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教育】孩子的老师 也是父母的老师

文/龚简

多年来,由于搬家,两个孩子多次换学校,遇到过不同的老师任教,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给我的印象是,法国的老师们不但敬业,尊重学生,而且还体贴家长的感受。(Fotolia.com)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9月24日讯】每年9月份开学后的第2、3周,法国小学或初中的老师会跟家长们开一次会。从儿子、女儿上小学一年级,到他们如今上初二和五年级,我这位中国妈妈已经习惯了和法国父母们一起参加家长会。多年来,由于搬家,两个孩子多次换学校,遇到过不同的老师任教,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给我的印象是,法国的老师们不但敬业,尊重学生,而且还体贴家长的感受。

法国小学在新学年开学的第一天十分简单,不讲究仪式。至于正式的家长会,也是一个学年里唯一一次的会议,通常是开学后的前3周内才进行,目的是和父母们交代清楚整一学年的教课章程、课堂纪律、学校生活等。有趣的是,即使是同一班级,不同的老师,却有不同的教学方法,他们甚至可以选择教学大纲里不同的教科书。

法国老师心中无笨学生

女儿的新老师叫帕斯卡尔.科贝尔(Pascal Croibier)。开会这天是一个周二的傍晚,这位高瘦个子的男教师,虽已过中年,却一身休闲打扮,红色运动衫配牛仔裤,脚穿红色球鞋,样子够“酷”的。

女儿的班上共有23位学生,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不过法国的小学,一个班很少会超过30个学生),与会的家长可以轻易地找到自己孩子的坐位,“听课”般坐下来,会议就开始了。

科贝尔先介绍了班上的环境,然后进入教程话题,每位学生有三本主要的作业本,蓝色封面作业本用来做数学练习,透明封面作业本用来做法语练习,还有一本黄色封面的联络簿,那是老师和家长沟通的桥梁,学校、班上有什么通知或活动,均贴在这个本子上。

接着比较重要的话题是测验考试和评分。“我是不会给学生排名的。”科贝尔一边说着,一边在黑板上把3种评分方法写下来:A(acquis,已掌握)、AR(□ renforcer,需加强)、NA(non acquis,没有掌握),“当您看到自己的孩子某一项测验得‘AR’时,请不要紧张,那并不代表孩子没有学习好,我是按全班的水平来考量的,如果班上只有10位学生得到‘A’,8位得‘AR’,证明这样的成绩是属于合格的。”

“此外,如果某一项测验,全班得‘A’的为零,‘AR’的为3,‘NA’的为16,这时是我的错,是我给学生太难的题目了。”

听到这,我耳边不由响起女儿上一年级(CP)时,第一次和班主任开会时的话“在我看来,孩子们没有聪明和笨之分,只是有的学生领会得快一些,有的学得慢一些而已。”这是最让我感动的地方,多年来,无论碰到什么样的法国老师,他们总把教育视为己任,学生学得好与坏,是个方法的问题,不是以成绩来评定学生的好与坏。

当我回过神来,科贝尔正说到补课的问题。“千万不要以为孩子需要补课是丢脸的事情”,科贝尔说,“补课(法语叫soutien),是因为有些学生在某一个课题上遇到困难,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加强而已。在我的班上,尽管是平时成绩好的学生,或者特别喜欢数学的,他们有时会主动找我补课……”

法国小学是5年制,女儿这个班明年就要升到初一了,所以怎么为上初中做好准备是所有父母都关心的话题。然而科贝尔轻松地说:“请大家放心,经过开学后两个星期的接触,我有信心这个班都能升级的!”在场的父母们均被逗乐了。

我心想,法国的老师真是体贴人,为人之师,不但了解学生的心理,也能恰当地给家长们一颗定心丸。

孩子的老师 也是父母的老师

参加完女儿的学校家长会,又轮到儿子的学校开家长会。儿子今年上初二(5eme),法国的初中是采取大学式教育,每个科目的老师会在不固定的课室上课,但也有班主任(法语叫Professeur principal)。

初中的家长会同样在教室里开,每个学科的老师轮流向家长们介绍各自的教课章程、课堂纪律等等。

听会的过程中,我发现,初中的老师个个都是演讲者,如语言老师(英语、德语、拉丁语),他们的话语常会文绉绉,如化学、物理或科学的老师,则果断快速,且不乏幽默感,这时,在场的父母们会认真地作笔记。

当我看着自己半法语,半中文的记录,心里不由嘲笑自己“看,你该去上上法语课了”。

说起法语课,让我想起去年儿子初一开学的家长会,对我来说,不但充满新鲜感,而且当时的法语老师的一番建议,让我学会了如何跟孩子们更恰当的沟通。

那位法语老师说:“您们的子女虽上初中了,但毕竟还是个孩子,还需要父母帮帮他们核实一下书包里的课本等,10岁、11岁这个年龄,许多生活上的事情,应该学会自理。”

“我建议您们与其用命令的语气,不如用提问或建议的方式和孩子们对话,比如:你是不是觉得把房间收拾一下会好一些?等等。”

回到家,我即时效仿法语老师的话去做,马上见效。

当我对儿子说了4、5遍需要洗澡,他仍没动身时,我把要往自己喉咙上涌的火气吞回肚子里,然后平静地对他说:“儿子,妈妈刚才说什么啦?”“去洗澡”话音未落,他已经自觉地往浴室里走,儿子的反应顿时让我吃惊,原来过去对孩子动不动发火的招是那么笨。

又比如我会问他“你对我撒谎了,对吗?”回答“不对。”

“你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合理吗?”回答“不合理。”

“这样做,你觉得好吗?”回答“不好。”

“你是哥哥,和妹妹无理取闹,应该吗?”回答“不应该。”
……

每次当我得到儿子令人满意的回答时,我打心里感谢那位法语老师,为人之母这么多年,我才第一次学会怎么和儿女们和睦地沟通。@*

责任编辑:德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国社会党政府现任女教育部长 Najat Vallaud-Belkacem提出一系列针对初中教育的改革措施,该提议已于2015年4月10日被国家教育高等委员会采纳,预期将于2016年入学季开始生效。然而该项改革文件一经公布质疑反对不绝于耳,教师和工会纷纷走上街头,罢工势头愈演愈烈,而来自其它政党的批判也同样犀利尖锐。
  • 巴黎圣但尼省斯坦(Stains)镇一名年仅15岁的女孩,因为无法忍受网络社区网友们对她的嘲笑和侮辱,竟在家中跳楼自杀,事件在当地引起很大的轰动。青少年之间互相嘲笑、骚扰对方,甚至暴力等现象,成为值得家长们关注的一大话题。
  • 众多法国企业乐意聘用大学毕业生,期间却发现高学历毕业生的专业素质有待提高,分析原因是因为法国高校缺乏对学生职场领域适应能力的训练。
  • 奥朗德总统自2007年上任以来,就设定了每半年举行一次的电视发言与回答记者提问,以显示其执政的透明化。在2015年2月5日,奥朗德发表了任期的第5次电视讲话。巴黎恐袭案后支持率跃升21个百分点的奥朗德,借自己上任以来首次民调上升之机,向公众表述对未来的打算。此次发言虽然没有新措施宣布,但舆论认为奥朗德总统延续了(恐袭案后)1月11日以来的处事精神,终于正式进入一国之主的角色。
  • (大纪元记者慈蕊法国报导)法国总理瓦尔斯11月21日在记者会上公布,将会投入5千万欧元帮助失学青年重返校园的计划。特别针对年龄在16岁到25岁之间的青年。
  • (大纪元记者慈蕊法国报导)据Ipsos市场调研机构(l’Institut Ipsos)6月19日对法国600位中学教师的一项调查发现,他们中有54%的老师承认,在教学生涯中,至少有一次处于十分崩溃的状态。这种崩溃让他们感到精神和身体方面仿佛耗尽,降低了工作效率,让人感到失去了自我。特别是年龄在50岁到59岁的女性教师,有58% 曾有过这种经历。
  • (大纪元记者亦凡法国报导)新政府的教育部长上任刚刚一个月,教育部的二号人物、小学教育总局局长让—保尔.德拉艾(Jean-Paul Delahaye)却辞职了,教育部失去了一位有经验的老将。新教育部长阿蒙(Benoît Hamon)最近刚刚提出了多项对前任有关教学节奏改革的变动措施,一些人认为此举也许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困难。加上最新教师招聘考试成绩不好,造成本应招收的师资不足,满足不了需要填补的新职位……新政府在教育方面似乎出师不利。
  • 全法国拥有4千多所高中,如往年一样,国家教育部于4月4日公布2014年最佳高中的排名结果。本次排名基于2013年高考成绩,分普通高中和专业高中两大类学校而评定的。
  • (大纪元记者慈蕊法国报导)2013年12月3日,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公布了一项关于国际学校教学成绩排行榜。法国在65国家参选学校中排名第25位,比2009年的排名后退了三位,只处于世界中等水平。
  • (大纪元记者亦凡法国报导)法国总理让-马克•埃罗(Jean-Marc Ayrault)邀请了所有大学和中学学区区长于8月22日来到总理府,商讨并统一下一学年的教育走向。这样的大型区长级聚会是前所未有过的。往年这250余名教育界高官通常是前往索尔本大学会见教育部长。今年采取了如此大规模的举动,很显然是为了展示奥朗德政府对教育问题的重视,表示奥朗德不会辜负当年竞选时作出的承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