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神游】梦回汉家宫阙 千载长乐未央

文/宋紫凤

樗里子精于风水,被后世堪舆家尊为“樗里先师”。长乐宫与未央宫所以能为这位先师所预见,是因为在她们还未显身在尘世时,天意早已将这两颗明星布置在历史的天空上,镶嵌在大汉的分野间。(大纪元)

    人气: 1452
【字号】    
   标签: tags:

公元前300年的一天,被秦人称为“智囊”的秦相樗里子在卧榻之上将不久于人世。弥留之际他说出了一生中最后一个预言——“百年以后,将有天子的宫殿夹立我的墓旁”。樗里子去世了,被葬于渭水南岸的章台之东,秦人以为大概后世的某位秦王将在此地大兴宫室吧,谁又能想到,一百多年后,秦时的明月之下,迷离著梦色的已是汉家的宫阙。樗里子的墓右,是大汉天子的长乐宫,墓左是大汉天子的未央宫,而樗里子墓的位置正应对着夹于两宫间的武库。

樗里子精于风水,被后世堪舆家尊为“樗里先师”。长乐宫与未央宫所以能为这位先师所预见,是因为在她们还未显身在尘世时,天意早已将这两颗明星布置在历史的天空上,镶嵌在大汉的分野间。

公元前202年,大汉一统,而都城的营造则是萧何作为丞相的第一要务。此时的中国刚刚历经多年战乱而人口大减,国力衰竭,且天下方定,人心未安。大汉朝虽云一统,却连个像样的宫室还没有。在迁入关中之前,汉庭曾以洛阳南宫为宫室,迁入关中后,汉庭又以栎阳宫为宫室。然而洛阳南宫为秦相吕不韦所建,栎阳宫的历史则更早,为战国初秦献王所建。总之,两座宫殿都是秦庭的离宫别馆,皆非萧何心目中的汉家宫阙。

宫殿的营造非是易事,这不止是说工程的浩大,财力的匮乏,人力的不足,更为重要的是宫殿的选址与设计,因为宫殿不止是皇家居所与政府所在,在古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中,帝王之居在地为龙庭,在天象紫极。故而宫殿的位置、结构、朝向、布局都要讲究与星象、风水的诸多对应。幸而,五年前萧何第一次进入咸阳宫时,收取了秦丞相及御史的图书,其中大量阴阳、五行、蓍龟、杂占、周易、诸家之书,为此时营建汉宫提供了宝贵资料。

始皇帝表黄河以为秦东门,表汧水以为秦西门,表中外殿观凡一百四十五处,王气上冲于天。(公有领域)

萧何漫步在龙首原上,骋目四望,极力地回想着秦宫的雄丽。

在渭水之北,早已不见了昔日的咸阳宫,那里曾是集天下之视听的至为崇高之地。当日,始皇帝表黄河以为秦东门,表汧水以为秦西门,表中外殿观凡一百四十五处,王气上冲于天。而五年前项羽入关后一把大火烧了三日三夜,将咸阳宫焚做一段段焦黑的残垣。

在渭水之南,有未竣工的阿房宫,又有甘泉宫、章台宫、信宫,由此向外辐射而有离宫别苑以十、以百,彼此间又有辇道相连,弥山跨谷,而目力之外,尚有那望不见的山外青山楼外楼,此间气魄,实令后世无可企及!而秦人宫殿的布局更因地理而像天盘,诸宫如一天的星斗,玄妙有序地散落在大秦岭间,此间玄机,又令后人何从晓谕?!

萧何沿着龙首原走到渭水边,他把眼前所见、地图所绘、经籍所述彼此对照,反复印证,却突然发现脚下的龙首山的确像极了一条黑龙,自秦岭蜿蜒而下直抵渭水,他所站的地方正是龙首原西端,一片紧临渭水突兀而起的高地,而这也正是龙首的位置。站在龙首原上,向北俯视,则咸阳尽收眼底。萧何认定这龙首原是一处宝地,如果以这里为起点营建新朝宫室,必有一番气象。而不远处正是秦时所建的兴乐宫,兴乐宫是秦皇离宫,虽然规模不大,正可加以利用。

新宫的建造很快开始。负责施工的梧齐侯阳成延,在秦世时即是军匠,以精于建筑闻于当时。他依据兴乐宫的结构,将原有的诸殿阁台榭加以增补扩建,巨大的夯土台基上士卒与长安城里征调来的百姓们在上下忙碌著,而此时,萧何正站在西南方不远的另一处高地上,在心中勾勒著又一所更为宏伟的新宫设计。

清朝毕沅所绘的汉长乐未央宫图,载于《关中胜迹图志》卷四。(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清朝毕沅所绘的汉长乐未央宫图,载于《关中胜迹图志》卷四。(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公元前200年,汉家第一所宫殿终于竣工——就是樗里子所预见到的长乐宫。长乐宫周回二十里,巨大的宫门前,伫立着始皇帝收天下兵器所铸成的十二铜人。这十二尊铜人皆缀以彩色纹饰,手持琴、筑、笙、竽,栩栩如生,象征着天下息兵,太平将兴。宫中有新旧诸殿一十四所,犹有始皇帝所造酒池、鸿台。鸿台高四十丈,上起观宇,甚是伟大。而长乐宫的瓦当上则刻有长乐万岁,或长乐未央的铭文,以祝新朝万世太平,大汉永乐无尽。

十月岁首,诸侯群臣将在长乐宫中举行朝会。这次朝会很有些不同寻常,汉庭上下将第一次采用叔孙通所制定的朝仪。这一天的平明时分,群臣百官们聚集在长乐宫外,在谒者的引导下趋步入廷,远远望见廷中车骑陈列,旌旗妖娆。通向大殿的陛阶之上,有士卫数百。而百官们则在殿前分立,列侯诸将军士在西,文官丞相以下在东,东者西向,西者东向。又按周礼九仪依次设置胪传。之后,皇帝辇出房,于是百官执戟传警,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者依次奉贺。礼毕之后,又设法酒。长乐宫的威仪,朝仪礼法的肃穆,令诸侯震恐,公卿肃敬,一班常常酒后拔剑、击柱相斗的武将们此时居然竟朝置酒,却无一人大哗妄呼而至失礼者。

长乐宫竣工两年后,在长乐宫的西南,另一所全新的汉朝宫殿也相继竣工,这正是樗里子所预见到的未央宫。虽然未央宫之建无复秦宫规模,却依然继承了秦宫之范。宫殿布局因山冈起伏之势,起楼台,造观宇,凿池沼,作林苑。宫中各殿皆作基台崇伟,突兀峻峙,令人望之顿觉神志森竦,而各殿间皆有阁道相连,蜿蜒绵亘于龙首原上,宫中池沼可行舟观鱼,旁起楼台,可登临远眺,使人身临其境,若近神仙。

汉高祖之后,自惠帝起,未央宫代替长乐宫成为汉廷主要施政之所与帝王居所,而长乐宫则为太后居所。

未央宫建到一半的时候,刘邦前来察看。此时,他刚刚扫平了韩王信(注:非淮阴侯韩信)的叛军,虽是得胜而归,却心中烦乱。及至未央宫,见其东起苍龙阙、其北起玄武阙,阙高皆三十丈,而未央宫前殿更是极尽崇伟,不觉大怒,责问萧何说:“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尚未可知,为何要修建这样豪华的宫室。”萧何说了两句话,令刘邦转怒为喜。

第一句话是“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所以这样回答,是因为萧何与刘邦对宫室之用的理解完全不同。宫室在刘邦眼中不过是皇家私物,故而要先定天下,再作宫室。萧何则把建宫室与定天下视为一体,并且正因为天下未定,才更有建宫室的必要。而这种思想正与始皇帝建咸阳宫颇有相和。因为皇家宫室之意义并不只在皇家居住,更是朝庭施政之所,为天下之重心,为万民所瞩目。尤其是天下分崩之际,则需集天下之视听以成一统之势,而集天下之视听的方法之一就是建首都,造宫室。此中政治意义远大于居住意义,而并非后人所以为的徒增藻饰,欲为奢靡。

萧何的第二句话是:“天子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这说出了皇家居所的又一重意义,是天子威仪的象征。也说出了萧何营建宫室的一个定位——无为后世所超越。想来,萧何极目于龙首原上时,应不无遗憾于无法再恢复秦宫规模之一隅,但也正因此,则更寄希望于汉宫也能为后世人所无法超越吧。然而长乐与未央也的确做到了“无令后世有以加”,八百年后举世瞩目的唐朝大明宫规模也只有长乐宫的一半,而今人所能见到的明清故宫也只有长乐宫的八分之一尚且不到。

武帝之世,汉朝国力盛极,又将长乐宫与未央宫加以扩建增饰,以清气芬馥的木兰为栋椽,以纹理雅致的杏木为梁柱,鎏金铺首,玉饰门户,又为雕栏玉碣,青琐丹墀,而此时的长乐宫与未央宫,俨然龙珠之与碧月,一则火焰峥嵘,一则清辉葳蕤,她们随西汉的升起而升起,随西汉的落幕而隐去,一同见证了那一段令人神往的盛世。

赞曰:
秦时明月汉时宫,秦川自古帝宅雄。
龙首原上起天阙,俯瞰九州车书同。
神光隐耀千载后,至今犹觉气峥嵘。
遥拜故宫祈长乐,宛在未央一梦中。#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公元前196年的初冬,城南的沛宫里,刘邦故地重游,招来沛县故人父老子弟,欢聚畅饮,话旧谈新,一连十余日,十分热闹,而庭中还有百二十个沛中少年,都是临时征来唱歌助兴的,虽是乡野之音,不能与宫庭雅乐相比,而沛宫的狭促与长乐宫的宏丽更是相去天壤,但此情此景在刘邦看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shown)当历史成为不尽的诉说,人是否梦醒,做好何去何从?当历史不再徘徊交织如梭,人是否能穿越深深的未央,从陌生中看到熟悉的身影?
  • 乐未央-人生驿站 羁旅漫长 心中祈愿 久久难忘 震古铄今 穿越时空
  • 在人生漫长的旅程中,有很多的驿站,或是影视的渲染,又或是历史的钦点,有时不经意间,常会想起“未央”。
  • 中国大陆考古学家对西汉长安城遗址发掘发现,其最大的宫殿——长乐宫除了有夺目的彩绘壁画及精美的印花砖外,还内置有“空调冰箱” 用来储藏食物、防腐保鲜和降温纳凉。并且发现了一条长34.29米的半地下通道,疑以皇族们预防不测秘道。
  • 【大纪元11月14日讯】中国考古人员在进行汉长安城考古时发现,汉代宫城中嫔妃居住的宫殿下一条条形成互通蛛网的神秘地下通道,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说,这些地下通道多发现于后宫,有的还设有门房,以控制进出人员。这是在汉以前的古代宫殿遗址内,还没有发现过类似的建筑。
  • 夫之后一连生下了三个女儿,分别封为卫长公主、阳石公主及诸邑公主。然陈皇后一边耗费了九千万钱为不孕之事求医问药,一边又在焦虑妒恨之下,于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私招巫师,在长乐宫中祭坛斋醮,欲以巫蛊遂其私愿,怎道此一做法却被众人揭发,因而后位被废,事端扩大,牵连者众;想她陈阿娇皇后出身高贵,其母扶帝登基有功,叱咤风云,权倾一时,但终究到头来,还是败在她自己的妒忌和骄横手里。
  • 秦汉-古代的建筑多采用木料来架构,不易久存,所以一些伟大的建筑,如秦代的阿房宫和汉代的未央宫,都无法完整保存下来,但仍可在残存的废墟中发现瓦当及汉砖等遗物,藉以略窥古代建筑的规模。
  • 中国大陆考古专家考证发现,西汉长安城的长乐宫不仅是是太后居住的宫殿,可能也是政治权力的核心;因为从宫殿建筑形式不亚于皇帝所住的未央宫,以及地面涂上朱红色显示,西汉时期太后的政治地位与皇帝不相上下。中国大陆长期从事汉代长安城考古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所长刘庆柱向新华社表示,长安城位于今西安城西北约十公里处,地处古人誉为“天府之国”的渭河平原中部,是两千多年前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南北长约一千八百公尺、东西长约八百八十公尺,面积约三十六平方公里。城中除皇室与公卿百官外,约有四、五十万人生活于此。
  • 长期从事汉长安城考古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所长刘庆柱指出,从多年宫殿建筑的考古发掘分析,皇太后居住的长安城长乐宫重要性不亚于皇帝所居住的未央宫,显示西汉时期太后的政治地位与皇帝不相上下,西汉是双中心的二元化政治。新华社今天报导,汉长安城位于今西安城西北约十公里,地处渭河平原中部,自然条件优越。作为两千多年前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汉长安城的长乐宫、未央宫、建章宫等规模宏大,周长都在十公里以上。除了皇室与公卿百官外,约有四五十万人在当地生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