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5000万人站着回家”系误读?

人气: 14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1月26日讯】当中国老百姓还未来得及对那个春运期间“5,000万人站着回家”的消息表达感慨时,官方一句“误读”就将人们从渐行渐远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按照铁路总公司通过媒体、公开做出“此种推算有误,目前铁路仅售出无座车票639万张”的回应,近十倍的悬殊似乎在证实着“5,000万”这个数字不过是危言耸听,表明着“那么多人站着回家”并非是事实。

有意思的是,资料显示,“5,000万”这一数字是由铁路部门自己预测的“发送旅客3.32亿人次”、铁总公司曾表示过的“2015年超过60%购票来自网络渠道”,360浏览器发布的“站票率平均在3%~20%之间”,以及窗口售票、上车补票后再上浮的“20%~40%”这四项数据被综合统计、推算后得出的。既然不是随意捏造、也不是凭空想像,甚至其中还包括铁路公司自己给出的数据,那么“误读”一说就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退一步说,即便铁路部门始终觉得“无座车票639万张”更有说服力,这区区几百万的数字也难以使中国人舒心、畅快起来。

显然,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有多少人站着回家,而在于“站着回家”本身。今年不用站的人,想必去年、前年、很久以前也一定站过;一辆火车上、一节车厢里总是有与坐着的人数相当的人站着。动辄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路途,很难想像有人会这样一直站回去。即便是偶尔找到能坐的地方,车票上“无座”二字也早已预见了这一路难捱的处境。

此情此景,不免让人感伤。有文章甚至以“让每一个流动的人都有尊严地回到故乡”为题,为那些即便在自己的国家坐火车,也会丧失尊严的人们呼吁、呐喊。事实上,当人们通过摄像机的镜头看到车厢被站着的人挤满,才开始发觉他们活得毫无尊严时,就应该想到,或许早在他们坐着火车远离家乡、寄居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之时,谈“尊严”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一种奢侈了。

对于走入城市的农民来说,那个“非城镇户籍”就是一张如影随形的标签,随时都在提醒着城里人要对眼前的这个人区别对待;对于走入北、上、广、深的、来自非重点、一线城市的打工者来说,那个被户籍制度绑架了自由的“外地人”身份,就是一块耻辱的烙印,隐隐的疼痛总能让人想起,在这座繁华的都市里,你可能有负不完的责任、尽不完的义务,却没有与当地人同样的机会和权利。

于是,到了过年之时,身在异乡为异客的人们似乎要赶紧逃离这座让自己遭受过无数次冷遇的城市。凝结在春运人潮中的归心似箭,不仅仅是出于对亲人的思念、对家乡的眷恋,更是想要急切的回到某个属于自己的角落,重拾被践踏已久的尊严。持续了几十年的春运,如此庞大的曾经都体验过“站着回家”的人群,偌大的中国却没有一个声音是为了他们而发出,没有一种力量是为了他们而存在。值得一提是,那些在车厢中幸运的享有一席之座的人们,恐怕也是在被挤得不透气的车厢中受尽煎熬。可见,对每个中国人来说,春运本身就是一种尊严备受践踏的体验。

因此,中国人要争取的不仅是“站票不该与座票同价”、要证实的也不是究竟有多少人“站着回家”,甚至“站着回家”本身都不再是愤怒的重点,而是完全让这种只有“非城市户籍”以及“外地人”才会去经历、且年年都要经历一次的梦魇一般的“春运”在中国销声匿迹。
如果农民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农耕之地,有梦想的人能在自己的家乡拥有一方挥洒汗水、展现才华的舞台,每个地方都有着足以让那儿的人们感到满足的资源与环境,那么,中国人就能随时实现“活有尊严、生有希望”的夙愿。

或许将来会有这一天,大家不必再为买不到抢手的座票而感到忧心,不必再为站着回家而感到心酸,不必想着一年总要挤这一回而感到焦虑,念着短短的年假之后又要远离家人而感到神伤。到那时,每个中国人都能踏踏实实的呆在家中,工作之余可以陪着父母置办年货,也可以在茶余饭后给孩子讲着新年的故事……。那时的相聚,不过是若干次家人围坐在一起的某个瞬间而已。#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1-26 4: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