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回文茶联

三副茶馆回文茶联 回味与不堪回味

作者:任采真

一杯茶 日子添味;一茶联 人生小歇。(pixabay)

  人气: 467
【字号】    
   标签: tags: , ,

文人的茶会华宴,不能无茶诗!清雅的品茶之馆,怎能无茶联!有一种容易让人印象深刻、赏得会心之乐的茶联,就是回文茶联

茶坊回文茶联

回文诗入了茶联,成了回文茶联,一言两语、前启后和就点出店家的“气色”、特色,意蕴流长往复,令人难以忘怀。

老上海曾有一方“天然居”茶楼,主人请来某文人润笔作茶联,要以楼名“天然居”嵌入门楹联上,藉以提升茶楼的清雅意境,创造饮茶的游艺趣味。文人写下“客上天然居”,主人等着下联,文人说联已成,反读即是。

把上联倒着写,成了下联。于是就成就了天然居这一副匠心独具、又似自然天成的清心回文茶联:

客上天然居
居然天上客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品出了天然居的“仙味”,饮茶者成仙客,来楼者如入仙境,美哉、妙哉,岂不醉人!

因为回文诗的用韵、形式要求苛刻,所以好作品难得。回文茶联主要是一种饮茶生活的游艺表现,对一般庶民而言,感受到回文的妙趣和隽永的机智、韵味胜过其形式、用韵表现的完美,所以人们就放下对其形式的苛究,直赏其趣。

这一副回文联到今天一直有人给它对下联。例如:“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僧游云隐寺,寺隐云游僧”、“斋成瑞聚永,永聚瑞成斋”……等等,还一直没有令人满意的绝配。

一副茶联的奇趣和妙处从古一直回荡至今,妙音不绝,虽说不是荡气回肠的激情,只是一种清心适意的趣味,也能引人上穷碧落下黄泉,穷智搜肠以求和。回文茶诗蕴妙趣,就在回甘藏余韵!

老舍茶馆”回文茶联 不堪回味

说到“茶馆”,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上世纪中国名作家老舍。老舍曾以老北京的某茶馆为场景写了《茶馆》一剧。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有人在北京闹区开了“老舍茶馆”,也有两副回文对联,呈现老北京饮茶的民俗味儿,以同名之作触发回味。其中入门一副是“前门大碗茶,茶碗大门前”。

“老舍茶馆”坐落在北京前门大街上,茶联把它的具体位置写进去了;以大碗泡茶是老北京的街坊俗民茶特征,茶联把这“大碗茶”的传统点出来了。

接着一副是“满座老舍客,客舍老座满”。这联既点出了茶馆的艺文特色,展现茶馆生意满座的愿景,同时,“满座老舍客”又带进了上一代中国名作家老舍(公元1899~1966年)与茶馆的一段历史。

老舍是出生于北京的满州正旗人,汉名舒庆春。老舍对中国社会变革燃着热情,对共产党的政权抱着无知的幻想,但最后让他无助地走上自杀之路的就是暴政专权的中共。

自1950年起,老舍连连写了一些作品歌颂中共邪党,1956年到1957年,老舍话剧《茶馆》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催生了。《茶馆》一剧以北京某茶馆为故事场景,反映清末到民初50年间的老北京的人物、风俗与民情。

其实,走过那时空的人,脑中的历史记忆如果没有被擦掉的话都知道,对老舍来说,《茶馆》企图以“旧社会”反衬所谓的“新政权”,却给自己引来了悲惨的命运。老舍地下有知,当是凄凄、惨惨、戚戚,苦涩不堪回味。

老舍积极投入被中共利用的文艺战阵,作宣传前锋、“改革样板”,努力紧跟着中共搞整人“运动”。然而在文革时期,老舍自己也遭受政治运动无情烧身。一场又一场残酷的批斗和毁坏性的打击,让他走上死路。

在1966年8月23日那天,老舍又遭受一场猛暴的批斗和酷刑烂打,当他返家时,迎接他的却是紧闭的门扉,门里被中共“改造”了的妻子、儿女都和他划清界线。凄惨不堪的他当夜就投了太平湖自尽。错误的选择、背叛良知的走样演出,带给老舍的是痛苦不堪、凄惨无助的结局。

如今说“满座老舍客,客舍老座满”这茶联,虽是工工整整的名对,内容却是十足不对味儿,不堪回味!清茶掺了政治的料,就走味了!在时日的变迁中,政治斗争要变啥料、成啥味,都无法预知呢!

归正人心,回到清清茶世界,足以忘尘!@#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本“煎茶”之祖的“茶神”卖茶翁以大唐“卢㒰正流”自喻,把吃茶风尚从日本贵族、权贵阶层普及到庶民大众和文人雅士之间。
  • 读过回文茶诗吗?人说回文茶诗奇趣无穷,与好茶同为一绝。宋代的大文豪苏轼(号东坡)对茶情有独钟,他的回文诗《记梦回文二首并叙》诗史上少见,吟之颂之,回还往复,余味回荡,好像好茶滋味口中回甘,久久不绝。
  • 这茶诗中有茶味,茶味中有人间的寓意,茶诗中有深厚的人间情谊,全部都浓缩入55个字的“宝塔”中。《茶.一言至七言诗》玩了宝塔的形状,是一种高妙奇智的文人雅趣,是谁为谁作了这首奇趣的宝塔诗?内容说了什么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