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近平清洗中央警卫局的内幕(完整版)

人气: 589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08日讯】(编者按)中共中央警卫局在中共历史上几经整合扩编,直接负责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安全。该局局长都是中共最高当权者信得过的人,在中共内部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权斗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听命于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中央警卫局部分卷入那场改变中共政治格局的令计划之子的车祸事件中,因此随着令计划政治生命完结而受到前所未有的大清洗。

(大纪元记者薛飞报导)中央警卫局的全称是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也被称为中共的禁卫军,隶属于中共军方的总参谋部,但直接上司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要负责中共党魁、政治局常委和中共政府主要领导人的安全,平时承担人民大会堂、中南海等地的警卫保安工作。当年拘捕“四人帮”,就是这支队伍所为。

中央警卫局的历史

中央警卫局的全称是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前身是1949年4月成立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处。1950年3月扩建成立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公安部八局)。

1953年3月,把中南海警卫工作从八局剥离出来单独组建成中央办公厅中南海警卫局(公安部九局)。1964年4月八局和九局合并为新的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公安部九局)。

1969年10月,公安部九局和中央警卫团合并为中央办公厅警卫处并列入部队建制, 汪东兴任处长。1977年由中央办公厅警卫处改称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中央警卫局)。

1969年并入的中央警卫团的历史更长些,也就是外界所熟悉的8341部队,其前身是1928年5月在井岗山成立的红军第四军特务连,之后历经“特务大队”、“政治保卫大队”、“总前委特务营”、“独立特务团一营”、“中央军委警卫营”等称呼,1942年改称为中央警备团。

1949年11月19日中共军委成立中南海警卫团。之后经过数度合编,分拆,1953年首度使用8341部队的番号,业务上由公安部九局领导。1959年1月划归北京卫戍区建制领导。1961年3月调归总参谋部建制。

在“文革”前和“文革”初期,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和中央警卫团属两个不同的建制,警卫局属中央办公厅,同时也是公安部的九局;中央警卫团则属总参建制。

警卫局长跟随最高当权者不断变换

中央警卫局局长这个职位都是中共最高当权者信得过的人。随着中共党魁的更替,中央警卫局长也跟随着变更。

中共1949年窃取政权后,汪东兴一直担任中共警卫处(警卫局)的负责人(有3年时间是副局长),从1949年做到1978年,做了29年。 1965年起还同时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

毛泽东死后,1976年10月,汪东兴支持华国锋、叶剑英拘捕四人帮的行动。汪以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的身份,带领8341部队把“四人帮”成员全部抓捕,包括毛的妻子江青。

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并逐步掌权后,汪东兴开始被边缘化。1978年12月被免除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职务。

随后,当时的副局长杨德中被邓小平扶正,接管中央警卫局,此后一连做了十多年的局长。杨德中曾主管周恩来的警卫工作,是杨尚昆的老部下。

1994年8月,江泽民任命亲信由喜贵担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原是总参警卫管理处处长。因为善于巴结得到江泽民和曾庆红的赏识,从而被提升为中央警卫局局长。

江泽民掌权时候曾庆红对中央警卫局尤其重视。有报导称,曾庆红以“轮训”为名,命令所有人必须参加政治学习,要忠于“江核心”。由喜贵因此与曾庆红配合采用特务的做法,以保卫为名在各个“党的领导人”身边安插监视人员。

2002年,胡锦涛成为中共的总书记,但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江泽民亲信张万年突然发难,使得江泽民得以留任新届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的第一个任期,由喜贵仍担任中央警卫局局长,负责江泽民的保安,中央警卫局的日常工作则由胡锦涛的卫士长孙元功负责。

2002年在中共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中,由喜贵排行倒数第一。

2004年6月20日,在江泽民快下台时,又授予15位军官上将军衔警衔,其中包括他的亲信由喜贵。 由喜贵因为是江泽民的亲信而被破格升为上将,当时引起极大争议。当时跟随邓小平30年的警卫秘书张宝忠才是中将。

据《前哨》杂志引述知情者消息称,2010年北京查封的“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大后台正是由喜贵。

胡锦涛遭暗杀 巩固北京军区自保

2007年中共“十七大”,由喜贵未能入选“十七大”代表,仕途被终结。 坊间传闻由喜贵退下是因为胡锦涛利用当年江泽民和曾庆红搞李瑞环的“七上八下”的潜规则,逼走了当年68岁的由喜贵。但是在江派的全力阻挠下,胡锦涛也未能如愿在中央警卫局局长位置上换上自己的亲信。双方的妥协结果就是派系色彩不浓的曹清。

曹清曾任中共元老叶剑英的卫士,1976年曾参与抓捕“四人帮”的行动。曹清虽资历老,但行事低调,曹清深得胡锦涛的信任,在重大场合贴身保护胡锦涛,不离左右。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2012年7月1日访问香港期间,中港两地警方采取三层式联防,中央警卫局近百人来港护驾,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贴身保护。

这是曹清五年来罕有地在媒体上曝光。与前任由喜贵相比,曹清的知名度和见报率明显偏低,处事低调。

2012年2月王立军逃馆,薄熙来事件刚发生数月,正值十八大前,中南海严重分裂,周永康、曾庆红一派的暗杀传闻不断。有报导指,周永康等人在十八大前对习近平进行过两次未遂暗杀,一次是车祸,另一次是打毒针。习近平一度“背伤”失踪两周,同海外政要的会晤也罕见取消。

胡锦涛此前已经历过江派的多次暗杀,最为外界熟悉的是2006年5月初的一天,胡锦涛秘密到青岛视察北海舰队,突然两艘中共军舰同时向胡乘坐的驱逐舰开火,打死了驱逐舰上五名海军士兵!。逃过暗杀的胡锦涛一个星期后才回北京。

胡锦涛后来得知这次的暗杀行动是江通过海军司令张定发所为。胡回京后马上开始抓军权,首先在2006年8月免除了张定发的海军司令员职务。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判死缓。这两人都属于江系人马。随后对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和政委“开刀”。2007年,胡锦涛又用自己的心腹房峰辉换下了原北京军区司令员朱启。

在抓捕薄熙来的过程中,据称中央警卫局长曹清也起着重要的作用。据港媒透露,在发生王立军事件之后,中共两会期间,曹清亲自率领中央警卫局的人在人民大会堂部署,3月14日上午,中共全国人大一闭幕,就把薄熙来控制起来了。

2012年王立军、薄熙来事件相继发生之后,中共高层各派系间的斗争愈加激烈,直接负责中南海最高层安全的中央警卫局也被卷入其中。

温家宝侍卫长李润田突然去职

2012年中共两会结束后,专责温家宝警卫工作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润田突然被免职,由副局长王庆接手。有消息称,李润田与薄熙来、周永康早有私通。 中共当时九名政治局常委前五名,每人相应配有一名副局长,专责安保。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同期的一篇报导指,至少有39人因涉及薄案被拘留,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温家宝侍卫长李润田赫然在列。

2012年重庆事件爆发后,《纽约时报》曝出王立军、薄熙来在重庆建立了一整套监听、监视系统,包括胡锦涛在内的几乎所有中共高层的电话均被窃听。香港《明报》曾报导,王立军在当公安局长时因为涉嫌私自监听胡锦涛办公室的热线电话而受到调查。

香港《亚洲周刊》的报导说,使中南海高层最震怒的是重庆当局窃听中央领导人的行踪和私下谈话,习近平、贺国强、李源潮、吴邦国等在重庆考察期间,王立军都部署监听,并将获得的重要内容报告给薄熙来。

报导称,王立军还与中共中央警卫局攀上关系,了解到中共高层主要领导人的行踪和私密。分析认为周永康从中安排的可能性甚高。周永康落马,被公布的罪名中“泄密”罪被外界认为尤为严重。

此前,大纪元曾报导,温家宝是周永康薄熙来的死对头。中共十七大,温家宝以薄迫害法轮功在海外被告,形象太差为由,力阻其图谋晋升总理一职的野心,并致使薄下放重庆。温家宝在两会后的记者会上公开王立军事件,转天薄熙来即被免职。

有消息称,温家宝在中共高层会议上多次提及解决法轮功问题,尤其是他在得知王立军、薄熙来等人犯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行时,愤怒不已。 2012年5月初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中,温家宝与周永康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薄熙来、周永康多年前已经针对温家宝等人暗中发动网络抹黑。大纪元曾独家报导,中国互联网大企业百度搜索数年前,曾在薄、周的操控之下,悄悄在互联网上发起抹黑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三人的活动。作为回报,薄周等人通过内部运作,迫使谷歌退出中国业务,使百度一家独大。百度重庆业务主管被中纪委控制调查,并供出大量惊人内幕。

当时的网络攻击方式包括北京时间每日凌晨1点后,用英文搜索三人的名字,百度新闻、百度贴吧等就会充斥胡、温、习的大量负面消息。到早上8点左右,所有负面报导全部消失。

周永康、薄熙来就用这个隐蔽的手法,将类似胡锦涛的儿子、温家宝的儿子经商等信息以及习近平女儿习明泽所谓淫乱等信息,通过百度贴吧、知道、空间等大肆传播,已经广被中国国内网民熟知。

法拉利车祸 改变中共政治格局

李润田被免职数天后,北京又发生一个大事件,中央警卫局再次牵涉其中,这件事也改变了中共的政治格局。

2012年3月18日凌晨,中央警卫局的顶头上司中央办公厅主任, 胡锦涛“大内管家”令计划23岁的儿子令谷驾驶法拉利跑车出车祸后丧命,车内两名美女受伤。

令谷当时是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生,化名“王子云”,据说爱穿名牌,不住宿舍,住在私人住宅,上课经常迟到或旷课。

还有海外媒体称,当晚,令计划为了封锁消息,不让丑闻外传影响其仕途,利用中办主任的特权调动中央警卫局封锁现场。令计划亲自带领中央警卫局和61889(原8341)部队的人马包围北京公安局,要把儿子的尸体抢回。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获知后,赶到北京市公安局。两人的“政治约定”就此诞生。

《纽约时报》曾在2012年的一篇报导中称,令计划动用了负责领导人安全的中央警卫局来协助掩盖真相。激怒了时任警卫局局长曹清,后者早就对令计划心存不满。

“他们说,令计划总是找曹清,让他做这做那。”一名出身官员家庭的女子说,“令计划非常过分,而且很无礼。”

但是《纽约时报》没有说,曹清此后是否将令计划私调中央警卫局处理儿子车祸的事件报告给高层如胡锦涛等人。多方报导指,是周永康的前亲信傅政华,向高层举报了令计划、周永康,并导致令计划仕途逆转,其在当年9月1日被调任统战部长。

2014年12月22日,令计划正式被宣告落马。这起车祸也导致了中央警卫局随后的人事大变。

令计划儿子的车祸促成了令计划同周永康的结盟。现居美国的海外著名民运人士、前六四学生、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日前向大纪元曝料, 刚刚落马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是令计划与周永康结盟的牵线人。

据媒体报导,就处理令计划儿子的车祸问题,时任政法委书记,薄熙来的后台周永康和令计划见面,并达成同盟。

周永康提出的办法是,全面封锁车祸消息,愿意支持令计划入常。周永康和令计划决定成立一个来自周、令阵营的两人小组,每个人和周永康控制的北京公安协作消除“传闻”。这个小组的两个人分别是时任政法委的秘书长、现任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和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的弟弟谷源旭。

在处理车祸赔偿金上,两人同意,作为封口费给两个当事女孩的家庭赔偿时,赔偿金的总额最高在3,000万到4,000万。一半由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出,一半由谷源旭出。

当时周永康表示,全面封锁车祸消息,愿意支持令计划进入常委。作为回报,周永康对令计划提出的四点要求为:确保中央不再追究他,停止中纪委已经开始的调查,确保与薄熙来和谷开来的谋杀案完全“切割”;只对薄熙来的一些腐败行为进行指控;同时,以海伍德是英国人而英国没有死刑为由,免除谷开来的死刑;对王立军则仅指控其“叛国罪”,以确保不会牵出周永康的腐败。

《财新网》在令计划落马后的一篇报导中说,2012年3月18日的车祸后,“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但这个约定随即败露,令计划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转。 证实了此前媒体周令结盟的猜测。

据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的新书《台湾生死书》中的说法,当时,令计划曾擅自下令出动中央警卫团的部队封锁车祸现场,销毁证据。事发后,多名军中太子党各自上书中央,才让令计划的丑闻曝光。

书中描述,隐忍3个多月后,中共军中太子党刘源、刘亚洲、张海阳等各自上书中央,指斥令计划为掩饰其子丑行之私事,擅动中央警卫团,其罪较薄熙来有过之而无不及,需要严惩。才让令计划的丑闻曝光。

当时,有关这场“法拉利车祸事件”各种传闻被海外媒体广泛报导,但官方始终没有确认或辟谣。直到2014年12月22日令计划落马后,大陆《财新网》披露死者即为令计划年仅24岁的儿子令谷,当时其正在北京大学攻读研究生。

也因为“法拉利车祸事件”,令计划与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达成的“某种政治约定”败露,令计划的政治仕途终结。

2012年9月,令计划任中共统战部长,不再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在2014年12月22日令计划落马的前一周,其还在中共官方刊物“求是”上发表文章,其中16次提到习近平,但于事无补。

2014年以来,习近平曾先后三次到访令计划曾长期领导的中央办公厅。其中一次是2014年5月8日,习近平到访中办并与中办官员进行座谈。会议上,习近平强调中办要“绝对忠诚”。

2014年9月的《秘书工作》发表了栗战书的讲话,强调中办对习近平要做到“绝对忠诚”,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对中办展开整顿,要求数百人员表态。

令计划落马后的12月24日,博主秦芹发表题为《习近平“中办行”藏玄机 直抵令计划命门》博文。文章称,令计划曾有“大内总管”的特殊身份,所以,习近平的“中办之行”及讲话具有极强的风向标意义。

习近平到访中办后不久,当局正式开启了对“令氏家族”的整肃行动。随后,令计划之兄原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被抓,令完成妻弟,乐视网原大股东李军等人则均被当局带走调查。有报导称,令政策被查前两天,令计划之弟令完成早已闻讯潜逃到美国。

事实上,习近平早开始对中央警卫局动手。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指,习近平上台后马上采取的一个最重要的防范动作,是撤换中南海他身边的禁卫军。

按以往传统,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身边的警卫人员由中央警卫局统一派出,负责管理。其中,政治局委员一级的领导人由一个警卫班负责,政治局常委一级领导人,则由一个警卫排负责。

消息指,习近平上台后中央警卫局长暂不变,依然是曹清中将,但习却将原有他身边的警卫全部换掉,人马跳过中央警卫局现有建制,全部由中央军委从军方现役特种兵中重新选拔,直接听命于中办主任兼中央警卫局政委栗战书。时任中央警卫局长曹清,实际上无权调度习近平的贴身保镖。

香港《经济日报》也引述知情人士称,原隶属于中央警卫局的官兵大部分已调离“近卫军”编制,改由来自38军的精锐部队进驻。

习近平打破常规为自己挑选贴身保镖,这在中共历史上相当罕见。也有报道称,在重庆派出70辆警车去四川追捕王立军后,2012年2月底3月初,胡锦涛忽然将向来由警卫局派驻的贴身警卫全数“炒鱿”,远遣至大墙外围防守,一个也不留。然后换上38军调来的一个加强排,使江派不可能渗透,让绝对放心的军队来担当近距离护卫任务。与此同时,令计划还召集警卫团全体官兵开会,厉声宣布一条纪律:任何人员,未经召唤下擅自进入胡锦涛三米范围,格杀勿论!

分析称,“大老虎”周永康在中央政法委位上五年,在公安、政法、武警盘根错结,党羽无数,如要反贪动周,就不得不防范。但是令计划此举是否装摸做样,并无定论。

今年中共两会前,中央警卫局高层人事大动,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副局长王庆双双调离,王庆随后传出被抓。 曾任38军军长的中央警卫局常务副局长王少军升任局长,被安排为习近平的贴身警卫。

香港“东方日报”指出,两会期间,曹清被证实调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加上此前的数次调动,警卫局首脑已被全部换班。能做出如此调动的,只有习近平,这从侧面证实他对原有警卫局班子成员的不完全信任。

今年两会期间,政治气氛颇为紧张。香港媒体透露,两会期间北京政圈有着对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以至习近平人身安全的不利传言。

日本《现代商务》报导,中共两会期间安保戒备严格超过以往,新任中共中央警卫局长不离习近平左右,如临大敌。

据两会代表称,“进入人民大会堂时,代表必须接受3次极为严格的身体检查;与会中曾看到新任中央警卫局长王少军始终不离习近平左右,大有如临大敌之感。”习近平出席各省代表的评议活动时,他坐的椅子及面前的桌子一律被严格检查,包括茶具。

习近平上台掀起轰轰烈烈的反贪打虎运动后,已多次在内部讲话中表示,要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分析认为,习近平这样讲当然不是一般的厌慨,不是“总结历史教训”有厌而发,而一定是有现实危险和威胁为依据的。

早前,海外多家媒体报导,习近平和王岐山曾多次险遭暗杀。来自接近中南海的消息称,2013年北戴河会议前后,周永康至少两次试图暗杀习近平,一次是在会议室置放定时炸弹。另外一次是趁习近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打毒针。习近平也一度移居西山军事指挥中心。相当部分媒体相信,曹清、王庆等掌控的中共中央警卫局并没有尽到保卫中共主要领导人的责任。

此外,习近平在郑州、武汉、福州、济南、青岛等大城市还曾遭遇过5次暗杀,从已侦破案情获知,这5次暗杀全是江曾派系雇凶作案。

香港《动向》杂志曾报导,2013年8月下旬,王岐山到江西南昌等地考察地方工作。在下榻的江西省招待所第五院,电话、电视、照明电突然中断近50分钟。断电期间有两名所谓“上访人员”潜入五院,要向王岐山递“申冤状”,后被王岐山的随行警卫抓获。原来上述两名上访者并非受迫害的冤民,而是被开除出公安系统的警官,据查为受雇的杀手。两人被抓时曾企图自杀毁灭人证。

2014年中国新年前夕,王岐山和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等人,还分别收到一封包有剧毒氰化钾的贺年卡。

分析认为,如果是一般的反贪腐,打到厅局级、省部级贪官,最高层个人安危不会受影响,厅局级、省部级贪官也没有力量以暗杀手段,向中共最高层报复,更没有力量搞政变。只有打老虎打到政治局以上高官,对手才有力量在最高层作你死我活的拼杀。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中共中央警卫局人事变动闹得沸沸扬扬。据媒体报导,两会前,中央警卫局全体营级以上干部在学习某会议“精神”,突然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和副主任(兼习近平办公室主任)丁薛祥进入会场,代表中央军委宣布命令: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调任北京军区副政委,副局长王庆调任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郑州)副校长。

据悉,现场气氛紧张,曹清、王庆被要求立即交出配枪和钥匙,门外有车,两人被命令乘车立即到各自新单位报到。意味着两人再也没能回到办公室就被带离了中央警卫局。

海外博闻社称,中央军委委员张又侠上将亲自押阵,总参谋部的命令是对中央警卫局进行改组,其中部分与副局长王庆关系较密切的校级军官,被停职接受军纪委审查。

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曹清着军装现身人民大会堂,臂章已换成“北京军区”,显示他确已调离属总参谋部管的中央警卫局。

消息指,虽然曹清最后证明与王庆、令计划的阴谋无关,可以正常履职,但对中央警卫局出现这么大的漏洞,仍负有一定责任。

王庆同情令计划 透露对习近平的不满

4月13日,大陆媒体引述北京军区机关报4月10日的报导,确认了曹清履新北京军区副司令的消息。但王庆的调职消息,官方至今未有证实。

随后有媒体报导,王庆少将名义上是调任河南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报导,但他还没有离开北京,就被中央军委纪委的人直接带走,到一个神秘的地方接受审查。

报导称,王庆的问题涉前“大内总管”令计划,二人私交甚密,是令计划在中央警卫局中最铁杆和有实权的副局长,也是车祸中帮令计划召集部队前往现场的人。

法拉利事件中,令计划的儿子令谷死亡,令计划认为是政治谋杀,坚持不同意儿子尸体火化,并以中办主任、中央警卫局政委的名义,派王庆调查事件。

消息指,当局对王庆的审查,由当年他领队介入车祸现场开始,然后到他和令计划的个人关系,王庆交待了他早年从公安部保卫局局长位上,受令计划赏识,调入中央警卫局,由公安警察编制进入军队编制,最后被授少将军衔,因此认为令计划对他有恩,总以报恩的心态,听命于令,成为令计划的马仔。

王庆还承认,接受令计划的指令,对其他中共高层私下监控。但他否认有暗杀习近平的念头。

4月份的报道称,在当局决定调查令计划后,王同情令计划,并透露对习近平的不满,有不利于习近平的表露。最后导致中央警卫局被大清洗。

王庆被外界所关注是2012 年4 月,时任总理温家宝的侍卫长、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润田,突然被免职(传与薄熙来案有关),由副局长王庆接任其工作。

随后王庆的名字又多次出现在陪同温家宝外出考察的报导中,包括2012 年4 月1 日,媒体报导温家宝考察广西钦州,同月3 日,《福建日报》报导温家宝视察泉州、莆田、福州等地。由此,温家宝侍卫长王庆进入外界眼帘。

将落马大老虎要政变?

海外3月6日报导,中央警卫局领导层被清洗,原局长曹清、副局长王庆突然去职,原副局长王少军接任局长。中央警卫局部分官兵换人。有消息指此次行动与中央警卫局政变传言有关。

中共中央警卫局是中共诸要害部门中的第一要害部门,是中南海高官的最后一道保护伞。分析认为,在中共一年一度的政治大戏“两会”召开前夕的敏威时刻,发生中共中央警卫局长换人的消息,一定是警卫局内部发生了某件必须这样做的大事。

也有报道称,这次对中央警卫局的清洗行动,是当局收到情报,指军队已落马和将落马的大老虎不甘就擒,欲利用军中死党和关系,策动中央警卫局部分官兵政变,加害于习近平和王岐山。

3月6日的报导称:“在习近平的安排下,由张又侠亲自押阵,以38 军为后盾,对中央警卫局进行大清洗。”

据报,新任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王少军,曾任中共王牌军38军军长。调入中央警卫局后,得到习近平赏识,被安排为贴身警卫。

曹清离职 ,中央警卫局局长再创任职期最短的记录。曹清2007年9月出任中央警卫局局长。香港明报的分析文章认为,曹清成为任职最短的中央警卫局局长。他的去职,显示习近平加紧更换中枢敏感岗位的人选。

文章称,中共建政65年来,中央警卫局长的更换频率似乎比中共高层的更换频率慢,这也是保持中共政治稳定性的一个重要因素。历任警卫局长中,汪东兴从1949年做到1978年,做了29年。接替他的杨德中从1978年底做到1994年,做了近16年,之后的由喜贵从1994年做到2007年,任职13年,而曹清至今做了不足8年。

文章分析,中央警卫局长无疑是最高当权者信得过的人,但作为重要敏感职位,上位者往往不能一上台即把前朝的警卫局长换掉,如汪东兴在毛泽东死后两年去职,江泽民1989年已经上台,其属意的由喜贵5~6年后才做到局长的位置。2002年江交权,胡锦涛掌权,但由喜贵的局长做到2007年。现在胡交班不足3年,曹清已被调离,显示中央警卫局长的汰换率在加快。

责任编辑:方明

评论
2015-08-09 9: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