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

【小说连载】嫁给天空(3)

文/白嘉

十字路口的抉择。(Clipart)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9月14日讯】

十字路口的抉择

立民没有按时到达西昌,西昌胡宗南部亦获敌后工作者证实,该飞机逼降云南昭通,只知道机上四人平安,具体情况不明。失去立民讯息令淑新坐立不安,饱受悬挂的煎熬,四处打听,依然毫无头绪。稍后同袍由情报部门得悉,隐约地透露立民航机逼降,人机陷入共区,立民应该无恙。对于立民的意外,基地人员同感哀伤。美空军眷属,对淑新寄予无限同情,不时陪伴她,安慰她,减轻她的伤痛。

短短半个月内,淑新茶饭不思,夜间无眠,头发一下子白了很多,容颜苍老,眼睛无神。更不幸的是,哀伤把肚中的胎儿挤走了,没有了丈夫,孩子不再存在。淑新变成一个没有了生命的躯体。

一个月后,淑新收到一封寄自香港亲戚的来信,信中夹着一张小纸条,写着∶“身体安好,已有工作,一定有机会重聚,珍重” 是立民写的,千真万确,再熟悉不过的字体。淑新将纸条贴在胸口,犹如立民紧紧地拥抱着自己。

当年国府退守台湾,严防中共渗透,入口邮件一律严加检查,备有专门鉴别邮件的仪器,可以侦察到信纸的质料,大陆粗糙的信纸有别外来的洋纸,一下便可抽出来自大陆的函件,予以没收。立民不得不委托香港亲友在普通邮件中,夹带这代替千言万语的细小字条。

淑新告知立民台湾的上级,她要回美定居。当局将立民作为敌后失踪军职人员处理,工资照发,尽量协助达成她的愿望。淑新持有美国护照,返美是顺理成章的事。

淑新变卖家中所有物件,将积蓄全部换成黄金金条及美元,订妥美国总统邮轮公司经香港到旧金山的威尔逊总统轮的船票,一心一意尽快离开台湾。

与夫团聚或孤身返美?其实淑新自己心中的天秤法码早已绝对倾钭倒向立民这边。返美只是虚幌一招,对外人作个交待,免得落入投共的口实中。

勇闯关卡

到了香港,淑新马上退掉赴美国的船票,添置一些御寒衣物,特别准备了一个手袋,装入一些珍贵纪念物品,包括饰物、照片等,其它可有可无的东西,全部弃置,专程返回大陆,与夫团聚。

离香港前一天,亲友带淑新游览观光,吃过钻石山著名担担面后,经过香火鼎盛的黄大仙道观,亲友说,这里占卜灵准,何不试试求支签,测测运程。淑新无置可否,人求她也求。淑新求得之签文是∶

织女无惧鹊桥碍
无可奈何是牛郎
西出阳关萧瑟路
东渡蓬莱觅仙乡

淑新无兴趣听解签佬解签,亦不大了解签文意思,西出、东渡、牛郎、织女与自己有何关系,她只一心记挂立民,提醒自已明天要早起,经宝安深圳进入大陆。

深圳原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乡镇,淑新以前由广州乘火车直通香港,从来没留意过这个地方。只是新政权建立后,这里是大陆与香港唯一通道,由边防军人把守的关卡,不准自由出入。

淑新来到深圳关卡,进入简陋的入境室,值班边防军人一脸肃杀的表情,仿佛来者都是值得怀疑的,加上电力不足,只得几个半暗不明灯泡,更增加紧张气氛,过境人士都带着一脸茫然的表情。

来往全是香港居民,持其它国家护照的算是稀客。一个手臂系有红布章,腰间挂着手枪的边防人员看到淑新的美国护照,人又来自台湾,不禁提高警觉,对淑新与夫团聚的入境理由大表怀疑,哪有“蒋匪帮”被俘人员不会关在牢房,而老婆却会回来探望呢?

他冷漠地叫淑新坐下,翻阅她的护照及有关台湾文件,一面提出许多问题,为什么回来?探望谁?准备住多久?住在什么地方?问完又重复再问同样问题,企图找出答案有异的破绽。

淑新讲的是事实,心中坦荡荡,心安理得。这位边防军检查员眼看很难再查到什么,吩咐淑新坐在大厅角落长木椅上等候,将淑新的护照文件及部分相片带走。

淑新一坐就一个多小时,过境旅客都走光了,大厅只剩下她孤独的一个人。她想,可能他们要向有关方面核实或请示吧,毕竟自己身份有些敏感。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长时间,那个边防军终于返回来了,态度似乎变得客气了些,不再问什么了,开始检查淑新的行李。

“这是什么?反动派的东西不准入境!” 他指著立民妈妈送给立民结婚的中国空军飞轮金牌上青天白日国徽。

“妈妈送给我丈夫结婚礼物,金牌后面有‘送给爱儿新婚纪念,母亲赠’ 字句,纯粹是家庭纪念物,妻子有责保管好。” 淑新久等之后积聚怒气开始宣泄,声音中带着不妥协情绪。

“我们有权没收政治反动的物件!”

“这是家庭传统纪念物,只有家庭感情,不涉政治!” 看见检查员抽出立民在洛杉矶餐馆送给她的那张珍贵相片, 淑新真的气恼了,她近乎咆哮呼叫。

淑新抗议的声音,惊动了室内检查站负责人。

一个带着眼镜穿着军服的中年男子出来暸解事情经过,听过检查员报告后,他再看看引起争议的物品。这位检查站副站长早年毕业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是资深的广州地下共产党员,他当然明白徽章金牌和相片对当事人的纪念价值。青天白日是历史事实,私人保存之物件非洪水猛兽,他对检查员说,这是家庭个人纪念物,放行便是。

接着,检查员看到淑新皮包中有黄金美元,按照规定,黄金美元全归国家掌控,不能直接带入境,必需按政府牌价由国家收购,兑换成人民币。国家订出收购价较国际行情低了一大截。兑换黄金结算下来,淑新手中的人民币只及台湾市值三分之一。

经过一轮繁复的折磨,淑新总算过关了。走到火车站,原来当天最后一班往广州的火车已经开走了。

入夜,总不能在街上流浪,淑新只好到深圳当时唯一的铁路招待所屈就一晚。眼见招待所房间又残又旧,被褥潮湿,发出一股霉气。想想路程,到广州转武昌火车,再渡长江,在汉口才能坐上直达北京火车,起码还需三天时间,还是早早上床休息好了。

尽管有许多未如人意的小节,但最重要的是离立民愈来愈近,不过再挨它三天罢了。经过一天的疲累,在如此差劣的环境下淑新居然能安然入睡,还做了个与立民相拥抱的美梦。

接踵而来的失意

淑新在大陆开始过着一种全新却极不习惯的生活,物价便宜,生活枯燥无味,大家穿着划一,缺乏色彩。最要命的是政治概念颠倒得近乎无理,台湾成为“匪区”,官员军人变成“反动派”,总统称作“蒋光头”,美国是“帝国主义”。她感到这个社会不属于自己。还好立民工作忙碌,生活上照顾好丈夫是淑新唯一要做好的工作。

立民明白自己来自国府空军,像个无法洗脱的烙印,被人处处防范,得不到应有的信任。环境无可改变,他只好埋头苦干,丝毫不敢松懈。工作量大,既要执行运输任务,又要按领导要求快速培养新的飞行员。

不久,立民被派到四川成都工作,负责最难飞的西藏线。当时西藏政治环境复杂,宗教势力强大,局势难以控制。没有公路,唯一依靠空中支援,干部和物资进藏,全靠飞机。本来飞机设计不符合长期于高原飞行,不利飞行员健康,可是紧急下达的飞行任务,谁敢吭一声。立民深受其害,工作量大,任务紧逼,休息时间不足,曾患胃出血入院,稍作治疗,尚未完全康复又得出勤。立民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淑新看在眼裹,心痛不已。

1953年大陆政权日渐巩固,擅长搞阶级斗争的共产党展开一场大规模肃清反革命运动,凡是来自国民党政府机关军队的人员全都成为革命对象,翻查他们的历史,追加罪名,严加处罚。原来在军中工作来自旧政权的人,一律被清洗出去。立民当然亦不例外。

1954年立民在完成培养第五批飞行员任务后,被通知要办理军人退伍手续,就地在成都转业,派到铁路局任计划经济员。◇(待续)

责任编辑:尤思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湾空军军官在美国唐人街邂逅了美国华裔女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开始了他们浪漫又凄苦的故事。
  • 台湾空军军官在美国唐人街邂逅了美国华裔女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开始了他们浪漫又凄苦的故事。
  • 柳成荫自从功法遭到镇压后,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快乐。不过,近来他有一天突然发现,天好像渐渐变明亮了,世界也不再是那么的暗淡。
  • 我很困惑,云的内心到底是怎样的?她的信仰到底是怎样的?什么都为人着想,而且还一直都那么快乐,那个“真善忍”到底具有什么力量,把云变得如此纯真完美?
  • 自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3月5日再次被绑架到港北监狱酷刑迫害半年以来,周向阳的家属不停奔波于秦皇岛昌黎县、唐山、天津,为解救遭受冤狱和酷刑的亲人,从老母为维护与向阳会见权,在港北监狱的铁门前穿上状衣抗议,到新婚妻子李珊珊写下自述体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九年冤狱》,向三地各级政府申冤,加上周向阳被监狱酷刑迫害案例早就在联合过备案,所以在海外网站反响很大。
  • 我当时除了震惊之外,就是难受,真的很难受!感觉到了师父度我们的艰难。
  • 她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这一切是她决定来北京之前就想到过的,正是心中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她才坦然的迈出了这一步。
  • “相见时难,别亦难。”今天我更加体验到这句古诗的意境。在候机室里,大家都觉得难舍难离,相互拥抱握手道别。虽然相聚时间不长,却经历了一次人生的大转变,仿佛又开始了新的一页!
  • 岚岚成绩好,高中毕业考上了国内一个名牌大学。她一直梦想将来到美国去,所以她很努力的学习,英语也很好,人缘依然不错,只是她的个性也越来越倔强,时常为别人打抱不平…
  • 朋友家出来,我要急着去赶长途汽车。这是一座小县城,对我来说是全然陌生的,那些街道我一点也不熟悉,长途汽车站在什么位置,要怎样乘坐公共汽车,到哪个站台去乘车,这些我一无所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