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促陆人觉醒 律师: 台应速审难民法

分析指出,台湾在“难民法”等人权法案的推动上应更加积极,并承担起影响中国百姓的任务。 (Getty Images)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萧轩台湾台北报导)近来欧洲的难民问题引起国际关注,台湾人民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同时,可能会发现,原来台湾是少数没有“难民法”的国家。法律专家剖析,即使“难民法”尚未成立,“台湾”或称“中华民国”已被认定为“主权独立的国家”,应主动肩负提供政治难民的庇护申请;且有观察发现,广纳难民的国家,台湾人权也更发展。另有分析指出,事实上历史还赋予台湾另一项任务,那就是影响中国百姓、刺激中国的人权改革。

“难民”是2015(民国104)年人们最关切的议题之一。依联合国统计,全球被迫流离失所的人数在2013~2014年间激增830万人,达到5,950万人的历史高峰。对此,各国政府展开不同程度的援助,台湾也出现推动“难民法”的声浪,以期善尽国际关怀与人道救援。

前台湾人权促进会会长邱晃泉。(陈柏州/大纪元)
前台湾人权促进会会长邱晃泉。(陈柏州/大纪元)

前台湾人权促进会会长邱晃泉解释,难民议题,涉及“人道”和“人权”。他说,“人道”好比对待“一般难民”的同理心,不是义务或权利,通常与援助国的意愿或能力有关;“人权”则是“政治难民”应有的权利,这些身份特殊的族群受到政府迫害,如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迫害等,依照国际人权准则,他们有权利向其他国家申请庇护,而受申请的国家则有义务提供庇护。

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难民法”的制定,邱晃泉认为,台湾早应该要有,“台湾或称中华民国,作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本来就应该接受难民的庇护请求。”

至于有人辩称,联合国不承认,因此台湾或中华民国不是国家,邱晃泉严正驳斥,“这种说法是自我矮化!”他举例,“好比说,你先是一个人,然后加入团体、交朋友;不是人家接纳你、把你当朋友,你才是人。”同理,逻辑上是先有国家,然后进入联合国,不是因为进入了联合国,才证明有这个国家。

他进一步指出,之前瑞士联邦法院对拉法叶案提供司法协助,以及苏格兰高等法院对林克颖案接受引渡要求,“透过两个法院依照《国际法》攸关国家的相关标准作出判决”,邱晃泉说,“他们清楚认定台湾(中华民国)就是国家。”

至于联合国,属于政治组织,由政治力量运作,“中共可以威胁利诱,如果近200个联合国成员做出荒谬决议,也只是显现政治运作的结果。”他强调,台湾必须自己有所体认,“问题完全出自于中共。”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武力威胁就永远存在,不过,还是有解套的办法。邱晃泉说,只要台湾不贬低自己、认为自己是个国家、全方位提升国家的素质,像个“真正的”国家,就不用害怕中共。一旦台湾的人权日趋发展,也将影响中国。

推动人权 媒体有责

有分析认为,“难民法”若能在台湾适当筹划,可促使主管机关的执行更制度化、容易依循,不因个案而有不同对待。

透过接纳难民,台湾可藉履行国家义务能获国际肯定,另一方面,人民透过行动能深刻体会“人道”和“人权”,从而改善台湾本国的人权。观察发现,国际被申请难民庇护的国家,例如美国、加拿大、德国等,都是普遍被认为人权发展较好的国家。

邱晃泉提醒,媒体在推动人权、提升国家人权素质有重大责任。他直言,“台湾许多媒体,被经济利益影响,变得没有力量,失去大众媒体应有的角色,让人很不舒服。”一旦媒体沦陷,普罗大众就必须自觉、主动地传递许多讯息。

若台湾人民意识到与全人类世界一家,碰到难民,像对待地球上的兄弟姐妹一样,“这就尽到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义务,”邱晃泉说,“台湾需要自我成长,也应该刺激中国人权上的改革,从中国的老百姓开始影响,因为政府来自人民,政府是为了人民才存在的。”◇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