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35岁意大利男:我如何学会了11种语言

35岁的意大利男子卢卡(Luca Lampariello)通晓11种语言,包括中文。他是如何做到的?(视频截图)

人气: 140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编译报导)当人们遇见某人能流利地讲出多种语言时,第一反应往往是困惑不解,因为能说多种语言很酷,且难以实现。35岁的意大利人卢卡(Luca Lampariello)通晓11种语言。他是如何做到的?他学语言的动机是什么?

Babbel网站报导了卢卡学会多国语言的技巧。卢卡说,经验丰富的语言学习者都会告诉你:动机是根本。因此,他想强调的是,你从哪里可以找到这个动机,这个动机怎么能得到不断地加强。

英语

经验:语言不是教会的,只能是学会的。有某人或某事在过程中提供帮助是有很大好处。找一个导游,胜过语言教练。

英语是一种世界语言。在1991年我10岁时,英语是一项必学的课程。我起先挣扎著,我不喜欢那位英语老师,语法讲解把我搞糊涂了,而学习材料是单调的。我想我永远不会学会英文。然后,我的父母决定为我聘请一位私人家教。她很优秀。那年我13岁,她没有简单地指导我学语言,而是帮我找到了一条学习的正确的途径,而最重要的是,学到对语言的爱。

我开始阅读大量的英文书籍。我的姑姑给我买了《哈代兄弟》作为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头过。每天看书,看电影,跟我的导师一周见面一次,两年后奇迹出现了。15岁的时候,我的英语十分流利,拥有浓浓的美国口音。

法语

经验:语言是打开整个世界的一道门,这完全值得探索。所以放松警惕,并坠入爱河!爱语言,爱这个国家,爱某人,甚至爱上那里的食物。没有比这更大的动力了!

我学法语,大约与我学英语始于同一时间,我遇到了许多相同的问题。这一切改变发生在14岁的时候,我发现我可以看法国电视节目,于是我开始看,每天晚饭后看两个小时。15岁的时候我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每天看几个小时的电视,比之前在中学里学三年更有效。2010年我搬到巴黎。在那里生活了三年,使我能够深入了解到宝贵的法国文化:历史、传统、笑话、文化背景,以及对法国人引以为豪的美食和他们的语言的尊重。

德语

经验:如果你发现你喜欢的方法,并对你有效,你就可以开始自学语言。还有就是,要学习语言,没有一个最好的方法,而是看你所找到的方法是否对你有效。最重要的是,实验!

德语是首个我完全自学的外国语言。我不记得究竟为什么我踏上这段旅程,但我记得的是,我不知道如何去学习德语。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阅读了我祖母的书柜里的一本尘土飞扬的语法书。整个页面的哥特字母表,加上重复那些空洞的语法操练。我很快就心灰意冷。

然后,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商业性的技术,我决定搏一搏。而使用它,我掌握了我的方法:一种特殊的技术来吸收任何语言的基本模式的光芒,自然和有趣。这种方法对我来说是有机的,我很快意识到这对我是有效的。使用了一年半后,我在度假时遇到了一群德国人。我永远记住他们的脸,因为他们很困惑并一再追问,“你怎么能将德语讲得这么好?”这种反应足以掀动我的激情,来完善我的德语。从这一刻起,我开始贪得无厌地阅读德语书籍。德语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西班牙语

经验:学习语言为您提供了对你自己的母语的深刻见解。如果你学会了类似你的母语的语言,从一开始就说这种语言,学她也许比你想像的更容易。

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注:卢卡的母语)就像两姐妹,两者有所不同,同时又极为相似。在意大利,一个常见的误区是,人们以为学西班牙语很简单:你只需要在讲意大利语时在每一个字后加一个“s”即可 。其实不然。这两种语言的整体结构相似,但在发音,语调和使用习惯方面,有一些差距。 2007年我在巴塞罗那。我沉浸在加泰罗尼亚语为主的环境中,我与来自马拉加的活泼的西班牙女郎相处,经常与很多其他西班牙人一起出游。我只是简单地融进去了。当我回到罗马时,西班牙语已经成为我的生活的一部分。

荷兰语

经验:没有所谓的无用的语言。这些语言技能迟早将全部派上用场,所以不要让别人决定你学什么,而是让你自己的兴趣和信念来引导。

我在北撒丁岛露营时遇到一位名叫乐天(Lotte)的荷兰女孩。她不说英语,我们因无法沟通而感到沮丧。我们在一起相当愉快,但缺了点什么:不完美感让我耿耿于怀,于是我决定学习荷兰语。之后乐天和我失去了联系,但荷兰语一直和我在一起。人们坚持认为,荷兰语是一种完全无用的语言,他们都讲英语,但我坚持到底。我阅读朋友从荷兰带回来的书和杂志。我知道我迟早会使用到这个语言,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现在,我每天与我的荷兰室友说荷兰语。荷兰语对我而言,变得容易,轻松和有趣。

瑞典语

经验: 最初从学发音开始,可避免产生坏习惯。要灵活。如果一种语言有一种特殊的功能,从一开始就要下更多的功夫。

我想学北欧语有段时间了。我当时的意大利裔女友买了瑞典语课程,来庆祝我的生日。由于其特有的语调,瑞典语的发音传到我耳里,就像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音乐,但我觉得刚开始时学瑞典语是很困难的。2004年,我第一次去斯德哥尔摩,立即被瑞典文化迷住了。我一直在讲瑞典语,但大多是跟挪威人讲话,并观看电影和阅读书籍——主要是惊悚片,因为北欧人对此很擅长。如果你会说瑞典语,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呢?北欧大部分人会理解你讲的话,你突然有机会获得一个迷人的文化和思维方式。

俄语

经验:如果你即将放弃学某种语言,积极寻找一个什么东西,重新点燃你的学习欲望。去那个国家,见某人,看电影,做一个YouTube视频。什么都可以尝试。

在学会了一些罗曼语和日耳曼语后,我想学习新的东西。俄语对我而言,似乎充满了异国情调。它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丰富、优雅、有趣的复杂。思考俄语的每一个句子,无异于求解一道数学难题。我惊诧于本地俄罗斯人每天如何去应付。没有人帮我。8个月后,我开始认为选学俄语也许是个错误。我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我有长达3年之久没怎么学俄语,后来,我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讲俄语的视频。得到的反应令我惊讶。即便我有最疯狂的梦想,也绝没有想像到有那么多人留下了这样热心的评语。俄罗斯人认为,他们的语言是困难的,难以企及,所以当他们听到有人说出一两句,他们的喜悦就溢出来了。随后,我开始定期说俄语,慢慢地在俄语的语法迷宫中航行,并开始对自己的学习方式理直气壮起来。

葡萄牙语

经验:如果你管理好你的时间和精力,你也可以同时学习两种语言。

我在开始学欧洲葡萄牙语的同时,也开始学中国普通话。之前我从来没有在同一时间学习两种语言,所以我给了自己非常明确的准则。葡萄牙语就像西班牙语,我自然而然地就学会了。我把重点放在发音上,这可能会非常棘手。非重读元音很少发音,句子往往看起来像辅音的不间断序列。未经训练的人听葡萄牙语,甚至觉得像俄语。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我选择学习欧洲的葡萄牙语,而不是选择更为广泛使用的巴西葡萄牙语。事实上,我常常不会去选择一种语言,而是让语言选择我。

波兰语

经验:旅游是一个真正的好的动力。只要你能出去旅行,尽可能去。它会打开一扇门,推动你去学习语言。

2012年,我第二次去波兰旅行,我爱上了这个国家和那里的人民。除了使用我的双语互译的技术,通过与米哈尔建立每周语言交流,我开始讲波兰语,我曾在2012年夏天遇到了一名波兰小伙子,我强烈推荐这种方法。虽然俄语和波兰语在许多方面是完全不同的,但整体结构是一样的,了解一种斯拉夫语言,对学习另一种有着极大的帮助。一年后,我的波兰语较流畅了,我与米哈尔做了一个视频放在YouTube上。该视频并没有被人忽视。一位杂志记者采访了我,一年后我还上了波兰电视节目。

中国普通话

经验:不要被语言的名声所吓倒。

我听说学华语是个老大难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去学它。但我的第一个YouTube视频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在此推动下,我想要一个新的挑战。我开始以我自己的方式学习中国普通话,但我彻底面临着新的挑战。

如果有人告诉你,中文是不可能自学而成的,我曾经听到有人这样说,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是绝对不正确的。它有其复杂的方面,但也有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容易度。如果你知道如何处理音调和中国文字的正确途径,从长远来看,中文并不比任何其他语言更难,会说中文的回报是巨大的,你接触到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文化,如果你会讲他们的语言,中国人往往会感到惊喜。

日语

经验:有些语言有全新的功能,所以要灵活,你的学习方法应适应于语言的需要。如果你的方法不好使,改变它!不要放弃。不要屈服。

当我开始学日语时,我是想接受一个新的挑战,但我没想到它会这么难。我甚至不能说出一个简单的句子,因为日语的结构与我所学过的任何语言都迥然不同。我最初认为这个问题只是暂时的,只要通过经常性的练习就可解决,但这并非如此。学日语感觉就像是我所遇到的最大的挑战,但我相信我会实现这个目标。我只是需要重新校准我的方法,与日语共存。

结论

毫无疑问,发现了学习外语的方法,那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最好的事情之一。学习语言是一种令人振奋的体验。我并没有简单地在家里对着动词表发呆,我通过置身其中、通过生活,才做到的。

能说多国语言,不是也不应该是一个理智的表现。这是对自己和对他人的爱的行为,它可以帮助你发现人性的惊人的多样性,并发现你的性格的多面性。总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喜欢学这么多语言,我总是回答:“我的生活少不了学语言,我学会了语言,来过更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6-10-02 8: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