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数位大战隔空交火 中共骇客袭击全球

中共骇客入侵全球,窃取机密资料,多家外媒报导,美国政府将对涉及网骇的中国大陆机构与个人展开经济制裁。(Getty Images)

人气: 5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网路世代打破人类旧有吸取资讯习惯,包含电信、电脑及民众个人资讯安全,甚至可升高至国家层级,中共骇客、网军在全世界窃取企业、个人资料,造成企业损失、国家机密暴露。资安专家建议,尽量“不要安装中国软体,或在中国网站下载软体”,否则将使自己个资、甚至相关企业机密暴露在危险当中。

中共对美国的网路攻击愈演愈烈,许多骇客窃取美国商业机密来发展,更有中国10万骇客攻美各大公司,美国近日决定报复中共对美国的网路攻击,尤其针对中共商业间谍进行制裁。仅今年4~6月间美国人事管理局网路,就多次遭到来自中共骇客的攻击,两千多万美国联邦政府前任及现任雇员的个人讯息被窃。

资安专家、DEVCORE执行长暨台湾骇客年会副总召翁浩正提到,“网路其实很危险的”,因此资安意识、概念非常重要,根据2014年Verizon最新发布的资料外泄调查中提到,近511件的网路间谍攻击事件中,87%是来自国家级机构发动。

台湾前国安局长蔡得胜谈到,中共网骇对台湾的伤害相当严重,甚至可以用个资做交叉分析,同时中共目前已从窃取军情资料,转向搜集高科技及商业机密,“我们的个资可能都已经被窃了!”如果中共进行资料分析,“整个人员素质都能掌握”。

长期关注中国言论自由以及网路控制问题的自由软体工作者林雨苍谈到,中国的资讯产业,在隐私方面有很大漏洞,政府机关可透过这些公司,取得人民的隐私资料,例如WeChat微信、Beetalk、360防毒软体等,台湾最好都不要用。

他举例,WeChat在沟通过程中,资讯会流经过中国的服务器,中国就有保存纪录,也能透过这些纪录,掌握异议人士的联络关系以及来往内容,若台湾政界使用WeChat沟通,将完全被中共政府一览无遗。他提醒,中国软体建议不要用;若一定要用,重要资讯就不要用这些工具传输。

中共对台网路攻击手法,曾任上海开源软体组织“Linux User Group”核心成员的林雨苍分析,中共应该会使用APT攻击的方式进行。所谓APT攻击,指的是“进阶持续性渗透攻击”,持续不断的尝试寻找漏洞,尽量不让人发现,搭出一个传输通道,并偷偷地把资料偷出来。

APT攻击最大的特征,是“没有确定的防御方法”,因为所有的漏洞都可能被利用。林雨苍认为,全面性的提升资安意识,并且让真正专业的资安人才(或公司)进入政府机关协助改善,恐怕才是比较好的方法。

“五毛开分身ID引导舆论”

另外,中共对网路控制有一套做法。林雨苍谈到,“我在中国有多年与防火墙奋战的经验”。他指出,例如上Facebook(脸书),中共就封锁IP,或是要上特定网站,就错误引导到另一个不相干的网站,至于维基百科若是查询敏感关键字,就立刻中断5分钟,显示资料没收讯息,中国境内网站更是随时随地审查内容。

防火墙分割了中国和外国的网路,也导致中国的网路文化与其它世界格格不入,许多中国人长期接触到非常单一的价值观,完全不擅长处理不同意见,不知如何尊重不同意见的人,认为每个人想法都应该与他们相同,因此,在外屡屡与其它国家发生言论冲突。

林雨苍说,这种思维,突显在中共官员的统治上,不会处理问题,只会处理“提出问题的人”,只要对政府提出异议,做法就是封锁言论,抓捕。

例如:网路评论员培训班,俗称“五毛”,平时的工作重点在于一般事件、新闻出来后,五毛们会收到一封指示邮件,告诉大概思想方向,把网友思想引到特定的点,或是想办法模糊焦点、煽动网友热情等,影响舆论。

林雨苍举出中共操纵议题一例,有一次油价大涨,在腾讯新闻的评论里大家都在骂政府,骂中石油,一位五毛这时登陆一个ID,发了一条评论,“涨吧!随便涨,哥不在乎,最好涨到50块钱一升,活该你们这些没钱的穷人开不起车,正好不用出来占道路,以后马路就应该有钱人才能在上面开车。”

这篇文章霎时间引起众怒,引发大量讨论,这位五毛又在开了另一个ID账号上去,攻击怒骂自己发布的这篇评论,把这讯息推到置顶,大家就忘记骂中石油涨价的事情,成功转移中国民众对政府舆论监督的注意。

此外,为因应网路世代来临,中共控制言论也开始朝向媒体,除了控制中国内部媒体,知名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提到,中共为了传达自己的意念,不惜挥撒重金培植各种外宣媒体,目的是渗透、控制全世界媒体,让这些海外媒体帮中共说话、迷惑国际视听,另外又将这些文章出口转内销,哄骗中国民众。林雨苍说,中共还会强调“这些论点都是外媒说的”。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中共十八大时,一位Global CAMG Media Internation的女记者Andrea Yu,在记者会上,座位被安排在最前面,给予多次提问,每次发问的问题,都像出自中国自己人央视或新华社记者之口,给主持人大抒己见的机会,形同“暗桩”。探究背后原因,这家媒体背后就是由中共出资所成立的外宣媒体。◇#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