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香等威尼斯大师画作纽约亮相 多幅系首展

Kati Vereshaka采访

2016年1月11日,“威尼斯之光:威尼斯画派绘画展”正在曼哈顿的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人气: 50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1月18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Kati Vereshaka纽约报导,张小清编译)当今的全球艺术市场,当代艺术明显占主导,这与当代艺术作品唾手可得有很大关系,不过,青睐传统艺术的收藏家们仍可抓住先机,购进贝里尼、丁托列托和提香等古代大师的杰作。

近日在曼哈顿上城的奥托‧瑙曼画廊(Otto Naumann Gallery),“威尼斯之光:(纪念大卫‧罗桑)威尼斯画家绘画展”(In Light of Venice: Venetian Painting in Honor of David Rosand)已拉开帷幕。展出的文艺复兴巴洛克和洛可可时期的30多幅重要作品,很多从未与公众见面,还有多幅作品标价出售。

“展览的初衷是将一些最高水平、且价位对收藏家有亲和力的绘画集中在一起。有些画定价在4万到5万美元,在当代艺术市场这连一幅版画都买不下来。”与奥托‧瑙曼联合策划本展览的罗伯特‧西蒙(Robert Simon)介绍说。瑙曼和西蒙都出自哥伦比亚大学已故美术史家大卫‧罗桑(David Rosand)教授门下,两人在经营画廊的同时也继续著对古典大师绘画的学术研究。他们也用此次展览纪念恩师。

中:[意]丁托列托(1518—1594),《维纳斯梳妆》,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中:[意]丁托列托(1518—1594),《维纳斯梳妆》,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向大卫‧罗桑教授致敬

展览的部分销售所得将捐赠给哥伦比亚大学大卫‧罗桑基金会,罗桑教授在2014年过世后,基金会于次年成立。展览主题直接呼应罗桑教授对文艺复兴威尼斯绘画大师的热忱,该画派的历史在今天呼之欲出,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罗桑教授的研究。

最庄严辉煌的一幅画作悬挂在画廊的天顶——丁托列托的《音乐的寓言》(Allegory of Music),这是丁托列托唯一一幅为家居陈设而创作的天顶油画。

[意]丁托列托(1518—1594),《音乐的寓言》(天顶画),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www.ottonaumannltd.com)
[意]丁托列托(1518—1594),《音乐的寓言》(天顶画),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www.ottonaumannltd.com)

《圣塞巴斯蒂安》(St. Sebastian)则是展览中唯一一幅提香作品。提香(约1488—1576)在世时就已被公认为威尼斯画派的大师。这幅画在形体及色调对比上,都具足该画派的感性风格。

在提香的笔下,被乱箭穿身的圣徒塞巴斯蒂安相当健壮,且被画得非常明亮。画中的圣者思索著即将到来的尘世之死,形象和神情真实可信,背后不祥的风景中则隐隐透出神界的讯息。

[意]提香,《圣塞巴斯蒂安》,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www.ottonaumannltd.com)
[意]提香,《圣塞巴斯蒂安》,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www.ottonaumannltd.com)

这幅作品在当时一定是为教会创作的,而今则以400万美元的标价向公众出售。

这不是提香描绘圣徒塞巴斯蒂安的唯一作品。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收藏的另一版本中,圣徒塞巴斯蒂安微微仰头凝望远方,对神的信心毫无动摇。

提香的另一幅《圣塞巴斯蒂安》,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提香的另一幅《圣塞巴斯蒂安》,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后来的威尼斯大师们

这次展览中,价格最具亲和力的要数乔瓦尼‧巴蒂斯塔‧皮亚泽塔(Giovanni Battista Piazzetta,1682—1754)的《艾米里亚尼肖像》(San Girolamo Emiliani),价位最高的则是洛可可时期画家贝尔纳多‧贝洛托(Bernardo Bellotto,1721–1780)的《有自画像的建筑幻想画》(Architectural Capriccio with Self-Portrait),定价1,000万美元。

[意]贝尔纳多‧贝洛托(1721—1780),《有自画像的建筑幻想画》,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www.ottonaumannltd.com)
[意]贝尔纳多‧贝洛托(1721—1780),《有自画像的建筑幻想画》,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www.ottonaumannltd.com)

贝洛托作为意大利城市风景画家(vedutista)享誉欧洲。这幅画有力地回应了认为他只会画真实建筑的同代评论家。贝洛托以大胆而富戏剧性的方式将威尼斯宏伟的建筑元素结构起来,在这片宏伟的幻想建筑中间,贝洛托的形象沐浴著午后的暖阳,白手套则为之增添了一抹哀愁。

展览中较晚近的威尼斯画家作品还有阿米格尼(Amigoni)、邦比尼(Bambini)、瓜第(Guardi)和迪茨亚尼(Diziani)等人的杰作。

尽管展品年代贯穿14世纪到18世纪,但焦点还是16世纪,这也是罗桑教授研究的重心。展出的画家包括卡尔帕乔(Carpaccio)、乔瓦尼‧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老帕尔马(Palma il Vecchio)、雅格布‧巴萨诺(Jacopo Bassano)、小帕尔马(Palma il Giovane),以及罗桑教授博士论文的研究对象——委罗内塞(Bonifazio Veronese)和博尔多内(Paris Bordone)。

西蒙在给媒体的声明中提到,由于艺术史研究焦点向当代偏移,很关键的文艺复兴教学需要支持。目前哥大已设立了以罗桑命名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教授的永久教职,以确保这门课能稳定地开下去。

中:[意]雅格布‧巴萨诺,《面包和鱼的奇迹》,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中:[意]雅格布‧巴萨诺,《面包和鱼的奇迹》,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乔瓦尼‧贝利尼(1518—1594),《梳妆的维纳斯》,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乔瓦尼‧贝利尼(1430年-1516年),《梳妆的维纳斯》,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伴着传统艺术生活

对于有意购进作品的观众来说,他们一定会考虑在日常生活中与传统艺术作品共处是什么样的感觉。

奥托‧诺曼画廊总监寇泽(Bria Koser)女士与这些名画朝夕相处,她的回答是:“古代大师的画作具有很多精神层面。当你经常回去看它们或与它们共处,它们每次透露给你的东西都不一样。”她解释说,“很多现代艺术是一维的:初看上去令人惊讶,但……”后面的话不言自明。

值得注意的还有,当代艺术基本出自艺术家个人的创作冲动(还有商业性的自我重复),展出的这些画作则均为画家受委托而创作。

“威尼斯之光:威尼斯画家绘画展”

展览地点:奥托‧瑙曼画廊(Otto Naumann Gallery),纽约曼哈顿东80街22号。
展期:2016年1月11日至2月12日。
官网:http://www.ottonaumannltd.com/exhibitions/ #

[意]阿米格尼(约1680—1752),《云中圣母》,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阿米格尼(约1680—1752),《云中圣母》,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邦比尼(1651—1736),《美惠三女神》,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邦比尼(1651—1736),《美惠三女神》,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邦比尼,《天文学与艺术》(1510—1592),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意]邦比尼,《天文学与艺术》(1510—1592),布面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意]瓜第(约1785—?),静物组画之一,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瓜第(约1785—?),静物组画之一,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瓜第(约1785—?),静物组画之二,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意]瓜第(约1785—?),静物组画之二,油画,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2016年1月11日,“威尼斯之光:威尼斯画派绘画展”正在曼哈顿的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2016年1月11日,“威尼斯之光:威尼斯画派绘画展”正在曼哈顿的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2016年1月11日,“威尼斯之光:威尼斯画派绘画展”正在曼哈顿的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2016年1月11日,“威尼斯之光:威尼斯画派绘画展”正在曼哈顿的奥托‧瑙曼画廊展出。(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安德烈亚‧德尔‧萨尔托(1486—1530)并不是个的画家,不过,作为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先驱,在身后的几个世纪中,他的光芒一直被同代的三大师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所掩盖。
  • 然西方古典音乐据信源于中世纪,但西方古典音乐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地中海希腊和罗马帝国,以及他们兼收并蓄的文化。
  • 本文作者卡拉‧莱桑德拉‧罗丝(Kara Lysandra Ross)为“艺术复兴中心”的运营总监,也是一位19世纪欧洲绘画史专家。在本文中,她以布格罗的两幅圣母像为例,通过对比,展现了其对人体姿态和表情处理的丰富多变,及其表现视觉美感、真实感与微妙主题的深厚功力。值布格罗逝世110周年(8月19日)之际,大纪元得到授权和广大艺术爱好者分享此文,在纪念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同时,也希冀著更多的读者做出发现:从古希腊、文艺复兴至学院派这些带来正向思维的美好艺术,才是人类应该回归的艺术之路。
  • 文艺复兴画作 展现永恒价值
  •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大约分为15世纪的初期、鼎盛期和17世纪后的矫饰。文艺复兴初期出现在1400年,文艺复兴绘画的构图是和谐的,匀称和稳定的,时常有等边三角、矩形和圆形的构图。透过科学透视,空间深度比以前的绘画描绘得更准确。文艺复兴总是同传统古老价值观相联系,信神的主题仍然占主导。
  • 盛期文艺复兴三大师中,达‧芬奇最年长,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1483-1520)是年纪最轻的一位。拉斐尔在艺术生涯早期的1504年去了佛罗伦萨,据说是专门前去研习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的作品。由此,文明史迎来了十分特别的一刻:在那个时代,佛罗伦萨城集中了不可思议的艺术力量,且两位年长大师的力量都传递到了拉斐尔身上。
  • 意大利是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的发源地,但丁、彼得拉克和薄伽丘作为文学界的先驱,拥有“文坛三杰”之美誉;到了16世纪的文艺复兴盛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三位巨匠则写下了西方艺术史上最辉煌的篇章,并称“画坛三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艺术史家大卫‧罗桑(David Rosand)教授,生前曾受大纪元记者之邀讲述三大师创作精髓。今就存世录音资料编译为四讲,和读者分享。达‧芬奇的《岩间圣母》有两个存世版本,今分别收藏于伦敦国家画廊和巴黎卢浮宫。罗桑教授讲解的是较早创作的卢浮宫版本。
  • 就达‧芬奇来说,其最有名的画作当然是壁画钜作《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这幅画向我们展示了西方艺术——特别是西方基督教艺术一个非常基本的主题。画作根植于基督教,这是我们理解它的重要视角。达‧芬奇所做的事,就是创造一个充满了标准图像符号(iconography)的场景,也就是在“最后的晚餐”中围在基督身边的门徒的组合,这是基督被拘捕前最后一次与门徒共进逾越节晚宴,此一绘画题材在佛罗伦萨源远流长。
  • h2>从神圣到世俗 1490年代起,佩鲁吉诺开始处理一些世俗的主题,这是在他的创作中比较少见的。1490年代的《阿波罗与达夫尼》(Appollon et Daphnis) ,一般认为是为罗伦左.美第奇而创作。画面中坐在左边吹笛的青年,是传说中仰慕艺术之神阿波罗的牧人达夫尼,而右边如古希腊雕像般“对立式平衡”(contrapposto)姿态聆听的显然是阿波罗,从他脚边的弓箭和七弦琴可以确认身份。达夫尼容貌略似美第奇家族的“伟大的罗伦左”,暗喻了这位佛罗伦斯艺术、诗歌的保护人和他为艺术付出的使命。在这样一个细致的色彩及其细腻变化的作品中,佩鲁吉诺成功的创造了一种深度的内在微妙感情的氛围,给予风景一个新的地位。
  • 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发展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称赞誉“生动至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