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美华人排球赛 决战今朝

40岁以上男士组成的“奇客老柴”队老当益壮。(蔡溶/大纪元)

人气: 9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9月6日,第71届北美洲华人排球邀请赛进入了第二天。根据成绩排名,分别归入冠军争夺队、亚军争夺队和季军争夺队的120支队伍,参加了昨日的淘汰赛,各组获胜的16支球队将进入今天的总决赛。

昨天,华埠篮球城(Basketball City)室内外,数十个球场同时比赛。比赛中,球员们各施绝技,一次次精彩地扣球、拦网。观众们的加油助威声、鼓励喝采声响彻整个赛场,气氛火热。

ABC球员增多 “爷孙对阵”

第71届北美洲华人排球邀请赛属纯业余性质的民间比赛。与职业球赛最明显的不同是,球员们“高矮胖瘦”都有,“爷孙对阵”的阵势更是让人忍俊不止。比赛按照台山人打排球的传统,规定男子每队有九个队员,而不是通常的六个;队员至少要有四分之一的中国人血统,以便延续北美华人排球赛的传统。

女子队的比赛场地在篮球城(Basketball City)室内。(蔡溶/大纪元)
女子队的比赛场地在篮球城(Basketball City)室内。(蔡溶/大纪元)

比赛负责人梅伟成说,对排球感兴趣的ABC越来越多,“这些年轻人越长越高,六尺多的个头,我们这些‘老饼’(中老年队员)怎么加油,也加不够油,没办法和他们比了。”据悉,今年美加两国来了男女共120支球队、约1,500名队员参赛,为了适应不断增加的比赛队伍,主办方只好从苏域柏公园移师篮球城,“虽然距离华埠中心远了些,不过真正有心、有兴趣的观众,七老八十的不管路途再远,照样来看”,梅伟成说。

为了对老少球队都尽量公平,主办方首日比赛了解各队实力后,定下前20名的胜队进入冠军争夺队,中间20队争夺亚军,最后的20名争夺季军;女队同理。

台山排球 传承百年

纽约的“奇客老柴”队昨日在亚军争夺队中奋战,参赛队员都是40~60多岁的中老年人,他们中大部分参与这项运动的时间超过30年。

今年57岁的队长程庚维来自台山,曾是广东省队的职业排球运动员,现在在纽约从事冷暖气维修工作,每周休闲时和一帮排球发烧友相约在布碌崙切磋球艺。聊起台山排球的历史,赛场旁正打算闭目养神的程庚维,顿时就来了精神。

“奇客老柴”队长程庚维展示印有“老柴”的球服。(蔡溶/大纪元)
“奇客老柴”队长程庚维展示印有“老柴”的球服。(蔡溶/大纪元)

广东的台山县是排球之乡,台山排球人才辈出。程庚维说,1975年他开始职业打排球的时候,中国东西南北省份的排球队,几乎一半是台山人,不是当教练就是当队员。“中国的排球运动发端于台山,北方人还不知排球时,台山已经村村有排球队,大人小孩都打”,程庚维说,这和台山人出洋历史悠久有关。

排球运动是美国人发明的,在美的台山人缺乏娱乐活动,闲余饭后也打起排球,开始是餐馆和餐馆比赛,发展到城际比赛,越打参与的人越多,做餐馆的、当医生的、做电脑管理的,各行业都有,至今美加两国的“北美华人排球赛”已进行了71届。

排球之风也吹到了侨乡台山。曾是台山排坛一名宿的68岁“奇客老柴”队员谭维雅说,小时候乡下很穷,他和村里的小孩子竖起竹竿、拉一根绳子作球网,打纸做的“排球”,逐渐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

矮仔吃亏 九人制排球盛行

广东人大都个子矮,身高上的劣势,制约了台山排球竞技水平向更高的层次发展。1米8打人家2米的大个,网上劣势太明显了,“北方人个高,国家队个个都是六尺高,广东人就没有优势了。”

九人制排球运动员的高度可以跨度很大,“矮仔打高佬”。(蔡溶/大纪元)
九人制排球运动员的高度可以跨度很大,“矮仔打高佬”。(蔡溶/大纪元)

也因此,九人制排球在台山和北美盛行。程庚维说,普通的六人是排成两排,九人则是三排站队,因为个子高的站第一排,个子矮的打不了进攻,可以站后边,专门打后排防守和发球,所以这种业余排球运动员的高度可以跨度很大,“矮仔打高佬”,有利于普及。此外,台山九人排球的核心技术是上手双手传球为主,“来回球多、更精彩,不像六人制的正规比赛,一球打死。”

“老柴”后继有人

奇客队下实则有四个队伍,包括A、B、C三队和“老柴”队,“老柴”是他们为自己取的名字,不少队员把“老柴”印到自己的球服上,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明年我们也许就打不动,成废柴了,不过‘老柴’队后继有中柴、嫩柴。”老队员Terry黄说。

即使体力远不如当年,“奇客老柴”的队员们仍每年参赛或观赛。“输赢不重要,志在参与”,程庚维说,每年的赛事是乡亲们聚会的好时机,将台山九人排球传统发扬光大的同时,也增进乡亲之间的感情。

今日,北美华人排球赛迎来第三个比赛日,也是最后的决赛。市民可前往现场观战,地点在华埠南街299号的篮球城(Basketball City)。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