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 我有好脚 ”无臂男孝养母亲拒当乞丐

晏崇萱综合报导

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有的人明明好手好脚的却不去工作,宁当乞丐不劳而获,骗取善良人们的同情。重庆一个无双手的中年单身汉,凭坚毅意志克服身体残障,以脚代手做农务,还独力抚养卧病的母亲,更拒绝当乞丐的建议。这名男子虽失去了双手,却展现真正男子汉的自信与勇气。

宠儿变无臂男儿

据《重庆晚报》2015年8月23日报导,儿时的陈星银原本有个幸福家庭。父母勤劳善良,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聪明活泼的陈星银是全家最受宠的么儿。

7岁那年,他在玩耍时被高压电击倒,高位截肢失去双臂。那时,他还不懂得什么叫人生、什么叫挫折,更不知道大人们在他面前说的残疾意味着什么?14岁那年,两个姐姐先后嫁到外面去了,为减轻家庭负担,他开始学习放牛、放羊。

20多岁时,父亲与大哥相继去世,为减轻母亲负担,他不仅学会烧火、切菜等家务,还学会插秧、挑粪、施肥、掰苞谷、编箢篼等农活儿。

如今,他48岁,母亲91岁。

他光着脚板,右脚趾两个泛黄的老茧清晰可见。因为穿袜子费时费劲,这双脚哪怕在冬天也不穿袜子。

三间土墙屋,一个羊圈和24头羊,院坝外2头牛、4只母鸡,以及屋梁上悬挂的苞谷,几乎就是陈星银的全部财产。

“去年我养了8头羊,今年更多了。等它们长膘了产了崽,就卖小羊和小牛,今年估计能卖5,000元。”苞谷是牲畜的口粮,所以是不卖的。

“吃饭弄菜、烧火煮饭、挑水挑粪,他样样做得来,比村里其他好手好脚的还要利索。”同心村村民孙延芳告诉记者。前几天农忙,村民们忙着掰苞谷。“他的2亩苞谷都掰完了,我们还有几块地没弄完。”陈星银掰苞谷时,先是用脚趾夹住苞谷顶端,向下用力掰下苞谷,然后夹着放进背篼背回家。剥苞谷粒比有些正常人还麻利,一只 脚掏出一根苞谷踩住,另一只 脚的脚趾顺着苞谷粒来回搓,一根苞谷棒很快脱完粒。

从买种子到施肥,从除草到收获,种庄稼是一个系统活儿,没有双手的陈星银是如何独自完成的?陈星银笑了笑,眼角露出泛黄的皱纹,“除草可以用脚姆趾去扯,舀粪水可以用下巴和肩配合完成,多练几回就顺了。”

丰都县虎威镇的赶场天

8月22日,清晨6时,天刚亮一会,陈星银此时斜挎着一个口袋,穿过田坎来到村头公路边,等待去镇上最早的一班中巴。5个馒头、1根筒子骨、1个电饭锅、2斤葡萄,是他当天要采购的内容。

每次赶场,20分钟的车程来回要9元,陈星银嫌车费贵,但走路的确太费时,所以他并不是每次都赶。

“老板,钱在胸前这个兜,各人拿,找的钱帮我放回去就行了。”每次赶场,陈星银要把这句话重复几遍。遇到好心的老板还会搭把手,帮他把东西斜跨在肩,他一并扛回家。

这段时间陈星银每天的安排是:上午凉快干农活,下午天热给牛羊放风。到做饭时间就到菜地里用脚趾弄下茄子、青椒、嫩南瓜等放进菜篮,然后衔着菜篮边缘带回家洗一洗,用脚趾夹着菜刀有模有样的剁出几个大块来。

随后,陈星银熟练地用脚趾把柴火夹住,送进灶膛,然后把打火机放到灶口,脚姆指“啪”的一按点燃柴火,整个灶孔一下就亮起来了。

用脚趾舀水、洗菜、炒菜……半小时后,菜就做好了。饭是出门赶场前就用电饭煲做好的。

由于91岁的母亲生病卧床不起,手脚无力,他不得不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给母亲喂饭——先用嘴衔起饭勺,从电饭煲里一勺一勺舀出半碗米饭,然后蹲下身子,歪着下巴把饭碗挪到肩膀上夹稳,再“端”进母亲的房间,俯下身子把碗放到母亲床边,再俯身让母亲扶着他的肩膀慢慢坐起来。然后,他用嘴衔起汤匙,舀饭凑到母亲嘴边,一勺、两勺、三勺……直到母亲摇头为止。给母亲喂完饭后,他还要再去给母亲“端”一碗汤,再用嘴一汤匙一汤匙喂母亲。平常人稀松平常的事,但陈星银每喂母亲一次饭,都会汗流浃背。

陈星银凭坚毅意志克服身体残障,孝养老母。(大纪元资料)
陈星银凭坚毅意志克服身体残障,孝养老母。(大纪元资料)

红白事主动凑份子 还担水扛桌椅

赶场回家后,晒好玉米,陈星银接着要去邻居董素珍家吃70岁寿酒。

作为与年迈母亲相依为命的残疾单身汉,遇上村里红白事,有人劝过他不用去凑份子钱,如果每家都去,一年下来开支太大了。

“他也强,每次都要去,送个三五十元,关系近的还送得多些,而他和他母亲每月的低保金加起来不到500元。”秦先田说,陈星银的家距村里其它农户较远,加上他身体残疾,所以村里有红白事,村民们都不好意思找他帮忙,“但只要听到别人家要办事,他都要去。”

陈星银为人厚道,善待邻居,乐于助人的品格更是在当地传为美谈。哪家有什么大事小情,他都要前去尽其所能。按他的话说,就是“别人经常帮助我,我不为别人做点事情心里过不去”。同心村村民陈星义回忆,5年前自己父亲去世,家里忙成一锅粥。“我根本没想过要请陈星银来帮忙,结果他从别人那里听说后就赶来了,二话不说就担水、扛桌椅板凳。”

陈星义说,凡是能用肩膀扛的活儿,陈星银做起来特别利索。陈星义多次在苞谷地里见过陈星银用脚浇水施肥。“我试过用脚挂空的粪罐都挂不稳,他还要装粪水挨个淋。就算碰见我也在苞谷地里干活,他也从不主动找我帮忙,一个人低着头慢慢浇水施肥。”

大池街上“冯大面馆”老板告诉我们:“陈星银去年偶尔来这里吃碗面条,我们不收他的钱,但他说不收他就不再来了。果然今年就没有来过我们这里吃面条。”一件小事足见其品德之高尚。

“没有好手 我有好脚”回击当乞丐建议

秦先田告诉记者,前几年有村民给陈星银支招,说大城市火车站有不少没手没脚的乞丐,每年能挣好几万,让他到重庆火车站或丰都火车站乞讨。不料陈星银听到后气得脸红脖子粗,怒斥对方“没有好手,我有好脚,不会去挣这种钱”。

陈星银告诉记者,这些年来种点庄稼,养点家禽牲畜,基本够他和母亲的开销。

“陈星银赶场时,镇上一些摊贩经常主动提出不收钱,他都拒绝了。”秦先田说,他会坚持探出身子,让摊贩们从他上衣口袋里掏钱,不掏钱他就站在摊位那里不走。”

从不在外留宿 担心母亲没人照顾

8月22日采访当天,刚好回娘家的陈星银大姐陈淑珍说,妈妈喜欢吃水果,弟弟赶场都会买水果回来,“妈妈身体不好,弟弟今天专门给她买了一根筒子骨回来熬粥。”

今年91岁的母亲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上个月起开始卧床不起,话也说不清了,一日三餐给母亲喂饭喂药成了陈星银的头等大事。

陈淑珍说,哪怕就在村里走亲戚、吃酒席,弟弟都是早上出门下午必回,从不在外过夜,担心母亲没人照顾。

自从母亲生病卧床不起开始,陈星银就在母亲的床边搭了一张单人木板床,方便夜里照顾她。

陈淑珍知道弟弟不容易,曾提出把母亲接到自己家照顾,但母亲不干。“她说自己不爱出门,又晕车,路上来回折腾受不了。”陈淑珍说,弟弟还宽慰她,说自己是单身负担不重,能够照顾母亲,不愿增加姐姐的负担。

亲自操办母亲90岁大寿 办了45桌

农村有种说法,老人做大寿一定要热闹,今后身体才会健康。孝敬母亲的陈星银,对母亲的生日当然非常在意。去年他亲自为母亲操办了90岁寿酒。

说起母亲的这次寿宴,不爱多说话的陈星银露出少有的笑容。他说:“整个45桌,只剩一桌没坐满,就在自己院坝里办的。大家都来捧场,老人家也高兴得很。”陈星银对母亲的孝顺,乡亲们耳闻目睹,广受赞誉。

不幸让他变的更坚强

陈星银的故事除了让我们感动,还有钦佩。在陈星银的身上,我们看到有一种勤奋叫自食其力,有一种感动叫自信乐观,有一种精神叫自强不息。

“没有好手,我有好脚”,这位老实巴交、不善言辞的汉子说不出什么长篇大论,但他朴实的故事能让很多四肢健全的人汗颜、羞愧。他在逆境中体现出的勇气和力量,证明着他的自尊、自信、自强、自立,映射着那些整日怨天尤人、悲叹命运不公的人。而这,也是我们为读者奉上这篇故事的原因。@

责任编辑:古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