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近平访美令人关注的议题系列报导之四

围绕令完成 中美想法不一

习近平访美另一焦点或是令完成问题。目前围绕令完成的引渡问题,已经成为媒体关注焦点。(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96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17日讯】中美网络争端的内幕
(接上文)

(大纪元记者郭济林报导)

四、习近平访美另一焦点或是令完成问题

9月15日,山西运城新闻网报导,中共运城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免去王健康的运城市副市长职务。同日澎湃新闻通过运城市人大常委会一位在任官员确认了此事,但该官员未就王健康免职原因作出解释。此时距习近平出访美国仅一周。

即将年满60周岁的王健康是中共前政协副主席、前统战部部长、中办前主任令计划的姐夫。去年6月令计划二哥令政策落马后,其家族成员相继被查。但令计划之弟令完成则于去年秋天“失踪”。今年 8月3日,《纽约时报》证实令完成藏身美国。

令计划与徐才厚、薄熙来和周永康并称“新四人帮”。到目前为止,这个集团当年密谋政变的报导越来越多。多家媒体报导指称,这四个人的背后是江泽民。

当局针对令计划家族的这一新动作引发关注。在习近平访美前夕,随之而来的有另外一个疑问,中美间会如何处理令完成的问题?

令完成及追逃贪官或是习奥会的一个焦点

9月12日,海外《调查》杂志披露,当局急于追回潜藏美国的令完成,在与美方的秘密谈判中,开出两个条件:如果美国能把令完成交回中国,第一,中方放弃对令在美国的全部资产的权利,约六亿美元;第二,中共愿意接收美国遣返中国二万五千名非法移民。

据北京参与调查令完成案件的人士透露,中共高层推测令完成手上拥有从他哥哥令计划及其党羽那里得来的绝密资料,派出大批人员通过各种途径寻找令完成。当局更加紧与美国当局交涉,希望通过美国将令完成弄回国。

此前一天,有外媒报导,今年6月初,美国移民局在全美城市突袭,逮捕了二十几名违抗遣返令的大陆人,告诉他们在经过多年的延误之后,中共终于愿意采取措施提供驱逐他们所需的文件。

但是再一次,中共未能提供必要的文件。3个月之后,这些被逮捕的人一个也没有被遣返,许多人被释放。因为违反美国移民法而等待驱逐的有近39,000名中国公民,其中900人被归类为暴力罪犯。

据美国移民官员们表示,中国提供所需身份证明的速度非常缓慢,现在已经积攒了多达3.9万等待被驱逐出境的中国人,有些已经被美国当局裁决离境超过10年,也没能返回中国,让美国十分恼火。

路透社9月11日报导说,在美国对遣返非法中国移民案例积压感到挫折的同时,北京也在敦促美国帮助追踪和遣返“猎狐行动”中被通缉的贪官。

美国官员将这两个问题拉开距离,说不会有“等价交换”的协议,即拿“猎狐行动”通缉对像换取中共对遣返非法移民的合作。但是他们承认对这两个问题有并行的讨论。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在非法移民消息出现后的第二天,有和中共走得很近的海外中文媒体就放出了遣返令完成的风声,由此可推断追逃贪官以及令完成问题很可能是习奥会的一个焦点。

中共特工追踪令完成 令美国不快

早有媒体报导过中共特工对令完成在美国的追踪。

《纽约时报》8月16日报导引用美国官员的话说,他们已经握有确实的证据,中共特工在没有获得美国政府知情的情况下,以旅游或商务签证进入美国,而后使用多种强硬手段迫使流亡人员返回。美方表示,包括以家人进行胁迫在内的类似的强迫行为在最近几个月大量增加。

一名美国官员承认,中国特工的目标之一是2014年逃至美国的商人令完成,他是广受关注的中共前高级官员令计划的弟弟。

由于中共特工秘密潜入美国“劝说”包括令完成在内的中国通缉犯返回国内,美国的警告在最近数周之内已经传达给中共政府,要求中共立刻停止类似活动。《纽约时报》表示,“这反映了华盛顿对于这些特工活动的日渐升级的愤怒。”

这些内容也得到了《华尔街日报》的证实。

《华尔街日报》8月17日的报导更为详尽地描述了中共的特工们:6月的一个下午,两个男人夹在学生家长中走了进来,然后迅速离开。年长的男子有些胖,头顶有些秃,被两侧的头发盖住。年轻的男子矮壮敦实,头发较短,看起来“很会打架”。

文章称,后来,这两个男人又返回来,用普通话说自己是中共政府的代表。据汤米‧袁(Tommy Yuan)说,这两个中国男人正在寻找一个叫做令完成的人。汤米的前妻Jane Zhang和令完成关系密切。

8月17日,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反过来指责美国的作法“实在令人费解”。

这些紧张点预期将会使22日开始的习近平访美进一步复杂化。

9月15日,中共官方发布消息称,任命原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建超为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港媒引用分析指,中共跨国追逃的手法,引起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戒心,刘的加入有助与相关国家加强协调和沟通,或加速处理逃往美国的令完成案。

外交官调往纪检部门,相当罕见,分析人士认为,刘建超调职针对的一个目标是“寻求国际社会尤其是与中国没有引渡协议的国家的配合”。

中美制度差异大 令完成遣返问题复杂

据《外参》9月号报导,中国外逃人员众多,若论中共政府目前最想引渡回国的,非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莫属。自2014年年底以来,各种关于令完成藏身美国的消息传出,但一直都没有其确切行踪的报导,直到《纽约时报》于2015年8月3日发表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采写的《令计划之弟潜逃美国,或寻求政治庇护》一文,才详细勾勒出令完成逃到美国一年来的具体生活轨迹。

虽然中共目前不断施压,但是美国政府目前并没有同意将令完成遣返,而中共政府最担心的是令完成叛变。

对于为什么中共政府如此强烈要求美国将令完成遣返,傅才德援引专攻中国情报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分析师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的话表示,中共领导层可能想让令完成帮助起诉他的哥哥令计划⋯⋯他们想阻止令完成把自己掌握的有关中共政治的信息“宝藏”交给美国官员。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约翰逊也认为:“毫无疑问,他手上拥有得到大量有趣信息的渠道。”

白宫发言人恩内斯特早在8月4日的每日例行简报中对8月3日《纽约时报》报导作出回应表示,美中官员不但定期就政治庇护和反腐等两国关心的执法议题交换意见,而且通过“美中执法合作联合联络组”(U.S.-China Joint Liaison Group on Law Enforcement Cooperation)沟通。美方官员反复表示,中方有责任提供“切实、清晰且可信的证据”,以便美方执法机构实施调查、遣返或起诉逃犯等法律程序。

他还表示,美国是国际社会打击腐败的领导者,将继续与其它国家合作抗击腐败。

虽然中美可能在反腐败问题上合作,但是因为两国制度的差异,外界普遍认为令完成被引渡困难重重。

由于中美双方目前还没有引渡条约,所以,如果有人以合法的方式进入美国,并且仍保有合法居留身份,那么即使他在中国曾经犯过罪,要从美国把他遣送回中国都有很多困难,这将涉及到各种有关美国移民法规程序的问题。

不少纽约华人律师表示,美国是三权分立国家,行政部门权力有限,被中共通缉人员在美仍有寻求保护的多种途径。

《大事件》引用在纽约法拉盛执业的一名律师表示,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美国与中国进行司法合作的程度有限,最后,对被起诉者的判罪要由法官说了算。

这名律师表示,现在美国要与中方合作遣返的已经浮上台面的中国通缉贪官并不多,“没有几个,而且这几个最后的结局会怎么样我们还很难说”。

中共社科院2011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各种贪官等有1.8万人外逃。因为中国跟包括美、加、澳等主要西方国家没有签订引渡条约,因此这些国家成为外逃贪官的首选目的地。中共官方此前承认,至少150名“经济在逃人员”在美国滞留,其中多数被认为是贪腐官员。

2014年在北京召开的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通过了《北京反腐败宣言》,成立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ACT-NET)。美中官员2015年1月在菲律宾会商,讨论遗返藏匿在美国的中共贪腐官员。2015年4月9日,中共公安部部长郭声琨与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逊在北京首次会晤,讨论加强反腐合作。双方承诺,就追逃追赃工作进行密切合作。

分析:令完成手中到底有什么机密?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认为,令完成手里并没有非常核心的机密材料。

她的判断是,令完成虽然是“中国最具杀伤力的叛逃者”,但与斯诺登事件对美国的杀伤力还是不可同日而语。令完成携带的机密文件,总体来说,只与中共政府的“体面”有关,只不过中共将这些“体面”统统纳入“国家安全”范畴。

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对此有不同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令计划心机很深、心思细密,预感大势不好之后,应该立即周密收集了中共核心机密,令完成成功带出了这些机密。我个人判断,这类机密,其内涵之深、其数量之大,足以对中共领导层构成严重损伤。这些机密,不仅是令完成手上对付北京当权者的筹码,因令完成藏身美国,这些机密,也已经成为美国手上有效对付中国的筹码。不仅仅是情报价值,更有政治价值。”

陈破空还认为《纽约时报》并没有把自己所掌握的资料完全报导出来,字里行间充满暗示,“内情远比这个报导丰富和复杂”,陈认为,美国应该已经至少获得了部分令完成手中的情报,而令也已经置身于美国政府的保护之下了。

分析:习近平当局对令计划的起诉或埋下伏笔

前中办主任令计划落马后,据报,令计划在落马前有目的的盗取中办机密文件2,700多份,涉及中共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海外媒体报导说,相信部分已被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带到美国,成为要胁中南海的筹码。

7月20日,中共官方通报令计划被“双开”并移送司法。通报称,“令计划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路;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严重违反康洁自律规定,本人及其妻收受他人钱物,为其妻经营活动谋取利益;与多名女性通奸,进行权色交易;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力敛财牟利负有重要责任。调查中还姿现令计划其它涉嫌犯罪线索。”

《中国密报》9月号的分析说:端上桌的令计划罪状,能作为司法“主菜”的,其实只是“收受贿赂。”

文章分析说,通报中主要说的是“收受贿赂”,但并没有认定“情节特别严重”;实际上的问题是“政治规矩”,但却恰恰于法据,处理起来伸缩性极大;虽然指其“违纪违法”、“获密”,但却并没有认定“泄密”……

而当局在令计划罪状中的“弦外之音”,是让谁听的呢?文章分析说,就是让令完成听的。

这一切后面的动机,不言而喻:当局对令完成释出最大的“善意”,就是要最大限度地牵制他,避免其断了念想,铤而走险,引爆“政治核弹”。

中共将球踢到了对方那一边,就看令完成怎么回应了,双方都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保持牵制,避免让对方误判意图、激化矛盾而致不可收拾。

令完成透露一字机密 令计划必死无疑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高新的评论文章表示,令计划是主观上有计划、有预谋地通过违法违纪手段,获得了中共大量核心机密。无论是窃密罪还是泄密罪,只要牵涉到“境外”两个字,那就要“另当别罪”了。

有律师特别解释说:应注意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的犯罪人不是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个人窃取、刺掇、收买国家秘密,否则,就以刑法第111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在中国大陆现行刑法的“危害国家安全罪”一章的第111条是“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该条款具体内容是:“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该章节的第113条是“危害国家安全罪适用死刑、没收财产的规定”。内容是:“⋯⋯对国家和人民危害特别严重、情节特别恶劣的,可以判处死刑。”

也就是说,“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者”,如果只被认定是“情节特别严重”,最高刑期是无期徒刑;若被认定是“对国家和人民危害特别严重,情节特别恶劣”,则必死无疑。

高新认为,中共当局目前对令计划的“窃密”罪只局限在党内通报上,司法部门对他实行“逮捕”的依据也暂时只是受贿罪。假如令计划“违法获取”的“党和国家的大量核心机密”全部或者部分掌握在美国的令完成手里,那么只要令完成将其中的哪怕一件公开或者交付大陆之境外的任何人之手,令计划必死无疑。

海外媒体报导称,从中南海获得的消息,中南海高层对令完成携机密材料要挟当局已有应对准备,不会惧怕令完成手中所谓的“政治核弹”,更不会接受令氏的政治要挟。

8月初也有报导说,令完成通过美国的资产管理人李树海向外透露:“我哪里有什么政治核弹啊!我只求能安安稳稳过日子,就算不错了”。#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5-09-17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