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主流媒体曝《加华新闻》主编被炒

被《加华新闻》解雇主编王赟(左)和时事评论员冯志强(右)。(周行/大纪元)

人气: 25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07日讯】

编者按:今年6月以来,加拿大主流媒体《环球邮报》连续刊文,指现任安省移民厅长陈国治与中领馆关系太近,及其它一些涉及其亲共的指证。系列报道在主流和华社均引起反响和讨论。本月6日《环球邮报》发表的文章,涉及一份在多伦多发行的中文免费周报《加华新闻》在其主编刊登一篇有关陈国治的评论文章后,意外被解雇一事。本报记者对此采访了被解职主编及其当事人,并对《加华新闻》的来龙去脉做了深一步解读。

(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在多伦多发行的中文免费周报《加华新闻》6月底登出一篇评论现任安大略省公民、移民及国际贸易厅长陈国治的文章后,前主编王赟(Helen Wang)在公司的待遇每况愈下,最终在7月17日被报社解雇。

8月6日,《环球邮报》发文首先披露了这件事。

王赟称,当她把时事评论员冯志强撰写的有关评论陈国治的文章刊登后,她的老板张永钢(Joe Zhang)称,报社收到了来自中领馆、报社魏老板及陈国治等的投诉。最后导致她被解雇。

王赟在中国武汉大学获得新闻专业硕士学位。后来去澳洲留学,获得翻译硕士学位。2006年登陆加拿大后,在很多媒体工作过,包括之前的《现代日报》、《星岛》、《明报》,还当过安省议员黄素梅选区办公室的兼职选区助理。

她周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几个月前成为《加华新闻》主编后,一直都是按媒体原则工作。“我做的,是为了这报纸好。这样的结果,是我不想看到的。”

刊文为了媒体良心

《加华新闻》6月26日刊登的这篇评论文章,是针对《环球邮报》6月份登出关于加拿大情报局怀疑陈国治与中共官员走得太近,容易受中共影响的系列文章后,在华人社区引起的反响。文章主要观点是:陈国治的事属于个人行为,不应该与整个华人社区扯上关系。担心陈国治这样的说法(做法)会撕裂华人社区。

王赟说,媒体应该有不同的声音。她认为冯先生已经是华人社区的资深评论员,“他完全有资格写这样的评论文章。”

《环球邮报》的文章说,虽然陈国治将《环球邮报》披露他的文章看作是对所有新移民的攻击,但华人社区也有不同看法。文章提到新时代电台普通话节目的嘉宾主持Tony Yu说:“大约80%参与我节目的听众,不同意陈国治的看法。他们把陈视为在玩族裔牌,并认为这对社区不好。”

“华人社区的媒体都不容易,”王赟说,但新闻作为社会的第4种制衡力量,“你的社会良心、社会责任在哪里?如果不顾及受众、读者,那你做新闻的初衷在哪里?”

她说:“我被解雇后的二期报纸,第6版变成了陈国治专栏。”

《环球邮报》的文章称,他们问过《加华新闻》解雇王赟的原因。张永钢拒绝透露,只是说,“这是公司的决定。”

大纪元通过电话及电邮去询问张永钢有关解雇王赟的原因;也发电邮询问陈国治,他是否对那篇批评他的文章提过意见,但在截稿前均未得到答复。

王赟讲述的故事:

按王赟介绍,《加华新闻》日常工作的人共3位,张永钢是副社长,管市场和发行;她手下有1名编辑及1名美编。“多伦多华联会”会长魏成义是报社老板。

6月26日报纸出版后的第二天,张永钢称收到投诉,要去找魏老板解释。王赟不放心,希望亲自去解释,但张永钢没接电话。她以为这事到此为止了。

6月30日那天“全加华人联合会”和“多伦多华联总会”联合召开了力挺陈国治批评《环球邮报》报导的新闻会。张永钢要求王赟出席,去给老板捧场。王赟说,会后她离开前,“他(张永钢)跟我说,这件事(刊登关于陈国治的评论文章)给老板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希望在下一期报纸中,不惜一切代价,要把这个印象消除掉。”并说,“报社已经给送报人额外的钱,要他们把市面上还留存的所有报纸收回来。”

“我当时不认同这做法,说你这样做,会失去读者。”王赟说,“他就说,我们不在乎读者。老实告诉你,魏先生的大部分生意都在中国,他一定要和领事馆保持良好的关系。要塑造他作为本地侨领的形象,这样才有利于他的生意。”

“我们不欢而散了。”王赟说,“回报社后,我写了这个新闻会的稿件。但后来被报社换成了‘华联会’发的通稿。”这时,她作为主编,已经无权控制第6和第7版——这2个评论版的内容了。

之后,王赟还受过不明原因的电话骚扰。她说,这些电话来自张永钢的手机或公司座机。

7月5日晚接近11点,她已经睡下,但电话一直把她吵醒。她没接电话。第二天她问张永钢昨晚打电话是什么事,他说是安排第二天下午的采访。但这不是深夜不断打电话的理由。

7月10日为准备下一期报纸,王赟去采访盛雪,当天下午3时离开办公室。她说,在401高速上正驾驶着,张永钢给她打电话,她说是去采访盛雪后。“当时他勃然大怒。说《加华新闻》的任何人都不能采访盛雪,并要求我马上回报社。”(编者注:盛雪是民主阵线主席)

王赟说,张永钢7月9日已经在51网上做广告聘请主编,虽没说是《加华新闻》请人,但联系人是张先生,电话是张永钢的手机号。几天后,张永钢召集所有员工开会,宣布他自己负责管理报社的所有事,编辑部的所有稿件都要经他过目。

7月17日中午,他叫我去他的办公室。 张永钢和魏成义共用一个办公桌,王赟说,他(张永钢)坐在魏成义的座位上,递给她一封解雇信,但不给原因。他说,“我不会告诉你任何原因。如果你想知道原因,请你找律师。”

在《环球邮报》发表文章的第二天(7日),魏成义在多伦多当地中文媒体上称,他和《加华新闻》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本报记者了解到,《加华新闻》报刊上注明的报社地址和“多伦多华联总会”网站上所注明的地址是一样的。魏成义目前担任该商会的会长。

为华人社区而担心

冯志强之前已经在《加华新闻》发表过二篇评论文章。他说,他写关于陈国治的那篇文章,是出于一种担心。“陈国治是坏是好,是他本人的事。不能因为他在某些方面被审查,就把这事放大到是对整个华人社区的态度。”

“如果这样做的话,可以这么说,当事人把整个华人社区作为他的人质押在那了。”他说,“有些人甚至把《环球邮报》刊登对陈国治的文章,形容为‘可能是百年排华历史的返潮’。这不是很恐怖的事吗?”

“所以,我认为,华人社区应该警觉。”冯志强说。

不能“跪着吃”

对于王赟被加华新闻解雇。冯志强称,这样的“政治性炒作”,在华人社区还没听说过。被主流媒体关注也是免不了的事。

“那些报纸老板们,他们也要问一问自己的社会良心。报纸不仅是一个生意,还有其社会责任。”他说,媒体行业是不容易,但从业人员应该鼓励自己的社会良心,这口饭不能“跪着吃”。

他说:“华人社区的气氛,差不多是在与中国大陆一点点靠近。这是大家很担心的事。”

冯志强认为,需要维持华人媒体的生态健康。

========================

 

《加华新闻》的前身后事

《加国新闻》自2014年12月11日起发行新版。(周行/大纪元)
《加国新闻》自2014年12月11日起发行新版。(周行/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唐凤综合报导】《环球邮报》8月6日报导了中文媒体《加华新闻》主编被炒一事(头版有述),从而把《加华新闻》再次推到公众面前。本报在2007年发表的一篇题为“加拿大‘小毛泽东’全加华联会林君”中,介绍过这份报纸发刊的背景,其内夹《人民日报(海外版)》一起发行。

2014年12月11日新版《加华新闻》发行第一期,据知情人透露,老板由魏成义接手,他是“多伦多华人联合总会”会长,拥有多家华人超市;但是联邦注册的所有人仍是林君,他目前是该报的“名誉社长”。

现在让我们从新来过,去看看《加华新闻》的前身后事。

创刊人:林君

林君(David Lim)原名林雅君,全加华联会秘书长、林氏印务报纸发行有限公司老板,据2007年本报的报导,他是加拿大《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总代理,也是多伦多中文报纸《加华新闻》(Chinese Canadian Post)的发行人。

林君曾在接受一家中文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加华新闻》就是为《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加拿大有当地内容而办的,因为《人民日报(海外版)》没有当地内容,所以才创办了《加华新闻》,林君如是说。

该报的简介是这样自述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及时、准确地传达中央的方针政策……”

办报资金从何而来?

早年与林君熟悉的社区人士说:“他一家也没有人做过生意,并常自称是‘无产阶级’。办免费报纸的资金哪里来?《人民日报》海外社区版当然中共出钱,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一个知情人士还透露,为了中共中央的方针、政策能在加拿大华人中及时、准确地传达,中共付出每年五十万。中国驻澳大利亚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一等秘书陈用林也曾说过,中共每年给在悉尼一地发行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拨款三十万。

多年来,林君的《加华新闻》一直在其头版报头显著位置用中英文写明:“《加华新闻》随人民日报海外版全加拿大发行 The Chinese Canadian Post distributed with the People’s Daily Overseas Edition”。直到2007年6月9日一期仍是这样描述。

在中英文《大纪元时报》连续报导华联会及其秘书长林君与《人民日报(海外版)》及中共关系内幕后,在6月23日一期的《加华新闻》,上述描述不见了。但《加华新闻》仍随《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行。

图为2007年6月9日《加华新闻》,报头注明:随《人民日报(海外版)》全加拿大发行(上)。2007年6月23日起《加华新闻》报头删掉了这句话(下)。(大纪元资料室)
图为2007年6月9日《加华新闻》,报头注明:随《人民日报(海外版)》全加拿大发行(上)。2007年6月23日起《加华新闻》报头删掉了这句话(下)。(大纪元资料室)

“小毛泽东” 之称

据《凤凰周刊》报导,林君1953年16岁从中国大陆来到多伦多,当年便与其他几个人创办“多伦多华侨福利协会”。

早年与林君熟悉的社区人士指,“多伦多华侨福利协会”非常拥护北京,林君不是会长,但他是实际操控人,该协会后改名为“华人福利协会”。

“华人福利协会”对中共的多年支持,也得到中共公开的赞许。据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的网站报导,2004年6月16日,前多伦多总领馆总领事陈小玲在一次北美地区为支持中共的老侨开的一次会议上,高度赞扬林君,并特别提到他创办的“多伦多的华人福利协会”。

林君的亲共行为使他有“小毛泽东”之称。

举家上阵

林君把《人民日报(海外版)》夹在《加华新闻》中间,免费发行,而且全家上阵一做就是八年(编者注:文章引用2007年的数据)。

2004年9月,《人民日报》代表团一行6人来多伦多,回去后在《人民日报》第3版登了一篇文章说道:“在多伦多……最令人感佩的是年逾花甲的林君,他为海外版的发行不仅奉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心血,还让全家人都投入了这份工作……”

有社区人士这样反映,如遇上林君回大陆或是休假,《加华新闻》和随其发行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就停刊,等他回来再发行,连北京派来的记者也得听林君的。

目的何为?

北京六四屠城发生后,中共在海外华人社区和华人留学生中声名狼藉,中共在海外大量用金钱开路,改善中共政府的形象。1992年加拿大成立“华联会”,林君任秘书长,陈丙丁(Ping Tan)任执行主席,伍卓生(Hughes Eng)任全国共同主席。

2007年6月3日至12日,陈用林访问加拿大期间,他曾点名“全加华联会”受控于中共,中共驻加使馆和领馆在加拿大建立的一系列组织之中,“全加华联会”位于这个金字塔形组织的最顶端,他们的目的是在控制和影响华人社区和加拿大政府。

“看似林君不是主席,其实他才是话事的,陈丙丁为钱,伍卓生为名,林君就是为中共,所以中领馆最相信他。”多伦多社区中一位知情人士说。

不承认为中领馆信任者

有意思的是,大纪元2007年6月报导,林君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他与中共有密切的联系。“我在加拿大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我认识很多人。但是我没有与任何一个组织有特殊的关系。”他说。

当问到,社区中传说,他是多伦多领馆最信任的支持者之一这个说法是,他表示这种说法是“谣传(rumors)”。

回顾2005年在大陆两会期间,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当时,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的主持人采访新华社副总编辑彭树杰,其谈到海外报纸对两会的支持时,列举了美国像美国《侨报》和加拿大《加华新闻》。
========================

詹姆斯通基金会:

 

中共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 (节选)

2001年11月21日由詹姆斯通基金会发布的第1卷/第10期研究报告称:

1985年以前,在美的中文媒体主要来自台湾和香港,几乎没有受到大陆中共的影响。然而这种情况随着8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的移民潮改变了美国华裔社区的结构而发生了变化。大陆华人的涌入引起了其本土国家媒体的关注,并因此促使中共政府发起了介入在美中文媒体的攻势。实际上,中共政府在过去10年中,已经大举侵入了这里的中文媒体市场。

中共政府为影响在美中文媒体而采取的策略主要有四个:

第一,是通过完全拥有或拥有大多数股份的方式直接控制报纸、电视、电台;

第二,是利用独立媒体在大陆的商业利益来影响这些媒体。这个手段对广播和出版业内容的影响非常重大,并有效地排除了所有被认为“不适合中共政府口味”的资料;

第三,是向现有独立媒体购买广播时间以及广告空间(乃至更多)。与之密切相关的是中共提供免费的、现成的节目和内容;

第四,是中共安排人员去独立媒体工作,从内部起作用。这些策略已经被应用到全美各地,从全国性中文媒体到地方上的中文媒体,无所不在,影响很大。

影响中文报纸

在美国的主要中文传媒是报纸。在美国,除了《大纪元时报》之外,还有四种主要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星岛》、《明报》以及《侨报》。在这四种报纸中,有三种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中共政府的控制,而第四种(台湾办)最近也开始屈服于中共政府的压力。

《侨报》

于1990年1月在纽约开办,直接受控于中共政府。该报纸的主要特征是大量和及时报导来自中国大陆的新闻。它代表了中共政府的声音与观点。

《星岛》

八十年代末期,星岛报业集团的业主胡仙(Sally Aw Sian)遇到了财政危机,中共政府以资金援助的方式使其摆脱了危机。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人们看到星岛日报转型为亲共的报纸。胡仙从那时起成为了中共政协委员。

2001年1月,泛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一家以何柱国为主席的香港公司获得了星岛日报的控股权。何柱国与北京关系密切,也是中共全国政协委员。在2001年5月,何与中共国家媒体新华社合作,建立了信息服务公司--新华在线。

《明报》

为1997年香港回归中共做准备,中共政府在90年代初期就积极努力收购几家香港的主要媒体机构。这是通过利用与中共有紧密商务联系的第三方商人完成的。

1995年10月,明报被马来西亚木材业大亨戴图克.熊许金(Datuk Tiong Hiew King)收购。戴图克与中共有着紧密的商业联系,明报从那时开始也深受中共政府的影响。例如,在星岛日报和明报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他们不发表独家关于中国民国的报导。

《明报》纽约办公室的雇员曾经透露消息说他们“真正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中共(驻纽约)领事馆,并且他们有义务完成领事馆要求做的一切事。

思考

北京的中共政府对美国市场的渗透程度深远,已经有效地渗透进了华裔美国人聚居的所有美国大城市。然而,也许最应该令我们担心的是由此产生的报导的性质。在大多数情况下,新闻工作者的标准明显远远低于他们那些英文同行,有时将半真半假的陈诉,甚至完全是错误的消息当作“新闻”。

然而对于美国240万华裔美国人中的许多人来说,在《大纪元时报》创立前,这样的报导就是他们能读到,听到和看到的全部。在9.11悲剧发生后所表现出来的令人震惊的冷漠反应就是最近的一个例子。在撞机事件以及贝尔格莱德使馆被炸事件中也弥漫着强烈的反美情绪(在美国的中国大陆人社区中尤为显著)。而且,他们为对抗在美国领土上的法轮功而发起的凶猛,甚至是暴力的攻势,也可以说明问题。

注:报告的作者梅杜哲是中国问题专家,当时在一所重点西部大学执教。

“中国概述”是私人非盈利机构“詹姆斯镇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一个出版物。詹姆斯镇基金会以及中国概述都未接受任何政府或政府机构的资金或支持。
========================

《加华新闻》刊登的有关陈国治的评论文章。(大纪元资料图片)
《加华新闻》刊登的有关陈国治的评论文章。(大纪元资料图片)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