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放网军攻台 专家:想让中国人被世界放弃

陆异议人士表示 网军、五毛的行径会让国际觉得 “中国人好像不怎么向往民主,不怎么需要帮他们” 这就是中共想达到的目的

中共宣传机构砸下庞大的经费成立了覆盖全国的秘密网络宣传员(五毛)体制。同时,中宣部还要求官方媒体抢发新闻与网络舆情引导,目的是为争夺话语权,转移国内舆论焦点。图为示意图。(Getty Images)

人气: 15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萧轩台湾台北报导)周子瑜事件之后,大陆网军大举攻占台湾社群媒体洗版。部分网军到错版、洗错版,闹了不少笑话。对于这波网军入侵事件,学者表示,大陆网军大规模攻击台湾,对两岸关系没有任何好处,只是让台湾老百姓更讨厌大陆。他不认为这符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对台政策,如果习要强硬,根本不需动用网民,直接断绝两岸一切交流即可。恐怕是江派人马故意搞鬼、煽动、放松管制,甚至丢一些激进的言论,刺激大陆民族主义者发动攻击。

师大政治学研究所教授范世平说,事件突显大陆的民族主义,也突显大陆内部强硬派(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发声,表达对台湾的不满,给台湾么多的好处,台湾竟然不接受,这个压力会反作用在习近平身上。大陆网路控制很严格,可能有些人对现况不满,拿这做发泄管道,当然也有可能大陆网路控制体系,故意放水或操作。他认为这不是习近平想做的事。

“周子瑜事件很奇怪,怎么整整延续9天?”范世平指出,刘云山以前是搞网路的,是江泽民的人,是不是因为他对习近平打压江泽民人马不满,或权力过于集中对习近平不满,拿周子瑜事件抹黑,因为看不出来周子瑜事件是习近平想做的,他这样是帮民进党得票,民进党的票越多,习近平对台工作就越是挫败。

范世平说,从阴谋论来说,习近平不希望周子瑜事件发生,黄安本身又是常在发言的人,他不认为大陆中宣部不了解黄安的影响力,但它发酵的时间非常紧凑,某种程度会不会是大陆权力斗争的结果,有待观察。

至于另一波网军发表声明承认中华民国国旗、国号,范世平表示,他认为这些人应不是主流,不是强硬派,也不是习派人马,大概是比较开明、来过台湾或来台念过书的一群,他们可能认为与其一味打压,不如去面对,大陆部分涉台学者曾提过类似观点。但这种事习近平也不愿意承认,因为兹事体大,会造成他权力的动摇,他不会想碰触这问题。

中共控制的五毛达1.2亿人

来自大陆的异议人士王睿则指出,翻墙网军全是五毛,会迷路的则是临时叫来的五毛。他笃定说道,在中国大陆会用《大纪元》的翻墙软体上网的人,可以看到很多真相,不会自愿去做“出征”这样的事,他会站在民主、人权这边,不会攻击台湾的选举。然而,“有一些五毛会伪装成普通的民众上网,但全是五毛,不用怀疑。有专职五毛,还有临时工五毛。”王睿私底下透露,大陆网民总共约6亿人,共产党能控制的五毛就高达1.2亿人。

若“帝吧出征”真的是一场中共策划的政治行动,背后的政治目的又是什么?王睿臆测,很可能是为扰乱民安。因为这次台湾总统大选颠覆了国民党政权,大陆很多向往民主的人觉得是好事,他们看到了政党和平轮替。于是,中共针对那些怀抱希望的人,叫五毛来扰乱试听,散布共产党的言论。

“有些中国人可能觉得,我怎么翻墙来还是看到这些言论?没希望了。”王睿说,对于外国人、台湾人、海外的中国人来说,五毛的行径会让他们觉得,“大陆国内人怎么是这种言论?中国人好像不怎么向往民主,中国人没救了!不怎么需要帮他们。”王睿认为,这就是中共想达到的目的,让墙内墙外的人,都放弃中国人。

范世平也表示,五毛本来就是为中共所用,就看中宣部怎么动用他们。比较消极的五毛只做辩护,比较积极的则主动攻击。大陆一般网民很难随便翻墙,他们这种做法让外界质疑可能是故意怂恿、故意动员。

对于大陆网军盲随盲从,把蔡英文、蔡正元当姊弟闹笑话现象,范世平认为很正常。他说,中宣部叫他们做就做、翻墙就翻墙,也搞不清楚谁是谁。临时动员这么多五毛,但是很多五毛对台湾情况不了解,肯定会闹笑话。至于是否为批评而批评、为反对而反对?“政府叫他做事就是,管它是什么,反正上面下的指令就照着做,他也想不了那么多。”

陆异议人士:其实五毛也向往民主

“五毛在网路上造谣,让人以为中国人就喜欢专制、被共产党管,这完全是错误的。”王睿重申,“只要是人都向往自由,没有人喜欢被压迫。”

“其实很多五毛也向往民主。”王睿说出令人讶异的情况,许多五毛因为无法改变环境,只能每天说这些违背良心的话,内心其实很分裂。而造成这种内心分裂的原因,是因为中共制造了一个充满谎言与斗争的环境。

王睿回忆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小孩从上小学就要开始察言观色、分派别,这种变异党文化的灌输,使人没办法说心里话,可能说了什么就惹麻烦、甚至有危险,王睿说,“我们都有亲身体会。”

很多中国人在这样扭曲变异的社会中,学会做两面人,甚至三面人、四面人。很多人迫不得已做坏事,一开始觉得愧疚,但时间长了找到合理化的借口,也就越来越自然而然,结果很多人迷失了,忘了自己。

另一些人不会用网路,或是看不到墙外的讯息,周遭环境全是讲共产党那一套,他们觉得孤立无援,也会害怕。在长期受压迫的情况下,他们可能采取务实心态,被动顺从著,但是只要有一天情势出现改变,他们马上就会站出来,像变一个人。

现在五毛团体渗透到了学校、拘留所等机构,学生为了拿学位、监狱的人想要表现好获得假释,都有可能去做五毛。王睿说,许多五毛也为生活挣扎,他翻墙后看到真相,一时会觉醒,觉得这个环境很好,但实际上是有时效性,回到现实社会中,要面对每天的生活、支出。“他晚上翻墙很高兴,但白天还得疲于奔命的生活。”王睿指出,如果中国的社会结构不改变,要人改变是很难的。

王睿说,中国人民在中共的专制控制下,很多人甚至想跑也不敢跑,因为这可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他由衷地说,“希望自由社会的人,尽量理解中国大陆人民的内心,其实也都向往自由与民主!”◇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