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景点的守候(二)

高级软件工程师鲁先生在悉尼的景点上向游人发放资料并劝三退。(安平雅/大纪元)
人气: 91
【字号】    

【大纪元2016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悉尼报导)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后,引发了全民精神觉醒的三退大潮。三退是指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及少先队组织,至今已持续了12年。目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已超过2.5亿人。

12年的非凡历程、2.5亿勇士的觉醒,凝聚了无数三退义工的巨大付出。那么,“三退义工”是怎样的一个人群呢?

在悉尼,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年富力强,饱学博识,事业有成。他们终寻获真理,红尘名利场中恬淡自若。在繁忙之余,他们利用周末时间也来到景点,向大陆游客“劝三退”。这群主流社会人士,也是“三退义工”。

今天,我们不妨走近他们,听听他们对于做景点三退义工有怎样一番感受。

10年前移民来澳洲的高级软件工程师鲁先生就是这样一群主流华人中的一位。他说:“因为平常工作比较忙,就周末能抽出时间,所以就去悉尼的景点、唐人街等处给当地华人或大陆游客做三退。大概有三年了吧。”

他说在旅游景点最常听到的是讲法轮功学员劝三退是拿钱的。“这么多年,中共怎么就找不出给我们发钱的人哪,公布出来,不是一切都明了了嘛。为什么找不出来呢?我记得一个明白真相的旅游司机指着我们周围对游客开玩笑的说,‘在澳洲这样就能拿钱的话,这地方早就站满了。’游客哄堂大笑。”

鲁先生表示,“也有不理解的游客是我们在搞政治?其实简单想想,退党不就是退出政治嘛,没人拉你加入任何其他组织。一些人就明白了。

谈起在旅游景点令鲁先生感触的事情有不少。“一次,一个旅游中巴开着门等游客游览结束后上车,我走到车门前对车上的游客讲:我一个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家信仰中国传统功法——法轮大法,却受到中共残酷的迫害,被迫来到西方民主国家,却可以自由信仰……车内鸦雀无声,我讲著讲著不太确定,扭头问旁边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这车不是从中国来的吧,听不懂中国话。’这时车内却响起一个声音‘听的懂听的懂’。”

他接着说:“还有一次是下雨天,一辆旅游中巴在开车前,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西服身材高大的白人男士,跟着一个亚洲面孔的女子,男士讲英语,女士翻译,我清楚记得三句话:一、你们在澳洲这样做是合法的;二、有人投诉但我们就是要来看;三、你们觉的怎么做好你们就怎么做。说完后上车离开。”

对于法轮功学员在海外很多国家的旅游景点采用这样的方式,鲁先生认为不仅有用,而且非常重要。 他回忆起自己劝退的第一位大陆同胞,“其实对任何人,尤其是大陆民众,亲眼目睹法轮功的存在,本身就是震撼、就是启迪、就是一次可贵的机缘。我记得在悉尼歌剧院前劝退的第一名大陆游客,当时她在看介绍法轮功及中共迫害事实的真相展板,我问她‘我站在这儿的本身不就是真相吗?不就是大陆与海外最大的反差吗?’她当场同意用化名做了三退。”

鲁先生还表示,“能从大陆出来的游客在中国基本上算是主流社会啦,对他们的影响就是对中国社会更有力的影响。所以,我喜欢让游客给我照相,因为我知道他带回国是要给周围更多的人看。”

对于一些对三退数量2.5亿有质疑的人,鲁先生说:“不仅包括现中共党员,也包括团员,少先队员,所以叫‘三退’,退出一切中共及相关组织。中国有14亿人口,有多少人入过党、团、队呀,凡上过学的几乎全部都是, 总数我说要10亿都不止吧,才退了2.5亿,这还没算海外华人移民中的三退人数。这个数字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1
手下管理著七八十名员工的王先生是一名承建商,十余年来的周末都坚守在悉尼的旅游景点。(安平雅/大纪元)

王先生是一名承建商,手下管理著七八十名员工。自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他就利用周末来到这个景点,他说:“因为这里能见到很多中国游客”。从那时起至今已十多年了,对他来说,感触最深的是同胞的变化。以前,很多游客因受中共谎言宣传的影响,知道他是法轮功学员后指着他的鼻子叫嚣‘如果在大陆我早就把你毙了。’难听的话有很多。但现在,很多人了解了法轮功,接受真相也越来越容易了。”

王先生表示,“以前碰到一些游客说我们来这里是有工资的,我告诉他们,‘我们都是义务在做,也没有哪个组织或财团能支撑这么大的人群(全球有上亿法轮功学员)十多年的开销。’简单做个推理就知道了。”

2
2011年修炼法轮大法的IT专业硕士、系统工程师朱先生三年来利用自己的周末时间坚守在悉尼的旅游景点上。(安平雅/大纪元)

毕业于悉尼大学IT专业硕士的朱先生目前在一家美国软件公司任系统工程师,2011年他在悉尼寻找到了人生中的真理,开始修炼法轮功。2013年起他利用周末时间来到景点。

朱先生说:“总遇到游客说我,‘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我想那是他们受到的谎言太多。”碰到类似不理解的游客,他说:“我会递上特刊资料,只要他们肯看就会去除他们思想中的误解,即使不能100%消除,也一定会有正面作用。所以我劝他们看看,不管怎么样,兼听则明。”

“有一次,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主动来问我要手上的资料,向我鞠了一躬说‘谢谢’,并很有礼貌的问我能不能给他妈妈也领一份。”朱先生说类似的情形鼓励他在这坚持下去。

责任编辑:李丽欣

评论
2016-10-02 8: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