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医将亡于中药 陆中医师:深感遗憾和无奈

华德

对特发性肺纤维化病,中医有一套相应的治疗原则和治疗方法。(istock)

人气: 271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华德采访报导)近来,中医在中国大陆似乎突然“热”了起来。8月5日,北京首先推出了中医药养生文化旅游;11日,中共国务院又颁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要求“积极发展中医药健康旅游,推出一批以中医药文化传播为主题,集中医药康复理疗、养生保健、文化体验于一体的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产品”。然而,这一看似弘扬中国中医的举措却被业内人士认为不可行。

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杨超波先生现旅居美国,来美前曾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任主治医师。日前,他就这一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说:“在中国大陆,中医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中药也早已变质 。要想恢复真正中华文化的瑰宝——中医,在现行体制下根本不可能。”

原北京广安门医院任主治医师杨超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大陆,中医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中药也早已变质 。要想恢复真正中华文化的瑰宝——中医,在现行体制下根本不可能。(受访者本人提供)
原北京广安门医院任主治医师杨超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大陆,中医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中药也早已变质 。要想恢复真正中华文化的瑰宝——中医,在现行体制下根本不可能。(受访者本人提供)

杨超波说:“自己作为一个科班的中医师,感到特别惭愧,对传统中医中药的衰败深感遗憾和无奈。不是说我不热爱中医,而是由于整个道德水平的下滑和中国大陆的现行体制,使得中医早已蜕变。而中医治病的主要手段中药,也因为多种原因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功效。”

“现代中医这个话题比较敏感,特别是搞了这么多年所谓的‘中西医结合’,中医的精髓几近丢失,这里我不想多讲。但自古医药不分家,药不行了,医自然也就无法存在了。”

早在2011年,《新民周刊》第45期就刊登了一篇题为《中药病了?中药已死?》的文章,后被更名为《中医将亡于中药》在网上广为流传,一度引发人们的热议。

文章开篇引述原中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司长骆诗文2006年的一段话说:“我们执行错误的‘中药现代化’路线与国际接轨三四年,已经使得中药加速走向衰败。如果这种情况再让它继续5年,中药就无法挽救了。”

杨超波非常认同这个观点。他说:“这篇文章我看过,讲的很客观,这个事实很难改变了。”“根据我这些年对中国大陆中医药市场的了解,中药之所以不行了,有如下几方面的主要原因。”

一、部分药性很强的药材绝迹或被禁用

生活方式和社会形态的改变,导致多种在治疗中有特效的中药材绝迹或被禁用。比如:人中黄(一种特制的甘草)、人中白(尿碱)、伏龙肝(灶心土);熊胆、虎骨、犀牛角、麝香等。

出于对濒危动物的保护,要想获取虎骨、犀牛角等已经几乎不太可能。所以,诸如“麝香虎骨膏”、“犀角化毒丸”等名药早已图有虚名。“而人们所选用的替代品的功效与非替代品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杨超波说,“如果不是人们的贪婪,无度地猎杀,也不会出现这个令人遗憾的局面。”

在《中医将亡于中药》中,作者讲了一个生动的故事:一辈子从事中医制药工作的骆老患了结肠炎,“反复发作,缠绵难愈。为了根治,骆老从医书中找到一方。该方需要的药材,有一味颇为独特:伏龙肝。伏龙肝就是灶心土,可治腹痛泄泻、便血。骆老托了朋友,终于在湖南农村寻找到了传统的老灶台。他特意交代:‘要挖取灶底中心烧得最红的那一块,有多少要多少。’ ——这东西如今太金贵了,骆老保存了整整一大包,以备后用。为了保证这服药的品质,骆老亲自按古法炮制。果然几剂而愈”。

二、改变药材产地和随意规模化种植

杨超波说:“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水土一方药性。不同产地的药材药性差异很大,有些药材一旦改变生长环境,药性就大大减弱,甚至变得药性全无。比如,人工培植的人参、灵芝等药物,与天然的相比,药性相差很多。”

“改变某种药材的种植地,过去是有严格规定的。必须经过几年的试种,等药性一致稳定了,才能正式移植。但现在人们为了经济利益,谁还管你那些!”

“此外,看到中药材的经济效益后,许多不懂中药的人也开始胡乱搞。而收购药材的人,要么是外行,要么是唯利是图,结果倒楣的是病患。”

关于这一点,《中医将亡于中药》中举了一个鱼腥草的例子,很能说明问题:

“过去鱼腥草主要生长在深山的水沟溪泉两边,没有污染,煮了以后给小孩退烧很快就能见效。现在云南、贵州、四川,把鱼腥草洒在大地里,像种蔬菜一样。本身那个地是农田,已经施过很多年的化肥农药。长出来后用耙一耙,装在竹筐浸到水塘里,把泥洗掉就挑到集市上去当蔬菜卖了。当天卖不完怕烂掉才拿回去晒干,卖出去做药。肺炎发烧,以小孩居多。小孩病情变化很快,以往一服药就能扳过来,延误了就可能致命。”

杨超波补充道:“许多中药材不按时令采摘,也是导致药性减弱或丧失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早摘早卖钱?!”

三、环境污染和滥用农药导致药材被污染

在水源污染、土壤污染和空气污染的大环境下,要想让中药材不被污染,几乎不可能。为了保证产量,药农违规使用农药,导致中药材毒化。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人们越来越关心粮食和瓜果蔬菜的农药污染问题,对于使用超标杀虫剂的作物,农民自己都尽量不吃。那同样是植物作物的中药材就不怕农药?杀虫剂就对其没有影响?有些地方,人们为了增加药材产量,还使用激素。这种中药服用后,结果会怎样?大家可以自己上网去查,那不是超标一点,而是几百倍啊!”杨超波说。

日前,新浪微博登载了一篇题为《中药为什么不管用了?》的文章,其中披露说:“药农为了增加收入给麦冬使用壮根灵后,单产可以从300多公斤增加到1000多公斤,党参使用激素农药后,产量也会增加一倍。”

“所以,”杨超波说,“这样的中药,先不说药效如何,你敢吃吗?另外,这几年还有一帮人试图搞什么转基因中药,把‘转毒基因’(有毒有害的基因或抗生素基因)转入到药材的种子里,使其能够抗病、抗虫、抗除草剂。它和转基因农产品一样,对人和动物的隐形危害很大。据披露,被列为转基因中药的品种多达上百种。”

“因为构成中药药性的成分和因素很复杂,不像西药那样单一,所以药材被转基因后变成了什么?一般的科学检测可能真查不出来。”

四、传统中药炮制工艺几近失传

中医是个很独特的体系,它是建立在对天、地、万物与人体之间的联系的研究基础上的。和道家一样,中医也把人体看成一个完整的世界,对应整个宇宙。所以,不管是针灸治病也好,草药治病也好,都不得违反其自然属性,不能破坏其本质。从诊病、开方、炮制或煎药是一条龙的,哪个环节都有特定的要求和方法,都直接影响着疗效。

杨超波说:“传统的中药炮制方法对工艺要求非常严格,通过正确的炮制,达到减毒、增效和改变归经的效果。但现在没有几个人懂这个,用现代科学的观点看待中医,在炮制方法上也不再遵从传统工艺了,结果是可怕的。”

日前,新华网发表了一篇题为《泉州老中医对中药炮制技艺的传承和忧心》的文章。文中举例说:“半夏有毒,临床大都经过炮制后使用,分为法半夏、姜半夏和童子尿半夏。用盐卤、生石灰炮制的法半夏,用于健胃。童子尿半夏用于跌打损伤、胃里咳血。姜半夏主要用于妇女妊娠反应,生半夏则是用来催吐。可见同样是一味药材,炮制方法不同,效果自然是天壤这别,试问一句,现在有哪个药店能够完成如此精细的炮制过程?”

对此,杨超波说:“能坚持传统工艺非常难得,但即使再坚持也很难达到过去的效果了。拿台湾为例,它的中医和西医是双轨制,没有像大陆那样搞所谓的中西医结合。台湾的中药炮制方法也严格遵从传统的工艺,但是由于其大部分中药材依赖从大陆进口,所以,药源不行了,炮制工艺再正确也无法达到古时中医那种‘药到病除’的效果了。”

禹州的老药工朱清山,至今坚持用传统工艺炮制中药。(网络合成图)
禹州的老药工朱清山,至今坚持用传统工艺炮制中药。(网络合成图)

五、中药材市场假药泛滥 吭人害己

假药分三大类,一类是不合格的药材,把没有药性的根茎等炮制后当药卖;再一类是以次充好,在药材上染色,使其看上去品质很高,这实际上是有意污染。最后一类最可怕,那就是直接用化工原料仿造,就像以前媒体披露出的人造鸡蛋一样。

大陆网上有篇文章披露说:“打磺本来是传统的熏制方法,目前的问题是反复打磺,造成硫超标。更有甚者是直接将硫黄粉洒在药材上面,注重养生的老百姓叫苦不叠,从我国进口药材的韩国商家也是颇为头痛。为了获得二氧化硫不超标的白芷,他们只能每年从中国直接进口新鲜白芷自己加工。当今中国,已经被戏称为‘化学大国’,中药商在这方面的‘追求’更是孜孜不倦。近年来为了让药材更好看,除了打磺,还增加了用双氧水浸泡天麻漂白,用氧化铁水洗丹参染色,拿洗衣粉搓掉霉斑⋯⋯”

杨超波说:“中药材制假不是现在才有的,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就有了。那时搞‘改革开放”,忽悠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于是一些毫无道德底线的人们为了钱开始‘草菅人命’。”

他举例说,河北省安国市是中国最大的中药集散基地。当年媒体就曝光了一种“人造”鸡内金,是用模具压成的塑料片。因为烘干后的鸡内金半透明,很坚硬,很像现在的一些塑料制品,于是一些“极聪明”的人就想出了这个坏招。对中药不熟悉的人很可能就上当了。

“拿这种塑料片回家当中药煮,有没有毒先放一边,能治病吗?!”杨超波气愤地说。

去年9月24日,中国大陆食品药品监管总局一份《中药材及饮片专项抽验》报告显示,“全国31省(市、区),10个中药材品种772批样品,却有93批中药材和饮片不符合标准规定,且检品来源不乏浙江省中医院、上海龙华医院、河北省中医院等大型公立中医院。一次抽验,不合格品种如此之多,涉及范围如此之广,其伤害不容小觑。”

北京同仁堂是中华老字号,许多人买中药,不管是草药还是成药,都只相信同仁堂。然而,近年来,许多打着“同仁堂”商标的中成药也不合格。

“其主要原因是在利益驱动下,同仁堂接纳了许多加盟合作商,即便同仁堂能保证药材的品质和采用传统的炮制方法,但它无法保证加盟商的产品达标合格。这样搞的最终结果,除了消费者受害,同仁堂也在砸自己的牌子。”杨超波说。

正品栀子(左)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价格较贵。水栀子为栀子的伪品,在《药典》里没有记载。(网络图片)
正品栀子(左)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价格较贵。水栀子为栀子的伪品,在《药典》里没有记载。(微博图片)

杨超波最后表示:“抛开现代中医的诊疗手段不说,单单是面对如此可怕的中药市场,你让游客来吃你的药,你是治病呢?还是害人呢?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钱?!‘医’一旦向钱看了,就是杀人了!”#

责任编辑:李晓清

评论
2015-09-01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