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寻找西方极乐世界(下)

记敦煌莫高窟的石窟艺术
    人气: 13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文/杨琪

莫高窟,还有更为完美,没有断臂的菩萨像。

那就是盛唐第四十五窟和第一百九十四窟的菩萨像。

这两尊菩萨像,代表了中国古代人物塑像的最高成就。

我们可以说,如果不看盛唐第四十五窟、和第一百九十四窟这两尊菩萨像,不仅不能充分了解敦煌莫高窟的艺术魅力,也不能充分了解中国古代彩塑的艺术魅力。

杨雄先生在《敦煌彩塑的代表作──论莫高窟第四十五窟(附第四十六窟)的艺术》中,对第四十五窟的两尊菩萨像有一段全面、精辟的论述:

“第四十五窟的两身菩萨,是这一组造像中最精彩的作品,也是距离佛教教义更远些,因而更具人间气息的艺术杰作。两身菩萨的造型相似:都是头梳高髻,赤裸上身,斜披天衣,腰束长裙,站立姿势作S形,一足实而 一足虚,一臂曲而一臂垂。这是两个奇特的形象,从造像意图来说,应是慈眼视人,深怀爱意,温暖众生心灵的高高在上的菩萨。但从创造的性格和其意境来说,又是两个唐代绝色美人,而且同中有异,各有特色。北侧的一身大半面向着龛外,她头向右侧,肩向左送,胯又向右偏,重心落在右腿上,左脚又向左踏。抬起的右臂似乎在帮助全身重量落在右腿上稍事休息,而长长下垂放松的浑圆的左臂,与放松的左腿一道处于休息状态。”

盛唐雕塑与西方雕塑是不同的。米洛的维纳斯与第四十五窟北侧菩萨都赤裸著上身,站立的姿势也很相近。然而一比较,两者的不同就显露出来了。维纳斯的头发及眉、眼、耳、鼻、口五官,都是写实的,脸上肌肉的起伏及五官比例都是以人为模特儿的,流露的是天然的美。而敦煌菩萨脸上的五官却是理想化的,是想像的美。这一点从两者的脖子上看似更明显:维纳斯的脖子是写实的,长长的颈项,很美;而菩萨的脖子是三条弧线叠成的,人不可能长那样的脖子,但它也很妥帖,也很美。

综合起来,维纳斯再现了女性现实的美,菩萨则表现了女性一种升华的美。两者表现手法上的显著不同,在于前者手法写实而后者手法写意。前者注重人体的“体积”的塑造,而后者却习惯于概括地以“线”来造型。

从杨雄先生的论述来看,莫高窟第四十五窟的菩萨像,可与举世闻名的弥罗岛的维纳斯相媲美。推而广之,莫高窟的盛唐所有彩塑,皆可与古希腊的举世闻名的所有雕塑相媲美。它们都是名垂青史的杰作,它们都具有“永恒的魅力”,是“高不可及的范本”。这样美的菩萨是中国人的杰出创造。

在佛经中说,释迦牟尼成佛之前就是菩萨,由此可见,菩萨应当是男性。佛教传入中国以后,早期的菩萨像多为男性。后来,菩萨逐渐变为女性。唐释道宣说: “造相梵像,宋齐间皆唇厚、鼻隆、目长、颐丰,挺然丈夫之相。自唐来,笔工皆端严柔弱似伎女之貌……”

女菩萨到底什么样子?世界上一切神的形象,都是理想的人的形象──细目长眉,头戴三珠宝冠,高髻长发,温文尔雅,西域、印度菩萨造型中丰乳肥臀的性感特征已经消失。菩萨像显得古朴庄重,温柔敦厚。一句话, 着意突出了恬静温柔、慈祥善良的精神特征。

敦煌石窟中美的形象,除了菩萨之外,还有飞天。在西方,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小孩张开翅膀飞向天空,那就是爱神丘比特。不知道为什么,有翅膀的小孩,甚至已经在空中穿云破雾飞翔,我们还是感到他没有飞起来。在敦煌,人们可以看到没有翅膀的美女飞向天空,那就是“飞天”。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翅膀的飞天,虽然只有两条轻盈的飘带,这就使我们产生了“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幻觉,她挣脱了地心的引力、凡胎的沉重,飘然出世,飞向了理想的佛国世界。

飞天,是敦煌石窟艺术的名片。提到敦煌石窟,就想到飞天;提到飞天,就想到敦煌石窟。在敦煌四百九十二个石窟中,几乎一半的洞窟中都有飞天。有人统计,敦煌飞天在两百○九窟中有四千五百余身,其数量之多,可以说是石窟之最。

飞天,也是中国人的杰出创造。

北凉两百七十二窟有凌空吹笛的飞天,这是敦煌石窟中最早的飞天之一。下层是千佛,上层的形象就是飞天的形象。这时的飞天的特点是:头有圆光,戴印度式五珠宝冠,身体短粗,脸型椭圆,直鼻大眼,上体半裸,腰系长裙,白鼻梁,白眼珠,两身飞天,一前一后,身躯僵硬,显得笨拙,虽然被风云托起,但缺少轻盈飘逸之感,具有印度飞天的特点,说明敦煌的画师画工还不熟悉佛教的题材,和外来的表现方式,甚至还处在模仿阶段。

飞天也像菩萨一样,其形象有一个从男到女的变化过程。敦煌早期的飞天,例如,西魏第两百四十九窟的飞天,就是富有阳刚之气的男飞天。双臂、双腿奋力大张,跳向空中,身披的长巾高高扬起,表现了舞姿的雄健。

后来,到了隋唐时代,飞天已经中国化了,创造了各式各样的飞天。脸型有清秀的,也有丰满的;服饰有半裸的,也有长袍的;飞翔有顺风的,也有逆风的。有脚踏彩云、徐徐降落的;有双手抱头、俯冲而下的;有并肩而游、窃窃私语的;有彩带飘扬、回首呼应的;有昂首挥臂、腾空而上的。有手捧鲜花、直冲云霄的;也有手捧果盘,横空飘游的。那种种美丽的飞天,让人目不暇接。

盛唐时期的飞天更是优美女性的典范,第一百七十二窟的飞天,发髻高耸,身材窈窕,伸左腿,曲右腿,面朝说法会,背向天空。右手刚刚把花撒掉,左手又高高举起一朵鲜花,准备撒向空中。飘逸的长裙和流动的浮云,更衬托出她轻盈美丽的身影,她飞翔的姿态极其优美,身体修长,而衣裙飘带随风舒展,勾画出一个横空飘游的飘逸形象。

盛唐时第三十九窟的飞天,我们能看到飞天自上而下地散花,她们身上的衣饰花纹繁复,质地华美。随着飞舞的身体,衣服和飘带轻盈而舒展地围绕在身旁,表现出一 种极度优雅的旋律美。天空中的流云和作为底色的花朵,也无不营造出一种如梦如幻的神奇意境。盛唐的飞天,也正是唐代文化鼎盛的一个侧面反应。

总之,敦煌飞天是中国人物画艺术中的一朵奇葩。她介于似与不似之间,介于现实与理想之间,是动人的艺术形象。他使佛教说法的场面,在暗淡中有了色彩,在严肃中有了活泼,在静止中有了运动,在无声中有了音乐。#

──节录自《一本就通:中国美术》/联经出版社

责任编辑:周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圣洁的光环罩在他们的头上,远处天上的飞天正在飞翔,万丈烈焰正在升腾,似有还无的美妙音乐飘荡在空中。“乐”和尚被这奇景惊呆了,这不就是他要寻找的西方极乐世界吗?

  • 石油大亨保罗盖蒂(J. Paul Getty)是一个热爱艺术的收藏家,其个人收藏价值数以百万计,他过世后的遗产大部分用于建造了著名的盖蒂中心博物馆。
  • UFO探索者在火星照片上发现佛像,并相信这是火星曾存在智慧生命甚至拥有自己宗教信仰的证据。
  •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强震,而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地蓝毗尼在此次强震中保存完好。尼泊尔首都杜巴广场上的许多不是正教的寺庙在地震中倒塌。
  • 到了隋代,由于隋文帝大兴佛法,莫高窟也蔚然一新。隋代重修和开建的洞窟多达九十四个,几乎是莫高窟开凿二百多年来总数的一倍。
  • 佛像、圣像显灵的神迹古今皆有传闻,有发现说神像显神迹是对人间灾难的预警。最近澳洲男子在教堂中亲见的圣玛利亚像显灵祷告神迹再次引起热议。
  • 石窟艺术最早源于古印度,公元三世纪传人中国。中国北方在魏晋南北朝至盛唐时期先后形成了两次造像高峰;公元八世纪中叶后,南方长江流域出现了又一次造像高峰。
  • 多持无神论的人,不相信神佛,不相信善恶有报。古今中外,其实有许多佛像、神像显灵的事迹,不正是神佛慈悲点悟迷中人吗?
  • 莫高窟中那些刻画神佛的雕像和壁画,也反映了神传的文化。释迦牟尼佛曾经告诫弟子,不但要传播佛法,还要传播文化知识。历史上大多数宗教都认同神造人的观点,只有近代的科学让人相信人是从猴子变来的。
  • 煌画工的艺术灵感和创造力令人惊异。千姿百态的神佛形象,壮丽辉煌的佛国世界,虽在佛经中能找到些文字叙述,若不亲眼所见,是很难想像的。还有那些闻所未闻的怪异的形象,那些神奇莫测的行为举止,那些光怪陆离的幻梦般的景象,绝非人世间所有,也不是异想天开所能达到的艺术效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