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显赫楼兰古国 一时神秘地消失

正见编辑小组

怀古亭。唐代诗人王昌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贯明/大纪元)

    人气: 6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千古显赫一时的楼兰古国

楼兰王国它曾经是中国古代西部对外开放最繁华的商城,位于中国大陆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若羌县北境,罗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七公里处,整个遗址散布在罗布泊西岸的雅丹地形之中。

在历史上,楼兰属于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与敦煌邻接,公元前后与汉朝关系密切。楼兰古城曾经是人们生息繁衍的乐园,周边有着烟波浩淼的罗布泊,人们在门前环绕的清澈碧波上泛舟捕鱼,在茂密的胡杨林里狩猎,生活在大自然的恩赐园地。在楼兰王国前期,楼兰古城是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

古代“丝绸之路”的南、北两道从楼兰分道,依山傍水的楼兰城成了亚洲腹部的交通枢纽城镇,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曾起过重要作用。早在公元前七十七年,楼兰地区已是西域农业发达的绿洲,到了唐代,“楼兰”却几乎成了偏远的代名词,李白的《塞下曲》中就有“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的诗句。

沙漠中坍塌残垣 考古遗迹遍地

黄沙无垠,古文明何处寻?(视屏撷图/大纪元)
黄沙无垠,古文明何处寻?(视屏撷图/大纪元)

然而如今在丝路上,探险家、考古学家只能在干枯的孔雀河畔看到楼兰古城四周多处坍塌的墙垣,面积约十万平方公尺的楼兰城区外围只见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站立着,全景旷古凝重,城内破败的建筑遗址了无生机,显得格外苍凉、悲壮。

楼兰城不只是在二千年前成为丝绸之路上的南北贯通、东西交汇的重要交通枢纽,从考古的发现上也证实了楼兰国的地理环境从石器时代便是非常适合于人居住之处。在孔雀河下游两岸,新发现的近十处古代人类遗址中可以看到一些石球、手制加沙陶片、青铜器碎片、三棱形带翼铜镞、兽骨、料珠等人类遗物,暴露在未被沙丘完全覆盖的黄土地表面。还有一些五千~六千年以前的石刀、石矛、石箭头、细小石叶、石核等。

这些遗迹清楚地显示,今天已是不毛之地的楼兰,自新石器后期、青铜时代直至汉代前期,的确曾绿草萋萋,森林覆盖率达到40%。在历史的记载中,它曾经是我国古代西部对外开放最繁华的商城,这里的居民们也种植小麦、饲养牛羊,日常用品是胡杨木、兽角、草编类制品。如此显赫一时的古代商城为何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纵观世界上各民族的传说记载与目前在地球上已被挖掘的古迹来看,繁华的国城在短时间内的消失并非只有楼兰国才有。

看到这些史前文明遗迹,显现世界上曾经有的辉煌古文明,科技水平甚至超过今天的人类。@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国三大最美的雅丹地形,乌尔苏、三垄沙和白龙堆。其中白龙堆被称为“最神秘的雅丹”,它是新疆三大魔鬼城之一。雅丹在维吾尔语称为“雅尔当”,意思是“具有陡壁的小山丘”;哈萨克称为“舍伊坦克尔希”,意指“魔鬼出没的地方”。
  • 名闻天下的丝路古道在白龙堆西方分岔,一向西南至楼兰或向西至营盘、尉犁,一向北翻过库鲁克塔格山达吐鲁番。楼兰国境接近玉门关,汉代使者经玉门关前往西域诸国,需经过楼兰境的“恶名”昭著的白龙堆的砂漠。
  • 公元前19世纪(中国夏朝时)诞生的古巴比伦文明,系人类已知最为古老的文明之一。公元前18世纪,虔信神明的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为实现正义与公平,颁布了一部迄今最古老最完备的成文法典,对后世的文明世界产生了深远影响。汉谟拉比也因此成为最早的立法者与人权守护者之一。
  • 考古学家发现,玛雅卡斯蒂略(El Castillo)金字塔隐藏着一个神秘空洞,而这个空洞与其它洞穴和湖泊相连接,推测这种设计在玛雅文化中具有深层的意义。但研究者同时猜测,其造成的地下河流可能会逐渐导致整个金字塔的崩塌。
  • 科学家在意大利旁的地中海发现一个拥有大约1万年历史的巨大石柱,推断为人类所造,可能是地中海的古老文明遗迹。
  • 李福见到贡庆有三世果报,心中更怕迷失本性,而堕入轮回,就坚志修行,度己度人,最后功圆果满,得成正果,永脱轮回之苦。
  • 中国人有“天人合一”的天命观,认为天象的变化,预示着人间大事的发生。《宋史》记载了南宋灭亡前天空变赤、流星坠海的异象。每当南宋试图反抗灭亡的命运,总会有飓风、黑气升空、风雨浓雾……蹦出来。
  • 2014年7月,佐治亚州一条小溪的堤岸已被风化而露出树根,一柄中国古剑跃入一位地质爱好者的眼帘。这柄30厘米长的剑,为北美越来越多出土的中国古代文物又增添了一例,这些考古发现无不在暗示,早在哥伦布之前,中国人就曾踏上北美的土地。
  • 信神甚至侮辱神者,不知灾难在一步步的靠近。
  • 当代希腊的金融危机正不断登上报章头条,与此同时,古代希腊的文明也吸引着人们的视线: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法国影星)扮演了安提戈涅(Antigone),海伦‧麦克洛瑞(Helen McCrory,英国影星)则成了美狄亚(Medea)——伦敦阿尔梅达剧院的古希腊戏剧季已从6月开始,题为“希腊为何重要”(Why Greeks Matter);大英博物馆的展览“美的定义:希腊艺术中的人体”(Defining Beauty: the body in ancient Greek art)则于今天(5日)落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