)分别为获得金奖的多伦多“同德楼”厨师甘家亮(左一)、获得银奖的“老友记”厨师温禧明(右二)和获得铜奖的“豪门宴”厨师叶乐明(右一)颁奖。(戴兵/大纪元)
6月27日,第七届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决赛在纽约时代广场落幕,多伦多厨师一举夺得粤菜的金银铜奖。图为新唐人电视台总裁唐忠(左二)分别为获得金奖的多伦多“同德楼”厨师甘家亮(左一)、获得银奖的“老友记”厨师温禧明(右二)和获得铜奖的“豪门宴”厨师叶乐明(右一)颁奖。(戴兵/大纪元)

获得本届“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粤菜铜奖的多伦多“豪门宴”粤菜点心主厨叶乐明也说,多伦多的投资移民和专业技术移民多,消费能力高,这些人希望在海外也能享受到与香港一样的饮食水准,对高端中餐的需求细腻,这推动粤菜精益求精,无论是餐品还是服务,“都提升了很多级”。
  
他说,粤菜在多伦多餐饮市场很强势,他担任主厨的“鸿福”和“豪门宴”两家粤菜餐馆分别是600和1000餐位,目前只有粤菜餐馆能达到这个规模。按照加拿大华商餐会馆的统计方式,把中餐馆分为大型(300餐位以上)、中型(100-300餐位)和小型(100餐位以下),除粤菜外的其它菜系多为中小型餐馆。
  
大型中餐馆有能力与蔬菜生鲜供应商洽商,获得最新鲜的食材,在保证品质、控制成本两方面,都起了关键作用。粤菜注重原料的新鲜,“没有雪柜(冷冻食材)的味道,客人吃到新鲜,自然回头率高。”一些粤菜酒楼的菜式,可以和香港媲美,不过到底竞争不如国内激烈,用料及做工仍然不如国内讲究。

获得银奖的多伦多《川渝一家》川菜主厨朱军分析,除了中餐产业格局外,加拿大政府对中小企业、有需求的少数族裔和新移民创业的政策倾向和扶持也值得一提。开高端餐厅需要大笔资金和人际关系,包括投资融资、宣传推广、管理与法律咨询等方面的帮助与支持,对于事业起步者来说,亦非常重要。

获大赛川菜银奖的多伦多“川渝一家”厨师朱军在纽约时代广场的赛场上。(戴兵/大纪元)
获大赛川菜银奖的多伦多“川渝一家”厨师朱军在纽约时代广场的赛场上。(戴兵/大纪元)

传统口味回归 渐成主流

纽约华埠寸土寸金的高价租金、地税水电上涨、游客减少、泊车难等多重危机,威胁著这里中餐馆的生存,对于引进人才做正宗中餐之路,陈作舟还在探索。而喜欢参加各式“美食旅行团”观察各地餐饮业状况的叶乐明认为,随着中国人日益成为海外中餐馆最具价值和竞争力的消费群,口味的回归将成为主流。纽约中餐虽然面临着一些问题,但仍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