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古人到过美洲?多处石刻新证获学界肯定

在亚利桑那州的一处私有牧场,拉斯坎普发现一处石刻,文字被圈在三个方形边框里,据大陆、台湾史学家和美国汉学家解读,其与殷商甲骨文有对应,格式则与周代的“四字句”一致。(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人气: 59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综合)英文大纪元今年5月率先报导了美国多处发现对应殷商甲骨文的石刻文(参见这里),提示我们中国古代的探险家们在哥伦布之前2000多年就踏上了这块“新大陆”,比10世纪的古代北欧(维京)人来北大西洋沿岸探险还要早。这一惊人发现已受到全球学界关注,一幅北美早期历史的“拼图”正在成形。

约翰‧拉斯坎普(John A. Ruskamp Jr.)博士是美国伊利诺州一位退休的教育工作者、化学分析师、石刻文研究爱好者。在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林科纳达峡谷(Rinconada Canyon)的国家岩画遗迹公园(Petroglyph National Monument),拉斯坎普在步道上方发现一组不寻常的石刻。在征询原著民岩画专家和中国古文字专家后,他得出结论,这些可解读的文字大多是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先人刻上去的,只有少数是后世原著民的模仿。迄今为止,他在亚利桑那州、犹他州、内华达州、加州、俄克拉荷马州等共发现84处同类的石刻文。

迄今为止,约翰‧拉斯坎普在亚利桑那州、犹他州、内华达州、加州、俄克拉荷马州等共发现84处与中国古代文字相对应的石刻文。图为拉斯坎普在犹他州九英里峡谷的石刻文之前留影。(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迄今为止,约翰‧拉斯坎普在亚利桑那州、犹他州、内华达州、加州、俄克拉荷马州等共发现84处与中国古代文字相对应的石刻文。图为拉斯坎普在犹他州九英里峡谷的石刻文之前留影。(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虽然拉斯坎普并不是最早提出中国古人东渡美洲的——早在19世纪,英国翻译家梅德赫斯特在翻译《尚书》时提出,周武王伐纣后可能有一群殷商遗民渡海逃亡,流落美洲;不过,他的发现却可能彻底改写世界历史。一些专家对此很兴奋,另一些则加以尖锐的批评——对于突破性的发现,这种分野时常出现。中国学者兴趣十足,美国考古学协会则持排斥态度。

与中国学者的合作

在亚利桑那州一处人迹罕至的私有牧场,拉斯坎普发现了一处石刻,文字被圈在三个方形边框(cartouche)里,其中两个有编号——下面分别写着“一”和“二”。框里的文字是按照中国古人的习惯即从右向左来阅读的。此外,前两个框左旋了90度,第三个框则右旋了90度。拉斯坎普写道:“这种故意的旋转——分别向左和向右旋转相同度数,证明了其真实性,中国古人旋转单个文字的方向是有明文记载的。”

亚利桑那石刻字所在的私有牧场是个人迹罕至的所在,距公路有数英里之遥。(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亚利桑那石刻字所在的私有牧场是个人迹罕至的所在,距公路有数英里之遥。(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亚利桑那州发现的石刻文(线条清晰度经过处理)。(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亚利桑那州发现的石刻文(线条清晰度经过处理)。(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石刻中的的一些文字符号是中国古人与北美原著民共用的,比如中国古文字“久”与亚利桑那东北部霍皮族人表示友谊的符号“Nakwách”,从形到意都十分接近;此外,中国人和霍皮族人都用螺旋形直线表达“回归”之意。尽管据此也可以推论这些石刻出自北美原著民之手,但拉斯坎普说,那些复杂的中国图形文字和北美原著民毫无关联。

左:霍皮族人表示友谊的符号“Nakwách”;右;中国古文字“久”。(Sears; 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左:霍皮族人表示友谊的符号“Nakwách”;右;中国古文字“久”。(Sears; 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另一个相似处,是中国人和霍皮族人都用螺旋形直线表达“回归”之意。(Wieger; 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另一个相似处,是中国人和霍皮族人都用螺旋形直线表达“回归”之意。(Wieger; 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殷商灭亡后,为商王室占卜、记事所用的甲骨文淡出了人类的记忆,直到1899年在安阳重见天日,它才作为中国已知最早的成体系的文字为人所知。拉斯坎普推断,亚利桑那刻石可能完成于商代灭亡后不久。

(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马宝春对亚利桑那石刻字形进行初步分析后也表示,从字体来看,这些字可能是先秦文字。他在写给拉斯坎普的电邮中写道:“字形和结构……接近甲骨文。”

马宝春的判断与吉德炜(David N. Keightley)博士的独立研究不谋而合,后者在商周历史研究领域堪称西方汉学界的先锋和巨擘,他也是美国文化界最高奖“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

吉德炜帮助拉斯坎普破译了亚利桑那州牧场的石刻文:“一同离开十年,现在宣布要回去了,旅程结束,(回到)太阳之屋;一起完成了旅程。”文字的末尾是一个含义不明的字符,或许是作者的签名。

框中文字一,可读作“一同离开十年”。(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框中文字一,可读作“一同离开十年”。(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框中文字二,可读作“现在宣布要回去了,旅程结束,(回到)太阳之屋”。(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框中文字二,可读作“现在宣布要回去了,旅程结束,(回到)太阳之屋”。(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框中文字三,可读作“一起完成了旅程”。(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框中文字三,可读作“一起完成了旅程”。(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台北的学者陈隆川(Chen Lung Chuan)在阅读了英文大纪元5月的报导后,参与到了拉斯坎普的研究中。他对同一段石刻做的解读如下:“我们一起藏匿/离开,在一起十年;唱颂著‘歌之城’,返回‘太阳之城’;在虎年,我们一起回去。”

虽然中国古文字有阐释的空间,但两种解读还是相当接近。

拉斯坎普5月25日与吉德炜见面,进一步讨论这些石刻文。吉德炜提示说,亚利桑那的石刻文字使用四个符号,这与周朝书写诗句的“四字句”范式是一样的;而新墨西哥州发现的那些石刻文字,也与中国古代祭祀文的句法与体例相一致。

拉斯坎普对大纪元记者说:“说真的,吉德炜说这是‘合理推论’——他非常保守,希望拿出绝对正确的结论。看来我们的整个拼图现在又有了十分重要的一块,那就是一些可断代的字体风格——它们与已知中国文书的书写范式相一致。”

美国考古学协会的观点

美国考古学协会(SAA)期刊《美国考古》(American Antiquity)7月号,在“伪考古”的版块之下刊载了拉斯坎普著作《亚洲回响》(Asiatic Echoes,暂译)的一篇书评。书评作者昆兰(Angus R. Quinlan)来自内华达岩画艺术基金会,他的观点是,目前还没有中国人曾来北美的考古发现(如武器、村落遗址等)可作为确凿证据。

他写道:“如果中国古代探险家曾来到美国,想必会发现一些考古遗存……中国古文字和北美石刻文之间的相似是‘偶然’的,因为后者的形式变化丰富。”

拉斯坎普回应说:“这项研究属于金石学,还在进行中,它本身不是考古。……最重要的是,研究中所有的北美象形字,已被不少于五位公认的权威汉学家一一确认为与已知的中国古文字相匹配,他们所有人都是鉴定中国古文字的专家。”

“研究中所有的北美象形字形,已被不少于五位公认的权威汉学家一一确认为与已知的中国古文字相匹配。”——约翰‧拉斯坎普

拉斯坎普还说,昆兰没有中国古文字学方面的学术背景;他觉得,自己的研究未经认真审视就被贴上了“伪考古”的标签。不过,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名誉教授杰特(Emeritus Stephen C. Jett)博士目前正在对拉斯坎普的论文(4月间最先发表于作者的个人网站Asiaticechoes.org)进行评定,他告诉拉斯坎普,他持肯定态度,随后会将该文收入他主编的期刊《前哥伦布时期》(Pre-Columbiana)。

在《亚洲回响》一著中,拉斯坎普运用“杰卡德相似度指数”分析了与中国象形文字相对应的53处北美岩石刻文的主题。该指数是19世纪植物学家保罗‧杰卡德(Paul Jaccard)首创的,被用来统计比较样本集(sample set)之间的相似性。就中国人和北美原住民同时采用的象形文字来说,它们各自被发明的概率小于5%;在许多情况下,概率更小于1%。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这些象形文字多数是中国人留在北美的,另一些则是北美原住民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模仿书写的。

昆兰还提出,在世界各地的古文化(包括佛教)中发现的字符,也通得过“杰卡德指数”测试。言下之意,如果卍字符可以无处不在,且各自独立,为什么拉斯坎普分析的这53处相似的石刻字符就不能是中国人和美洲人各自的发明?

遍及整个古代世界的字符是个有趣的现象,学界没有人能确知为什么会是这样。拉斯坎普说,卍字符是一个特例,53种中国古文字符也同样反常的概率微乎其微。

古希腊米诺斯文明(约前3000—前1100年)陶瓶上的卍字符。(Agon S. Buchholz/Wikimedia Commons)
古希腊米诺斯文明(约前3000—前1100年)陶瓶上的卍字符。(Agon S. Buchholz/Wikimedia Commons)

在给大纪元记者的邮件中,他解释说,“卍相对简单,就如同火柴人这样的通用符号,与‘象’‘献’这种复杂的中国文字符号不可同日而语。事实上,‘献’是由三个独立的符号构成的:犬、虎头和鬲(大锅)。所以我在《亚洲回响》中就将卍字符作为特例提出来,它确实是不同于正式书面文字的另外一个范畴。”

拉斯坎普曾写道:“这些在北美的中国古代字迹不可能是假的,因为这些印记很陈旧,字体很古老。”在分析了有关照片后,书评作者昆兰说,有些字似乎比另一些的年代稍晚,这一点拉斯坎普似乎没纳入考量。

拉斯坎普回应说,在各个媒体上读到他的文章的读者(包括昆兰)都提出,此研究涉及的一些象形文字看起来像是比较晚近才刻上去的。“很可惜,这种印象是因为出版者对照片图像进行了修整,以使文字的线条印出来比较清晰。”现在他也发表了未经处理的原照片。

原著民文化专家表支持

对于新墨西哥州的石刻文,拉斯坎普的解读如下:“庚(十个天干中的第七个,表日期),节(写作卩,意为跪地礼敬),大,犬(献祭的供牲),献(指献祭崇拜祖先),以及大甲 [商代第三位君王(译者注:大甲一称太甲,应为商代第四位君王)]。……值得注意的是,‘献’字(反向)的书写顺序是符合商周礼制的,用狗只献祭在当时也非常普遍。”

上为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林科纳达峡谷的石刻文字。下为其对应的中国古代文字。(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上为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林科纳达峡谷的石刻文字。下为其对应的中国古代文字。(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右)殷商甲骨文、周代金文、秦汉篆书与现代简体汉字对照表。(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右)殷商甲骨文、周代金文、秦汉篆书与现代简体汉字对照表。(Courtesy of John Ruskamp)

他认为,这些石刻中既有甲骨文也有金文,其应写成于商末到春秋末年之间,而“大甲”也是短暂出现在商末的称谓。

他也就这些石刻文的断代征询了国家岩画遗迹公园资源管理部的主管梅德拉诺(Michael F. Medrano)博士。后者说,根据他与当地原著民文化打交道超过25年的经验,“这些图像不像是与当地部落有关,似乎来自遥远的古代外来民族”。

拉斯坎普的考察还在继续,目前已有许多感兴趣的资深合作者加入进来,与他携手合作。他希望所有的学者都能保持开放的心态,来进一步探究他研究中缺失的部分,而不是一上来就全盘否定。对他来说,证据是如此的有力,值得认真看待。**

关于拉斯坎普的更多研究,可参阅中文大纪元今年2月的报导《中美一家亲? 研究:美洲远祖或源自中国》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5-08-21 5: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