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亿人“三退”有奖征文】

凌晓辉:中共感谢日本侵华的真情表白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历史真相之一

人气: 27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9月02日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来临之际,又是中共大力谎言欺骗民众之时。特别是靠谎言维持中共统治的宣传机器更是颠倒历史事实的重复宣传着:“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纪念中国共产党领导全民族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然而、历史的真相恰恰相反,中华民族整整八年的浴血抗战之际,也正是一个被外来幽灵掌控的中共、得益于日本对中华民族的侵略之时。同时幽灵的斗争理念趁机完整地附着在民族的肌体上。正如毛泽东亲自真情道出的一样“我们要感谢日本的侵略……。” 这才是中国共产党对杀害3500多万中华民族同胞的日本侵略者表示感谢的真情表白。

上了一定年纪的人可能都知道,1972年9月27号,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等到访时,时置中国大陆被中共折腾到极度贫困之际。中共竟然放弃日本的战争赔款,并对日本的侵略表示由衷感谢的国际大事件。由于中共对人民实行的一场一场政治运动的斗争和杀戮,人民已经成为中共真正的奴隶,无人敢提出任何异议,而国家政权被中共任意玩弄,才会出现这种真正的“汉奸、卖国贼”反倒成为了中华民族抗日的“中流砥柱”和“英雄”的颠倒了的历史。即使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千万抗战勇士还建在、国民政府依然还在台湾,竟然这种谎言可以一直持续到70周年的今天。

一、毛泽东说:我不怕做民族的叛徒

当国共第二次合作,也就是中共说的八年抗战刚刚开始之际,中共的抗战策略,在1937年8月召开的“洛川会议”上便已确定。最近著名中国近代、现代史学家辛灏年在“延安政府的抗日战略”的演讲中说道:“洛川会议确定的根本战略是什么呢?四个字:日蒋火拼。在洛川会议上,毛泽东说:我告诉大家,日本的飞机大炮对我们的伤害远远超过蒋介石国民党,所以我党的根本方针就是日蒋火拼,我不怕做民族的叛徒。1993年毛泽东的秘书李锐出版了《庐山会议回忆录》,在这本回忆录里,李锐进一步揭穿了洛川会议上毛泽东所说的话,毛泽东说:我告诉大家,中日战争是我党发展的绝好机会,我们只有让蒋介石跟日本人拼,等他们都拼垮了,江山自然就是我们的了。可以看出来,在洛川会议以后,毛泽东和他的中共中央坚持了洛川会议所决定的基本战略。”

洛川会议的基本战略,不仅体现在军事上,而且体现在抗战期间中共对国民政府开展的强大政治攻击。辛灏年指出:“它在国统区公开的发动‘民主运动’,反对正在艰难领导抗战的国民政府。它突然在重庆做了一件事:把重庆的大学集中起来,开了一个三千人的国是座谈会,在这个座谈会上提出口号:‘打倒黑暗,追求光明’。几个月以后,他们在云南,将西南联大、省立音专和云南大学合在一起,又召开了一个国是座谈会,共产党员吴晗教授,潘光旦教授、闻一多教授,在大会上喊出‘不吝惜任何的牺牲也要推倒今天的黑暗,去追求我们的自由和民主’。到了1945年,这样的活动在整个大后方已经有相当大的气势,对于国民政府对抗战的领导,起了非常大的破坏作用。”

1940年4月,毛泽东下达了“打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指示,于是八路军、新四军便向抗战前线的国军发动了全面攻击。辛灏年说“我现在引用一位很重要的人物的话,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副校长,他的名字叫侯树栋,他写了一篇文章歌颂中共抗日,一不小心漏出一句话:说在八年抗战中他们共打击国军3200次,消灭、打伤国军14万3000人。(1)

1964年7月9日,毛泽东与参加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的亚洲丶非洲丶大洋洲访华代表谈话,又再谈及南乡三郎:“我们解放后,有一位日本资本家叫南乡三郎,和我谈过一次话,他说:‘很对不起你们,日本侵略了你们。’我说:‘不,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略,霸占了大半个中国,全中国人民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也就不可能胜利。’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三十万,由于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一百二十万人。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这个忙不是日本共产党帮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帮的。因为日本共产党没有侵略我们,而是日本垄断资本和它的军国主义政府侵略我们。”(2)

中共的表白和八年抗战中,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真相。充分说明了被共产幽灵附体的人不仅仅是土匪、民族的叛徒、汉奸之类,而是完全变成了吸血魔鬼,在国难和民族存亡之际,可谓与侵略者联手惨杀自己的同胞和亲人。

二、中共向世界宣布:感谢日本对中国的侵略

1、如果没有日本侵华,也就没有共产党的胜利

作者搜索了许多资料,中共把许多不利于它维持谎言和欺骗的资料都拿掉了,当然这是中共一贯的做法。无奈从英文网站上找到了当时的纪录:

“1972年9月27日,毛泽东主席会见田中角荣等来访日本客人时的谈话摘要:

毛说:……我们(中共(3) )要感谢日本,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就不可能取得国共合作,我们就不能得到发展,最后取得政权。……我们是有你们的帮助,今天才能在北京见你们。

当田中角荣就‘日本侵华给中国人们添了很大麻烦’的说法进行解释的时候,毛主席说:那就好了,你们那个增添麻烦的说法就这样解决了?田中角荣说:我们打算按照中国的(语言)习惯改(通过姬鹏飞外长和大平正芳外相的进一步会谈,在最后的公报中改成“痛感日本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严重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毛主席说:如果没有日本侵华,也就没有共产党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的会谈。……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嘛。”(4)

在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接见再度访华的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丶黑田寿男丶细迫兼光等的谈话:
……

佐佐木:“今天听到了毛主席非常宽宏大量的讲话。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害,我们大家感到非常抱歉。”

毛:“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仅指大陆被中共欺骗和洗过脑的民众(5) )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众笑,会场活跃) ”

佐佐木:“谢谢。”

毛:“…… 。我们为什么要感谢日本皇军呢?就是日本皇军来了,我们和日本皇军打,才又和蒋介石合作。二万五千军队,打了八年,我们又发展到一百二十万军队,有一亿人口的根据地。你们说要不要感谢啊?”(6)

此外,毛泽东还在其他场合解释了他感谢日本皇军的原因,甚至遗憾日军太早投降。毛泽东面谢日本人,他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会见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等时的谈话纪录中他说:“‘和平民主新阶段’是为了争取时间,准备夺取政权。日本投降早了点,再有一年,我们就会准备得更好一些。”所谓准备得更好一些,就是趁着日本侵华扩大中共的势力。(7)

从中共党魁毛泽东的这些曾经被公开过、后又被掩盖掉的关于抗日战争的表白,无论是从说笑、幽默、说反话、胜利后的得意忘形或中共的战略战术等任何的角度去看,去理解,人们是否能闻到中共大肆宣传的“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中国共产党领导了中华民族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 ……。之类的丁点味道? 结论只能是相反的。也正好暴露了中共乘民族和国家处于生死危难之际,任由侵略者对同胞的杀戮,自己却在国难中发展壮大。

台湾时报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作者李志绥,该书是研究毛泽东权威作品,该书第三篇 (1965年~1976年)第543页及544页的内容提及,毛泽东在1972年二月与美国总统尼克森会面,其后同年9月接见田中角荣。

李志绥写到:“毛还多次谈到日本。他说,我们(中共)要感谢日本;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就不可能取得国共合作,我们就不能发展,最后取得政权。好多日本人见到我们,都要赔礼丶请罪。毛说:“我们是有你们的帮助,今天才能在北京见你们。”这就是坏事变成好事。”(8)

“日本内阁首相田中角荣和外务大臣大平正芳,在九月二十五至三十日访问中国,发表了联合声明,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毛接待田中首相的礼遇,一如接待尼克森。毛并认为,他与田中的交谈,较之尼克森更为融洽。当田中为日本大战期间的侵华罪行道歉时,毛说如果没有日本侵华,也就没有共产党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的会谈。……。”(9)

2、日本侵略“教育”了中国人民、帮了我们的大忙

1961年1月24日,当时黑田寿男及浅沼稻次郎作为日本社会党代表团访华,与毛泽东谈到美帝国主义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毛泽东谈及1956年时,接见日本日中输出入组理事长南乡三郎时的谈话内容:

“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指中共赢得了第二次国共合作,使其起死回生,获得又一次吸取国民政府营养的机会(10) ),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第二次国共合作(11) ),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实际上是中共的地方割据政府(12) ),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丶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13)

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与老朋友《西行慢记》作者美国记者爱德格‧斯诺(Edgar Snow)的会谈更是由衷的谈到:

“…..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们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第二次国共合作(14) )跟你们作斗争,我们(中国共产党(15) )搞了一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16)

早在1956年,毛泽东与访华的前日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便说过:“你们(日本皇军)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真是你们打了这一仗(侵华),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第二次国共合作(17) ),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18)

1960年6月21日,毛泽东接见日本文学代表团,与左派文学家野间宏等人时就说过:

“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指中共在抗日时期的历史),其中一部分人(真正的中国人民(19))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20)

在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接见再度访华的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丶黑田寿男丶细迫兼光等的谈话还谈到:

毛:“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指中共赢得了第二次国共合作,使其起死回生,获得又一次吸取国民政府营养的机会(21))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教员(老师(22) ),也是你们的教员。……”(23)

人们普遍知道,中共统治人民的方式是靠制造仇恨、号召民众起来斗争、当仇恨被激发到一定程度、然后将一部分被斗争的人杀给大家看,恐惧中人民乖乖的服从中共的统治。而对于杀害同胞的侵略者却会是这般宽容?当人们看到这些感谢侵略者的所谓辩证法会做何感想?如果一个民族应该被另一个民族的杀戮来知道或获得什么,那么人类不就应该相互杀戮而永无止境?这只能完全暴露中共残暴、邪恶的本性。(待续)

(作者为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哲学博士)

—————————-
(1) 《辛灏年发表纪念8 15抗战胜利70周年演讲,揭示中共抗战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真相》,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unshiwaijiao/ck-08172015100751.html
(2)《从历史来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一文,根据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四年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刊印。http://www.people.com.cn/BIG5/shizheng/8198/30446/30452/2195479.html)
(3) 作者加注
(4) “Mirrors of History ” On a Sino-Japanese Moment and Some Antecedents by Geremie R. Barmé http://www.danwei.org/nationalism/mirrors_of_history.php
“When he met with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Tanaka Kakue on 27 September 1972, Mao Zedong expressed his views with characteristic irony.
Mao: We must express our gratitude to Japan. If Japan didn’t invade China, we could have never achieved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KMT and the Communist Party. We could have never developed and eventually taken political power for ourselves. It is due to Japan’s help that we are able to meet here in Beijing .
For his part, Tanaka used a vacuous and abstract formulation in regards to the war of a kind that has become all too familiar since this encounter. He said,
“By invading China Japan created a lot of trouble for China.”
[Following an intervention by Mao, in the official communiqué regarding Tanaka’s visit this was expressed somewhat more clearly as, “The Japanese side is keenly conscious of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serious damage that Japan caused in the past to the Chinese people through war, and deeply reproaches itself.”]
Mao’s riposte was:
“If Japan hadn’t invaded China,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ould not have been victorious, moreover we would never be meeting today. This is the dialectic of history.”
In that one simple exchange, the foundations for the unsettled and continued unsettling Sino-Japanese relationship were laid out.
This then is a mirror of History.”
(5) 作者加注
(6) 《毛泽东思想万岁》,1969年 (716页版本) p.532 -545
(7)《学习资料》(1957至1961,北京清华大学,第260页)
(8)《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台湾时报出版社出版,第543页
(9)《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台湾时报出版社出版,第544页
(10) 作者加注
(11) 作者加注
(12) 作者加注
(13) 《毛泽东文集第八卷》“日本人民斗争的影响是很深远的”,(http://www.people.com.cn/BIG5/shizheng/8198/30446/30452/2195605.html
(14) 作者加注
(15) 作者加注
(16) 请参阅中国近代名家著作选粹《毛泽东卷》中,第六篇:与著名美国记者,《西行慢记》作者爱德格·斯诺的谈话,该书编者:姜义华,出版者:香港商务印书馆,1994年2月第一次出版内容
(17) 作者加注
(18) 根据内地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由王俊彦着的《大外交家周恩来》上,第210页所披露。
(19) 作者加注
(20) 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第438页
(21) 作者加注
(22) 作者加注
(23)《毛泽东思想万岁》,1969年 (716页版本) p.532 -545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09-02 8: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