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土上的高僧足迹(2)——东吴篇

【文史】“雄略之主”孙权和高僧之缘

作者:皇甫容
“励行甚峻,为人弘雅有识量”的康僧会,将佛家之风传至东吴,显神迹以教化众生,用佛法智慧卫护佛法,还倾尽全力翻译了数部佛家经典。(公有领域)
    人气: 1929
【字号】    
   标签: tags: ,

黄龙元年(229年),孙权在武昌正式称帝,建国号为吴,与曹操、刘备呈三国鼎立之势。因吴国位于三国之东,故而亦称“东吴”。

孙权曾于乌林大破曹操,于西陵击败刘备,又于荆州擒住关羽,若非神武英豪,又何来“雄略之主”的尊称?孙权虽戎马半生,但宅心仁厚、敬贤礼士,因此江表众多英豪皆归附于他。

当时孙权治下的东吴,士族百姓大多已初闻佛法,但对佛法尚了解不深。赤乌十年(247年),有域外高僧康僧会到达东吴国都建业(今南京)。康僧会营建茅庵、设立佛像,以所知佛法教化当地众生。

康僧会相貌奇特,服饰也不合时宜。他进入东吴后,自称是沙门,东吴百姓以为有诈,有司就向孙权汇报此事。孙权听后说:“昔日,汉明帝曾梦黄金大神,名为佛陀。此人所行是否就是佛陀的遗风?”

孙权乃雄略之主,有着开阔的认知。他未见康僧会其人,就已揣测出此人或许在行佛陀教化之风。孙权天性聪颖睿智。史载孙权的母亲吴夫人在怀孙策时,曾梦见月亮飞入怀中,而怀孙权时,则梦见太阳落入怀中。孙坚听闻夫人回忆,对有此日月之子心中大悦,当下断言:“日月乃阴阳的精华,这是富贵至极的象征。”孙权出生时,目透精华之光,长大后形貌又甚是奇伟。

三国初期,佛家经典还未传入东吴,但孙权对世外未知之事,也秉持恭谨的态度。

嘉禾二年(237年),孙权看到“赤乌集于殿前”,想到古代有赤乌衔丹书集于周社,周文王应运而生,所以赤乌被视为象征吉祥的瑞鸟,孙权亲眼目睹,就下令把年号改为“赤乌”。

临海罗阳县有位异人名叫王表,颇有神奇异术。太元元年(251年),孙权获悉后,就派遣辅国将军、罗阳王李崇去聘请王表。请来王表后,孙权就在苍龙门外为他建造第舍,数次派遣近臣赐他醇酒美食。

所以当孙权听闻有域外僧人入境,他首先想到,此人必定非同寻常,就召见康僧会,问他所传之法有何灵验?康僧会说:“自佛祖涅磐以来,已过千年。当时佛祖遗骨化为舍利,光彩夺目,阿育王为收藏舍利建造了八万四千座佛塔。为了弘扬佛祖遗风,后世也修建了佛塔。”

孙权就对他说:“如果你能得到舍利,就会为你请来的舍利建造佛塔。若以虚妄之言惑国乱民,就按国法惩罚。”康僧会请以七日为限,他与弟子们沐浴更衣,在静室内诚心斋戒后,就将铜瓶放在几案上,烧香礼拜,祈请舍利。但七日过后,铜瓶寂然无声。康僧会就请加七日,但铜瓶依然如故。当康僧会再向孙权请加七日时,孙权大怒:“此事若是欺骗,就会加罪严惩。”不过,孙权还是答应再加七日。

毕竟,祈请舍利并非如搬柴运水这般容易。或许康僧会的弟子,因惧怕孙权王威,不能保持心清神静一心不乱地祈请。康僧会对弟子们说:“佛陀慈悲向来灵验,可我们却不能感动神佛,何需用帝王律法惩戒?此事当以誓死为期,若再无应验,我们就自请赴死。”当第三个七日即将结束时,众弟子仍不见舍利,都非常震惊恐惧。然时至五更,众人听到瓶中一声清朗的声音,打开一看果是佛降舍利。

康僧会携带舍利进入殿堂,舍利突然放出五彩耀眼的光芒,东吴众人从未见过此等奇异的景象,吓得纷纷后退。孙权亲手执握铜瓶,把舍利倒在铜盘上,不料舍利将铜盘穿破击碎。孙权大惊,霎时间肃然起敬:“真是稀有的祥瑞。”而此舍利,大火不能将其烧毁,金刚杵也不能将其捣碎。孙权大为惊叹,当即下令为舍利建造佛塔,从此东吴始有佛寺,名为“建初寺”。

孙权的孙子孙皓即位后,此人为政暴虐,法令严苛。他下令废止各种地方祭祀(淫祀),包括奉佛的行为。他曾对臣子说,若佛法与中土圣人典籍相合,就让其留存,否则就焚毁佛寺。有大臣劝谏他:“佛的威力与别的神不同。当初康僧会以其精诚感动佛降舍利。大帝才始建佛寺。现在不能轻易焚毁。”

孙皓就派朝中最能言善辩的张昱去和康僧会辩论。张昱虽伶牙俐齿、思维敏捷,但康僧会神思驰骋犹如箭矢,把他的质问一一戳破。最后,张昱理屈词穷只好告退。在佛寺门口,张昱看着佛寺旁的淫祀,冷笑道:“佛法既已开传,为何离寺院这么近的人,却不会受到感化?”

康僧会说:“万钧雷霆能击裂山峰,但耳聋之人却听不见,难道是因雷声小吗?若人能通达事理,则相隔万里也会心有感应,若其身愚昧聋聩,近在咫尺也如远在天涯。”

康僧会才智明达,非凡夫所能测之。 孙皓见张昱败阵而归,只好允许佛家典籍和院所留存下来。但其生性多疑残暴、不敬神佛,一次他的护卫在后宫修葺花园时,得到一尊高数尺的金佛像,孙皓就命人将佛像放在不洁之地,并用粪汤浇灌,他和群臣在旁观看,以此为乐。不过一会儿,孙皓全身肿胀,并因疼痛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太史占卜曰:“这是因为触犯了大神。”孙皓临时抱佛脚,下令祭祀各庙天神,凡是他认可的大神,几乎祭祀了一大圈,但仍无济于事。有位宫女说佛也是大神,她劝孙皓向佛寺中的佛求助。

当下,孙皓心中有所醒悟,原来佛也是大神。宫女用香汤净洗佛像数十遍后,把佛像放在大殿上,面对佛像烧香忏悔,孙皓也叩头请罪,诉说自己的罪过。须臾,撕心裂肺的痛苦便停止了。

“励行甚峻,为人弘雅有识量”的康僧会,将佛家之风传至东吴,显神迹以教化众生,用佛法智慧卫护佛法,还倾尽全力翻译了数部佛家经典。过程中所展示出的超越现实的神言神迹,流淌在史册传记的字里行间,让今人远隔千年时光也能感同身受、有所领悟。

注:事据《三国志.吴书.吴主传》、《高僧传》、《太平广记》、《搜神记》。

《高僧传》始于东汉明帝永平十年(67年),终至梁天监十八年(519年),凡453载,257人,又傍出、附见者二百余人。作者慧皎广泛收集当时已有僧传,参阅大量史书,写成此书。此书撰写时参考的史籍达二十多种,并且这些史书后来大多已散佚。《高僧传》是研究六朝史的必备参考资料。

清代孙星衍谈及此书的史学价值:“余读释藏于金陵瓦官寺见之,顷官安德,借录此本。僧人事迹,率多文人粉饰,然六朝士夫,无所自存,遁入释道,故多通品,辞理可观,且足资考史,地方古迹亦可借证,实为有用之书。”

@#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门寺塔在二十世纪末坍塌,封藏了一千多年的佛舍利骨在佛诞日再现。法门寺地宫出土文物恰似一部历史图志,大度而浪漫的大唐风采跃于眼前。那些璀璨天真的金银器,大方严整的碑刻楷书,纯净优雅的秘色瓷,异国情调的玻璃器,在示现著神州大地上曾有过的不朽传奇。
  • 有些人是自幼便敬信神佛,有些人是死活都不信,有些人是开始不信,后来才相信的。三国时东吴的孙权和孙皓,就是属于后者。本文将具体介绍他们祖孙二人,是如何由不信神佛,进而转变到敬信神佛的经过。
  • 孙权有用人之明,在危急存亡之秋,尤其表现得特别突出。他先后重用周瑜、吕蒙、陆逊等人为统师,都是拔擢得当。
  • 《高僧传(卷一)·康僧会传》中说,康僧会的先祖是康居国(汉时西域古国)人。本世居住在印度。他的父亲因为经商的缘故,又移居到交趾。在康僧会十多岁时,他的父母双亡。在守孝期满后,他出家为僧,修习佛法。他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笃至好学,不仅精通佛典,而且“天文图纬,多所综涉”。
  • 在历史上,有的高僧圆寂火化后可以留下舍利子,舍利子非常坚硬而且会发光,被佛家视为至宝。下面是一段关于舍利子的记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