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彼得案选定陪审团 周一开审

检辩双方尽力避免与警方有关系的候选人

1月19日,梁彼得和律师进入法庭。(杜国辉/大纪元)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杜国辉纽约报导)经过1月20日、21日两天的筛选程序,梁彼得案的检、辩双方在法官的协调下,顺利选出12名陪审员及4名替补陪审员。筛选过程相当严格,在昨天下午进行的部分中,有两位候选人在检察官的逼问下甚至落泪。但整体还算顺利。被告梁彼得的律师罗百能(Robert Brown)表示,遴选过程顺利,他们期待着下周一(1月25日)的开庭。

筛选陪审员的时候,梁彼得全程都在法庭现场,还有一些华人也到场旁听。昨天下午走出法庭时,罗百能律师表示,因为案子正在进行中,自己不便多说,但他觉得陪审团遴选过程比较顺利。接下来“就等着周一开庭了。”

筛选严格 150人中选16人

21日的筛选是在20日的基础上进行的。在20日,约150名候选人先经过“是否听说过这个案子?是否能够公平的做出判断?” 等实质问题,以及是否有健康、家庭、经济、语言等问题,将候选人的总数降至50多。其中,一位梁姓华裔也被刷下,但原因是英文程度不够。还有一位老师称,自己从学生那里听到许多警察执法不公的故事,所以他无法公正做出判断,因而离开。

21日上午经过数轮问题后,候选人数量降到30多。之后分为两组进行筛选。法官郑丹尼(Danny Chun)先依次向候选人发问:住在哪里?出生在哪里?受到多少教育?现在是否工作,做什么工作?是否有家人或朋友是执法或司法人员?与这些人的关系是否会影响到自己对案子的公正判断?是否有亲朋涉任何案件,是被告还是原告?案子结果如何? 是否该案件影响到公正判断?本人是否曾经是受害人,什么时候?甚至还有业余喜欢如何打发时间等。之后法官给检、辩方各10分钟,向候选人提问。问题问完后,候选人暂时退出。检、辩双方在法官的协调下,选出各自想要的和有疑问的。有疑问的还要请候选人再回答几个问题。之后就是法官把候选人请会法庭,并当庭宣布获选者。

检辩双方避免与警方有关的候选人

检、辩方从第一组中选出了6名,其中多数是白人女性。 从第二组中选出10名,其中正选陪审员6名,替补4名。

在法官询问候选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我能(公正做出判断)”, 但在检察官质疑时, 候选人们开始犹豫。一位西语裔的女性表示,因为自己的孩子有一半亚裔血统,她看到梁彼得,的确会有可怜他的心情。另外一位白人女性则表示,自己的男朋友是反警人士(anti-police),虽然自己并不同意他的观点,但难说自己是否已经受了他的影响。一位中年白人女性表示,因自己的丈夫起诉房客,自己经过庭审时间不够长,特别是自己被住客骚扰过,心里还没彻底过去。结果这些候选人都没有获选。

没有获选的还有一位警察世家的黑人女孩,他的爸爸和叔叔都是惩教局的警察,她还有一个表哥是纽约市警察。

梁彼得案的主诉检察官阿力克斯。(大纪元图片)
梁彼得案的主诉检察官阿力克斯。(大纪元图片)

检、辩双方似乎都在尽力避免有警方关系的候选人,但是在也是无法避免,一位获选的男性黑人就有一个侄子,刚刚从警察学院毕业。

两位陪审员候选人被检方问哭

候选人为了能获选,似乎都非常努力表达自己。检察官为了选出比较适合自己需要的人选,也有针对性的问出一些问题。 检察官阿力克斯(Joseph Alexis)询问一位年轻女士:在她回答法官的问题时,她似有犹豫,是否是因为她的个人经历?该女士犹豫再三,非常激动以至流泪。她表示自己并没觉得自己不能公正做判断,但检察官的问题令她对自己的情况产生怀疑。

还有一位被逼哭的是那位有反警倾向男朋友的女子。

检察官说,询问他们是为了能让事情更清楚。并非针对本人。

检察官在向陪审团候选人讲话时,不忘记宣传他们的理念。 在这个案子中,“梁警官没有故意杀害格利(Akai Gurley),对这点没人有争议。” 但不故意的结果却有两个:一个是非刑事的责任,一个是刑事责任。他希望陪审团成员能够“敞开心扉,了解所有的情况,然后做出结论。”

在询问候选人时,检、辩双方的策略不同,给人的感受也不相同。梁彼得的律师柯诗慈(Rae Koshetz)在询问陪审员候选人时,则针对每一个她有兴趣的人问:你喜欢读的书是什么类型的?一位在法庭旁听、来自长岛的华人表示,她觉得检察官挤压陪审团候选人,令人印象不好, 不如梁彼得的律师,温文有礼却问到实处,“(我们的)律师非常犀利。”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