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考官篇

北欧生活:在瑞典考驾照的经历(二)

作者:浩然

人气: 14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1月17日讯】有朋友说,碰上一个好考官,通过的概率要大很多。从我的实际经验来看,确实有道理。但前提是技术和综合表现要达到一定的水平,否则再善良的考官也不会放一个马路杀手过关的。

在多次的路考过程中,我经历了8位考官。其中7位男士,1位女士。前3次是在斯德哥尔摩,后5次是在中南部城市北雪平。所有考官都很礼貌,但从内心感受来说,北雪平的考官让我感到更亲切一些。

最友善的考官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第5次,也就是北雪平的第2次路考。考官是位近60岁的男士。我是考试前5分钟来到考试中心的,在停车场,就看到一位男士从车里出来,招呼我过去。我看到他手中的ipad,就猜到是考官,感觉挺随便的很放松,没有在候考室里被叫出去的紧张感。当他知道我不会瑞典语,只懂一些英语后,就用慢而清晰的英语与我交流。

他的态度很友善,让我感觉正常发挥就能通过,他绝不会太计较小毛病的。而且他也在介绍考试规则后说:“只要前面说的没问题,你就通过了。”那神情,好像他比我还期待能让我通过。但最后很可惜,在上高速时一个大的失误,没通过。即使在那个加速无力的紧急时刻,我已有些慌乱,他也没有一点责难的表情,而是不断提醒我:“power!power!”我理解成加油,但实际上他是说我档位过高,速度不足,所以这时加油是没有动力的。最后,匝道快到头了,他才出手帮我换到低档,让我提起速度。考试结束后,他又向我讲了一遍这个要领,就好像他不是考官,而是教练,讲的很细很投入,令我十分感动。

另一位北雪平的考官也让我感到很温暖。那是在北雪平的第一次考试,考官是个1米9几的年轻人,不到30岁的样子。我之前以为全瑞典的考试车型是统一的,但那时才发现不是。我在斯德哥尔摩考的是大众车,而在北雪平考的都是沃尔沃。他看我反复熟悉车的档位,离合及刹车踏板的感觉,就看出我对车辆不熟的担心。他说:“开始的5分钟,操作失误不计入你的成绩。”这令我很意外,因为之前的女考官就说过:“你应该能开各种品牌的车。”言外之意,她把迅速熟悉车辆性能也纳入考试范围了。

最严厉的考官

我遇到唯一的女考官,是在第3次考试时,在斯德哥尔摩最北边的考点Norrtälje。她也是这8位考官中最严厉的,甚至还没上车我就感到凶多吉少。在等候室里我见到她,一位50岁左右、很壮实的女士。开始还好,她一边核对我的信息一边聊。问到上一次考试的时间,她猜是二十天前,我说不是,并解释,是因为已经通过了理论考试,所以希望早一点考过路考,所以抓紧时间报名考试。她就猜是几天以前,我沉默,她点开上次的纪录,发现是昨天刚刚考的,就不说话了,表情一下变得很严肃,那一刻似乎空气都凝固了。我能感受到她的反感迅速上升,她憋在心里没说出来的话大概是:“你根本就没练,是来撞运气的。”

然后我跟她下楼,去停车场。路上她用瑞典语问我,我说我会的瑞典语很少,希望能用英语考。她的态度意外的强硬,说:“你考瑞典的驾照,就应该用瑞典语考,我可以说的慢些,但考试时我只说瑞典语。”话说到这份儿上,我就知道,这次绝对过不了了。

在实际路考时,她让我去一个小路。那是一个我从没听说过的路名,加上她用瑞典语说的整个命令,我根本就没明白她的话里哪个词是我应去的路名。所以我在沿路的路标上一直没找到,直到她说:“你已经错过了。”

在之前的两次考试里,考官都是用E4,Stockholm,这类明显的常用的名称来指示方向,对于小路,就用“前面左转”、“右转”来指挥。所以她的这种考法,我特别不适应。其实在之后的几次考试中,也再没有出现过这种严格的考法。

令人感动的包容之心

与她对比最明显的是第5位,前面提到的那个最友善的考官。他对考生的体谅和包容到了令我感动的地步。他在考前就把可能用到的地名、路名、左、右、直行等词汇和我确认了一遍。而且他还特意问我是否知道“红十字”,我一时没明白问这干嘛。他说:“有时,我可能会让你沿着‘红十字’的方向开。也就是医院的方向。”我一下明白了,考试中心旁边就是一个医院,按红十字的方向开,就能直接回到考试中心。

考试时我发现这方法太好了,红十字十分显眼,远远就能看到。对于我这个瑞典语不好的人,就不必到路牌上找某个当地的地名,那样很可能等找到了,也来不及变道了。实际考试时从高速下来,考官就没再发指令,因为他在高速上发出的最后一个指令就是:“按红十字的方向开。”后边4、5个路口他都不用再说话,他省事,我也省事。

一点体会

有朋友说,碰上一个好考官,通过的概率要大很多。从我的实际经验来看,确实有道理。但前提是技术和综合表现要达到一定的水平,否则再善良的考官也不会放一个马路杀手过关的。

还有朋友建议打感情牌,比如告诉考官我已经通过理论考试,或已经考了好几次,就是运气不大好,暗示他高抬贵手,不要太苛刻。但就我的经验看,这种偏门还是不走为好。上边说的第3次路考就是这种情况。如果那位女考官不看以前纪录还不至于那样严厉。因为考官的想法因人而异,弄不好就起反效果。

而且我个人建议尽量不要提醒考官看以前的纪录,那样他会重点考察上次失误的环节,眼光就会更挑剔,反而增加难度。

责任编辑:童景

评论
2016-01-17 12: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