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团吁政府正视 台湾长照的人力服务

台湾高龄化社会来临,老人的长期照顾问题越来越受重视,但台湾长期照顾服务人力却始终不足,必须仰赖外籍看护工补足缺口。(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8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庄丽存台湾台北报导)高龄化社会的来临,老人的长期照顾问题越来越受重视,但台湾长期照顾服务人力却始终不足,必需仰赖外籍看护工补足缺口,虽然长照10年计划推了8年、《长期照顾服务法》106年就要上路,但目前台湾失能人口约76万人,政府所能提供的长照服务仅能涵盖12%的失能者,剩下的就得几乎靠外籍看护工及家属照顾,因此,学者认为政府需要建立完整的长照体系。

普及照顾政策联盟副召集人、国立台北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工作学系助理教授王品。(台湾社会福利学会 )
普及照顾政策联盟副召集人、国立台北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工作学系助理教授王品。(台湾社会福利学会 )

普及照顾政策联盟副召集人、国立台北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工作学系助理教授王品表示,台湾高龄化速度是世界最快,原因是30年来台湾所有催生政策都无效。根据国发会中华民国人口推计,截至去年12月,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超过280万多人,未来10年会增加200万人,台湾将进入超高龄国家。

高龄化的问题关键是少子化

王品指出,高龄化的问题关键是少子化,而且挑战的是时间,因为极端人口结构趋势将使青壮人口负担沉重,社会无法存续。台湾女性婚育主要考量是“有工作”,高龄化及少子化问题,是否能同步克服?北欧瑞典是目前拥有高女性劳参率及高生育率的国家,原因是瑞典能利用“公共长照服务”、“公共托育服务”来支撑最高的女性就业。

王品表示,台湾长照的困境,是轻中度服务不足,偏重服务重度失能者;虽然台湾政府有“公共长照服务”,但服务量低、严重依赖外劳,台湾人民不愿意做长照工作。根据卫福部资料统计,台湾有10万人受训却只有8,000人在从事居家照顾服务工作,1万8,000人从事机构式工作,机构还得聘雇外籍看护工

王品指出,台湾日前刚通过“空壳《长照法》”,并没有改变现行长照服务结构。现在服务设计造成服务还是不好用、薪资不合理,这时若开办长照保险,缴保险就得给付,因长照服务不普及,人民等不及,家属要现金给付,政府给钱后,家属自行提供服务,造成妇女无法就业家庭继续贫穷,贫穷也造成生育率无法提升,养不起就不敢生;家属要现金给付,也可能聘雇外劳,本劳不进入长照,关键原因是长照设计服务有问题,吸引不了本劳进入长照。

社区式的照顾服务为长照出路

普及照顾政策联盟认为,台湾长照的出路为建构社区大家庭的整体照顾服务,因为现在台湾的困境就是预防照顾不足,所以很容易落入重度失能,因此压垮家属和外籍看护工。现在台湾有二千多个社区关怀据点,对一般、重度失能的老人照顾充足,但对衰者、轻中度失能的老人没有充足照顾。台湾也缺乏到宅支持服务,包括陪诊、家事支持等,以及快速普及建构社区式的老人日间托老服务,让各地方因地置宜。政府建构的公共长照服务要吸引本劳就业,“遍地开花创造长照经济”,让本劳进入长照体系延缓失能成为良性循环。

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理事长、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福利学系副教授陈正芬。(台湾社会福利学会 )
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理事长、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福利学系副教授陈正芬。(台湾社会福利学会 )

为培育台湾长照服务人力,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理事长、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福利学系副教授陈正芬认为,根据政府统计数据来看,目前外籍看护工人数已超过20万人,事实上不只家庭可聘外劳,机构也可以。在次级照顾劳动市场中,居家与机构的外籍看护工薪资却不同,国籍不同薪资也有所不同,照顾机构的外籍看护工早已在1998(民国87)年纳入《劳基法》,外籍看护工的薪资与本劳的基本工资一样,但家庭外籍看护工的薪资仍是1万5,840元,单月薪资相差近5,000元。

陈正芬表示,照顾机构与家庭的外籍看护工由于雇用量管制不同、薪资不同,加上聘雇规定又不同,导致照顾机构聘雇外劳也相对减少,因此,政府的政策会诱导服务使用者的行为。台湾的长期照顾政策主轴应将家庭外籍看护工的引进界定为补充性人力,期待透过台籍照顾人力劳动条件的提升,吸引台籍人力投入照顾市场。

陈正芬说,目前只有12%失能老人是使用社区、居家服务,其他都聘雇外劳,建议家庭外籍看护工成为《劳基法》保障的局内人,政府应订立外籍看护工20年退场计划,降低失能老人对外籍看护工的依赖,才能提升社区居家服务使用率。

财源稳定 长照才得以永续

《长照法》已经三读,未来长照基金财源主要来自政府预算与烟捐收入,政府有没有办法支应未来5年高达百亿元以上的长照支出?以台湾当前的财政能力,长照恐沦为空谈。

陈正芬举例,聘有外籍看护工的家庭每个月必须上缴新台币二千元,以作为就业安定基金,累计每年约有48亿元,却没花在刀口上。应将外籍看护工就业安定基金专款专用在长照服务,协助22万个聘雇家庭提升外劳照顾品质,同时培植台湾的长照人力。

陈正芬表示,首先把家庭外籍看护工成为《劳基法》保障的局内人,促使居家场域的照顾服务员薪资、劳动条件尽可能一致,且打破对聘雇外籍看护家庭的政策歧视,删除不得申请长照服务或居家服务补助的限制,增列提升家庭照顾与本国长照就业促进用途,建立一个稳定的长照制度。除《长照法》外,还需要稳定的财源,才能让长期照护得以永续。◇

责任编辑:旻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