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退征文】“真理标准讨论”是中共洗脑术(3)

作者:郑纯清

人气: 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1月15日讯】

(二)真理,人“检验、发展”得了吗?

(其一,诉诸感官,扼杀良知、理性,把人驯化成“高级动物”——“甘愿把一切献给党的老黄牛”。)

其二,强灌党性,泯灭人性,造就“特殊材料铸成的”变异人——红色“人狼”

作为一个靠党性、而非道义结合的团体,‘为了攫取、维护和巩固其暴政,中共需要用邪恶的党性取代人性,用“假、恶、斗”的党文化替代中国的传统文化。’(《九评》之六)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任何的人性美好都是共产党统治的障碍,以至于中共发明了一个常含负面意义的词汇——“人性论”。党员需要以“党性”压过“人性”,对于普通人来说,“人性”也是革命不彻底的表现。’(《解体党文化》之一)因此,共产党就要贬抑、扭曲、变异、泯灭人性。

但是,“人性”,不便直接说抛弃。“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公、婆各执一词,虽然“理太偏”,但也都有一点儿片面的理,可以商讨,能予统一。而共产党的歪理,不止“太偏”,更是“太邪”,根本不在理,完全与真理相悖,与人性格格不入。所以,它拒绝对话,诉诸“一言堂”。为了避开这种理论障碍,它又玩“弯弯绕”,给其歪理邪说生造了一块遮羞布和挡箭牌,叫“阶级性”、“党性”。以进化论垫底,“阶级性”、“党性”铺路,“资产阶级人性论”为靶心,对“人性论”痛加挞伐,同时给屠刀挂上了“革命人道主义”的血腥红缨,并且通过树立的榜样引路(例如,雷锋说:“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教人自我阉割人性。

何为真理的“阶级性”、“党性”?有这样一个故事,曾被中共写进小学课本:两个被无端抢去土地的富农兄弟去找列宁评理,问:还讲不讲真理?列宁回答斩钉截铁:从你们富人手里夺过土地,分给穷人,这就是我们的真理!毛泽东说的最简直:“造反有理”。

一讲“阶级性”、“党性”,“真理”就变成它们家的玩具了。就是说,“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彻底颠覆,所以共产党也是反人性的。”(《九评》之一)天长日久,人的角色定位就自动向“高级动物”看齐,人性也就日渐“高级动物化”了。

这样,无形之中,就剜去了人的“同理心”。见到“同理心”三字,大陆读者可能感到稀罕。对许多被中共洗过脑的人来说,“同理心”一词,可能从来没听说过,因为红色字典里没有,党文化教科书里更没有。没有了同理心,同情心也就变成了极端偏激的“阶级情”。

共产党还把被愚弄的民众封为“实践的主体”,利用、诱发和强化人的虚荣心和情欲,并采取各种骗术制造赞同其歪理邪说的“红色情结”、“党妈情结”及其变种“爱国主义情结”。所以,中共搞起运动来,就不愁“一呼百应”,也不愁“革命后来人”了。所以,在宣布取消阶级斗争,不搞政治运动之后,“反对自由化”、“六四”屠城、镇压法轮功等无名有实的政治运动,由于“同理心”依然是空白,尽管“阶级情”火熄灭了,而“爱国情”火却被点燃起来,照样搞定。

“九‧一一”悲剧发生后,全球声讨恐怖组织,斥责恐怖主义,而中国大陆的网上却一片幸灾乐祸的叫好声。对于伊斯兰国的国家恐怖主义暴行,也是这样。直到其残杀了中国大陆的人质,中共才不那么明目张胆地为之撑腰打气了。这种丧失人性的脑残表现,正是中共长期故意扭曲心灵的恶果。

所谓“发展真理”,其实就是在不断变换的“实践”样式中,“扩展”其邪恶歪理。比如,“杀人偿命”,这是天理、真理。尽管有战争杀人、非战事杀人、故意杀人、过失杀人之分,故意杀人,又有恶意杀人、“善意”杀人(比如“安乐死”),等等多种情况,处理的方式各不相同,但无论怎么看待、对待,都均应以“杀人偿命”这条真理为基准。不然,就乱套了。而共产党是反天理的,它鼓吹的是“造反有理”、“杀人有理”、“革命无罪”。在“革命”的名义下,杀人白杀,不止白杀,反而有功。就像懵懵懂懂的少女刘胡兰,因被共产党教唆利用,违法参与对村长的杀害,被国民政府处决后,毛泽东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为啥?恶党要扩大内战推翻合法政府,不惜血流成河,急需无法无天、没头没脑、如狼似虎的炮灰,也就是那种不知珍惜生命包括自己的性命,敢于向同胞下死手的傻狠蛮楞之徒(其实,小姑娘被骗得很惨,不仅送了小命,她刘家祖上传给的土地,跟地主富农家的一样,不久也都变成共产党的了)。“六‧四”,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真的会动用军队坦克、机枪屠城,更没想到它正是冲着这种“没想到”下手的。因为没看清其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不知道它要靠不断的杀人来不断刷新人们的恐怖记忆。因为由暴力刷新的血腥恐怖记忆,能以压抑、吓阻、扼杀人性,并形成特别敏感的动物本能般的强烈条件反射,可以满足维持其邪恶权力的需要。

这样,一路杀个不停的恶党,同时也“发展”出来一系列“杀人有理”的邪恶理论:造反有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大乱达到大治——稳定压倒一切(“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战胜法轮功(“法轮功与党争夺群众”,“不消灭法轮功,就会亡党亡国”)。

还有,‘中共不断灌输进化论的另一个恶果,是使人们觉得“优胜劣汰、弱肉强食”是理所当然的法则。’‘2005年“狼文化”风靡全国。跟风“狼文化”的一本书,《狼魂》中说:“不学狼不行吗?不行。为什么呢?因为,在你死我活的生存竞争中,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市场角逐中,如果心存善良,对竞争对手一味地心慈手软,那么就会被对方毫不留情地吃掉”。这可以说是深得党文化斗争思想之精髓了。’(《解体党文化》之二)共产党吹崇进化论的“丛林法则”,是为其斗争哲学、群体灭绝政策、“人权首先是生存权”等荒诞谬论制造借口。党文化被成为“狼药”,缘由也在这儿。

其实呢?事实上的丛林“法则”,并非真的像中共所宣扬的那样,只有吃与被吃一个方面,它里面也包括相生相克两个方面(不然,生物链就断了,就全都完了)。去年,有两条动物界新闻成为地球村热点:冬天,在俄罗斯海参崴的滨海边疆区的一座野生动物园,老虎和投喂给它的黑山羊和平相处,并成为形影不离的朋友。有人称之为“超自然”现象。有专家认为,那里边老虎的食物充足、易得,使虎羊结交成为可能。有评论说,那不是“超自然”现象而恰恰是“自然”现象。动物没人那么贪婪,填饱肚子就决不伤害其它生命。是人堕落了。夏天,据报导,狗是吃土拨鼠和鸭子的。而在美国休斯顿市宠物爱好者卡西迪(Cassidy)家养的一条大狗、两只土拨鼠和两只鸭子之间,没有敌意和戒心,气氛和谐,玩耍、吃食、洗澡、睡觉,无不紧紧依偎。今天的人们觉得奇怪,那是因为轻信了达尔文、共产党了,轻信了捏造的进化论及其“丛林法则”了。

其实,“狼孩儿”现象,也是明证。狼把到嘴的孩子养成“狼孩儿”,无论奥秘何在,起码都是对共产党宣扬的那种“丛林法则”的一种否定。而中共推广“狼文化”,把人变异成“党叫干啥就干啥”的“孩儿狼”、“人狼”,这才是真正的歹毒、残暴。中共不仅杀人如麻,大搞国家恐怖主义、群体灭绝,而且酷刑用尽(比如:施加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的酷刑超过百种),还大规模活摘器官,展览尸体,发财、取乐!不知比狼更暴虐更残忍多少倍?

有一个极其典型的“人狼”例子:2015年12月24日,总部位于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最新证据——两份举报录音。录音中,法轮功学员与广东中山大学附属江门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外科通电话,告知对方,该科主任李伦明涉嫌活摘器官,被列入追查名单。接电话的人态度嚣张,不仅说活摘数量“多的是”,“数不胜数”,而且直接威胁要杀掉打电话的法轮功学员:“你敢来,我就把你杀了,你信不信?”。

而像这样被恶魔化了的“活摘屠夫”,在大陆,竟然成千上万(据《追查国际》调查,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二百万以上)。看,中共就是这样“发展”其邪恶“歪理”的。它不止教人感到“杀人有理”,而且教人觉得“活摘杀人,再发横财”都“理直气壮”。真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这种邪恶,因为“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

在这当中,“真理标准讨论”起的什么作用呢?“其争论要点之一就是,真理、人道主义,美好、善良等等,是否有阶级属性?在正统的共产党人眼中,只有符合共产党利益的,才是值得鼓吹和发挥的道德,否则都属于应被打倒之列。”(《解体党文化》之一)取消“以阶级斗争为纲”之后,不好再(它也不必)那样强调阶级斗争了。但是,它还留下一个尾巴:说还存在局部的阶级斗争,并借此完整地保留了“真理的阶级属性”,尤其是“狼药红毒素”——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和斗争哲学的“免检资质”。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6-01-15 11: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