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逾18万人血泪控告江泽民 11万诉状递达中共最高检

人气: 6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据明慧网最新统计,到本周9月22日为止,已超过十八万二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真名实姓向中共最高检察院、法院控告江泽民,敦促就江泽民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诉。目前,至少十一万五千人的诉讼状递达中共最高检察机构。控告状来自地区涵盖中国大陆所有33个省级行政区、330 个地级行政区、1,856个县级行政区以及海外28个国家。

18.2万人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

从5月底到9月22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82,379名(153,853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递交给中共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控告状副本。8月22日至9月22日一月内,超过23,068人(20,504案例)递交控告状控告江泽民。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11.5万人控告状递达中共最高检察机构

尽管被中共610(中共法外组织,专职迫害法轮功)、地区国保、警察拦截和骚扰,法轮功学员们坚持不懈地努力, 通过邮寄、向官方网络电子投递方式,将控告状寄达相关部门。据明慧网部分统计,明慧网收到的总数为153,853份(182,379人)控告状副本中已有 95,999份(115,384人)得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签收或邮局妥投回复,平均签收率为62.4%。最近一月(8月22日至9月22日)投递 20,504份(23,068人)诉江状,有14,142份(15,749人)得到签收,签收率为69%。

控告状覆盖中国大陆所有省份 以及海外28个国家和地区

控告状来自地区涵盖中国大陆所有33个省级行政区;330 个地级行政区(地级市、地区、自治州、盟),占全国地级行政区(约334个)的 99%;1,856个县级行政区(县、自治县、旗、自治旗、县级市、市辖区、林区、特区)。

来海外28个国家和地区的2,054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共检察机构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或自诉状。这些海外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加拿大、澳洲、韩 国、新西兰、泰国、日本、英国、马来西亚、德国、荷兰、瑞典、新加坡、法国、西班牙、印尼、爱尔兰、丹麦、台湾、芬兰、挪威、意大利、瑞士、波兰、罗马尼 亚、比利时、秘鲁、匈牙利。

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1999年7月,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理念的法轮功修炼团体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运动。

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作了细密的谋划和安排。从1999年4月25日到1999年7月20日的三个月的时间里,江泽民指挥和建立了迫害法轮功的一整套指挥系统,特别是6月10日成立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 领导小组”(简称“610”)。江还直接写信和发表讲话,用他个人的影响力和党内的各级组织,以残酷的“斗争”方式镇压法轮功。

曾经发表《法轮功冤案不平国难不已》的北京律师谢燕益,他依据法律条文分析,“610”是非法组织,功能、目的无法(宪法、法律、政府组织法)可依。

由于“610”办公室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它对在镇压法轮功过程中普遍发生的致死、致残、酷刑、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任意拘禁、劳教、判刑、罚款等罪恶负有主要责任。

十六年来,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痛苦。

据明慧网确认,1999年7月─2015年9月,计194个月,共3,888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时的平均年龄:54岁;每月被迫害致死的平均人数:20人。

自今年5月以来,海内外发起控告江泽民大潮。这些控告人中,有一部分是至亲被迫害致死,有的甚至是多位亲人被迫害致死;有的怀孕妇女遭受酷刑胎死腹中,有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强奸,被迫害致疯。这些受害人失去父母、失去丈夫、失去妻子、失去儿女、失去兄弟、失去姐妹、失去挚友的,很多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流离失所、失业、破产、停学、失踪,甚至被活摘器官。他们的亲身经历令人颤栗。

丈夫被害死 尸检器官全摘空 妻子告江

明慧网八月二十四日消息,吉林省被迫害致死的李再亟的妻子祖春荣女士近日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北京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害死了她的丈夫。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李再亟被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五岁。李再亟遗体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角还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尸检后器官全部被摘走,赵姓警察声称“留做标本”。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李再亟被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五岁。 (明慧网)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李再亟被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五岁。 (明慧网)

在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再亟因为在劳教所长期遭受迫害,拉痢疾严重脱水。劳教所没有给他及时医治,导致病情加重。

面对李再亟的严重病情,劳教所五十多岁的狱医李志刚指使几名劳教犯人把李再亟强行拖到水房,给其强行野蛮灌大量的浓盐水。当时李再亟拚命挣扎,整个大队的人几乎当时都听到水房里的“噗通”声。没过一会声音就停止了,接着大家看见大队警察纷纷跑进水房,用棉被把李再亟包上、抬走,说是到医院抢救,其实李再亟已当场被迫害致死。

李再亟妻子祖春荣在控告状中说:“七月八日上午,我婆婆家接到通知说:李再亟有病在医院呢,婆婆和儿子没找我(因我在外当保姆)就到吉林市第三人民医院,看到我丈夫被停放在医院的走廊里,身上蒙着白纸,有警察看守不让到近前。下午被送到吉林市死亡鉴定中心。”

“晚上六点多,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警察到我家来了,其中一名是吉林市城西人民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的高清海,另两名是劳教所的警察。其中一名姓赵的警察和我说,李 再亟是拉肚子死的,在死亡之前有炼法轮功的人给他送法轮大法《经文》,当班的警察问李再亟是谁送的《经文》,李再亟始终坚持不说。我当时说:‘李再亟没有病,在这之前我到劳教所看到他时还没病,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祖春荣当时提出马上去看遗体,他们不同意,让第二天去,祖春荣坚持要去。后经他们决定,当天晚上七点多祖春荣和警察一起去了吉林市死亡鉴定中心。祖春荣到遗体前只看了一眼,警察就粗暴地将她拽走。

祖春荣说:“当时李再亟尸体已被整容,上身没穿衣服,我看到丈夫的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来了,是后塞进去的,眼角还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

祖春荣问这是怎么回事?警察说是苍蝇砟子(意思是苍蝇下的蛆),后来警察强迫家属签字做尸检,并说不做尸检不给火化。(因为李再亟在劳教所就被迫害死了,到医院未有抢救过程,医院不给开死亡证明)。家属开始不同意,后被他们欺骗同意做尸检。

七 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李再亟尸体在吉林市江南死亡鉴定中心尸检后,在未征求家属同意,私自将体内器官全部摘走。赵姓警察买了很多卫生纸(是长卷那种卫生 纸,有八卷),祖春荣问:买纸干什么?赵姓警察说往肚子里塞。往出抬时,李再亟身上还往下滴著鲜血。家属向警察要李再亟的器官,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

怀孕妇女遭电击酷刑折磨 胎死腹中

明慧网报导,53岁的法轮功学员,女会计周永花家住山东新泰市,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就在她身上发生了,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后,带着身孕,被河北井荆县刑警大队警察电棍、铁棍滚压折磨,从而婴儿胎死腹中。之后,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周永花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由于媒体天天栽赃陷害法轮大法,污蔑法轮大法创始人,为了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我到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说明法轮大法的真 实情况,行使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结果被绑架到北京门头沟派出所。在那里,被强迫蹲在地上,警察轮番看着,两天两夜没让合眼,困得实在撑不住,刚一合 眼,即被警察踹醒,或大喊一声吓醒,到后半夜两三点钟人最困乏的时候进行审讯,遭到“蹲马步”、“开飞机”(惩罚人的一种姿势)、拳打、脚踢、威胁等逼供。

周永花在控告书中说:“因到北京上访的人太多,我和几个大法弟子被转到河北井荆县刑警大队。刚到那里,被带到一个屋子里,一个人上来就打了我几个嘴巴子,到了晚上,把我带到大一点的屋子里,来了十几个人,让我跪在地上,左右两侧分别有人把着我的胳膊、手,拽着我的头发,还有人用电棍电击我的后背、脖子、脸部,更残忍的是,他们将 一根铁棍(感觉是,因动弹不得,没有看到)放到我的腿上,然后有人踩在铁棍上,像擀面一样来回滚压,他们累了就休息一下,把电棍充上电,然后再电我、滚压 我的双腿,他们累了再休息一下,把电棍再充上电,再电我、滚压我的双腿。”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明慧网)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明慧网)

“那时我还怀有身孕,就被这样折磨……因我坚持的是佛法真理,按“真、善、忍”要求做个好人绝对没错,没有屈服他们,有人说不行就灌辣椒水。以前在文艺作品里看到的法西斯手段,在江泽民‘名誉 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下,全都用在了大法弟子身上,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时我的双腿被他们用铁棍滚压得像熟了一样,第二天,腿、脚全都变成紫茄子颜色,肿得像发面馒头一样,脚其它什么鞋都穿不上,只能穿一最大号男士拖鞋,上 厕所腿都无法下蹲。”

“七天后,我被通化团结派出所警察接回通化,直接关在看守所。那里的狱医看到我的腿说,如果破一点皮,我的双腿会全部烂掉,当时接我的警察也说我的腿肯定会 留下后遗症(残疾)。因怀着身孕,在北京、河北被酷刑折磨,下身像血崩一样开始大流血,一个多月后,被保外放回家。回家不久,便流产,因流血过多,两眼曾什么也看不见,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吃一口饭就得歇一会儿……”

法轮功学员遭逾百种酷刑折磨

大量证据表明,从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精神病院、戒毒所到洗脑班,无一例外地广泛使用令人发指的酷刑。超过100种集古今中外于大成的酷刑被用以残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民众:

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电击口腔、头、面部、胸、乳房、阴部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吊刑;形形色色的棍、棒、鞭打(橡胶棍、狼牙棒、皮鞭、铜丝 鞭、钢筋条、荆条等);竹签、铁钉钉指甲、穿骨、铁钳子拧肉;惩罚性灌食(用粗塑料管灌辣椒水、浓盐水、大粪);冬天全身浇凉水、脱衣服在室外冷冻,数伏 炎夏在太阳下曝晒,火烙;不让大小便;地牢、水牢、老虎凳、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铁椅子;强奸、轮奸、性虐待女学员……

其中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众多酷刑之一。正常、理智、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不明药物,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分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09-23 8: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