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布格罗逝世110周年

古典油画大师布格罗的遗产(下)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宁芙与萨提尔》(局部),1873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人气: 2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们接受普契尼的歌剧和狄更斯的小说,但面对造型艺术表现的同样情感,我们却拒绝调适我们的观念。”——理查德‧拉克

编者按:法国古典写实绘画大师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纪最受欢迎、最为成功的画家之一,与安格尔(Ingres)、莱顿(Leighton)和热罗姆(Gérôme)齐名。在他的一生中,他的画作在欧洲和美国售价都是最高的。他曾多次受美国名人委托作画,这也是何以他的很多画作保存于美国。低成本印刷术和凹版印刷工艺的出现,则让贫富不同的各国人士都有机会收藏他美丽画作的样本,他的声名因而更加卓著。

布格罗的艺术遗产是宏富的,但事实上,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被忽视、贬损,甚至和“学院派”一同成为保守甜美的代称。只是在近几十年,随着古典写实风潮的出现,这位大师才开始得到公正的评价。今天,布格罗的绘画已重新受到艺术市场的肯定,在苏富比、佳士得拍卖中屡屡拍出几百万美元的高价。

如何看待布格罗珍贵的艺术遗产?理查德‧拉克(1928—2009)是美国著名古典写实油画家、艺术教育家,本文即是他写给严肃的艺术学生与爱好者的经典赏析文字。值布格罗逝世110周年(8月19日)之际,大纪元得到授权刊登全文,和广大艺术爱好者共同纪念这位古典油画大师。

古典油画大师布格罗的遗产(上)
http://www.epochtimes.com/gb/15/8/7/n4498785.htm

(续上篇)

2. 影调

除了对线条的精通,布格罗也有力地驾驭了影调关系。对于一幅画来说,深浅影调的和谐是最重要的,甚至比色彩还要关键,因为影调的安排是所有配色方案的基础。没有影调,色彩或色调就不能存在。画家们常说,如果影调调和了,任何配色方案都是行得通的。布格罗画作中调和的影调,就如同蕴有大美的妙音。

可为对比的实例,见于其1877年绘制的《圣母、圣子与天使》(Virgin of Consolation,又译:圣母神慰)和次年的《慈善》(Charity)。在前者中,我们看到画家让圣母的头部完全在光亮中,最大限度地体现出平面感的优势,与素朴的主题十分契合。在后一幅画,则通过侧光体现出对比强烈的光影。然而,在两幅画构思的背后,都有对线条的完美锤炼。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圣母、圣子与天使》,1875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圣母、圣子与天使》,1875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在《圣母、圣子与天使》中,圣子臂部的蔓藤花纹,交叉的双手,以及搁在圣母腿上的女人肩部,构思都很巧妙,而宝座的垂直线条与台基的水平线也形成优美的对比。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仁慈》,1878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仁慈》,1878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同样,在《慈善》中,我们在婴孩们微妙的曲线和建筑的直线之间,发见一种富有节奏的线性结构。挤在右下方的孩子则是形体融入阴影的造型典范。伦勃朗也会认可这一点!早期意大利的大师们再次现身,不过似乎是唱出了一种自然主义的新曲调。

布格罗巧妙运用光影的一个范例是著名的《宁芙与萨提尔》(Nymphs and Satyr,又译:仙女们与森林之神,1873年作)。图中抓住萨提尔左臂的人物,背部被强烈的反射光照亮,光线也倾泻到头部和肩部的阴暗面,这是画家要面对的最困难的问题之一。这样一来,头部必须用最少的色调对比,来衬托那些在光亮中被完整造型的部分。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宁芙与萨提尔》,1873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宁芙与萨提尔》,1873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布格罗的成功之处在于他圆满的驾驭力,《宁芙与萨提尔》堪称他最精美的画作之一。在这幅画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其背后的线性结构。(必须指出,要构思一幅画,仅有线条是不够的,而这些线条彼此之间及与画面整体之间必须达致匀称谐和。)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荷马和他的向导》,1874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荷马和他的向导》,1874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布格罗技艺的另一例证是他对和谐色调的驾驭,如我们在精美的《荷马和他的向导》(Homer and His Guide)中看到的那样。顺便说一句,只有顽固的现代派才会称这种强有力的构思为“感伤”。生机勃勃的形体,远处牧童和狗的激烈动作,与荷马的崇高庄严、引领这位盲诗人的男孩的觉醒形成对比,所有这些都向我们传达出这个邂逅故事背后庄严的戏剧性。前景男孩头发丰茂的暗色调,与荷马头部色调形成强烈对比,加之老人无光的深眼窝[可与安格尔的《荷马的荣耀》(The Apotheosis of Homer)对比,将观者的视线吸引到画面的焦点上来。

在诗人的外衣部分,我们看到了布格罗最擅长刻画的闪闪发光的白色衣褶;光感在前景那只狗的皮毛上也不时重复表现,维持着色调的平衡。天空美丽的色调层次和暗影中植被的对比,极好地衬托出少年与老人的形体,完成了这一精妙的构图。

3. 色彩

布格罗对色调的出色掌握只有明眼人才看得出来,那么他的色彩呢?在本(20)世纪初期,嘲笑19世纪法国学院派画家的颜色平淡乏味、全然丑陋,是件时髦的事。即便是伟大的安格尔也没有从批评家的攻击中幸免。当这些批评家急于将学院派的颜色与印象派做比较时,他们往往忘记了,古典的形式需要一种更加内敛、平和、柔美的协调,以提升其内在品质。从拉斐尔和达‧芬奇的时代起,这种艺术实践就一直有大师作为先例。成功将堂皇的色彩、丰富的明暗对比和有美感的形相结合,这是艺术界很少有人达到的成就。

提香的一些作品如《神圣之爱与世俗之爱》(Sacred and Profane Love)以及《酒神巴库斯与阿里阿德涅》(Bacchus and Ariadne),代表了将这些对立因素相统一的高度成就,很少被后人超越。布格罗没有提香的色彩天赋,但他运用银灰色、棕色、柔和的绿色、白色和暖黑色,伴随偶尔跳脱的活泼色调如紫罗兰、印度红(暗红)和蓝色,仍然设法用自己的方式创造出了某种可爱而柔和的和谐。尤其是他对肤色的表现,显示出了色彩大师的真正天赋。

他通过微妙渐变的冷暖调子来塑造婴儿、婴孩和小天使的形象,赋予肌肤以健康的光泽。他笔下的年轻村姑和女人体,在色彩上极其逼真,主要是因为他在细腻的半色调中成功注入了微妙的冷暖平衡。尽管布格罗不太像鲁本斯或提香,但他也必须成为敏锐的色彩大师:他了然于自己的所长和所短,从而能以恰到好处的颜色提升对形体的掌控。

4. 摄影术的角色

关于布格罗的艺术,一个有趣且尚未被探究的角度是他对照片的利用。我们知道,他那个时代的大部分画家都对新开发摄影术的可能性及其应用十分着迷。德加(Degas)、热罗姆、伊肯斯(Eakins)和布格罗本人都广泛利用了摄影图像。在只依赖照片作画的当代写实主义画家的作品中,我们经常见到那种令人作呕的光亮感,相对于此,早期的大师们多数情况下都能在创作中明智地利用照片,其画面却没有“照片感”。他们的成功表明,尽管摄影经常被欠缺训练的画家们误用,但仍可扩展绘画的可能性。布格罗的创作就是活生生的证明。

5. 颜料的运用

最后,学生和艺术爱好者应该认识到布格罗对绘画艺术的物质层面的透彻理解。经他手的绘画,历百年仍色彩如新,就像是昨天画的一样。他的画作只在很少的情况下才由于保管不善而出现裂纹或变色。

对于门外汉来说,如何运用颜料像是个很家常的话题,但对于画家、尤其是那些努力重建旧时传统的画家来说,这却至关重要。尽管布格罗笔下的形体很复杂,且十分光洁,但布格罗显然是以极快的速度直接敷色,极少运用罩染法(glazing)或薄涂法(scumbling)。据我所知,他使用的媒材(具体来说就是他的调色板)未能存世。对这个问题,虽然画家们有浓厚的兴趣,但也只有留待学者们去找寻答案。

结语

在本文中,我简要地谈了布格罗艺术中那些超越现时品味和理念的方面。当代艺术爱好者们有时很难“参透”布格罗画作中丰富的情感,然而心领神会的人们,则会非常欣喜地发现他那些不朽的绘画特质——也是他核心的艺术成就。

而今,我们中的很多人对19世纪晚期品位(我们叫做维多利亚风格)仍然有强烈的反感。在所有的艺术中,绘画受摇摆不定的时尚损害最深。我们接受普契尼的歌剧和狄更斯的小说,但面对造型艺术表现的同样情感,我们却拒绝调适我们的观念。我们的部分障碍在于自己的心理投射:希望在历史和艺术中看到我们自己的固有想法和情感;还有一部分障碍在于,我们距离19世纪仍然不够遥远,以至于不能冷静地看待当时的艺术。

目前对布格罗的“重新发现”,最终将在艺术的殿堂中给这位法国大师以应有的地位,既不过分谴责他的多愁善感(这是当代艺评家们急于批评的方面),也不过度称赞他的古典主义和宗教虔诚(他的同代人对这些品质是十分推崇的)。不管最终他得到怎样的评价,对于那些今天努力重建西方艺术伟大传统的画家们来说,布格罗对绘画艺术的掌握都是一个光辉的榜样。

作者简介:

理查德.拉克(1928—2009)是美国著名古典写实油画家、艺术教育家,《古典写实主义季刊》(Classical Realism Quarterly)创办人之一,《古典写实主义杂志》(Classical Realism Journal)创办人,以及美国古典写实主义协会(The American Society of Classical Realism)的联合创办人。

拉克从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校开始接受古典油画训练,曾师从著名画家加摩尔(R. H. Ives Gammell)五年,后赴欧洲学习古典大师的绘画技巧,受到鲁本斯的深刻影响。回到明尼苏达后,他创办了一家非营利性的小型素描与油画学校——拉克画室(Atelier Lack),采用法国19世纪画家以及波士顿画派带学徒的方法进行教学。很多年中,他的学校是美国学生在波士顿之外唯一能接受古典油画训练的地方,拉克因其独特的艺术教学屡获大奖。

拉克还是一位广受欢迎的肖像画家,受托创作过很多名人肖像;在生涯晚期,他则绘制了很多基于荣格心理学的大型画作。拉克的艺术类著述中包括《论画家的训练:附谈画室项目》(On the Training of Painters: With Notes on the Atelier Program),也编有《现实主义的革新:波士顿画派的艺术》(Realism in Revolution: The Art of the Boston School)等。

版权说明:

本文原题《布格罗留给艺术学生的遗产》(Bouguereau’s Legacy to the Student of Painting),最早刊载于艺术期刊《Aristos》第1卷第2期(1982年),后刊发于拉克创办的《古典写实主义杂志》第1卷第1期(1992年,内容有增补)。

《古典写实主义杂志》的前身为《古典写实主义季刊》,于1986年开始由拉克画室出版,寄发给400位古典艺术的支持者;1992年改刊为《古典写实主义杂志》,由美国古典写实主义协会出版。到2003年停刊为止,该刊在全球范围已拥有几千名读者。为了保证两刊中的艺术知识接续启发新一代的画家,“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得到出版两刊的授权,今授权大纪元刊载拉克《布格罗》一文的中文版。**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把在280多年前制作的古典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The Ames Stradivarius),丢失了35年后终于被找到,并被物归原主。据报这把古琴还惊动美国联邦调查局,帮忙追寻。据估计,这把由意大利著名制琴大师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小提琴,价值高达500万美元。
  • 普桑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著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普桑也是个严格自律的人,他强大的精神力量来自其道德坚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画艺相得益彰。
  • 建于十七世纪中期的梅松-拉斐特城堡(Château de Maisons-Laffitte),坐落在巴黎西北郊的塞纳河畔,圣日耳曼森林的旁边,前边流水潺潺,后边古木参天。这座城堡是由被伏尔泰称为“欧洲最具才华的建筑师之一”的芒萨尔为勒内•德•隆格伊设计的,建成之后马上被公认为巴黎周边最为美丽的建筑物。它标志着文艺复兴晚期建筑风格的终结,由此开启了法式古典主义的新风格。
  • 长期以来,17世纪的法国绘画大师尼古拉.普桑,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著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
  • 台湾油画家魏荣欣曾参加三届新唐人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并于2009年以《补衣的老妇》画作荣获银牌从纽约载誉归国。魏荣欣接受记者专访,他目前在国立国父纪念馆翠亨艺廊盛大展出“犁一条记忆的长河-魏荣欣人物采风画展”,展期至7月28日。
  • 作为路易十四时期画坛革新思想的引入者,夏尔•德•拉弗斯的画作体现了那个伟大时代艺术创作的演变进程——从他学院派的老师夏尔•勒布伦,到开启法国洛可可风潮的他的密友安托万•华托。尽管在前两个世纪几乎被人遗忘,但拉弗斯依旧在艺术史上扮演了要角,被誉为路易十四执政期间最好的画师,参与了当时所有伟大的历史性装饰工程,从杜伊勒里宫到凡尔赛。
  • 第一次知道张充和(1913—2015),是因为湘西沈从文墓碑上那意蕴隽永的小楷:“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进一步了解,却是在老太太仙逝之后,“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她概括平生的诗句打动了我。
  • 7月14日仲夏之夜,全国首座公办民营艺术中学--云林县立茑松国中暨麦寮高中艺术实验班,在高雄市社教馆举办压轴场年度成果巡回展,以“古艺倾城”为主题,为南台湾乡亲展演一场美丽丰盛的“古典艺术宴飨”。
  • 当代希腊的金融危机正不断登上报章头条,与此同时,古代希腊的文明也吸引着人们的视线: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法国影星)扮演了安提戈涅(Antigone),海伦‧麦克洛瑞(Helen McCrory,英国影星)则成了美狄亚(Medea)——伦敦阿尔梅达剧院的古希腊戏剧季已从6月开始,题为“希腊为何重要”(Why Greeks Matter);大英博物馆的展览“美的定义:希腊艺术中的人体”(Defining Beauty: the body in ancient Greek art)则于今天(5日)落幕。
  • 6月11日下午,来自美国的著名水墨画家惟仁(Virginia Lloyd-Davies),与英国国画老师蔡唯敏先生,在伦敦依⼠士灵顿华⼈人社区中⼼与来宾会晤,互相砌磋交流中国画。两位老师分别现场示范绘制讲解画作,并合作绘制两幅花鸟,对到场的东西方中国画画家和爱好者们来说,是一场无比珍贵的学习体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