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惠虎宇:从诉江大潮看中国转型之路(之一)

中国“和平善化”的独特转型之路

惠虎宇

惠虎宇在旧金山诉江研讨会上发言。(曹景哲/大纪元)

人气: 79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长久以来,有良知的中国人一直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那么如何才能没有共产党,以及中共会在一种什么样的条件下、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退出历史舞台?这个问题历来众说纷纭,似乎也一直没有一个定论,逐渐成为一个意见纷呈和分歧繁缛的悬案。

一、历史上的共产政权解体的四种模式

64事件以及苏联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后的这二十多年以来,学者们提出的关于中共垮台的模式,大概不会超出历史上共产政权已有的四种解体模式:经济崩溃式、内部瓦解式、武装推翻式、和平解体式。

经济崩溃式是指一种恶性的经济体制导致国家的整体经济运营走入了绝境,最终不得不寻求政治体制的改变,从而导致专制统治的结束(经济问题导致政治改良或者是革命)。内部瓦解式可以分为两种情况,其一是统治集团内部出现严重分裂,最终导致专制政权在内部矛盾引发的突发事件中逐渐解体(内部政变或内部独立),其二是统治集团内部为了适应民众不断高涨的民主诉求,通过自由选举改变了原有的政权结构(内部改良),从而解体了专制政权。武装推翻式是或者出现一种民间武装,或者统治集团内部出现一支反叛武装,最终以武力的方式推翻现有的专制政权(外部军事打击)。而和平解体式则是民间正义力量的逐渐强大,通过和平表达诉求的方式(可以是游行、集会、组党以及其它非暴力形式),要求现有专制政权改组或解体,并且成功达成目标的模式。

这四种模式可以相互渗透,在一些历史条件下,往往也是相互结合起来共同促成一种专制体制的结束。如前苏联苏共的垮台主要是经济崩溃式+内部瓦解式(内部独立);罗马尼亚罗共的垮台主要是经济崩溃式+武装推翻式;东德共产政权的垮台主要体现了内部瓦解式(内部改良),但其中也包涵着和平解体的因素;波兰共产政权的垮台主要体现了经济崩溃式+和平解体式(游行、集会、组党),但也渗透着内部改良的因素。也就是说,在历史上,共产专制政权的解体或者是表现为政治因素单独作用的结果,或者表现为经济因素和政治因素相互结合共同作用的结果。

无论是经济崩溃,还是内部瓦解,还是武装推翻,历史上这些共产国家在转型过程中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社会发展在某一个主要方面出现了停滞和倒退,在专制体制结束之前,社会在这些主要方面一直在走下坡路。所以过往这些国家的转型通常都需要经历经济和社会动荡、以及政局上或短期或长期的变幻无常的乱象,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即使在转型成功以后,在很长的时间内,也不一定能从根本上得以妥善解决。

历史的借鉴也在提醒着中国的志士,能不能寻找一条既能解体邪恶中共政权,又能避免社会出现持续的倒退和动荡的转型模式呢?这正是过去十多年来,中国人民所经历的伟大实践。

二、中国正在经历的社会转型的基本特点

在全球终结共产政权的历史潮流中,中国也出现了一种和平解体式的转型过程,但是却与以往历史上出现过的和平解体式的转型过程有很大的区别,这其中交织着中华民族最深重的苦难和最伟大的自我救赎过程。

1999年7月,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以谎言和栽赃抹黑的污蔑宣传开路,以中共的国家暴力机器为后盾,悍然发动了对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运动,从此中国进入以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为主导的和平解体中共的转型之路。

面对人类历史上这部最邪恶的国家机器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迫害,面对酷刑与虐杀、甚至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行径,法轮功学员始终坚持“真、善、忍”的理念,坚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忍精神,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中共官员及中国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启发人们的善念,让人们弃恶从善,做出良知上的正确选择。这个过程中既没有集会、也没有示威、更没有组党提出政治主张,但是法轮功学员所采取的这种看似柔弱的讲真相反迫害方式,却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共的统治,使中国社会在这十几年中正在发生着巨变。

十多年来,中国所出现的这种和平解体中共的模式,与以往共产国家的转型过程,有三个根本的区别。

其一,着手的层面不同。以往共产国家的转型过程,着手的层面是经济和政治层面,针对经济和政治领域的根本问题发力,最终也在这两个层面进行主要的变革。而中国正在经历的这场和平转型,是从文化层面着手,重点放在人的精神领域,要求每个人的精神和良知在善恶和正邪之间必须做出一个不二的选择。所以,这场社会变革首先是一场精神觉醒的精神革命,由精神的觉醒最终深刻的影响到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一切良性的渐变过程。

其二,历史主体之间的关系的表现形式不同。以往共产政权的转型过程中,历史主体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两个或多个利益集团之间的相互关系,表现为不同的利益集团之间在经济和政治两个层面上所展开的或和平或血腥的博弈。而在中国的这场社会转型中,历史主体之间的关系却并没有表现为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它仅仅表现为个人与个人的相互关系,表现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对另一个中国同胞(不论他是高官还是平民)的讲真相和劝善的关系,这里面不涉及任何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利益博弈,而仅仅表现人性在正与邪、善与恶之间的挣扎和选择。

其三,目的不同。以往的共产政权转型过程中,对立的利益集团之间是以打击或压制对方为目的,从而达成社会的整体利益的再调整(转型的基本目的)。而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在一对一的讲真相劝善过程中,不是为了压制和打击对方,而是为了从精神上启迪对方的善良本性,善化对方,从而达到在灵魂上拯救这个生命的目的,其中体现着佛法的慈悲与普度原则。

法轮功学员所坚持的这种讲真相和劝善的反迫害方式,为中国人民选择了一条最优化的和平转型之路。这不是一条经济崩溃之路,也不是一条内部斗争的瓦解之路,更不是一条激烈对抗的武装推翻之路,而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和平善化”之路。它是在中共政权还没有崩溃之前,从社会的各个方面就已经开始善化社会系统,从归正人心起步,逐渐归正社会的各级系统,形成正向淘汰机制,最终将中共的邪恶因素以完全和平的方式清除出国家和社会体系,以臻天下善化而太平的至高境界。

打一个比喻,如果说之前的那些解体共产政权的模式,就像是在治疗癌症病人时,通过化疗或者放疗的方法将癌细胞杀死,但同时也引发了大量良性细胞的损失,从而造成身体的痛苦和之后的长期恢复,那么中国人民当前解体中共的这种模式则好比是通过善化的方式让病变的癌细胞自我修复,重新转变为良性细胞。这个过程将完全不伤及已有的良性细胞,它可以一边为整个身体系统持续增加良性细胞的数量和恢复良性运作机制,另一边也在同时抑制着癌细胞的恶性作用,在这个趋势下,身体将逐渐恢复健康,到最后一步时,再将不能修复的少量癌细胞彻底摘除,使机体完全康复。

其实社会变革也可以体现这样一种模式,通过善化的方式,从归正人心开始,一边让社会系统中的恶性部分自我修复为良性部分,一边抑制恶性因素的作用,到最后一步时,再通过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功能的法律体系,将负隅顽抗的恶首分子们绳之以法,最终实现普遍的社会正义。这样的方式,无论从各个方面来衡量,都将是一条最优化的和平转型之路。

而这种模式,正是当今中国人民在法轮功学员广传真相和劝善的主导下,逐渐摆脱党文化的洗脑控制之后,在良知和勇气的觉醒下,在纷纷表态退出中共、抛弃中共的正义选择之中,所走出来的伟大的和平转型之路。

三、中国社会和平转型的两个历史阶段

中国人民所选择的这条“和平善化”的转型之路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0多年前《九评共产党》的发表和退出中共的历史大潮的兴起。而第二个阶段则是今年5月份出现的全民控告和起诉江泽民的新一波的历史大潮(简称诉江大潮)。这两个阶段在中国社会转型中所承担的历史使命有所区别,第一个阶段是以“传九评、促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等一切组织)”为主导,着重每个历史主体的精神觉醒,主要目的是让中国人民认识中共和抛弃中共;第二个阶段则以起诉恶首江泽民为主攻方向,要求在中国实现法律尊严和普遍的社会正义,以此达成中国社会和平转型的最终目标。第二个阶段以第一个阶段为基础。

2004年11月底,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5年之后,全球最大的华人媒体《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的系列社论。《九评》剥开了中共的画皮,让世人看清楚了中共的真实面目是一个九毒俱全(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邪灵和魔鬼,让人们认识到中共对中华民族的统治,是从精神到肉体上的邪灵附体式的全面控制。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共就是附在中华民族机体上的癌细胞。人们开始认识到,要使中华民族获得新生,就必须首先解决这个癌细胞肿瘤的危害问题。

而中国人民最终选择的解决方式,就是让加入中共组织的成员自己退出中共,这就像是让一个个癌细胞自我恢复为正常细胞,或者是让一个个被绑架的、处在癌变之中的受害细胞,从肿瘤组织中脱离出来,重新成为正常中国社会机体的一个个组成部分。这是一条润物细无声的社会变革之路,体现着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所秉承的大道无形的最高智慧。

2005年初,《大纪元》应运开设了退出中共的服务网站,向中国人民发出退出中共、解体中共的呼吁,籍着发表《九评》所带来的从未有过的历史荣誉,《大纪元》的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引发了雪崩效应,从此,中国社会出现了势不可挡的退出中共的历史潮流。截止目前,已经有至少2亿中国人通过在退党服务网站的注册,选择从良知上和行为上脱离中共。中国社会从那个时候开始,就逐渐走上一条自我善化、自我修复、不动刀兵、不扰民生的解体中共与复兴中华的“和平善化”的转型之路。

十年过去了,我们可以更清晰的看明白以上的过程。西方的所谓中国问题专家们、包括很多国内的学者,常常以经济崩溃论为社会模型,来预测中国的未来局势的变化,他们不只一次的预测中国社会的经济会出现崩盘,可是中国社会虽然在中共统治下面临千疮百孔的漏洞和问题,但是经济却一直没有崩溃。这似乎又成为一个不解之谜。其实,这正是中国社会在善化修复过程中所出现的一些宏观表象的体现。

2015年5月初,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们以实名举报的方式,开始将一份份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寄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以及公安部等司法机构,要求以法律的名义追究江泽民在发动和实施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所犯下的包括反人类罪在内的诸多罪行的刑事责任,其中一部分法轮功学员收到了中国最高司法部门的签收回执。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也是一个标志性的历史事件。它意味着法轮功学员正在将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引入第二个阶段,

截止目前,据明慧网统计,包括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一些正义人士在内,已经有大约14万人实名控告江泽民,要求公开审判江泽民,恢复中国社会的正常司法秩序。由于统计手段的受限,以及网络封锁,实际人数应该远远超过这个数字。这是中国社会在《九评》发表和“三退”运动兴起之后所出现的又一波历史大潮,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勇敢的站出来,融入这波诉江大潮

前面讲过,中国的转型方式与以往共产国家转型方式的第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以往共产国家在转型中直接针对制度层面(如政治和经济层面)发力,而中国的这条转型之路,着手之处在于文化层面,从启迪人的良知、从促成历史主体的精神觉醒开始。根据社会系统的基本原理,一个社会系统是由包括文化、制度和器物三个层面组成的,文化居于核心地位,文化领域的显着变化往往可以渗透和主导社会在制度以及器物层面的变化。

中国正在发生的这场社会转型革命,不仅仅是从文化领域开始的,而且还是从文化领域的最核心部分——信仰体系——这个部分开始的。从历史主体的角度来考察这段历史,我们可以说,是法轮功学员主导了这场变革,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衡量这段历史,则是法轮功学员所实践的“真、善、忍”的信仰主导了这场社会变革。根据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相关著作,笔者以为,“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法则,“真、善、忍”的信仰对当代中国人的一个核心作用,就是首先指导中国人重新确立了人和宇宙的基本关系(也就是中国古人所说的天人关系),在中国社会重新建立起天道恒常、善恶有报、敬天畏命的基本“自然伦理体系”,从而间接指导了中国人民重建正常“社会伦理体系”(社会关系的正常体现)的努力,其中也包括了法律体系的重建。

善恶有报的宇宙法则在人类社会层面上的其中一个重要体现,就是主导人间正义和维护社会基本秩序的法律体系,其核心原则就是一个人做了坏事必须得承担法律上的责任,这是实现社会正义的必不可少的制度构建。诉江大潮的兴起,让我们观察到,中国社会正在进行的这条“和平善化”之路,在涉及到制度层面时,首先触及的是法律问题,而非政治问题。法律是一切社会制度的根本,法律也体现最根本的社会关系,从法律(这个制度层面的子层面)上起步调整社会关系,也是最符合自然规律和社会系统基本运作原理的做法,法律首先被归正了,政治层面上所有不正的因素自然就会被正义的法律所调整和制约,那么,一个民主法治国家的雏形就将拥有了最现实的基础。

诉江大潮的兴起,以恶首江泽民为控告和起诉对象,这是归正中国法律体系的最核心的关键行动。审判江泽民将会给中国社会带来一个最显着的变化,那就是将在中国确立宪法至上的权威,凡是宪法以及法律所保障的公民的所有基本权利,将被这个国家所重新认可和执行,同时对于违背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肆意侵犯公民合法权利的人,无论其官阶有多大,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诉江大潮的终极目标就是要体现善恶有报的天理,在社会系统内恢复法律维护人间正义的基本功能,这将注定成为一场在中国全面实现普遍社会正义的承前启后的大审判。

审判江泽民也将引发中共的自然解体。笔者注意到,就在诉江大潮涌现之际,中国人大常委会于7月1号审议通过了《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该决定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正式就职时需公开向宪法宣誓,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却没有要求忠于党。

这是中国大陆当局首次公开在表面上没有要求向党效忠。众所周知,正是中共的存在使宪法所规定的公民的基本权利在60多年的时间里不能在中国社会得以实现,如果宪法的权威得到确认,那么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游行示威、出版结社的自由,等一切的构建民主社会的基本要素都将在中国社会得到自由成长,如果在中国确立起这样一个基本的法律体系,那么政治上的一切变化包括中共的逐渐解体,都将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自然而然的结果。

四、中国社会实现和平转型的根本原因

前面讲过,历史上的共产国家在转型过程中,是从针对制度层面的政治或经济体系的变革开始的,通过改变政权结构来达成国家体制的重建,以政治体系的变革来主导法律体系的调整,那么,在法律没有被调整到位之前,社会将不可避免的充满不确定性的各种危机和动荡因素。而中国的这条“和平善化”的转型道路,是从文化层面入手,从文化层面渗透到制度层面,在制度层面上又主要着力于解决这个层面的最根本的法律体系,以法律体系的归正逐渐带动政治和经济层面上的自然良性转化,其结果将不会引发任何的社会动荡。

中国的这条“和平善化”的转型道路,在诉江大潮的带动下,正在向最后的成功挺进,这个过程预计将不会漫长。

这条转型之路之所以行得通,并且正在杰出硕果,根本原因是因为中国在近20多年来产生了一个最伟大的信仰——“真、善、忍”,产生了一个实践“真、善、忍”理念的最坚定的群体——法轮功学员。正如前面所说,这次社会转型是从文化领域的最核心的信仰部分入手,并且在历史主体之间的相互关系的表现形式上,采取了一对一的讲真相劝善方式,只有这两个历史条件的相结合,才为中国社会机体的每一个细胞的被善化和修复提供了可能和方便(有了具体的善化的指导原则和实现方式),中国的转型之路才走出了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和平善化”之路,这是“和平解体式”这种模式中的最高境界。

综上所述,主导中国社会转型的是“真、善、忍”的信仰,是这个信仰开创了中国社会这条即将光耀寰宇的“和平善化”的转型之路。破解当今中国社会的一切迷局,唯有在这20多年中兴起的“真、善、忍”信仰中去寻找,才能找到真正的原因和内在的一切机制。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5-08-11 2: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