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羡万羡西江水 陆羽之歌轻描铭心意

作者:任采真

陆羽千羡万羡家乡竟陵的西江水。(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9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生为墨客几世作

今人敬奉陆羽(733~804年)为“神”,采彰他在当时总结并且实地研究中华茶文化的成就,作成了《茶经》传世,开导后人张扬茶文化之风尚流传至今。今之人很少谈及陆羽的文才和茶经以外的学术成就,因为他流传的作品实在寥寥可数。

《唐才子传》卷三记载陆羽“有学,愧一事不尽其妙。”可见陆羽专研学问之精诚,穷究事理求其精、求见堂奥之妙。又记载陆羽:“工古调歌诗,兴极闲雅。著书甚多。”

陆羽的至交好友皇甫冉,称赞其穷究事理的功夫:“君子究孔、释之名理,穷歌诗之丽则。”(〈送陆羽之越序 〉)。*可见陆羽不只是长于茶事,他探究儒学、佛学,也穷究诗歌的美学。

另一陆羽的好友,大历十才子之一的耿湋称陆羽“一生为墨客,几世作茶仙”(见〈连日多暇赠陆三山人〉)。可见陆羽在以茶成名之前,已经是文学翰墨世界中人,所以耿湋说他“一生为墨客”。他从陆羽的文才中洞见陆羽“茶之学”的才能,赞叹陆羽茶仙之才德应是几世的天赋。

陆羽之〈歌〉

陆羽不羡凡俗名利、性格高洁。(国立故宫博物院)
陆羽不羡凡俗名利、性格高洁。(国立故宫博物院)

陆羽虽然在当时有诗名,可是留下的作品却非常少,寥寥可数。有二首收入《全唐诗.卷三〇八.张志和 张松龄 陆羽》,有一首题为〈歌〉。后人以此歌中有六个“羡”字,因以名为〈六羡歌〉,不过却不能彰其歌本意。

这首〈歌〉恰恰是陆羽生命之歌、心迹表露:世间荣华、富贵、高官、权势皆不羡,就醉心于茶世界的表白,同时也映衬了陆羽不羡凡俗名利的高洁性格。

〈歌〉:

不羡黄金罍,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凌城下来。

《全唐诗》在〈歌〉题下有一注:“太和中,复州有一老僧,云是陆僧弟子,常讽此歌。”复州老僧就是智积禅师弟子。可见此〈歌〉和智积禅师有渊源。

其水其乡 鸿羽落竟陵

竟陵城就在今天湖北天门,清乾隆朝的《天门县志》记载,天门县有一段约三里长的河道称西江,就在姜家河至截河口这一段。陆羽自号“竟陵子”,表白自己爱故土怀西江之情,引水思土,饮水思源。西江水流向竟陵城,就是西江开启了陆羽的世界;就是西江“水”漾荡着陆羽出生身世与禅寺煎茶的一段少年岁月。

陆羽是何许人?至今也没人知道他的出身。竟陵城龙盖寺(今称西塔寺)的住持和尚智积禅师在一水边桥畔发现了一个小小孩,据说当时有大雁用羽翼覆盖、保护着他。智积禅师庇护了这个查不到父母、一个被遗弃的孩娃。

陆羽的幼年到少年期间,在禅寺度过了一段岁月。也有一说,智积禅师将陆羽交与城里学馆儒师,昔日的府官李儒公收养,他的季疵一名就是李家给他取的,疵来自陆羽脸上瑕疵。到了七、八岁,李儒公一家要返省,陆羽不愿添其麻烦,又回到龙盖寺。

陆羽小时候是跟着禅师学会煎茶的方法。禅僧的修行,茶是不可或缺的。陆羽给智积禅师侍茶,煎茶非常专长,禅师也最爱喝他煎的茶。

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长在禅院中,禅师让他出家是很自然的事情,陆羽却是不肯,耻于削发为僧。禅师就让他从事“枷蓝役”,当寺院杂役,做很多重活、牧牛等等。陆羽九岁属文,陆羽牧牛时,还在牛背上学写字。

陆羽虽然身在僧院身在儒,到了十二、三岁心迹仍然坚定,少年陆羽遂而离开了禅院,混迹戏班中。陆羽貌丑、口吃,可是却很风趣幽默又机智,在戏班中耍得很好,而且很敬业、很专业,研究的精神也在此发挥。《唐才子传》卷三中记载陆羽“性诙谐,少年匿优人中,撰《谈笑》万言。”

奇人奇遇 尘埃陆羽仙

天宝五年(公元746年),竟陵太守李齐物在一次聚会中看到陆羽演戏,惜其材,助其离开戏班,到竟陵城外火门山从邹氏夫子读书。陆羽在那苦学儒家学问几年,进步神速。

不久,礼部员外郎崔国辅降任竟陵司马,惜陆羽之才而成莫逆。崔国辅帮助陆羽开展了踏访茶乡、名水之行。公元760年,青年陆羽一面避安禄山之乱,一面到江南茶乡湖州,从事茶的调查研究,从此定居湖州。

唐代宗时曾经诏拜陆羽为太子文学、太常寺太祝等官职,陆羽都未就职。宋代王禹偁〈谷帘泉〉一诗咏叹陆羽“迢递康王谷,尘埃陆羽仙”,若绝尘之仙。

〈歌〉寄怀师之情

〈歌〉是表露陆羽潜心专注于自己生命的追求,一心投入茶香世界。(国立故宫博物院)
〈歌〉是表露陆羽潜心专注于自己生命的追求,一心投入茶香世界。(国立故宫博物院)

陆羽就好像绝尘的神仙,足迹迢递遍及名山好水,天下第一泉并不在家乡,然而为何他千羡万羡家乡竟陵的西江水?

唐李肇 《唐国史补》卷中记有陆羽作〈歌〉*的因缘情境:“羽少事竟陵禅师智积,异日在他处闻禅师去世,哭之甚哀,乃作诗寄情。…”陆羽听闻智积禅师逝世消息,哭了许久,于是作了此〈歌〉。

〈歌〉是陆羽生命之歌、心迹表露,从世间荣华、富贵、高官、权势中放逐,潜心专注于自己生命的追求,一心投入茶香世界。

然而,陆羽在听闻智积禅师逝世之后作此〈歌〉,只是表白自己不羡凡俗的心迹吗?谁能无考妣而自生?谁能无亲师而自成?智积禅师去世,正是陆羽之〈歌〉作成的时间,可是反映了陆羽这一点心迹?

智积禅师逝世,那也是陆羽离开盖龙寺多年之后了。十来岁的少年郎,挥别了救命恩师、挥别了故乡土,此后一去经年。“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再回首,竟陵故乡城依旧,恩师身迹著何处?

〈歌〉是陆羽的“引”水思源,再次对恩师的表白和感铭。(国立故宫博物院)
〈歌〉是陆羽的“引”水思源,再次对恩师的表白和感铭。(国立故宫博物院)

西江水流到竟陵城下,是偶然吗?是天作的自然;陆羽身在竟陵城水滨被智积禅师找到,是偶然吗?是命运的必然。然而,陆羽早飞离了巢、挥离了禅寺,不是投向功名利禄,而是去寻找茶的原乡、生命的真乡。永别了禅师!陆羽之〈歌〉不就是陆羽的“引”水思源,不就是再次对恩师的表白和感铭吗?!

陆羽虽然出身弃婴、长于僧院,然而,黄金、白玉杯荣华富贵都不是出身困顿贫微的陆羽所羡;他不羡高官、不爱权力,进宫入省为高官、登尚书台掌大权,也没在他眼里。

据新唐书隐逸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隐逸)记载,当时人们把不循俗的陆羽“比接舆”*,描述他“与人期,雨雪虎狼不避也”。可见陆羽的“狂”一贯他的生命,展现在对事理、物理的究根专注、表现在对人道的敬重坚持。

陆羽对茶学的痴心穷究留给今人的成果,仅仅是他超脱凡俗的拘束,坚毅不阿究事、究理、究道,一以贯之、坚毅实践的一个实证结果。

陆羽与智积禅师,他俩在尘世中状似不期然相结缘。一个未来的茶圣、一个有名的和尚,他们的结缘就是为了“茶”?人生聚散如短暂茶花的隐去,他们自然地分离,一个未问归期,一个也没有归期。他俩这一生的永诀就是一首〈歌〉!陆羽〈歌〉里不说聚散,也不说别离;〈歌〉里淡写说志趣,轻描铭心意…!@*

 

参考注释︰

◎皇甫冉,字茂政。天宝中进士,授无锡尉。王缙帅河南,表掌书记,累迁右补阙。皇甫冉作〈送陆羽之越序〉,时鲍尚书防在越,陆羽往依之际,皇甫冉送以序曰:“君子究孔、释之名理,穷歌诗之丽则。远野孤岛,通舟 必行;鱼梁钓矶,随意而往。夫越地称山水之乡,辕门当节钺之重。鲍侯知子爱子者,将解衣推食,岂徒尝镜水之鱼,宿耶溪之月而已。”。

◎陆羽列于《新唐书.卷二百十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隐逸》之篇。其中描述陆羽“扁舟往来山寺,唯纱巾藤鞋,短褐犊鼻,击林木,弄流水。或行旷野中,诵古诗,裴回至月黑,兴尽恸哭而返。当时以比接舆也”。

◎太子文学、太常寺太祝:唐太子文学,分知经籍,侍奉文章,位正六品下。太常寺管宗庙礼乐祭祀之事宜,太常寺官职都是属于士人担任的清要官。太常寺长官为太常卿,正三品,副官少卿,正四品上。太常太祝管祝祷。

◎唐李肇《唐国史补》卷中记载陆羽,云:“羽少事竟陵禅师智积,异日在他处闻禅师去世,哭之甚哀,乃作诗寄情,其略云:‘不羡白玉盏,不羡黄金罍。亦不羡朝入省,亦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由此鉴之,今人见到新唐书载录的陆羽之〈歌〉,或恐不是全篇。#

责任编辑:吴雨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代的大文豪苏轼(号东坡)对茶情有独钟,他的回文诗《记梦回文二首并叙》,引之颂之,回还往复,余味回荡,好像好茶滋味口中回甘,久久不绝。
  • 饮茶在中国起源甚早,秦汉时期的《神农食经》已经记载:“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可见当时茶已经是一种饮品。从茶而生的“茶联”,运用了中国文学中对联的形式,主题表现“茶”的“精”采与“神”趣,格式讲究形义对偶工整和音韵平仄谐趣,联联提升了茶的精神层次,更是中国文化中的一绝。
  • 慵懒的午后书房,茶壶与茶杯愉悦地聊著天,一旁的冻顶乌龙茶则静静地当个听众,偶尔轻笑几声。突然传来的开门声仿佛成了休止符,让所有声音迅速消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