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复兴中心”艺术哲学系列演讲之二

为什么艺术要写实(5) 抵制权威洗脑 迎接写实重生

演讲者: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Ross) 舒原/译

只要人类的大多数都可以自由地比较和判定什么才是伟大的艺术,并以诗性、真与美作为指路灯,作为通用语言的传统与当代写实艺术一定会盎然重生。[美]史蒂夫‧汉克斯(Steve
Hanks,ARC认证“在世大师”之一),《小艺术家》(Young at Art)局部,水彩,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人气: 6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27日讯】译者按:19世纪中叶以降,现代艺术的支持者们开始全面颠覆和压制西方正统写实艺术的审美价值和表达体系,使之完全陷入瘫痪之境,从画廊、博物馆、艺术教育机构到报章媒体,诸多的“权威暗示”带动着大众不辨美丑、人云亦云。近三十年来,现代艺术的公正性开始受到质疑,同时,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也勃然复兴,此间,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已成为全球艺术界同好研究、交流和竞赛的高端平台。本文是ARC创办人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 Ross)2014年2月7日对康涅狄格肖像艺术家协会的主题演讲,也是ARC艺术哲学系列演讲的第一讲,通过对一个半世纪以来艺术史的重新审视,不仅申明了视觉艺术为什么要写实的问题,也匡正了伟大画作的定义。今分为五篇发表,各篇标题均为译者所加。

为什么艺术要写实(1) 写实是艺术的基本语汇

为什么艺术要写实(2) 现代主义毁坏了艺术传统

为什么艺术要写实(3) 150年艺术史发生什么事

为什么艺术要写实(4) 19世纪学院派艺术家的突破

(续上篇)

现代主义者所做的一直就是助纣为虐,鼓动破坏艺术家们藉以完成人文交流的唯一通用语。揭露现代主义艺术史的真相一直是我多年来的一个目标,任何刻意压制对艺术史正确理解的史学分析实践都亟需质疑。最重要的是真实的历史不会因一时的偏见和某个时期的品味而被永久湮没。要想保证作为学术领域的艺术史不致堕落成仅只是宣传性的文件、瞄准值钱传世品的市场升值保值,我们就必须这样做。那些大发其财的艺术商人——卖的都是些个把小时就出炉而不是画上几周的作品——不费什么劲就找来一群能说会道的文学硕士构建出一套精致的专业术语,四处发表高论。这些受市场影响的论著为这类藏品的保值提供了保障。正如人们逐渐意识到的,这种“艺术之谈”是一种诡计,它有意使用复杂又费解的组合词(胡言乱语)来加深人的印象、进行催眠,最终让人的直觉噤声——令它无法如实辨别出在我们面前招摇过市的是什么东西。这是通过权威人士的洗脑达成的,它混淆了我们的感官凭据,不然的话,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提出质疑。身居高位的是“权威”,书籍报章是“权威”,对现代主义支持者们的认证也是“权威”,这些合起来都会让那些依凭通识本会站出来反对的人印象深刻、变得恭敬——而假使没有“权威”撑腰,这些“高谈”明显可以看出是在胡说八道。

描述这种现象最贴切的词汇就是“威信暗示”(prestige suggestion)。一旦一些个人、一些品牌成为质量、价值或专家权威的象征,人们往往就会在其身上看到质量、价值或重要性。比方说,有钱的消费者一看到贴普拉达(Prada)或古驰(Gucci)商标的手袋,就会自动设想其价值和品质。标价或许是1800美元,而如果只售1200美元,她就会相信自己捡了个大便宜,也会自豪地跨在手臂上向友人炫耀。如果把没贴商标的同一款包摆在纽约42街的小摊上,标价80美元,她可能只会觉得标价太高,不砍到40美元都不会买。普拉达的品牌名,连同它在波道夫和布鲁明戴尔出售的事实,会赋予其一种威信和假定价值——这些已经植入了消费者的脑海。[译注:波道夫(Bergdorf’s,Bergdorf Goodman的简称),纽约最顶级的奢侈品百货商场;布鲁明戴尔(Bloomingdale’s),美国老牌百货公司。]

很多年前,我受邀参观通用汽车公司的装配厂,看到他们正在组装一辆雪佛莱车;之后,另一个车体顺着流水线过来,他们为之装上不同的格栅和引擎盖装饰,贴上了奥兹莫比尔(Oldsmobile)的商标;第三个相同的车体过来了,他们又安上另外一种格栅,外加凯迪拉克的标识。几乎所有部件都是一样的,但凯迪拉克品牌是奥兹莫比尔售价的近两倍,“奥兹”则比雪佛莱贵三分之一。

这就是威信暗示,而威信带来的价值与内在品质的价值这二者是有区别的。同样,一幅没有什么内在价值的画作有德库宁、波拉克、罗斯科或蒙德里安的签名就会被赋予高价值,因为有博士或博物馆馆长名衔的人告诉了我们要如何看待他们作品的价值,画商或拍卖行对其作品的估价都是几百万美元,还告诉人们说今天掏一百万,将来能赚一千万。多数人都觉得自己并不了解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对袖珍书、波斯地毯和腕表是如此,艺术作品就更如此,即便他们本能地排斥什么作品,他们也保持沉默,以免显得可笑或被认为无知。

“威信暗示”让人们自然而然认定现代艺术“大腕”的手笔必定是杰作,由此马上开始寻找伟大之处。如果他们没有发现有什么伟大,他们也相信那是因为他们自己无知或缺乏艺术敏感度,而绝对不会怀疑艺术作品中有何败笔。表达质疑很容易招致嘲笑和揶揄。要想合群,人云亦云会轻松得多。处于那种可怕压力下的学生们,可以肯定他们会发现伟大之处,不管他们看的是什么东西。面对学院派绘画,他们则被灌输了反向的标准。他们被教导说,着力写实的作品是“坏”的艺术,所以说,人们看到的“好”往往无关艺术造诣,而只关乎观看者欠缺智慧和品位。

[美]玛丽‧米妮菲(Mary
Minifie,ARC认证“在世大师”之一),《粉色调谐》(Harmony In Pink),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美]玛丽‧米妮菲(Mary
Minifie,ARC认证“在世大师”之一),《粉色调谐》(Harmony In Pink),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许多学生、甚至老师都给我们写信,告诉我们说写实艺术实际上已经被艺术系禁止了。约翰‧斯图亚特‧密尔(John Stuart Mill,又译:穆勒)对这件事情发表的言论(他倾向于不对反对意见作抗辩,或完全视之不见),在今天还如同在二百年前一样鲜活和切题。

“只要哪里存在着凡原则概不得争辩的暗契,只要哪里认为凡有关能够占据人心的最大问题的讨论已告截止,我们就不能指望看到那种曾使某些历史时期特别突出的精神活动的总体高度水平。”

“凡持有一种坚强意见的人,不论怎样不甘承认其意见有谬误的可能,只要一想,他的意见不论怎样真确,若不时常经受充分的和无所畏惧的讨论,那麽它虽得到主张也只是作为死的教条而不是作为活的真理——他只要想到这一点,就应该为它所动了。”[密尔的《论自由》(On Liberty),原文转引自艾本斯坦父子(Alan & William Ebenstein)所编《伟大的政治思想家》(Great Political Thinkers),第569页;译文参照孟凡礼译本。]

如果没有一个活跃的专家圈子来传授素描和绘画的传统技巧,高校艺术系就绝不会有能充实这场论辩的学生,创作不出能表达复杂微妙理念的作品,也就不会有适合所有学生的学术环境。禁止在校园内深入传授这些技法,就像音乐系拒绝教授五度圈或只教三四个音符还坚持要求谱出所有音乐一样可笑。

如果他们对自己的教学方法及结果真的没什么羞愧,那他们就该欣然面对他们应能充分反驳的理念。他们有种庄严的职责,想要维护19世纪及更早的艺术家、作家和思想家们代代相传的理念的完整性——这些前人建立了一个思想自由至上的体系。要贯彻这些准则,还有哪里比培养下一代领袖的美国高校里更重要呢?即便他们不同意这样做,他们也有义务让学生能接触到负责任的对立观点。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看到孕育了那么多伟大艺术家的体系得以重建,但它真的发生了,ARC的年度沙龙绘画大赛始于2003年,一年比一年规模大。目前,大赛是我的女儿、ARC的总经理卡拉‧罗丝(Kara Ross)主持,我为她备感骄傲。不到三年时间,参赛者就翻了一倍多,今年我们收到近2,200件作品。每年的获奖者都会被画廊看中,其中很多人已获得了相当的成功。

纳尔逊‧尚克斯(Nelson Shanks)是 ARC认证的第一位“在世大师”(Living Master),也可以说是过去75年来最伟大的肖像画家。明天他将在这里被授予这一荣誉,我想不到还有谁比他更应该获得此奖。我向他及家人致以最美好的祝愿,也代表写实艺术界感谢他的引领以及他对油画艺术规律的那份坚守。

[美]纳尔逊‧尚克斯(Nelson Shanks,1937—  ),《蓝鸟》(Bluebird),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美]纳尔逊‧尚克斯(Nelson Shanks,1937— ),《蓝鸟》(Bluebird),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我想邀请你们在座的每个人每年都加入ARC沙龙,并申请成为ARC认证“在世艺术家”(Living Artist)或“在世大师”。只有当世界上最棒的艺术家每年都展开比赛,艺术沙龙才能再度扮演重要角色,就像历史上巴黎沙龙长期扮演的那样。每年看到彼此的作品并分享技巧和美学知识,这会创造一种“异花授粉”机制,确保我的艺术比赛越办越好。实际上,现在情况已经是这样。经过这几年,我终于可以说,今天最优秀的艺术家正接近于创作出艺术史上最高水平的作品。我请大家去看看去年和之前几年的获奖作品。今年ARC沙龙的报名期限刚刚过(1月31日),到4月份,结果大概就会在网上公布,ARC的下一本图录随后会开始制作。我们欢迎您参与,并留下意见。我感谢你们每一个人在新的“写实艺术复兴”(Renaissance of Realism)中所做的一切。

实际上,我要说,我们才刚开始探索有关人类处境的伟大主题,这些主题或隐或显,或直或曲;或虚构,或真实;有的关乎精神,有的关乎心理;有的探索内在,有的踏上星际之旅。就人类思维和情感而言,上个世纪的表现无疑是最繁杂最广阔的,现代主义的诸多原则箝制着艺术世界,绝对已经使绘画及艺术的规律陷于瘫痪。上个世纪思想和科学领域的所有突破都未能用传统写实的手法来捕捉,而知识的产量已从每50年增加一倍达到了每6年增加一倍。如果没算错,目前世界上98%的知识都是过去一百年中产生的。过去的整个世纪完全未被你们选择的艺术领域触及。他们说“前人都画过了”?我的天,你得生活在柏拉图的洞穴里才会相信这话。我们几乎还没开始考虑各种思想、情感和知识的可能领域,也没有开始体验那些有待构思和描绘的主题——其间,艺术家富于表现力、诗意和创造力的眼睛将会以无数杰作再度饶益我们的社会、文化和文明,而构画这些杰作的“在世大师”可能就在今天在坐的诸位当中,也可能刚刚踏入70多所ARC认证学校的校门。

ARC已在全球认证70多所“画室学校”(ARC Approved™
Ateliers)。图为瑞士画家帕特里克‧德沃纳斯(Patrick Devonas,前)的画室。(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ARC已在全球认证70多所“画室学校”(ARC Approved™
Ateliers)。图为瑞士画家帕特里克‧德沃纳斯(Patrick Devonas,前)的画室。(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肖像艺术家联合社团网”这样可信赖的组织,以及能接触到千百万人的艺术复兴中心(ARC)——特别是目前美国六大艺术杂志都给予支持,致力于报导ARC年度沙龙比赛的获奖者,而ARC博客和《ARC每周快讯》(Weekly ARC Newsflash)也都对写实艺术圈的繁荣发展予以报导并送到数万会员手中——我们正迎来艺术创造力的新生,艺术创作在数量上也达到新的高峰,堪称视觉艺术的爆发式振兴,且这一次完全注入了“表达自由”的真义。只要人类的大多数都可以自由地比较和判定什么才是伟大的艺术,并以诗性、真与美作为指路灯,作为通用语言的传统与当代写实艺术一定会盎然重生。

经全球五大洲四十余国、展出数百场次的“真善忍国际美术巡回展览”,参展画家全面向正统写实艺术,向提升、净化的精神回归。图为美展作品之一、许羽沛作《得法》。(大纪元)
经全球五大洲四十余国、展出数百场次的“真善忍国际美术巡回展览”,参展画家全面向正统写实艺术,向提升、净化的精神回归。图为美展作品之一、许羽沛作《得法》。(大纪元)

演讲者简介:

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Ross),生于美国新泽西州,著名艺术收藏家、艺术史学者、教育家,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主席——该中心成立16年来,通过与全球众多古典艺术教育机构合作,致力于复兴古典写实绘画训练;同时,其官网也是艺术界同人查阅资料、进行艺术交流的重要平台。

弗雷德里克‧罗斯先生在新唐人电视台第三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开幕暨颁奖仪式上致辞。(爱德华/大纪元) 
弗雷德里克‧罗斯先生在新唐人电视台第三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开幕暨颁奖仪式上致辞。(爱德华/大纪元) 

罗斯先生同时担任《布格罗艺术全集》(William Bouguereau: His Life and Works)编委会的执行主编及撰稿人、布格罗研究会主席等职,并受邀在苏富比拍卖行、达荷希博物馆、沃兹沃思学会和孟菲斯大学等机构发表主题演讲。其演讲辞和文章刊发于美国主流艺术与文化媒体,每年受众超过30万人,并被多所院校列为学生必读。

罗斯早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艺术教育系,与妻子谢丽一起拥有19世纪欧洲绘画和当代写实绘画的丰富收藏。**

责任编辑:珞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五(9月21日)谴责中共当局对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实行“可怕滥用行为”,并批评中共政府对该国基督徒的镇压。周四,他还表示,中共的威胁远大于俄罗斯。
  • 《日经新闻》周六(9月22日)报导,日本正在考虑与美国达成一项双边贸易协议。该协议将降低对美国农产品进口的关税,以避免美国对日本汽车征收更高的关税。
  • “非常值得来听的音乐会,也是优秀的演奏家都会很想进入的乐团!”新竹交响管乐团长笛首席曾丽美表示:“非常专业,无论编曲、音色、技巧,表现出的感情平衡,环环相扣,完美结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