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伯雄覆灭记系列报导之三

郭伯雄覆灭记(3)两面人生

人气: 355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青报导)中共军报2014年底批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是典型的“两面人”:“他善于表演,擅长伪装,用假面具掩盖自己极其肮脏的灵魂和丑恶的行为,演出了一幕幕丑剧。”现在人们发现,另一位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是这样。本文为你揭示郭伯雄的“两面人生”。

郭伯雄覆灭记(1)习近平瓮中捉鳖

郭伯雄覆灭记(2)郭徐同盟负隅顽抗

学历只有小学或初中

郭伯雄1942年7月出生于陕西省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父亲郭孝西是农民,共有5个儿子2个女儿,依次为郭伯雄、郭伯礼、郭柏荣、郭柏权、郭伯营、郭会莲、郭慧莲。

网易新闻栏目“路标”说,郭家小时候非常穷,靠为村里轧棉花籽油维持生计,一家9口人“衣服轮流穿”。

新京报微信公号“政事儿”披露,郭伯雄的大妹妹嫁到南边的村子,育有一儿一女。后因与夫家生气,她将子女先推入井内,自己也跳井自杀。村里人说,郭家当时忍气吞声,最后不了了之。

关于郭伯雄的学历,大陆媒体有稍微不同的说法,但大致是小学毕业,初中没念完的水平。

腾讯栏目“棱镜”说郭伯雄小名“锤锤”,“没念多少书,就在村里念了小学”。网易说:“在礼泉县第二中学念完初中后,郭伯雄未能再继续学业。”而财经网的说法是,郭伯雄在村里张泽小学上学,后到县里仓小学习, 相当于现在的初中,但初中未毕业。

查阅官方资料,郭伯雄的学历自称是“解放军军事学院完成班毕业,大专学历”。简历上写“1981—1982年任陆军第19军55师参谋长,1982—1983年任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1981—1983 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这里的“解放军军事学院”1985年12月扩建为“国防大学”。

2014年4月一封著名的“总政机关几个知情干部”的公开信揭开了郭伯雄贪腐的内幕。该信指郭伯雄,“1981年至1983年,他在国防大学上学,人坐在国防大学院里没动窝,命令却从55师参谋长,军区作战部副部长,19军参谋长,军区副参谋长转了一大圈,从正团升为副军。仅从简历上看,郭成了既懂机关又懂基层的复合型干部。他从中尝到了甜头,所以后来他的秘书、儿子,都用这种方式晋升,命令一会下到机关,一会下到部队,一会下到边疆。人不是在外面做买卖,就是在国防大学待几天。靠着这样的办法,他们也都成了任职经历最好的干部。”

也有文章怀疑郭当时并未脱离部队,经历的是所谓的“在职学习”。所有媒体都在怀疑这里面有猫腻。

郭伯雄的儿子落马后,海外媒体曝出郭伯雄是一个“三假人员”,他的年龄、学历、经历都是假的。这是郭伯雄一名“前上司”透露的消息。

今年6月1日,中纪委网站刊文批评,“搞假年龄、假学历、假婚姻,篡改档案,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是欺瞒组织,是对党不忠诚”;“买官卖官不是简单的行贿受贿,而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的行为”。不知道是否有所指。

偷鸡摸狗的青春年代

1958年8月,16岁的郭伯雄参加当地工厂招工,被分配到位于陕西兴平市一家编号为408的兵工厂当工人。

据“路标”报导,唯一能让退休职工们一致记得的事情是关于郭伯雄的“偷改粮票”离厂事件。据职工们回忆,郭伯雄在厂的1961年正是三年困难时期,因个子高饭量大,郭伯雄经常吃不饱。当时408厂发的粮票是1斤面粉换6个馒头,分早、中、晚三顿饭用,一顿两个馒头。但郭伯雄为了吃饱自己将粮票给改了,将数字“2”改成“3”。刚开始卖饭的炊事员不太注意,时间长了之后被炊事员发现,并告知食堂科主任,食堂科主任上报厂领导——当时的408厂党委书记胡仪生。胡仪生准备给予郭伯雄除名处分。

但关于郭伯雄是否被除名,退休职工们有不同说法。大部分职工表示胡仪生虽准备将郭伯雄除名,但尚未除名之际,郭伯雄便趁军区招兵入伍离开;另有退休职工表示,厂里已将郭伯雄除名,郭伯雄入伍时已不再是408厂的人。

“棱镜”的报导则说,与郭伯雄同一时期在408工厂工作的三位已退休工人对郭伯雄做出的评价是“表现非常一般,道德品质差得很”。三位老工人称,在做学徒工时郭伯雄偷了同事的饭票,有一次还涂改饭票,“这些当时是要做公开处分、要开除的”,但郭为何当时并未受到处罚亦不得而知。

不知是否和这一不光彩的经历有关,随后在军队步步高升的郭伯雄并未为408厂争取来自军队的订单;对于408厂老同事的求见,郭伯雄基本一概拒绝。

在升任军委副主席之后的2003年,正值408厂建厂50年庆,工厂邀请郭伯雄出席,他也没去,只送了一幅“五牛图”。

郭伯雄升官后,几乎没回厂看过。“路标”获知,只有在郭伯雄退休后的2014年3月30日,时隔56年后,郭第一次回到他曾经工作的408厂视察,他表示“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 此时的政治氛围已陡然不同,15天以前他的老搭档徐才厚刚刚被宣布被查,408厂也仅将他视察的消息放到内部刊物,对外官网上只字未提。

不近人情是家乡人对郭伯雄的评价之一。张泽村的一些村民们对“政事儿”说,村里也有人曾经去找郭伯雄办事,都没办成。久而久之,家乡人也不再去找他,并且跟他家逐渐生分起来。张泽村一名男子说,郭伯雄以往回乡多数都是一辆车,到坟上祭拜完就走,未到村里停留。乡亲们认为,郭伯雄躲着村里人,就是害怕村里人找他办事。

而据“总政机关几个知情干部”的公开信披露,不给家乡人办事,不是因为郭伯雄廉洁,而是“郭伯雄因为年轻时偷自行车被告发事,对陕西老乡恨得要死。一般人不让进门,只有送重礼的才让进来,声称收了他们的礼就是给了老乡面子,送礼重的不管表现如何全提拔”。

当兵入伍搞领导关系

郭伯雄当年在408工厂是混不下去了,怎么办呢?

“郭伯雄的鬼点子多。这一点在他年轻时就很突出,他原是408工厂的工人,因为偷了辆自行车要追究责任,他吓得把家里的猪杀了,给厂长送礼,厂长给他支招说‘征兵开始了,你还是到部队躲躲吧!’他进了部队,又靠着这套手法同领导拉关系,上得很快。”“总政机关几个知情干部”的公开信说。

1961年8月,郭伯雄离开待了3年的408厂,应征入伍。之后被分配到中共陆军第19军55师164团,驻扎在青海西宁多巴镇。

据工人们对“政事儿”回忆,当时郭伯雄在厂里人缘并不好。他应征入伍那天,同寝室只有一名工友去送他。

入伍后两年,郭伯雄当了班长;1964年,本应退伍的郭伯雄被兰州军区吸收为“干部”留在军队,并被任命为164团一位排长;在11个月后,郭伯雄当上了164团参谋。

对于郭伯雄在这一时期的快速晋升,沈阳军区人士向“棱镜”分析称,首先是其“练武”(部队训练)成绩好,当时兰州军区大比武,郭带尖子班取得了很好成绩;其次,郭家庭成分好,贫苦农民出身,“那时候看出身,不看学历”。该人士同时表示,他了解到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郭“特别听领导的话,领导说啥就做啥”。

1971年,郭伯雄离开164团,成为19军司令部的作训处参谋(正营级军官)。在作训处,郭伯雄待了10年,到1981年升到处长(正团级)位置。郭伯雄任作训处副处长期间,耍诡计把顶头上司搞下台,自己升了官。

据财经网报导,1977年兰州军区掀起了一场清查“反革命”的运动,还专门派副政委刘建功坐镇指挥。在地毯式的清查期间,郭的上司陈处长被人揭发有“历史”问题,而他认为是郭伯雄在后面做了手脚。

一位离休老干部告诉《财经》记者,陈处长当时被定的是“反革命”罪,被关押在陕西“解放军长安步校”长达两年之久,进行所谓的“隔离反省,批判斗争”。后经组织调查,认定没有问题,平反后,不知何因陈没有回到原来的岗位,而郭伯雄就接了陈的班。

此后,两个人再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但让战友们记忆深刻的是,郭伯雄调任中央军委后不久,曾回陕西看望了19军的老战友,在邀请名单里面没有陈的名字。

据“棱镜”报导,一位陕西军区的人士对郭伯雄的评价则是:在军中,郭伯雄的“道行”比徐才厚高很多个段位,用一个字形容他的特征就是“滑”。而财经网说,郭伯雄平时喜欢交朋友,脑子聪明,胆子大,经常做一些不守陈规的事情。

没打过仗的军委副主席

自由亚洲电台专栏作家高新发表了系列文章披露郭伯雄在军中的升迁之路。文章说,外界都知道郭伯雄发迹于兰州军区,却不知道兰州军区当年与郭伯雄同时代从47集团军和21集团军中一步步升上去的中高级军官们大都看不起郭伯雄,原因就是郭伯雄入伍之后一直赖以生存的19军在整编过程中即被撤消番号,而当时的郭伯雄一度已经做好了“转业地方”的思想准备。

1983年郭伯雄被提升为第19军参谋长,两年之后即赶上了军队大整编,19军被撤消番号,军机关的大小干部要么转业,要么调离。郭本人日后曾对部下感慨过,说他在那次整编过程中,已经在老家陕西宝鸡联系好了转业地方后的接收单位,没想到柳暗花明,突然接到了调任军区作战部副部长的命令,从此便“时来运转”。

为什么时来运转?当时已经对“不正之风”驾轻就熟的郭伯雄靠买通军区领导,不但成功逃脱了被转业地方的危机,而且还官升一级,从19军参谋长升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

郭伯雄1985年起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一干就是多年,直到1990年傅全有调任兰州军区,郭伯雄抓住了机会,施展自己早已娴熟的拍马和贿赂手段。

网易“路标”是这样报导的:在兰州军区司令部,他遇到了“伯乐”——傅全有上将。1990年,傅全有从成都军区司令员调任至兰州军区司令员。仅两个月后,郭伯雄便获重用,出任兰州军区下辖的野战纵队——第47集团军的军长。1992年,傅全有升任总后勤部部长,并进入中央军委。一年后,郭伯雄调升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97年,在中共“十五大”召开前,郭伯雄被调回兰州军区,并晋升为军区司令。

但“平庸”,是“路标”接触到的几名军内相当级别的人士对郭的一致评价。

与平庸的副参谋长郭伯雄相比,当时的兰州军区正参谋长钱树根可是非同凡响。高新在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了这段历史。

1985年,钱树根46岁即当上了47集团军军长。钱于1985年12月至1987年6月,率部参加云南老山地区的边境防御战争,受到中央军委嘉奖,甚至得到了当时军委主席邓小平的赏识。1987年8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报导他的报告文学《军长和他的壮士们》。1987年10月他当选13届中央侯补委员,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与郭伯雄的“大专学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钱树根上将“引以自豪的中专学历”。钱树根是50年代在前苏联援助下设立的重庆炮兵学校的首届毕业生,是中共建政之后的首批军校毕业生。而郭的“大专学历”水分大的很。

钱树根从老山前线回来后,1992年出任兰州军区参谋长,正好成了郭伯雄副参谋长的顶头上司。郭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待了7年了,钱树根一来,郭就把他当作是自己扶正参谋长的拦路虎,于是故伎重演。

郭伯雄在兰州军区讨得傅全有的欢心,傅全有在晋级中央军委委员之后即向时任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举荐郭伯雄。郭伯雄又私下巨额贿赂张万年的秘书朱和平(朱和平已于今年3月被公布落马)。朱和平在张万年面前极力为郭伯雄美言,并“举报”钱树根。于是郭伯雄搞诡计走“上层路线”把钱树根挤下来,1993年郭升任了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张万年日后还向江泽民举荐郭伯雄接替了自己的军委副主席职位。

在当时的中央军委讨论北京军区人事调整过程中,时任兰州军区参谋长钱树根本来是调任北京副司令员并准备接替司令员职务的第一人选,但在征询傅全有意见时,傅全有以钱树根刚刚出任兰州军区参谋长时间不久为理由,适时提出了“郭伯雄同志是个很不错的人选”。加上因为郭伯雄的“举报”,钱树根连任了十三届和十四届两届中央候补委员,被怀疑为杨尚昆、杨白冰兄弟的“重点培养”对像。

这里说到1992年江泽民在军中“倒杨”,清除杨尚昆、杨白冰兄弟的势力。一大批军官被江怀疑是“杨家军”,从此仕途停滞不前,让郭伯雄之流捡了便宜。何其宗就是其中被处理的军官之一。

何其宗1984年4月以11军副军长职务率领手下31师师长廖锡龙等二上中越战场,指挥部队收复者阴山,当年9月即升任14军军长。年仅40出头的何其宗、廖锡龙当时成为军内所谓“新星”。何其宗一上中印战场,两上中越战场,被邓小平由集团军长直升副总参谋长,并于1990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邓小平当年领导的所谓“百万大裁军”,何其宗也是具体主持精简整编计划的主要人物之一。何是当年有意被培养成为军委第三梯队的主要人选之一。

就是因为1992年春,江泽民还没有来得及对邓小平南巡讲话公开表态之前,何其宗就在总参谋部附合了杨白冰的“军队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口号令江泽民对他恨之入骨。1992年何其宗被贬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干了7年没有升职,1999年56岁就被逼退役。据说在江泽民向胡锦涛交出军委主席职务后,何其宗等人不断向中央军委写信“讨个说法”。但何其宗又受到徐才厚及郭伯雄的迫害。直到习近平上台后,才批准何其宗以正大军区级的退役待遇由总参谋部安排回北京居住。

傅全有在接替了张万年总参谋长职务后,曾经在军委会议上动议是否可以把已经贬至南京军区担任副司令员的何其宗调回总参谋部,结果被江泽民断然拒绝。江泽民为此还特别警告说:“身为总参谋长,不但要懂军事,更要懂政治。 ”

高新的文章说,何其宗在担任副总参谋长期间所表现出来的工作和指挥才能绝对是日后的郭伯雄等人完全不能望其项背的。习近平接班之后,专门组建了“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提出的口号不过都是何其宗20多年前未来得及实现的设计目标而已。

这个不懂军事的江泽民祸军之烈,可见一斑。

当时被江泽民断送了前程的何其宗等人,与日后爬上了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徐才厚之流,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都是凭战场上的军功引起军内高层另眼相看,而郭伯雄自始至终都是靠“走上层路线”。

当年郭伯雄和徐才厚均出任军委副主席之后不久,中国大陆的一家军事发烧友网站发了一篇题为《两个军委副主席居然都没打过仗》的短文嘲讽郭、徐没打过仗,而在他们之下的时任军委委员如常万全等都参加过越战。

搞上江泽民仕途通顶

讲到江泽民,不得不讲他和郭伯雄之间的关系。大陆微信公众号“时局眼”提到“郭之所以能上位,与这个领导有密切关系”。

“郭伯雄当年在47军任军长时,新上任不久的时任军委主要领导赴兰州军区考察。会上,该领导问如果手下军队需要全军整装备集体调动,需要多久的准备时间。当时,在座的多个军头均向军委主要领导保证只需一天。只有郭伯雄详细列出了期间需要的准备涉事巨大,一天绝无可能,需要三天时间。当时这个领导对郭的回答甚为满意,郭由此步入快速上升通道。”

这里说的“时任军委主要领导”,显然就是江泽民。

财新网发表的长文《郭伯雄沉浮》,更罕见地点明郭伯雄向江泽民效忠的细节。文章称,1990年7月,郭伯雄出任陆军第47集团军军长。第一站就来到号称是兰州军区第一团的步兵第139师第415团。郭伯雄对全团二百多名将官讲话, “他说要把415团的红一连建成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五句话统领的免建团。”

文章还披露,郭伯雄出任军长后,组织这个团所有连队进行军事训练,把部队拉到三千多公里外的戈壁滩拉练、演习。之后不久,中共军报头版头条刊登郭伯雄写的长篇通讯。这一做法得到了“中央军委的肯定,时任总政治部主任对其也是赞赏有加”。

脑子灵活、善于走上层路线的郭伯雄自然不会放过和江泽民亲自接触的机会。大纪元发表的《江泽民其人》一书记载了一个细节。上世纪90年代初,有一天江泽民到陕西视察,顺便去了47军。江中午饱餐后要睡个午觉,郭伯雄一看机会难得,赶紧把士兵轰走,亲自在门外站岗。

江泽民这一觉睡了两个钟头,郭伯雄在外面百无聊赖,但连厕所也不敢去,怕江随时醒来,就功亏一篑了。江睡醒后一推门,猛然看见一卫兵笔挺地立在门前,甚为满意,但也有些奇怪,这兵咋这么老啊?定睛一看,原来是47军少将军长郭伯雄。

江泽民到哪个军也没享受过军长站岗的待遇,对郭顿生好感。于是郭伯雄之后的晋升之路一马平川,在47军任军长三年,1993年12月升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跻身大军区领导行列;1997年,升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并在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上被选为中央委员。1999年,郭伯雄再次奉调进京,任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并在1999年9月的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当年9月,郭伯雄被授予上将军衔。2002年,郭伯雄跳过总参谋长一职,率先晋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

“两面人”的心路历程的推测

郭伯雄这一路上拍马、搞诡计、走上层路线升官,他内心是如何想?他和傅全有、张万年、江泽民之间做了何种交易?外界很难知晓。

《南风窗》杂志近日一篇文章——“从郭伯雄看‘穷二代’落马官员的心路历程”,引起很大争议,遭到官媒反驳,后来在网络上遭到部分删除。从这篇文章的推理过程可以窥见郭伯雄等的心路历程。

“几个军队转业干部讲,拿钱买官的现象早非止一日,甚至招女兵,也明码标价。作为曾经的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具有恶劣的示范效应。” 文章说:“只是,翻一下郭伯雄的人生履历,我看到了一种熟悉的现象:和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万庆良、刘志军……(排名不按原来的官阶分先后)一样,他也是平民子弟,出生于农村,小时一家9口人挤在狭窄的平房内,衣服轮流穿。”

于是文章进行了情景想像:“没有任何背景的平民二代,进入权力机构后,必须要当个孙子,面对上司,必须学会拍马逢迎,遭到训斥时还要学会忍。他必须找到一个靠山。总之,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上位,他必须对自己真实的情感、情绪进行深度压抑。他还必须出卖自我。可以说,他厅长的位置,是靠杀自我换来的。这是一种没有尊严的生活。权力场就相当于是一个黑箱,当一个平民二代从这头进,从那头出来时,很可能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平民二代要在这个利益结构和等级秩序中攀爬上去,必须把原来的自我给踩死,这样才能和利益结构、等级秩序同构,所以他有剧烈的内心冲突。

“在往上攀爬时,平民二代的心理和手段,看上去要远比官二代难看,也会卑劣很多,也许他会把老婆都给领导供上。”

外界对此评议时认为,并不是所有平民二代都是这样。但是中共官场确实会把人从这头推进去,那头出来时,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是体制的邪恶,也是江泽民以贪腐治国多年造下的恶果。作为“两面人”的郭伯雄,他的手段无疑是最卑劣的之一,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他人,出卖领导。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称:“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共产主义已被证明彻底破产。既然这个罪恶的意识形态无法凝聚党徒的忠心,江泽民于是选择了用腐败来收买党徒对这个制度的维护。在此过程中,江泽民还发现,腐败还可成为打击异己的工具。

“江泽民把共产党带入最坏时期,江泽民的腐败性制度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彻底毁坏中共的官吏制度,摧毁了执政党应有的所有起码道德,因此也摧毁了中共执政的合法性。除了党内的阴谋和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别无其它事可做。官吏集团不仅背叛了五千年传统中的吏治规矩,而且背叛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甚至也背叛了早期无数共产党人引为自豪的‘抛头颅,洒热血’的奋斗理想和精神。呜呼哀哉!”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5-08-10 1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