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巴库拉斯秘境 人文生态返璞之旅

林萌骞南投

在日治时期教育所及驻在所基地上重建完成的巴库拉斯生态农庄石板屋。(黄淑贞/大纪元)

人气: 10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萌骞台湾南投报导)喜欢赤脚踩踏在土地上的厚实感,甘先生和太太带着小孩,一大早就从嘉南平原开车来到入山前的最后乡镇水里,9点钟坐上前来接驳的四轮传动车,进到信义乡地利村的巴库拉斯已经10点多,开始展开2天一夜就地取材、简单料理、尊重土地、保护自然生态的返璞之旅。

“来这里做呆人”,第6次从台北都会区过来的何先生则说,一直想再找第二个像这样的地方,很生态、很自然的,可惜至今来还没找到,所以也就一次又一次地来巴库拉斯,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就是享受这里的生态环境。

何先生很有呼朋引伴的魅力,这次一招呼就组成了一个8人团,早上从台北坐7点多的国光号下来,由巴库拉斯生态农庄庄主宋贤明接驳进来时已近中午,何领队组团的原则:“一趟路这么远,至少得住2个晚上才尽兴。”他表示,这是全台都很难找到的生态景点。

“车子能直接到就不稀奇了!”凤凰谷鸟园于民国102年元旦并入科博馆后转型为生态园区,这次是首度到巴库拉斯举办志工生态研习,由达玛峦休闲观光服务中心经理金雅惠导览部落文化和生态环境,以四轮传动车带领40位志工造访黄金山、合流坪、巴库拉斯农庄及阿顺伯,第一次来到巴库拉斯秘境的志工都觉得很high。

巴库拉斯社属于布农族卡社群,意指河岸平坦之地,部落的形成是由北端的文文社和西端的加里模安社迁徙而来,日据时设有教育所,当时有辛姓、元姓及米姓等家族居住于此,公元1936年前后,被日本人强迁到双龙、地利和潭南等部落。

在巴库拉斯经营人文生态旅游22年的宋贤明。(黄淑贞/大纪元)
在巴库拉斯经营人文生态旅游22年的宋贤明。(黄淑贞/大纪元)

民国83年,宋贤明进来时,整个区域根本没有人迹,完全处于未开发状态,他一个人从阿里曼就开始步行,经过20年,整个农庄的一切都是从无到有的过程。经过他20年的苦心经营,现在,巴库拉斯已成为人文生态体验的热门景点。

宋贤明表示,巴库拉斯的生态之所以能保持原始自然风貌,是因为进出只有一条四轮传动才能走的小山路,将现代文明和喧嚣挡在外面;喜好人文生态返璞之旅的游客,可在此体验清朝和日据时的人文景观及原始的山林和河川生态。

人文

关门古道第一个景点土虱湾。(黄淑贞/大纪元)
关门古道第一个景点土虱湾。(黄淑贞/大纪元)

清朝关门古道从拔社埔就开始了,第一个醒目的景点就是土虱湾,浊水溪在这里形成一个大X型,信义乡的双龙村和地利村隔溪相望,从地利村这一边的虎跳岬往下俯望溪谷,双龙村向河床突出的土虱头,具象又逼真地让游客都不得不停下来按下快门,留下到此一游的印记。

虎跳岬附近有座咕咕山,相传日本人要撤离时在此埋藏了很多金块,预备他日再回来挖,所以又名黄金山。宋贤明说,原住民挑东西到这里已是傍晚时分,常会听到猫头鹰的咕咕声,故名咕咕山,另有一说法叫芬芬山,因为原住民在这里种了很多香蕉,而香蕉在原住民的话就叫芬芬。

黄金山传说中的藏金秘道。(凤凰谷鸟园生态园区)
黄金山传说中的藏金秘道。(凤凰谷鸟园生态园区)

黄金山的传说非常逼真,曾吸引好几家公司来挖宝,前前后后挖了40、50年,有挖到当初日本兵挖来埋藏黄金的密道,也有日本兵的水壶,但就是没有传说中的黄金,最后这几家公司全都倒闭了,受惠的只有被雇来工作的原住民。

接着,第二站就是黑黑谷,有瀑布也有吊桥,还可下到浊水溪河床玩水。再继续前行的路其实是日据时代的警备道,已不是真正的古道了,古道其实在警备道下方,一直要走到铁桥才又重新回到关门古道上,不久,古道终点巴库拉斯就在眼前。

巴库拉斯部落的石板屋遗址。(黄淑贞/大纪元)
巴库拉斯部落的石板屋遗址。(黄淑贞/大纪元)

巴库拉斯是原住民的旧部落,宋贤明22年前刚进来时,触目所及尽是石板屋遗址,包括原住民的房子及日据时期的教育所和驻在所,生态农庄的石板屋就盖在教育所及驻在所的基地上。

他开始盖石板屋时心想,“既然来了,就要配合当地的人文”,弄得很豪华也没意思。他就地取材,在河床整整捡了9个月石板,再请部落的老师傅进来盖,4个月后大功告成,他原本以为几十万元就足够了,结果工资竟耗费了200多万元,大大超出预算。

生态之旅

“哇!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宋贤明不禁惊呼。民国83年他刚进来时,巴库拉斯还完全没有开发,生态好得不得了,他从警备道最高点阿里曼就必须步行,没有车路,只有一条姜农蜗牛车走的小泥路,姜农的垦地一年一换,路崩了也没人修,把人车完全隔绝在外面;即使到现在,也只有靠四轮传动车接驳才能到得了。

溯溪

巴库拉斯3面环溪,爱玩水的溯茂溪可玩半天,边玩水边认识认识一些野菜,像山茼蒿、大花咸丰草,或者药草类的肉桂、串气、木贼、茄冬、山归来,还可观赏河中的虾、蟹、苦花鱼的生态,溯到上游,有一小瀑布可享受丰富负离子。

位于巴库拉斯生态农庄后山的大瀑布。(黄淑贞/大纪元)
位于巴库拉斯生态农庄后山的大瀑布。(黄淑贞/大纪元)

脚力够的,下午可爬上农庄后山,到另一条溪流的上游有欣赏2、3层楼高的大瀑布。冬天枯水期,如果能安排一天的溯溪行程,可选择溯浊水溪到上游看河床景观,早上背干粮和面到上游野炊,到下午才尽兴而归。

水力发电

巴库拉斯生态农庄的水力发电系统。(黄淑贞/大纪元)
巴库拉斯生态农庄的水力发电系统。(黄淑贞/大纪元)

生态农庄还引茂溪水以水位落差发电,20年来已采购第3台微型水力发电系统,可发电3千瓦,让生态农庄自给自足,电灯、冰箱及电热水器全年不缺电,发电完的尾水则导入3个鱼池养鱼。

丰富的生态

巴库拉斯的白天很热闹,常见的蝴蝶有白纹凤蝶、青带凤蝶、玉带凤蝶、黑凤蝶、琉璃纹凤蝶,鸟类则有五色鸟、台湾蓝鹊,高海拔的鸟也会下来,比如灰头山椒、冠羽画眉、白纹画眉、红嘴黑鹎、紫啸鸫等都有,大型的哺乳类,山猪、山羊、山羌、水鹿不一定看得到,但可以听到声音,从河床的足迹也可做判断。

认识10种蛙的生态、赏虾、观星及赏萤,让巴库拉斯的夜晚充满知性和感性。宋贤明说,春、夏、冬季各有不同的蛙种;晚上观星,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星海;萤火虫的部分,3、4月以黑翅萤最多,雪萤则比较少,从3月底到4月中的草地上还会有亮亮的山窗萤幼虫。

漂漂河

来自嘉南平原的甘先生在万大溪体验漂漂河。(黄淑贞/大纪元)
来自嘉南平原的甘先生在万大溪体验漂漂河。(黄淑贞/大纪元)

隔天早上,到浊水溪的主要支流万大溪坐漂漂河,很舒服,能体验最自然的休闲方式。地利国小校长陈超明利用主办师专同学会的机会,把巴库拉斯独有的漂漂河介绍给9部车的50几个同学家属。陈超明表示,在地利住久了就会知道当家导游是谁,私房景点在哪,因此就办成了这个令大家记忆深刻的活动。
在万大溪捡拾的龙纹石。(黄淑贞/大纪元)
在万大溪捡拾的龙纹石。(黄淑贞/大纪元)

卢老师的女儿体验后表示,坐漂漂河可边玩水边欣赏风景,非常好玩,顺流而下,山很漂亮、水很凉、天很蓝,心情整个飘飘然;想要再玩一次,但是不行,后面等的人太多了。幸运的话也许能捡到漂亮的龙纹石,则是意外的收获。另外,大石头上展现的板岩和页岩生态。

拦河堰拦截溪沙

宋贤明感叹,巴库拉斯往万大溪上游1公里处,原本有一个1公里长,壮观又漂亮的石城谷,但民国90年集集拦河堰建成后,上游的沙子无法随水流冲到下游,在上游堆叠的结果,石城谷已被埋掉一层楼高。反而在拦河堰的泄洪道下方形成第二个壮观的石城谷,也有一楼高。

浊水溪是台湾最长的河流,共有三大支流,万大溪是第一条大支流,到龙门桥又纳入玉山山系的第二条支流陈有兰溪,到竹山又有阿里山系的第三条支流清水溪。浊水溪的砂石场以前在西螺一带,集集拦河堰建成后,已上移到集集、水里一带。

药草奇人阿顺伯

药草奇人阿顺伯(中)。(黄淑贞/大纪元)
药草奇人阿顺伯(中)。(黄淑贞/大纪元)

枯水期,6、7个人手牵手渡万大溪是巴库拉斯人文生态行程的难忘经验,而且要想到对岸造访药草奇人阿顺伯,已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硬著头皮撩下河去。

阿顺伯可以一人单独在深山住上40、50年,特殊的生活经验及人生哲学,值得花上一下午来跟他聊聊。他平时只有太阳能收音机相伴,而且不出门也不会和台湾社会的脉动脱节,对社会时事的掌握疫点都不输忙碌的现代人。

66年药草人生见证先贤智慧

76岁的阿顺伯,10岁时就和药草结下一生的缘分,退伍后在信义深山长住,遍尝3千种药草,对各种药性如数家珍,宛如现代版的神农氏,经过66年来的不断努力,已成为台湾药草的一部活字典,也见证了药草先贤济世救人的智慧。

阿顺伯表示,他和前司法院长林洋港是日月潭头社村的邻居,从小就对药草有浓厚兴趣,孩童时开始随祖母到野外采药救人,后来又跟父亲和长辈学习药草,到青少年时已懂得数百种台湾药草。

长大后他更饱览《本草纲目》、《本草纲目拾遗》、《台湾药用植物》等宋明清及台湾药草前辈的著作,阿顺伯说,往往一看就是一整天,而且对书中记载的3千种药草几乎过目不忘。

19岁时他开始入信义深山采药,退伍后干脆在山中就地取材搭竹屋长住,全心投入采药草,并一一以自己的身体和书上的记载作验证。他常常一出门就是好几天,最远的一次,从地利出发,经过七彩湖,翻越中央山脉到花莲万荣、凤林山区,共走了7天。

他的“家”虽有“信义乡地利村开信巷113号”的门牌,却从来没有邮差敲过门,因为进出山区只有一条4轮传动才能走的小山路,而且还必须手携手串成人墙,才能涉湍急溪水造访他无水无电的竹管厝。

凤凰谷鸟园生态园区志工手牵手渡万大溪到对岸拜访药草奇人阿顺伯。(凤凰谷鸟园生态园区)
凤凰谷鸟园生态园区志工手牵手渡万大溪到对岸拜访药草奇人阿顺伯。(凤凰谷鸟园生态园区)

对于从文明社会远道而有,带着一双双好奇眼睛的朋友,他总是热情招呼,一根根竹管壁上早已写满来访人名;对于现代医院束手无策的病患,他则随缘地尽力而为,几十年来媒体上从未有他的负面新闻,这就是药草先贤济世救人智慧的最佳见证。

责任编辑:罗令尹

评论
2016-01-06 9: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